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宋福恒的头像

宋福恒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10/06
分享

在灰腾梁山支教

在灰腾梁山支教

     82年春季开学后,察合尔右翼后旗教育局拟从乌兰察布盟师范学校后旗分校招聘部分志愿者,到边远山区支教,以缓解农村牧区学校师资严重短缺的局面。我得到这一消息后,马上写了申请,多次找班主任校长表决心。诚心打动了各级领导,旗教育局批准我的申请,分配到距离白音查干镇70多公里灰腾梁山腹地的胜利学校当老师。

     当时,从旗里到胜利公社没有直达班车,我坐火车途经集宁,换乘汽车到了大土城。又在村里雇了毛驴车,走了十五六里山路才来到学校。五十多岁的学区主任张英迎出来,慈祥的面庞绽满笑容,拉着我的手说:“小伙子,欢迎你来灰腾梁山支教。这里气候恶劣,交通不便,随时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困难,你可要有思想准备。”我说,“没什么,我出身农民家庭,从小参加劳动,身体结实着呢!”他拍拍我的背,转身对旁边站着戴眼镜的中年人说:“田巨贵,他就留在胜利中心校吧,你们那里食宿好一些。”田巨贵显出喜悦的神色,忙接过车夫手上的缰绳,赶着车就走,翻回头对张主任说:“这可是雪中送炭,我们学校正缺人手呢!”

      胜利中心校坐落在村子东面,共有一至八年级八个教学班(当时小学五年制)。高大的灰腾梁山脚下两幢砖木结构的平房一字排开,前面稍平阔处是操场,操场南边是由西向东的一条深沟,沟南面有一片平地,是运动场,按了蓝球架、规划了跑道、设置了投掷场地、挖了跳高跳远池子。教室西面土台上是一排办公室,与公社驻地相邻。教室后面坡中间挖平后,靠土崖盖的一排房子,是学校的生活区,食堂、师生宿舍都在那里。从教室到宿舍坡很陡,走小道需跨四十多个台阶。最后一排房子盖在土梁顶上,是胜利学区所在地。设有学区办公室、教务处、财务处、勤工俭学处。旁边还围了羊圈、盖了猪舍。

田巨贵赶了驴车爬上坡后,停到教师宿舍边。掏钱付了车费,把车上行李搬到家里,对我说:“就在这里住下,旁边就是食堂。每天两顿莜面,花样不多,管饱吃。要是运气好,学区养的羊跌沟栽崖摔坏了,就能吃上炖羊肉。你是学生娃,伙食费就免了。代课的事回头我让教导主任吴凯英安排吧!”送走田校长,我把屋子打扫干净,铺好行李,算是安家落户了。

       吃罢晚饭,吴凯英主任拿了教科书来到宿舍,向我交待工作。他说:“咱们学校师资严重短缺,特别是教高年级的老师。听说你在读师范前就是教初中的,我考虑再三,让你代五年级语数课兼班主任。如果初中老师有个请假什么的,你还得顶课。”我是志愿来山里支教的,只要有课上就行,根本没有考虑工作量,跨科教学的难度,满口答应。忙从吴主任手里接过教科书。吴凯英主任介绍了班级情况,又讲了学校有关教学管理的规章制度,忙他的事去了。我坐到昏暗的煤油灯下,认真阅读教材,写出详实的教学计划。等一切准备好后,已是凌晨两点了。

        第二天,预备铃响过后,我走进教室。站在讲台上作了自我介绍,赢得孩子们阵阵掌声。我抬头巡视一周,全班四十一位同学,仅有十三位女生。住校生居多,有二十五位。摸清班级基本情况后,上课的铃声响了,我开始上语文课。孩子们个个学习认真,置疑问难踊跃发言,互相讨论解决问题。积极配合我处理字词、理解课文,体会写法、朗诵重点语段,使课堂教学水到渠成。

下课后,我坐在教室里,和同学们拉家常、聊生活,拉近了师生距离。第二节数学课更顺畅,同学们围绕教学内容积极思维,大胆发言。我用排误法去伪存真,引导他们走出误区,寻求真知,学习效果实现了质的飞跃。在教学中,我发现了不少很有潜能的学生:郝世才、张国荣、郭继柱……这些孩子思维敏捷、表述准确,给我留下深刻的影响。我沉浸于成功的激奋之中,引领孩子们在数学王国里遨游。下课铃响了,我恋恋不舍地离开教室。

       当我兴步跨进办公室时,大部分老师已回来了。 两间大的屋子放了十张办公桌,我对面坐着张龙老师,他正站在桌子旁打开烟叶纸包,从本子上撕下一条纸,卷了一支烟。划了火柴点着,狠劲地吸。几口烟下肚,才有了精神,问起我的情况。当得知我是八零级内蒙古师范学院函授部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学员时,他高兴地说:“咱俩可是同学呢!以后学习可有伴了。”随口吟出巜论语》名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刚进门戴眼镜的年轻人哈哈大笑,他把教案放到桌子上,对张龙说:“你们俩的关系远没我近呢!”他指指我,接着说:“我叫李林海,是后旗分校第一届毕业生。我们可是校友啊!你的班主住是谁?”我说是白春雪老师。他说:“这不对了,白春雪可是我的巜现代汉语》老师。我们可是一个师傅的门徒呀!”我高兴极了,想不到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大后山,遇到同学、校友。这时,高音喇叭播放出第八套广播体操乐曲,大家相跟着有说有笑走向操场。

        一个多星期时间,我熟悉了学校环境,结识了全校教职员工,教学工作也顺利展开。我除了管理五年级班,上好语文数学课,还不时到初中班顶课。初一到初三的数学、物理、化学、政治、语文都上过。成了学校的大忙人,和全校高年级学生都熟悉。晚饭后或星期天,他们三个一伙五个一群到我住的宿舍聊天,谈学习、说生活、探讨人生,我和他们成了知心朋友。

         记得那是农历三月一天的下午,风刮得紧,满天遍野昏沉沉的。那时,师生安全意识差,体育老师顶着黄风把学生带到活动场地。完成常规训练后,把学生分成两队,训练扔铁饼。逆风扔不远,他调整了两队距离。可顺风就不同了。一个男生用尽全身力气,转体后铁饼出手,借着风力飞向对方。体育老师望着黄风中飞速前行的铁饼,感觉要出事,大喊:“同学们赶快躲开!”对面的学生四散而逃。一个叫李秀娥的女孩吓昏头,顺风跑去,被飞来的铁饼击倒。体育老师吓傻了,站在场里发呆。

郝世才飞步跑进办公室报告,我马上告知田校长后,跑步到了出事地点。这时,体育老师也省过神,和几个女同学把爬在地上的李秀娥扶起来,可她怎么也站不立身子。我忙搀住秀娥手,问询伤势。她强忍疼痛声音微弱地说:“铁饼砸在胯骨上,提不起腿了。”我感到孩子伤的不轻,这时,田校长带了供销社常去集宁拉货的北京牌130小货车来到现场,问明情况后,叫体育老师把学生带回班上课,让我把李秀娥扶上汽车,陪她一起到集宁医院。

汽车颠簸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乌盟医院,我和田校长忙着挂号、找大夫、搀着秀娥作透视,直到下午七点多才有了结果。秀娥的胯骨被铁饼打伤,骨震了,需住院治疗。田校长说:“你陪孩子住几天,我坐车回去通知家长。医院押款我己交了。”他又给我留了五十元钱,让我吃饭应急,坐着小货车回学校了,我留下来陪床。这一留就是半个多月,等秀娥的父亲安排好家务从牧区赶来,孩子已能下床走动了。他紧握我的双手,一个劲表示谢意。

        学校里三十多个职工,常住的只有我和炊事员老李。老李将近六十岁,是部队转业到学校的。他没有家室,待我像自己的孩子一样。他无微不致地关照着我的起居饮食。每天午晚两顿饭,尽管都是莜面,可老李常给我开小灶。窝窝、饨饨、饸饹、快磊、老鸦含柴、焖鱼、煮鱼……变着法翻花样。他还把莜面放在热锅里炒熟,让我早晨喝糊糊、拌炒面,解决了早饭问题。他还天天唠叨,“灰腾梁山草肥水甜,养育了膘肥体壮的牛羊。那羊肉比葛根塔拉草原的还好吃啊!”说着还咂咂嘴,“怎么最近学区羊群这么安静,该吃只羊了!”

六月初五那天吃完午饭,他把一个破碗摔到地上,咒骂了一顿山神土地爷。说这些神仙太小气,六月六到了,也不让人们吃顿“西葫芦豆角烩羊肉”。说来也巧,半后晌羊倌背回只羯羊,它是被大羝羊撞到深沟摔死的。老李马上拿出屠刀,扒皮割头去蹄开膛。把整羊吊起来,剔骨后,把骨头砍开,炖了一大锅。又剁了一大盆馅,准备第二天中午吃羊肉包子。

        炖羊肉是李师傅的拿手活 。他说:“根据羊肉的膘选择炖肉的方法,膘肥的清炖,膘瘦的荤炖。用啤酒炖羊肉最好,肉色鲜,味道美。无论那种炖法,一定要注意火候。”那时,我只在旗里的饭店柜台上见过啤酒,想不到李师傳还能用啤酒炖羊肉。旁边的帮厨见我犯傻,忙说:“你可别小瞧李师傅,他可是付作义小灶厨师,见过大世面。”李师傅不置可否,微笑着往锅里加水,放入全调料,吩咐帮厨拉风箱吹风。

        两个多小时过去,羊肉的香味弥漫开来,随风飘荡。我坐在教室上自习,喷香的羊肉味还飘进鼻孔,馋得直咽唾液。好不容易熬到下自习,我飞奔到伙房,饭桌边巳围满人。冒尖的羊肉碗摆在桌中,我忙着上坐,手也顾不上洗,从就近的碗里拿起骨头就啃。

这只羊膘肥,李师傅采用清炖的方法,炖熟的骨头肉厚油嫩,稍有膻味。啃一口,在嘴里细嚼,肉甘质细,味道纯正;油片软酥,如咀葱白。这是我生来饱餐的第一顿羊肉,只吃得满嘴流油,“咕咕”打嗝。李师傅忙端来一碗刚熬好的砖茶,说:“小伙子,把这碗浓茶喝下去,既解喝又消食。要不,后半夜肚子涨起来可就没办法了。”我忙接过茶碗,一饮而尽,肚里顿觉轻松了许多。

      四个多月的时间一幌而过,班主任白春雪老师写来信,让我七月初回校复习,准备期未考试。在一个阴雨天,我坐了来公社接开人代会代表的敞篷汽车踏上归途。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