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十品的头像

十品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诗歌
201901/31
分享

诗十九首


 

 


 

《时间与水》

 

别以为用几个哲学名词就唬住我了

我失明的眼睛里  始终定格着

那只小鸟的飞翔  羽毛闪着金光

 

就像鲨鱼张开的嘴巴和嘴巴中的

牙齿  几个哲学名词如几个小丑

在弱智的台面上  唱着颂歌

 

歌声刀锋般尖锐  在皮制的衣服上

寻找着最初的孔洞和最小的黑点

海浪是洗不掉耻辱洗不掉胎记的

 

想到胎记在春天里返青的事  心里不免

有些慌张  一个忠诚的女人

像守着一生的男人一样守着的只是一枚伤疤

 

九天九夜都过去了  炼丹的炉子里

炉火红透了我曾经失望的五十年

几个哲学名词尽向黑暗处钻

 

“不说了”老人都这样欲言又止

沧桑的一生有时只化作一腔叹息

金光闪闪的羽毛低下了头

 

那些低下头的老鼠  切切私语

它们不相信一生如此短暂

如此匆匆  小鸟的尖叫停在空中

 

停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  我寻出针线

我想缝补上那朵白花  让白花

永远停在女人忠诚一生的夜里

 

我以梦为伴  以支离破碎的心情

连接起一个个童年的朋友  连接起

水里的倒影  一起走向春天

 

春天生长着五个一样长的手指

几个哲学名词不能摧毁它们

小鸟自信地展开翅膀  金光确实无限

 

 

 

《端午若水》

 

以水的名义  把诗人留住

以爱的名义  把端午留住

一腔热血的流淌  让滔滔汨罗江水

至今还滚着波浪  唱着挽歌

 

我一次次地打开《离骚》 

一次次地合上《九歌》  我一次次地

接近鬼蜮  接近神灵的世界

又一次次地拒绝死神  渴望光明

我们陷入红尘太深太深  我们的宿命

太硬太硬  没见到西去崦嵫的美人

只见到枝头鸣叫的鹈鴂  哀声凄凄

穿云裂雾  我们一次次地用诗人的泪眼

唤醒麻木的流水

 

不能站在高山上唱歌  那就

立在船头  看浪花和流水匆匆而过

看民心和民意变成图片  渐渐泛黄

一个明丽的早晨  一个五月的早晨

一个只装下诗歌的早晨  在我的手指间

流淌成水  流淌成千万条江河

进入民族的血管  与民族的心跳

一起搏动  与民族的生命一同存亡

 

天上人间  与水共享

诗魂不死  与水同殇

 

 

 

《初秋  在青岛遇雨》

 

刚刚落脚青岛  还没看清样子

雨就跟着下来了  很大的雨幕伴着震地的

雷声  似乎青岛就包裹在水中  包裹那么彻底

湿漉漉的空气  湿漉漉的水天一色

 

这是初秋时节  刚刚脱离烦热的情绪

总想获得一份清凉  在每一缕风中

探访一下故人  历数着他们的诗行

感受着曾经的体温和谦让  看一看

曾使关闭门窗的尘埃  如今的模样

模糊的双眼一直在找寻真相或者真理

只是不再有机会留给你  哪怕辨认你的背影

 

叫小倩的姑娘微信告诉我  路口遇一带孩子女人

说钱丢了  只想给孩子买点吃的  小倩善良

掏出十元  女人说不够肯德基  随又掏五十元

我说  你遭遇骗子了  小倩说他们很可怜

小倩对我表示不满  我想我不应该是

那个不厚道的人  来青岛应是与青岛一样

美丽和善良  即便大雨模糊了双眼

 

大雨一再增强威力  却不是长久之事

天光放亮  阴云走失  海风吹来

人们的情绪也在悄然地疏散开去

湿漉漉的空气中我已感受到清凉和爱

2017.8.24.

 

 

 

《只有刮大风》

 

只有刮大风  我才能看到你沧桑的脸

你一言不发  仿佛演讲的高潮

激流滚滚  浪涛拍岸  旗帜飞扬

历史的惊心动魄就在打开的页面上

刀光一闪  溅出鲜血

你出现在众人面前  你大声说

“停止”  挥起的宝剑放下

皇帝死了  今天也结束了

大风从大门的左角处渐渐平息

一切狰狞恢复原状  一切平静

沉入更深的平静  你说我这辈子

最服的两个人  一个是王阳明

另一个也是王阳明  一个平地抠饼

从无中生有的学术中硬是创立了心学

不服不行  你沧桑的脸上刻着你认真

或许你并不善良  或许你龌龊之极

只有一点闪光  在刮大风的时候显露出来

这就罢了  皇帝死了  历史却没停止

刀光  鲜血  生命  饥饿  杀戮  奸笑

无处隐藏的天象在你心里汇聚成结

只有刮大风  你一言不发  脸色沧桑

长发飞扬  乱云翻滚  呼啸疾走

 

 

 

《牙 齿》

 

你说  每一颗牙齿都会说话

你不惜打开大门  让寒风吹进来

你还想说  记住那个送棉衣的人

一脸的灿烂  遮住了

初唐三杰的晚霞

 

你说的是秋天  满腹狐疑

若有所思  用牙齿打碎瓷器

和瓷器上不寻常的一天

你并不后悔  也不哀怨

当下的心平如水才会聚集力量

爆发时  冲破高堤

冲向天空  不可遏制不可挽留

 

你说  回不去了

天就真的黑了下来

只有牙齿熠熠生辉  正在照亮后半生

 

 

 

《头发不说话》

 

什么都在变  尤其头发变得面目全非

头发的变是从外向内的变  是形象的变

而变的依据却是岁月与风月的凄凉

发型可以高一点再高一点  然后

低一点再低一点  低到头发中间

向左或者向右的情趣感受着情绪的落差

多一些发胶  营造着青春挥洒

若是长发飘飘  撩拨着少男少女的激情

时尚与荷尔蒙的爆炸  飘扬的旗帜

是穿越时空穿越地域的最美行动

 

可是头发在变  变得不再是发型了

变得是发色  黑色的出现白色语言

黑色的被白色一点一点地侵占

从发梢开始的侵吞向发根的推进

使满头青丝有了本质的退却  没有风快

却比风更坚定  比风更无情

亲爱的黑色  没有任何抵抗力  一天一天地

向后方退去  退到花白  退到银白

退到没有了退路  只能以命相搏

头发这样陪伴一生  从黑色陪伴到白色

 

 

 

《中国书法》

 

回到原地  回到最初的地方

中国汉字在那个最美的春天里

舒展开长袖  岁月仿佛惊鸿

先在枝头落笔  随又攀到云端之上

将奔腾的境界释放

纵横的大地  如雪的白净

飞翔起的群鸟盘旋身旁

只有黑色的精灵舞蹈  阳光

穿越新世纪的胸怀

凝固成无法撼动的脊梁

 

白纸黑字  顶天立地

走出去一个千军万马的方阵

站在这阵的中央  挥洒着少年的梦想

将许多的四季从笔尖开始

唱完大风唱霓裳  一曲流入长江

另一曲回到洪泽湖水乡

日月行空  斗转星移

晨露茫茫中  听水滴落下

行走在祖辈的田野上  佛面的

乐声随心跳动而律动  飘扬

 

世界突然小了  四尺宣纸一张

汉字五千  浓缩了华夏民族的春秋史

歌过唱过  舞之蹈之

流动着的线条涌出  或是慷慨悲怆

或是滴血洒泪  无一处不是

生命的旅程  走进小小风松堂

从横平竖直到公孙大娘剑启张旭

从兰亭曲水流觞到今天书艺辉煌

云卷云舒  追求始终未变

一个人的精神朝圣  还在路上

 

 

 

《月到中秋》

 

月的脸庞今夜如此明亮

月的眼睛今夜读遍满天星光

月在漫舞天空  月在窥视梦想

月以永远的姿态  穿越千年的云层

抵达我触手可得的心上

 

月到中秋  月到如水的晚上

从遥远到亲近  从天边到故乡

千山万水不是隔离  轻声一唤

融化多少母亲的心  也湮灭了

多少相思的苦  多少泪眼相望

 

静静地看月在摇曳  落入水中

仿佛跌碎了的银盘  跌碎了遥远

而又期盼的思念  辽阔的湖水荡漾

浸在水中的月呀  能否告诉我一个秘密

山川大地的远方  谁在念出我的名字

 

月到中秋  将与月的密语藏于月饼

让思念之心在甜蜜的五仁中发芽

让团圆之情在果味的小憩中安详

静到水已睡去  静到梦入月宫

静到见谁  谁都是亲人归来

点燃久久溟濛的心中的烛光

 

 

 

《七个月以后》

 

七个月以后  我一定把你安葬

琢石为棺  立碑于前  用你擅长的草书

刻上你尚未走远的灵魂  和你

微笑到极致的脸庞  七个月以后

我会在夜里与你相见  我看见的你

总比先前瘦了许多  就剩了一双眼睛

还如先前一般明亮  还如先前一般

摄人魂魄  七个月以后就不是时间概念了

上过战场的人都知道  刀带着寒光斜下来

大地上会落下怎样的伤痕  一声呐喊

日子翻过去  明天一样是崭新的

只有我不再提及先前的事  你是人中龙

龙中凤都与我无关  我认识你的仅是你

在我门前插下的那棵柳树  然后

长出的柳树  再然后长成一片柳林

 

柳枝用七个月证明柳树  那我用七个月

证明灵魂  我把七个月里的每一天

都刻成印信  小心地盖在你趟过的流水上

每一朵红都会开成花  每一朵花都散发着

你阅读百遍的书香  无论你漂洋过海

在异国他乡淘金  还是旅途中为亲人焚香

挥起的手掌就是旗帜  砸下的拳头就是铁锤

七个月以后  我一定把你安葬在我能看到的

山岗上  春天万物复苏的时候你也会复苏

挥一下手  我就给你一个拥抱  当冬天来临

大雪被子一样铺满山岗  我还会用你熟悉的声音

读一首为你写的诗  让眼泪流进诗行

流成  为山冈为大地  为生灵祈福的祝祷

七个月以后  风雨无阻的你依然会出现

比如天空  比如梦里  你的自由之路依然熠熠生辉

 

 

 

《话到清明》

 

话到清明  欲言又止

不想吵醒你的宁静

只想看看青山的翠绿

在你心里  还能有一份亮色怨言

大事小事都会聚在一缕缕青烟中

袅袅叙述

 

一针一线的顿挫

清贫岁月的热粥

仅仅用一个眼神

从东到西  吹遍了辽阔的庄稼

没有再走那条多年荒芜的小道

山上山下都在静默诉说

两个世界瞬间成为一个今天的黎明

思念的线就在手里

 

说出口的已不是语言

留在心里的一直在成长

不论在哪里发芽

长出的枝  开出的花

春天里一定给你回答

一定  在静默中

听听阴阳之间的对话

 

 

 

《我到冬至》

 

昨夜至今  小雨一直在叨叨絮絮

一直在把去年的旧账数落  一直在旧照片上

来回扫描  又一次洗净纱窗  洗净疲惫

似乎就在昨夜的尽处  有人推开柴门

一位留须的过客进来  未语先放下手杖

再脱下黑氅  灯光的摇曳中他打开一卷线装书

他要说出天下的智慧皆出自于此书

他炯炯的目光中  一半是海水  一半是山峦

他的微笑就像风一样  飘荡在夜里

小雨无节制地在叨叨絮絮  淹没智慧的时候

总是很没礼貌  墙上的高僧也在看着他

一缕缭绕的烟香在灯光中婀娜起来

洗净的纱窗一路滴水地掠过

升起来时正与窗外的小雨对视

为什么都在今夜  为什么总会湿润一切

留须的过客已经无语  可是目光所及之处

就会有一道划痕  记着日子的喜怒哀乐

记着人生的爱恨情仇  我突然醒来

小雨依旧叨叨絮絮  而那位留须的过客

却没有了踪影  我知道我已来到冬至

 

 

 

《桃花飘落》

 

桃花桃花  你还未开放

准备了一冬的嫁衣  正露出羞涩和慌张

谁在告诉我  你梦见新娘

谁在告诉我  你渴望粉装

去年的燕子今年又来  剪过的白云

铺在通往春天的路上  还有

一只顽皮的猴子指向天堂

 

桃花桃花  你正在开放

无数笑脸迎着太阳

推开窗子就如推开了心房

推出歌声悠扬 推出张开的翅膀

大地之上的飞翔  白云之下的故乡

所有的吉祥都朝向你

穿越季节  穿越雾霭  穿越彷徨

 

桃花桃花  你凋零飘落

好梦只有一场  也是唯一

灿烂时光  不是赠与的浮游生命

而是争取得来的阳光  斜风细雨

诉说着许多美丽  剩下一点微凉

还在枝头燃烧  唤不回远去的离人

唤来的只是一段不能改变的忧伤

 

桃花桃花  你来年还会开放

 

 

 

《当一切慢慢遥远》

 

当一切都已定格

当一切都在慢慢地

慢慢地遥远

我一定将你的背影

嵌进我的语言

和我的诗行中

 

冬天  我们曾经失去绿色

童年时  我们又失去

梦幻和给一位女孩子的诺言

有一头兽类

在门口蹲了很多年

很多年没说一句人话

 

有些故事可以淡忘

有些朋友已经远去

有些线索  在黄昏来临的时候

只剩下骨头

并且长成化石

长成被风吹过的形象

 

留下的部分仍是很多年前的

那座雕像  那座

空如泥胎的佛主

遥远中并不遥远的事件

在我的灵魂中

必将在慢慢逝去过程中醒来

 

 

 

《石码头》

 

粗砺的石头  认真地磊成往事

无论站立着还是坐卧着

一种威严在展开生动的画卷

猎猎旗幡列阵而来

踏踏马蹄腾起烟尘

水陆交割中文臣武士们

一脸的灰暗  一生的荣辱

定格在每一帧石墙中

 

轻轻檫洗着里运河的镜子

每一缕相思都在波纹里

每一撇目光都在浪花里

每一艘漕船都在披风沐雨的

疲惫中  理一理鬓发抻一抻衣袖

鞍马车辕已列阵  谁在回望薄雾

云卷云舒越百年  沧桑只在挥手间

石头仍在沉默  春风已过淮扬

 

 

 

《又见旗袍》

 

在哪座华丽的大厦中  回合了众多雍容富贵

在那面镜子里太多的荣辱悲欢成为擦不去的记忆

将女子的柔美  将女儿的怜爱  将母性的慈祥

都凝聚在一袭衣装中欲说还休  宁静而舒缓

万千世界  曲线婀娜  凤毛麟角  斑斓五彩

融会贯通了一个民族给予女人的全部理想

 

太阳升起的时候  小草沐浴着文明的灵光

一针一线中有多少世代情仇装点成花朵

镶嵌在衣襟和领口上  雕刻在眉宇和眼神里

风吹来  雨落下  雪花与梅花的舞蹈

遍布着四季的每一天  血的凝练  神的羽化

穿越时光的涅槃凤凰正站上最高枝头歌唱

 

 

 

《寿山石》

 

走山走水  冕旒万里

走不出故乡的影子  走不进

故乡的心里  你沉默你宁静

你温情地用千年的眉眼看世界

你多彩地以女儿的纤指抚摸我

山坑水坑田坑呀无云无雨无风

记忆模糊  却唤醒纹理清晰

歌声低沉  却沿着大地起伏

回首炊烟  却不忍拒绝夕阳

 

听说女娲散花落到了这里

听说凤凰羽毛变成了彩石

听说棋子灵验一夜之间就能长寿

听说蜜蜂酿蜜深埋地下石化成梦境

听说的与没有听说都刻在你的脸上

我常常叩问手中叫不出名字的石印

贵族与平民  终会给我一个答案

成为额上擦不去的那方红色

你沉默地用一双陌生的眼睛

看透我远在他乡的忧伤

 

田黄的心跳常随黄金光顾古籍

还有凝脂的冻玉  荔枝的微凉

不断地穿行在文人的字里行间

我欣慰的是  我离开你

是为了拥有你  我记住你

是为了忘却你  我流淌的血脉

绕过大山森林  绕不过片刻的酒香

只有那把刻刀讲述的故事

告诉后人告诉你  我沉默的故乡

 

 

 

《大地花开》

 

献血屋里走出的每一朵花

又走进了人群  人群走向大地

人群走向人群  人群中的花朵开放

鲜艳透红  美丽动人

 

每一滴血都可以绽开一朵红花

每一朵红花都可以映红每天的笑脸

不用言语传递  花开的声音默默地

流淌在大地之上  河流之中

 

走进人群就走进了河流

河流遍布了大地  河流滋养着生命

那些奔跑的生命  大地付出的青春年华

在大地的胸怀  插上生机勃勃的翅膀

 

大地上的鲜花如血一般红艳

大地上的人群走出献血屋

走向更广阔的大地  无私的胸怀

花开的人群  充满着热爱

 

 

 

《石头城》

 

我一眼望去  想象中的石头城

我想象着那些坚硬坚持的石头

或站或卧或歌唱或沉思

或是这一切都在古画中湮没

石头们沉默着与时间对峙

在我还没有看到它们的时候

就被他们拒之门外

我一眼望去  大江茫茫  青山茫茫

气温降至零度

阳光的出现也被晶莹包裹

快步行走的人与汽车

哈着热气在街的河流中前行

我依然相信石头就在城里

洪武皇帝挥鞭之际  坚强的石头

为大军建立的信心

然后就成基业  然后就成了

城墙  然后就成了一个王朝

金戈铁马也不如固若金汤的石头

万紫千红总在沉默的枝头开花

石头在暗处  石头在脚下

我一眼望去  悲凉和壮怀

铸造了我心中的石头城

一笔一划地记下

过往的辉煌  遭遇的屈辱

那怕只剩下名字和碎骨

挺立的形象仍然会在我

呼唤一万次之后静静地出现

仿佛走近的其实在远去

仿佛抚到的其实已消亡

 

 

 

《从一片树叶的阴影处走过》

 

我已被谎言打败  甜蜜的谎言

曾让我甜蜜地安睡了一夜

一夜之后就是噩梦

 

从一片树叶的阴影处走过

我的阴影就变成了浮雕

一块叶状的黑痣

 

一直含着微笑  一直报怨

生不逢时  暗恋着的那个女生

在那个噩梦的夜晚

 

被情人杀害  只有那片

有过阴影的树叶  还在路灯下

睁着恐怖的眼睛

 

我是谎言的制造者  又是

谎言的受害者  我的日记里

还夹着那个女生的照片

 

照片的反面就是白色的手印

永远停留着茉莉花香

和最灿烂的树叶

 

我谨慎地从一片树叶的

阴影处走过  我的胃就痉挛了

诺言在噩梦中碎裂瓷器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