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宋煜的头像

宋煜

网站用户

诗歌
201905/27
分享

片刻小记(组诗)

5e1f842btc05ca0992b1c&690.jpg

◎饮茶小记

这雀鸟的舌头

在溪水里唱歌

它嗓音是绿色的

来自大山的呼吸

它是春天最小的尸体

在滚烫的回忆中复活

——这人世浮沉

这患得患失,多像你我

难以达成的和解

当你最终离开,离开

这永恒的春日

我说,这一潭春水

透着苦涩

◎梦境小记

我梦见了自己

皱纹爬了满脸

大大的眼袋好似噙满了泪水

身上有腐坏逼迫的气味

骨骼几乎生锈。弯曲

行动比思想总是迟了一拍

这情境如此真实。甚至

直到醒来,听见母亲开始

张罗早餐,女儿还在甜蜜的梦中生长

阳光掀起窗帘跳了进来,我还待在春天

可仍备受困扰,觉得那场梦

真实的,好似我依然

是在另一场梦里

◎宣务山小记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登宣务山

这平原腹地海拔最高的地方

我沿着一路碎石向上攀登

有小野花在风中轻摇,虫鸣来自脚下

偶尔闪现的古老的化石。而一路上

我都在想象这两种事物

——是否我同时具备了柔软的肉身

和灵魂的不朽?也许有天我也将

成为山体记忆的碎片

而如今,我很庆幸我们都活到了

这个夏天,对世界保持适度的热爱

抵抗着人生的荒谬

◎听歌小记

恩雅、凯特·史蒂文斯、菲欧娜·艾波

圣洁的,忧伤的,略带

一丝邪恶的,这彩色的声响都来自人间

“你是一块黄油,我是一把刀”

音乐响起的时候,我心也是柔软的

“茶馆的月亮”高悬,我依然端坐在1996年

夏日,“孩子们都跑去哪里玩耍?”

我被这或明或暗的声音慢慢剌开

伤心是别人的,身体是自己的

它们互相纠缠,碰撞,互换身份

当面临曾经的曲终人散

◎阅读小记

当我学会攀登

和沉潜

当我面对时间的丛林

或深潭

我看见太阳在黑夜

升起,瓦尔登湖被鸟鸣唤醒

流水牵着青草,星星

一样的花儿一路奔跑

……

我多活几生几世是有可能的

再次与你邂逅

是有可能的

◎月季小记

春雨什么时候来

这个世界灰头土脸

蔡家洼和陶然亭的月季

是一样的。人潮和车流再快

它是慢的

怀揣焦灼和拥挤,在春天

她不关心政治,灾荒,战乱

国家。任何宏伟的主题

她在等一场雨,照亮

婆娑的心事

像一个人,等一个人

有时心花怒放无法自持

有时几百公顷的荒凉难以安慰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