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宋煜的头像

宋煜

网站用户

诗歌
201810/08
分享

夜晚,我成为一个真正的诗人(组诗)

《我曾久久凝视一片落叶》

颜色金黄
  似一片羽毛
  来自高空
  不再依附更庞大的壳
  此刻它成为,它
  一个独立的个体
  看吧,万事万物的成熟
  必然面临深渊
  像爱你
  令我坠入绝望的困境

《诗人》

白日是冬天,光是雪
  我是树木藏起的叶子
  只有夜晚,我才掏出自己
  成为一个真正的诗人
  夜风多惬意
  它抚摸我幸福的抖动
  而白日冰凌,刺痛我
  砍伐我。我需低下头
  闭着眼睛,才能看见自己。

《一只苹果生虫了》

苹果生虫了
  它慢慢瘪下去
  而虫子日益丰盈
  继承她甜蜜的肉
  似乎不遇见我们
  苹果自己会生养
  与风,与飞蛾,与日子
  相爱,繁育
  而我们假装爱
  却为口舌之欢
  我们没有把自己
  放在该放的位置
  只是佯装孩子
  表演着饥饿

《孩子の布娃娃》

夜晚,我们床上有四个人
  我、妻子、孩子和布娃娃
  孩子和布娃娃躺中间。偶尔翻身
  会不小心压到布娃娃的开关
  她开始唱,或者干脆说起外国话
  我们很反感这个会说话的布娃娃
  她经常趁其不备突然抬高声调
  像突然闯进门来不安分的陌生人
  孩子却异常爱她
  她们一问一答,甚至语调重复
  轻声说着小小心事。我见过孩子
  还曾因布娃娃掉过几根睫毛落泪
  而我写这首诗时,她们两个
  睡得安稳,垂着眼睑的样子,极其相似
  甚至她们总能步调一致,似乎
  只有她们可以互相叫醒
  而我和妻子,各据一端
  成为两个孤单的宇宙,黑暗中偶尔出现
  手机的亮光,也只能照亮自己
  不像孩子和布娃娃,睡得安宁
  做的梦都连在一起。
                            
  《药》

我是从什么时候确信万事万物
  都会变陈旧这一事实的
  从门前老街的拓宽,从新的房屋不断
  对旧屋的遮蔽开始。从一些人逐渐消失
  和一些人永久的消失开始
  一些书籍,一些讲述
  明明还在那里,但味道变了
  陈旧了,甚至短促了,氧化了
  像不牢靠的回忆,随时土崩瓦解一般
  停靠院子里那辆自行车
  落满灰尘,挤满锈斑
  没有人动,它的年轮就一直困在那里
  脚下生出苔藓和菌类
  从来都是新鲜的事物占据
  我们当前的生活,旧的放浪形骸
  直到消匿无形
  岁月真是奇怪,甚至
  我已全然忘记曾对我充满恶意的人
  忘记曾经有过的痛,似乎活得越久
  才终能明了一些浅显的道理
  自始至终,我们都在不断遗忘和修补
  旧掉的自己,从旧岁月里挣扎而出
  看着新人变旧人,把伤痛研磨成药
  在越来越旧的外壳下
  学会饮鸠止渴。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