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姜建华的头像

姜建华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12/05
分享

鸟的云天


姜建华


童年呵!/是梦中的真,/是真中的梦,/是回忆时含泪的微笑。

                                  ——冰心


童年,我有一只青色的鸟,它飞翔在我甜甜的梦里,它婉转的啼叫把我从一个春天,带到另一个春天,从少年带到了成年,梦不再那样香甜,可他的身影依然若隐若现忽明忽暗,但从未远离梦境的边缘。

每当夏季来临,夕阳西下,鸟雀归巢,爹娘带着疲倦和喜迎回家,找不到那个夕阳里玩泥巴的娃,原来,玩累的娃,睡在了村口大柳树的树荫下,被邻居家的四哥抱回了家。


玫瑰花儿月季花山茶花开过一个冬又一个夏,你从小村到到小镇再到城市的繁华,从懵懂到青春到早生华发,花红柳绿已是梦里的牵挂,那枝枝丫丫在哪里生根发芽,繁盛一季又一季,留不住易逝的芳华,那青鸟,紫色的青鸟,绿色的青鸟,白色的青鸟在谁的梦境飞过,没一点痕迹,只在月明星稀的夜,凄风苦雨闪电雷鸣的夜,留下一抹唏嘘的朦朦胧胧的身影,似梦非梦,混沌还是清醒,不过,我并不懊恼,虽然不见了那时的紫那时的蓝,可那清晰明亮的叫声,穿过你所经历的岁月时间空间,最终归还,稳稳地落在了,你不说沧桑不言悲伤的心灵的秘密花园。

它从哪里来飞到哪里去,它的羽毛换个一次又一次,从飞花漫天的春飞到,落叶满长安,从遥远的天边,穿越黎明前的黑暗穿越,荒野的飞雪弥天,从春流到秋的水已结了冰,大地白茫茫一片,蓦然抬头,你在那远远的洁白的云端,身影轻巧,矫健,不说天涯海角,不说肝肠寸断,不说浮生若梦,悲悲切切空牵念,它一直在你或晦暗或晴明的天,你心里的每一点儿,小小的恐惧和疑团它都看得见,默默,把每一丝儿的忐忑和不安驱散。

十里春风桃花度,十里长亭碧云天,秋风秋雨夕道不尽那一春一秋的秘密,天边,掠过一阵青鸟如洗的叫声,穿过那漫天的阴霾,惊了混沌如初的梦和天空。


这样的夜晚,没有风,原野上,一棵静默的树,伸展光秃秃的枝丫,在凄凉的寒夜,把四时的欢乐,蕴藏于心底,静观春夏秋冬的更替,独享风花雪月的洗礼,冥冥中的温柔之手,抚摸他干瘪凄寒的心情。

当红叶满枝,燃烧了那个季节,在萧瑟的风里,激荡春的情思,让万物肃杀的季节,呈现,满世界的火热,誰能说,这不是上帝,在秋风里,送来对抗时令悲凉的风风火火,心中的愁苦,在秋的凉凉的原野,沉思成华美而丰厚的风景。


走过春的羞涩,夏的火热,在月洒清辉的夜,上帝的手,抓住秋的寂寞的灵魂,把难耐的苦涩和,季节的甘甜一起注入,他寂寥的心思,月牙儿弯弯,是否明白这季节的转换,这静夜里,曾经拍打月亮的,那只青鸟的翅膀,而今,在哪里飞翔,飞过原野的风花雪月,飞过尘埃里的喜怒哀乐,是否,歇息在夜的某个角落,是否忆起,苍穹的晴明自由广阔,看着开在,红尘的青花,是否也生出丝丝牵念的情怀,在某一时刻,悄悄地把花的心思,向那柠檬的月色诉说,是否,也能听到那月里嫦娥的低语,叹息,叹息中的痛苦烦恼,那低语里的喜悦欢歌,静谧的夜,那原野那星光那彷徨,久久难忘,没有一片叶子的枝丫,伸展在悲悲喜喜的岁月,在东方欲晓的时刻,给天空和大地,一个承诺,记住青鸟青花的颜色,不说风中的花,不说雪里的月。

莽莽原野花陌陌,别说,桃源望断无寻处,也别说,青花开在红尘里,飞花轻似梦,打湿了这卷帘人梨花带雨的秘密。


那只高傲的海燕从高尔基的身边飞出,飞过大海平原高山飞过战争与和平,从黑黑的夜飞进春天的黎明。

语文课本的几百字,从少年青年读到中年,几十年过去了,那只黑色的闪电一直激荡着,那片辽阔的海和天。

这并非一个梦也非一个故事 ,山野疯跑的风漫山野花肆意开放,那远远的云端,一颗漂泊流浪的灵魂,倾心于重生跌宕的风,倾心于层层变换的云。

春草秋花,踏雪寻梅,寻也寻不到的偶然相遇的那一抹浓浓的火烧云。

那碧色的霞光在不经意间,绚丽成世间最美的景致,求也求不到不求自来的那万千的云簇,紫的光红的光一只青鸟在云端,升腾似火照耀了荒原飞扬的野草,所有的思想忧虑和念想都被抽空,蒸发得无影无形无踪,空空的原野上空只剩下云蒸霞蔚,不要一点一滴的幻想和忧伤。

 

走过山野走过荒漠莫名的跋涉,是深沉还是沉重,那颗暗夜的星是否照亮了行者的路程,一切那么地轻浮如尘埃如沙土,不说久远的神话不说缥缈的芳华,那踏过的雪一片污泥还是一片芬芳,那荒漠的走过是清澈的泉源还是,迷茫的身影和光秃的枝干,一刹那,那风那草那星那月,是否惊醒了沉睡的荒原,一沙一世界,那沙是谁的世界又是怎样的孤单单的世界,一花一春秋,那花那兀自开又兀自凋零的花,又寂寞了谁的春和秋。

瞥一眼那惨淡愁云和寥落的四周星,风吹散了所有春秋的故事,吹走了冬夏谨守的秘密。

那废弃的低矮的小土屋,那隐秘其间的士人,在荆棘地的夜风里,数了多少次那夜的星空,度过了多少成年累月的相对无言,迎接了多少湿气沉沉的风灰色的云朵,还有那阴霾的天空和艳丽的晚霞,那时时凝望远方踟躇的骏马独立风中,他在等待谁远方的消息,落入草丛的是汗滴泪水,还是刹那转瞬即逝的相思随风而逝。

 

又是狂风雨骤又是雷霆咋惊的天,黑色的闪电扫射了荒原,击穿了夜晚瑟瑟发抖的谎言,卷走了所有荒诞不经的意念。

远远的云端重又轻盈,摇曳着那个跌跌撞撞起起伏伏的夜晚,充沛的意念丰富了整个四野奇异的荒原,天边,一颗弯弯的月牙,清澈,皎洁,静谧。


2018.3.4初稿

2018.7.4岱下夜闲庭

2018.12.5凌晨 风生 烟台月亮湾记之


姜建华, 1972年10月出生,山东泰安东平人。笔名风生。1993年毕业于泰安师专中文系,作品散见《作家报》《南国诗报》《泰安日报》《山东文学》《散文诗世界》《散文选刊》《诗神》《散文诗》等报刊,著有诗集《青涩时期》,中篇小说《人欢马叫》。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