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郭正芳的头像

郭正芳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08/20
分享

心愿


那是二十年前的一个冬季,呼啸的北风夹着微粒状的雪花飘飘洒洒,把老家院子的黄土地装扮出一片银灰色。对于我来说只知道夫人将要临产,作为一个从小没有接触过女人生产之事的我,心里只有紧张,不知如何去办理。旁晚时分,母亲的脸上好似既紧张又得意,一会让我把我所住屋里的木柴火烧旺一点,以提高温度;一会叫我把前院的大嫂找来。

我大嫂是家里长门长子的媳妇,是两个儿子的母亲。由于家族人多,事多,有什么婚丧嫁娶的事很少找外族人出面,都是族内的人参与办理。最近几年家族中年轻女人想做母亲的,一般都要这个大嫂来帮忙接生。

我作为快要做父亲的人,在夫人快要生孩子时,只有奉命做到该做的一切。大嫂让我坐在床边,让挺着大肚子的夫人背靠着我,坐在我的两条腿上,紧紧地抱住,还交代了让我如何如何。夫人临产了,大嫂蹲在夫人赤裸裸的身体旁,指指点点,并教育不要害怕,要忍住,还不时的说如何用劲。屋里是用玉米芯和干柴火取暖,有三十度左右,为了夫人生产还特别安装了两只白炽灯,好似白昼。夫人大汗淋漓,痛苦难忍的呼号着,一边的母亲和大嫂也是挥汗如雨地说着什么。我只有费尽全力地抱着夫人,不让其胡乱动弹。一会一声婴儿的哭声传遍了整个屋宇,大嫂大声说:“是女孩。”

此时的我想要把夫人解放了。大嫂不知看到了什么,看着我严厉的说:“别动,抱紧点。”用手拍拍夫人说:“用劲,一会就好。”又是一声婴儿的啼哭,是双胞胎。大嫂高兴地说:“是个男孩,是个侄子。”等我把夫人抱到床上时,我感到高兴,也感到很累,心口好似有一个什么堵着。当我走出去准备其他事时,吐出一口带有血丝的粘液。可以想见,初次做母亲的喜悦是用痛苦换来的,家庭的幸福是由家庭每个成员为之付出换来的。

孩子一天天长大,会叫爸爸时,总是爸爸的叫个不停。在儿子三岁左右时,有一天母亲让儿子喊我的名字叫我吃饭。不懂事的孩子,没有喊我的名字,而是高声喊:“爸爸,吃饭。”有邻居或家里长辈逗着孩子玩耍,问及妈妈叫什么名字时,儿子叫他妈妈的名字,问及我的名字时,都是说“爸爸。”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教他喊我的名字,不知为何,从来没有喊过我的名字。

儿子比女儿小半个小时,总是调皮。不管在吃奶时还是争玩具时,总是抢先。有一天,我看到儿子的顽劣不逊,教女儿说:“等他欺负你时,可以揍他。”

女儿看着我:“你们都是向着他,我也得向着他。他是弟弟。”全家人为之大笑不已。

姐弟两个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回家,从没有离开过。在小学三年级时,女儿学习在年级里都是前三名,儿子由年级前十名,一下降到班级的后十名。等我回家后夫人把儿子的学习成绩单递给我说:“你看看。该怎么办?”

孩子的学习,从来都不用我管。别说孩子的事,就是老人的事和家里吃饭穿衣的事都是夫人全管。看来这次问题严重,让我出招。我认真的说:“现在的玉米地理需要化肥了,你带他到玉米地里和你一起上化肥去。”夫人理解的点点头。

在二十世纪以前,农村的农业操作主要靠人工,给庄稼治病需要人工背着喷雾器打药;除草需要人工用锄头一点一点的锄;庄稼旱了用水泵抽地下水,人工在地里排水;需要化肥时,由人工根据庄稼的情况到地里去上化肥,特别是玉米出天缨之前需要上一次化肥,这是决定玉米收成的关键时期,也是农民操作其中最受罪的一次劳动。在火热的夏季,玉米高一米左右,施肥者一边用铁锹在玉米根的不远处认真的挖一个坑,将合适的化肥放进坑里,再用所挖的泥土掩埋,每颗玉米都要照顾到。青涩的叶子相锯齿一样,总是伤及到施肥人的身体和脸颊,加上被风刮日晒,一般人很难忍受。

夫人带着儿子回到自己所种植的玉米地里,给儿子说:“我提着化肥,拿着铁锹挖土,你跟着我把化肥送进坑里。”儿子不知怎么回事,就答应下来。开始他妈妈挖个坑,他用弱小的手抓一把化肥撒进坑里。等他把足够的化肥丢进坑里,得用好几次才能满足所需的化肥量。为了让其体验一下生活,也只有如此的慢慢来。开始还很开心的配合,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浑身大汗淋漓,加上玉米叶子把脸颊划破了好几条伤痕,就用双手朝着玉米叶子狠狠地打去,还恼羞成怒的说:“看你还厉害不?!”由于从来没有经受过太阳暴晒,也没有参加农业劳动的体验,同时,看看大人们正在忙碌着,自己又不知道怎么办,只有跟着大人们在玉米地里穿梭。夫人看到儿子真的不想再干了,只有自己干。并给儿子说:“你不想干,就看着我干。一会想干的时候再干。”

一个上午下来,在闷热的玉米地里慢慢度过。等回到家里,儿子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爸爸,我会好好学习的。要跟姐姐比。”这是对于孩子多次挫折教育的其中一次。

在高中期间,同学们大多都有手机,女儿没有给我提及,给她妈妈说:“妈,我们(指她弟弟)住校,你想我们不?”

夫人笑着说:“想啊,怎么会不想你们呢。”

女儿:“你想的时候怎么办啊?”

夫人明知道孩子想要配手机,好进行联系。“可以到学校看你们去。”

女儿好似没有表示清楚,就直白的说:“你看同学都有手机了。”

夫人喊儿子过来问:“你想要手机不?”

儿子斩钉截铁的说:“我不要,你给姐姐买吧。”

夫人回头耐心地给女儿说:“这样吧,你给你弟弟商量一下,看看要什么样的手机,我也给你爸商量商量,好不?”

女儿一看就知道她妈妈不想买的意思,点点头说:“你别跟爸爸说啦。”笑着走开了。

当孩子有额外要求或犯错误的时候,作为家长要有思想准备,有计划、有步骤地引导、教育,让他们自己明白哪些该做,哪些不该做,不要利用武力征服。

参加工作后,女儿单位的工资高点,儿子单位的工资低点。两个孩子参加工作的第一个春节,孩子们都按照自己的心愿给家人买了好多的礼品。女儿见到儿子就问:“弟弟,你的钱紧张不?”

“还可以。”

女儿拿出两千元新币递给她弟弟,“收住。有需要的时候。”

夫人发现后问:“女儿,怎么回事?”

女儿:“你儿子的工资低,朋友、同学之间来往多,花费多,不够他自己用。”

殊不知,在两个孩子上大学期间,在同一个城市,不是一所大学。一个学期回家一次,生活费用根据需要不定期的发放,两个孩子的费用由一人管理。后来才知道,儿子需要钱的时候总是给他姐姐联系,每月的生活花费量大,总是比他姐姐的花费高。女儿的奖学金都贡献给她弟弟花了。现在还是如此的照顾着。

无论何时何地,亲情最需要的是信任,相信孩子都是最可靠、值得信任的人,关键是父母如何起到带头作用带动孩子们去认可。应该让孩子们成长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才,要让他们知道怎么做人是前提,让他们把所掌握的知识得到更好地发挥。

一个家庭是否感到幸福,就看每个人的努力,家庭的努力;一个团体、一个国家是否感到幸福,要看团体的努力,全民的努力,国家的努力。让每个人都感到幸福,只要齐心协力,每个人的心愿都能实现,是每个人的心愿。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