搜索
牧之的头像

牧之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鲁迅文学院学员

诗歌
201807/10
分享

与红尘书(四首)

与红尘书(四首)

 

牧之(布依族)

 

低头,俯身,与时光在红尘里逆流

北风是空洞的,熟悉的寒冷,有我们

卷起的喘息,和岁月并排呼啸着

怀念那些拥爱情入怀的月夜,之后

深陷红尘里的生活,与不幸、痛苦

握手言和,趁星星尚未清醒,赶路

 

喧嚣的红尘上,一群蚂蚁正在搬家

红尘边,我们悄然临窗而坐,倾听

风雨雨声如何消失在荒芜的故园

逃离自己的影子,共剪的西窗烛

被尘世的心思遗忘在凋零的表情上

而光阴顺着我们的路影,不忍离别

 

退一步,窗前独坐的故人,有纠结

引烟雨在秋池的莲花上弹尽雾岚

浮萍暗涌着禅意和青灯的颤栗

一如遥不可及却又互相惦记着

直到秋风掠过红尘,泅渡异乡月

世界的虚幻便盖住红尘的光阴

和我们一起,等百年之后的

灯火燎原,星光闪现

 

我们的旧名字落入尘埃,而旧时光

在洞穿旅人的心房,远山空泛着

在时光的渡口,被远去的故事重复

我们翻黄的照片,布满下落不明的词语

携一蓑烟雨姗姗而来,拐弯,再拐弯

我们便在心里,边删除,边书写

自己所剩无几的时光和岁月

 

叩问生命

 

生命的轨迹如在咫尺,也如在天涯

就像时间的河流有浮华也有伤感流淌

就像福禄山上,天苍苍,野茫茫

看着时光飞逝,看着生死的轮回

 

风雨中,灵与欲在生命中忧伤着缄默着

我们在福禄山遇到了飞鸟与鲜花,而

一些孤独萦绕着,徘徊着,以火的姿态

随生命的凤凰一起涅槃,依然把青春

挺在不胜寒的高处,同晚霞含纳夕阳

 

一些灯红与酒绿,在生命的旅途中趔趄

大雪无痕,有生命迎着寒风来临

我们与天地混同一色,祖先一道深深的伤痕

有鲜血涌出,灵魂的光芒照亮我们的星空

直到时光的锋刃把风削成碎片,注入大地

 

叩问生命,历史的瞳孔有逼人的寒光闪现

绝尘的大道有祖先的背影和铺天盖地的大雪

我们必须把风雨的人生翻越,在暮色苍茫中

看杨柳依依,看云卷云舒,看苍漠旷野

 

生与死的邂逅

 

在福禄山,我们试图就生与死的话题

找出哲学的答案,而尘世里的生死别离

一如大海的潮涨潮落,依次轮回

 

时间一吹拂,就有骨肉分离,灵魂

也离我们而去,时光不再等候

只有岁月仍在我们面前依然从容

 

不提生与死,在时光里寻找昔日的笑容

而我们头顶的霞光和云朵与福禄山的花草

依然开着、美着、耀眼着、让我们叩拜

 

不再回首,生与死的邂逅,惊醒我们眼神

我们在尘世的流连,依然与岁月相依为命

在雪花盛开的阳光里,与离世的亲人

听《梅花三弄》,等待春天的一条河汹涌

 

魂兮归来

 

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与大悲大喜

都可以在福禄山上弥漫成追忆和远离

而鸟们纷飞成时光的剪影,暮色苍茫中

我们眺望远方,在静默中行走或忧伤

 

沿着时光的脊背,田野的风开始起舞

福禄山后面还有山,我们只有临水而居

云绕开雨,草木已经逢春,隐秘的钟声

与我们越来越陌生,像旧时光在岁月

留下重生的须根,与一溪流水缠绵

 

祖先说,归去来兮,万物便在人间晃动

而我们像鸟,在尘世扇动、扑腾、挣扎

与芸芸众生带着光阴的灰烬,窥视夕阳

尘世却将漫天的星辰闲置,顺着屋檐和窗棂

我们俗世的生活,像潮水,从汹涌到寂寞

拎着千年的月光,在窗前与祖先对饮成三人

之后,等魂兮归来,等铁树开花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