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牛的草原的头像

牛的草原

网站用户

小说
201901/10
分享

人世间 第三十二章 帝国重臣连载

流水冲不走重石头。

——乌孜别克族谚语

 

忽必烈一边在创造灭亡南宋王朝的大业,一边开始大刀阔斧地效法先进,着手治理自己的国家。

经过几十年的战乱,全国的人口大量减少,从宋朝最多的1亿多人只剩下了几千万。百废待兴,国家急需各类人才管理国家和发展经济。

忽必烈的心中当然知道蒙古人擅长征战,没有管理各级政权的经验,不擅长治理国家。何况蒙古的人口本来就稀少,管理人才更是寥寥无几,供不应求。

于是,他保留了南宋的机构和全部的行政官员,尽一切努力争取得到旧朝官员们的效忠。

除了重用蒙古人和少量的汉人之外,忽必烈特别重视使用替自己打下江山的回回人,任命了一大批回回人担任要职,例如,担任云南行省的赛典赤·赡思丁,掌管国家财政的阿合马等。

当年,阿里和阿巴斯跟随成吉思汗、巴德尔在陕西征战的时候,借住在咸阳的马哈模德大人的家中,还一起共同回忆故乡的美好景象。

当时,马哈模德大人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儿子叫赛典赤·•赡思丁(意思是宗教的太阳)·乌马儿(意思是长寿)。

成吉思汗西征的时候,赡思丁率领千余骑兵,前来迎接并且归附大汗,奉上了珍禽奇兽文豹和白鹘,被成吉思汗收为自己的亲军。

成吉思汗一直称呼他为赛典赤(意思是先生、首领),不叫他的本名。人们也就跟着叫他赛典赤了。

窝阔台大汗即位以后,赛典赤担任了丰州(今天的内蒙古五原)、净州(今天的内蒙古四子王旗)和云内(今天的山西大同、内蒙古呼市一带)的都达鲁花赤。后来,他又先后改任太原、平阳(今天的山西中部)二路的达鲁花赤,燕京路总管、采访使。

赛典赤在担任燕京路总管的时候鼎力资助忽必烈平定云南,受到了忽必烈的格外重用,升为燕京路宣抚使,入朝燕京为断事官,与塔剌浑同理六部政事;又拜为中书省平章政事,统理财政,兼理发行中统交钞。

1264年,赛典赤出任陕西四川行省平章政事,为忽必烈攻打南宋理财备战,在位三年始终尽职尽责,政绩卓然,奉命管辖和指挥陕西五路四川行院的大小官员。

当时,南宋大将昝万寿驻守在嘉定(今天的四川乐山一带),与赛典赤的军队遥相对应。

赛典赤全心理财,不侵掠南宋国土,使昝万寿心服口服。

不久,赛典赤被大汗召回大都。

昝万寿听说以后要在南宋的军营为他设宴饯行。

赛典赤的将官们都怀疑这是昝万寿设的“鸿门宴”,好心地劝阻他不要赴宴。

赛典赤毫不犹豫地到南宋军营赴宴。

在宴席上,将官们担心堆放在酒里下了毒药,劝他不要饮酒。

赛典赤笑着说道:“你们的见识真小。昝将军即使能毒死我一个人,岂能尽毒死我大元朝之人吗?”

昝万寿听罢由衷地叹服。

当年,蒙古军队攻灭了大理国以后,由于镇守的官员都是只懂军事、不知文治的将帅,因此,治理很不到位。民族矛盾、阶级矛盾日愈突出,加之连年征战,水利失修,田园荒芜,边疆的政局一时动荡不安。

1274年的一天,忽必烈突然召见赛典赤,面带难色地对他说道:“云南是我亲自打下来的地方。近来,因为用人不当,使那里的百姓躁动不安。我打算选派一位谨慎厚道的官员去安抚,除了你没有再合适的人啊。”

赛典赤当即接受了任命。

他退朝以后便去访求一个熟知云南地理的人,请他绘出了云南的山川、城郭、驿舍、军屯营地及远近险要的地图,呈进给大汗。

忽必烈看到赛典赤做工作如此细致非常高兴,立即拜赛典赤为云南行省平章政事。

赛典赤成为云南设立行省以后的第一任行政长官,全面负责云南的政务。

这时,皇家宗王脱忽鲁正在云南镇守,听了左右人的谗言,以为赛典赤上任以后一定会夺去他的权力。于是,宗王集结军队,严阵以待。

赛典赤听说以后派遣长子纳速剌丁先到王府去说明情况:“天子鉴于云南的守臣不得其人,致使诸族背叛,故命臣来安抚。今来到云南,不敢专断独行。请宗王派人过来共同商议大计。”

宗王听罢立即斥骂下人道:“老子差一点被你们误导了!”

第二天,宗王派遣心腹撒满和位哈乃等前往赛典赤的官府。

赛典赤见到他们,客气地询问自己应该行什么礼节。

撒满和位哈乃回答说:“我等与纳速剌丁一同来,彼此视为兄弟。请用父子之礼相见。”

撒满和位哈乃献上了名马,向赛典赤行跪拜礼。

周围的人看到以后大为惊异。

赛典赤设宴款待撒满和位哈乃,并且将大汗赐给自己的金宝饮具送给了他们。

第二天,撒满和位哈乃前来辞别。

赛典赤说道:“你们虽然是宗王的亲臣,未有名爵,不能商议国事。我本来想授予二位为行省断事官,但是,因为没有和宗王磋商,所以不敢擅自给你们授职。”

于是,赛典赤让一个人先返回王府,禀告宗王。

宗王对赛典赤的做法十分钦佩,拱手交出了管理大权。

从此,云南打破了盘根错节的关系网,政令只听赛典赤一个人的指示,提高了行政管理的效率。

赛典赤抵达云南以后因地制宜,实行了一系列重大的政治改革。

赛典赤向朝廷呈奏道:“云南诸夷未归附者还有许多,今准备让宣慰司兼行元帅府事,听行省指挥。建议将大理(哈剌章)、云南地方的万户和千户改为州县长官。”

朝廷采纳了他的这些建议。

赛典赤将大理国的区域改设为云南行中书省,后来简称云南行省。他在全省设置郡县制,把原统治全省的军事单位总管府、万户府、千户所改立为相应的路、州、县行政区域,削弱了一贯强大的地方割据势力,用各民族的贵族头人与朝廷委派的官员相结合的方式任命官员,改观了一度纷乱的局面。

赛典赤十分重视培养民族官员。建立云南行省之后,除了省会中庆保留朝廷任命的流官,几乎所有的路、府、州、县的官员都是由原来的民族首领担任的,同时规定每3年对能安抚地方、使境内太平无事的人升一级官职。

1276年,赛典赤把省会从大理迁到了中庆(今天的昆明)。

他主持兴修水利。首先消除滇池盆地的水患,疏浚河流,建设坝闸节水分洪。其次重新修理大理国开挖的金汁河和银汁河,分流灌溉,使洪水受人的控制。再次在滇池的下游,清除出水口的淤泥、砂石,整治河道险阻,使滇池的水可以顺畅地流入金沙江,避免了城市涝灾,同时“得壤地万余顷,皆为良田”。

历时3年、用工2000多人的宏大工程完工后,滇池周边的地区一片富饶景象,赛过江南的鱼米之乡。史籍上说是到了牛马成群、狗也吃肉、鱼虾之多可拿来肥田的地步。

入滇伊始,赛典赤积极兴办教育,创建云南历史上第一座孔庙,购买书籍,迎请四川教师,每期招收150名学生。不遗余力地传播先进文化。当地的少数民族也纷纷送来自己的孩子学习。

云南当时的风俗与内地不同,男女往往自相配偶;父母死则实行火葬,也不祭奠;当地不种植稻谷桑麻;子弟也不知读书。

赛典赤教他们行跪拜礼,婚姻由媒人从中介绍结合,死者以棺安葬,进行祭奠,教民种植。

云南民间习惯以贝为钱。政府计划发行纸钞,遭到了百姓的反对。

赛典赤如实向朝廷报告,请允许云南仍旧通行贝币。

云南的山路险远,盗贼出设,旅客通行十分不便。

赛典赤选择在一些适当的地方建立城镇,每个城镇以当地的酋长为吏,一人为百夫长,负责治安。如果行人在这里遭到抢劫,则要治问这二人的罪。

个别少数土著官吏抱怨赛典赤依法治滇,跑到大都向朝廷诬告他专断独行。

朝廷知道这是诬告,将他们押回云南送交赛典赤处治。

赛典赤却把他们全都释放了,仍旧委任他们为官。

这伙人叩头拜谢道:“我们诬告大人,本有死罪。今平章不杀,还让我们为官,我等当誓死报效。”

赛典赤主政云南的时候,云南周边的战事断时续,外交往来常存芥蒂。

藩属国安南经常发动叛乱。

湖广行省多次派兵征讨,效果都不明显。

于是,赛典赤派人出使安南,讲明叛乱必招祸、归服必有福的道理,约定与安南结为兄弟。

安南的国王非常高兴,亲自来到云南访问。

赛典赤到中庆的郊外迎接,以贵宾相待。

安南国王高兴地答应永远要成为大元的藩臣。

一次,萝甸发生了叛乱。

赛典赤率领元军前去讨伐。一路上,他面带忧愁,沉默不语。

随行的将官问他何故。

赛典赤回答道:“我并非为出征而忧,忧的是你们可能在战争中牺牲,忧的是你们会掳掠平民、使他们不得聊生,必将重新反叛,则又要兴兵征讨。”

元军围困了萝城三天,守军仍然不可投降。

元军诸将要求攻打萝城。

赛典赤没有立刻批准,而是派人前去劝降。

萝甸的酋长满口答应归降,但是,过了三天仍然不见行动。

元军诸将再次请求进攻萝城。

赛典赤还是不予批准。

一个将士不听指挥,擅自发起了进攻。

赛典赤闻报后大怒,立即下令鸣锣收兵,高声地斥责道:“天子命我安抚云南,未曾命我杀戮。没有主将命令而擅自攻城,当按军法处死。”

元军诸将急忙下跪叩头,请求等到攻下城池之日再行惩治。

萝甸的酋长听闻此事,不禁叹息道:“平章如此宽大仁义,我若拒不投诚是不应该的。”

于是,萝甸举国投降。赛典赤也释放了那些不听命而擅自进攻的将士。

赛典赤代表大元王朝,恩威并施,稳定了四邻。

从此以后,四周的各族部落相继归顺了大元。

各族部落的酋长每次来拜见赛典赤,照例都要贡献土特产。

赛典赤把这些进贡的土特产都分给了随从、官员或着贫民,自己不取一丝一毫。

赛典赤设宴慰劳各族部落酋长的时候,拿出最好的衣服和鞋袜与酋长们的蓑衣草鞋作交换。

酋长们见状无不心悦诚服。

1279年,赛典赤因病无常,葬于鄯阐北门。自发为他送葬的中庆百姓痛哭连日,泣声震野。

安南国王派遣12个使者身前来吊唁。他们身着丧服,朗诵祭文中 “生我育我,慈父慈母”的话语,令在场的众人无不动容。

忽必烈闻讯以后忆思赛典赤的功勋,下诏云南省臣全部承袭赛典赤制定的规章,并且追赠赛典赤为上柱国、咸阳王,谥号忠惠。

赛典赤一共养育了五个儿子,其中的四个先后从政。

赛典赤无常以后,云南省臣面对诸多困难束手无策、无计可施。

忽必烈对此也愁眉不展。

大臣们向大汗推荐了赛典赤的长子纳速剌丁。

纳速剌丁才华横溢,官至中奉大夫、云南诸路宣慰使都元帅、大理元军统帅,率领元军到达位于今天缅甸的金齿(傣人国家)、蒲甘(缅人国家)、骠国(骠人国家)、曲蜡、缅国(缅人国家),使300座村寨的120200户人口归顺,并且规定租赋、设置邮传,建立卫兵实施行政管理,受到了忽必烈的赞扬

二儿子哈散,官至广东道宣慰使都元帅。

三儿子忽辛以功臣贵族之子入亲军,官至云南行省右丞、江西行省平章政事。

四儿子苫速丁兀默里,官至云南省平章政事。

赛典赤·赡思丁的家族乃是人才辈出,为大元王朝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