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树吾冲三晚的头像

树吾冲三晚

网站用户

诗歌
201806/11
分享

诗十二首

《我是鱼呢还是鱼是我 》

这张床太软了,怎么睡呢
这张床是无色的,怎是五颜六色的呢
床上睡觉的是条鱼,怎是我呢
床是水呢还是水是床在深度思考
我是鱼呢还是鱼是我打成结
织成网
里面有你有我

《车前子》

仿佛以前没有耳,没有眼
仿佛以前净吃饭是白痴
仿佛我是瞬间才长大的一桩
站在这里
许多的猜想在猜想
许多的原因在追根
刚听学校的一位退休老师讲
它叫车前草
而农村叫猪鼻子
但我们那里的猪都不吃
想是把它看成自己的一部分

《无名花》

我曾在一个才华横溢的诗人的麾下
看见过你
那时你是美轮美奂的草根
仙姿绝傲落入风尘
你没有名字
但仅仅只是相对我
花的香风的影你的幽鸣我的落日最抒情的书法家
赠给你最艺术的艺术签名

《半空中站着的鸟》

世界上最长的一双腿
将在一个晴好的下午诞生
它长在眼的冥想中
以自己的生活方式光彩夺目
联姻风的体贴多情
傲视所有的流逝者
一个不可理喻的黑色事物走进历史沉淀
穿透你也穿透我
永恒你也永恒我

《想成为最快的事物》

蜗牛步履艰难 每前进一步
就要耗尽十年的精血
为什么它还要拼命的走呢
青叶无声

《山路》

山摁不住千年的异想天开
两岸镇定自若
山路把自己秘密地绑在身上
行走在江山如画的目光座无虚席
而我就是我的画龙点睛

《青坡》

这些一根一根的无名之辈
瞬间就疯长成许多的闻名遐迩
谁啊 施的肥是拔苗助长吗
风在雨中吹得有情有义
雨呢 风和你一唱一和
镰刀 你兢兢业业的泪眼已
锈迹斑斑
父亲正从一条胸无点墨的路走出

《鸡鸣》

鸡结束一天内心之胡思乱想
在梦中温暖自己
血影尖刀穿越命运的无限生机
光明之尖喙撕裂了起草摸黑
夜半 鸡鸣自怜自爱自吹自擂
山水人田已病入膏肓———
美哉 月医生在爱情之上治病救人呢

《池塘》

潜移默化 我之灵慧开启
鱼教授开坛讲学
虫鸣啾啾,烟霞明灭
鳞波涌起,散开
桃李已满天下———

《生死之约》

一阵风 把一张废纸吹起
风继续 仿佛废纸与大地的平面
从来就有一份契约
他们被几根灰白的 细微的丝
粘在一起
仿佛大地被抬高 一端两角上翘
与地平线有一个可视的立体角度
风歇纸停 这正是我担心的
大地反弹的力量
谁能保证刚好回到原来的位置?
从而延续生死之约

《滴雨》

一滴雨落下,呼啸着
穿透高楼
以及我的目光、身体
我的心,忽地蜇了一下
似乎丢失了什么
并未被任何人察觉
雨滴继续下落——我身体的一部分
并没有洞穿大地
锐利反光,而是
渗入了生活的障碍
钉子变软,直至
缓慢的消失

《整理》

我整理过去的日子,那些
粗的,细的,甜的,辣的
轻的,重的,红的,绿的
杂乱无章的排列着
他们删除了功利,和
温热
整整一个上午,我坐在桌旁
用笔把弄断的链条清洗,摇响
然后,一根一根地
把他们按生活原貌接好
我抚摸所有的记忆,无法再找回
中间的那小节,而
两端链条卡在我深层的土壤里
空虚的身体,渐渐丰满
长出栅栏
又横生赘肉
那丢失的一小根,继续等待我
再一次唤醒、破土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