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树吾冲三晚的头像

树吾冲三晚

网站用户

诗歌
201806/13
分享

槐花(外二首)

 《槐花》

岁月编织的勺,胡乱的
栓在枝桠如环形的柄上
行人的目光盛满五月多彩的金银
我想摘一朵,搁在鼻前,嗅——它的重
允许担忧一场人鸟大战
允许担忧花事淹没一场迟到的旅行
那射向天穹的箭。多情,柔软
微风侍弄醉绿的叶子,徘徊在心状的斑驳间
雨的小脚弹奏昨日的五线谱,暮色中,音质轻抚夜的琴弦
雷声隐退,飞霞展翅。拐角的雨思,正挤开蓝色的湿梦
谁呢,在五月溜走的背影里
试举几把剪刀,剪裁
树干、枝以及我
混浊的思想

《完备的答案》

今夜,我拎着一万米长的银针
赶在微微翻身的黎明之前
测测夜空有多美
繁星点点,如无数手电筒
是谁在地球那边一隅照光
而我身后尽是赶路的黑暗
现在——光电四射,谁又是我垂落的梯子
和失眠的银针结成兄弟
还有滑翔的不明夜鸟,伸出巨大的臂翼
更有夜凉中吐蕊的水怪——
洒满浆一样的月光
在天空辽远的仪仗下,呐喊声刺穿每一声耳朵
天边浮起许多战马,打捞
城堡上掉下来的金银
那骨感极美的夜明珠
连同我闪烁的呼吸
都是今晚最完备的答案

《村庄老树》

如果,你仅仅只是一个符号,z形、s形或r形
那我祖父就是昨日的书写者,
他以咳嗽的村庄为笔,以百年
患慢性肠炎的机耕路为纸,缓慢的写进我的痛里
嗅着浓浓的墨香
我在你的庇护下打坐冥想
竟然有一种天人合一的感觉
我不能辨认那些亲切又沉旬旬的日子
背倚着祖父温暖的语言
和闪亮的骸骨交谈
我抓到的尽是树后的一片辽阔
像辽阔之后更强大的寂寞
我触抚你岁月伤痕般的纹理,有铁的味道
仿佛正把退潮的日子磨损
铁屑如我无处不在的目光,消散——
我无法兑现村庄的承诺
让你的子孙后代站满冬日的悬崖
坚持最初的梦想
而你,最后在狭长的背影里,老了
老成一张皮
一根葱
一溜烟

我也说几句1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
最新评论

岁月编织的勺,胡乱的 栓(拴!)在枝桠如环形的柄上 我不能辨认那些亲切又沉旬旬(沉甸甸!)的日子 一字之师,见谅

黄君龙   2018-06-19 1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