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树吾冲三晚的头像

树吾冲三晚

网站用户

诗歌
201806/09
分享

树意(外二首)


     《树意》



我无法走近你,无法走进你的内核

直觉告诉我,无需任何理由
天空一直蓝到心痛,谁能找出那个伤口
涂,鸟类,飞虫,环形的山峦,我的目光
抹去就会痊愈
昏沉的天空下,摇曳坚不可摧的钢板
你梦幻的身体在风中凝固,打开内质的纹理
一道无法打开的栅栏。正如你,风干消失
那柄钥匙永远赶不上一场寞落的花事


       《一抺阳光》


躺在沙发上,多重玻璃反光,如飞刀反弹自射。

对面高楼兀自忧伤,孤寂如夜降临。鸟的翅膀瘦成一个符号
标在微微上翘的目光里
白云缓缓上升,越过尘土与神祗
汹涌的影子集中在一扇打不开的门里。听,有乳汁流响
想象无数河流攀沿而上。旋转大厅静候一场暴风雨的来临
此时,许多的眼睛打开昏睡的窗户。眩目,火爆
楼脚的桂花树一字排开,好在没有爵士。如热闹后被冷藏的礼服
辽阔天空下,几个孩童在阳光下搬运岁月的赏银
一截朽木,一剪树叶,一折目光。
在路的拐角处
燃烧天空


      《一杯茶》


一杯茶,平常得寂寞,影子瘦干

热气一如毒蛇滚动发着绿光。归来的人
嘴边的烟卷微微转身,食指禁锢金色的爱情
走近桌旁,脚步如羽翼刺伤低沉的餐桌,一些修饰
如墙壁,圆形灯盏,赛跑的风扇。在一句话里搁浅了
她的香甜是一块翠玉,佩在胸前。摇曳的时间一块一块的剥落
她拾掇着茶杯的分泌物。并不粘手,而是粘在心里
整个黄昏,我坐在一张虚构的桌旁,审视昏睡的杯盏
那缓慢上提的美,凄厉地穿透我所有的苦痛


我也说几句1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
最新评论

昏沉的天空下,摇曳坚不可摧的钢板(猜不透 是摇曳了钢板还是坚挺的意志不被摇曳 摇曳的时间一块一块的剥落,她拾掇着茶杯的分泌物(茶根吗?) 听,有乳汁流响 想象无数河流攀沿而上(逆水还是水逆?) 呓语勿怪

黄君龙   2018-06-25 1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