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思乡远梦的头像

思乡远梦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09/13
分享

亮 瓦

风像这个季节一样,一天天成熟着,在田野里静静流淌,日子稍稍向前再迈出一步,就是初冬了。  

在外面磕磕碰碰这么多年,一遇心情不佳,就会想起老屋,想起当年住在老屋中的情景。想起老屋里摇曳的煤油灯;老屋台阶前那棵桃树;想起老屋后面那绿绿葱葱,竹衣在发出剥落时声音的毛竹林;想起老屋爬满了湿润青苔的砖墙。老屋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一风一雨无时不刻的在我灵魂里激荡。尤其是在那厚厚的黑布瓦里,嵌着的亮瓦,想起那透进老屋的缕缕光线,我心底便极快地升腾起一股暖意来。  

记得在家时,每到初冬时节,都要对老屋进行翻修,检瓦、换瓦楞、换檩子,来防备冬天的大雪把老屋压垮。秋天过后,树叶、尘土堵塞瓦沟,若不清除,来年雨季雨水会倒灌瓦缝,漏进屋里。检瓦除了换些碎裂的瓦片外,最主要的还是将沟瓦与盖瓦互换,用来保持布瓦的使用寿命。  

老屋上的瓦密密实实,层层叠叠,仰面朝上的是沟瓦,用着导引雨水;扣住雨沟瓦的是盖瓦,起到遮雨避雪的作用。在这盖瓦的下面,人们安逸度日,即使是夏季烈日炎炎,惟有坐在老屋里,也会非常的凉爽。  

亮瓦,一种像布瓦一样的玻璃瓦,但比布瓦长,嵌在沟瓦里。放在老屋的堂屋,房间,拖院子上方,阳光从亮瓦中斜斜射入,照得屋里亮堂堂的。  

检瓦的师傅就是村子里能干的人,你帮我,我帮你。检瓦,必须在天黑之前完成,以防夜晚落雨。老屋每次检瓦时,师傅们在房顶上,用扫帚清除杂物,调换瓦片,重新盖瓦。我站在下面递瓦,把下面的瓦摆放整齐。哐当、哐当的瓦片的撞击,在很远的地方,声音仍是那么的清晰。  

亮瓦经过一段时间后,正面会沾满灰尘,反面油渍发黄,需要清洗。老屋在每年检瓦时,师傅们把亮瓦递下来,我拿到沙堆里先用沙去磨擦,然后再用湿布擦干净,递给师傅们嵌在瓦沟时,生怕没擦亮,还用口哈着气,扯着衣袖抹干净后,才递上去。  

亮瓦下,有我成长的童年,亮瓦使黑黑的老屋多了些明亮。我坐在亮瓦下的桌前,读书认字,懂得了人生的道理;夜晚,月光透过亮瓦,照在房间,不觉搅扰地睡上一觉,直到东方大亮;雨天,雨打着亮瓦,淅淅沥沥,滴滴答答,由疏到密,自缓而急……想起这些来,心里便有些莫名的怅然。  

亮堂堂的玻璃瓦,脏了取下来擦一擦,缺了角重叠一下,餐风饮露,润泽人生。它是乡村的厚土,是家乡的父老乡亲,是我生命里不可替代的瓦。

亮瓦.jpg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