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谭喜爱的头像

谭喜爱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06/13
分享

想念燕子

每当春天,燕子像一位春天的信使,匆匆从南方赶来。逡巡于广袤农田,蒙蒙烟雨中,青青杨柳岸,燕子唧唧叫着,出没于水田和农家小院,衔着春意融融的泥巴,在堂屋房梁下或屋檐下筑巢。看着他们忙绿的身影,我总感觉他们像勤劳的乡亲。

小时候,燕子是每年要来光顾的,三月惊蛰一过,他们成群结队来到,常常就是上年那对夫妻及他们的孩子,又轻车熟路来到各自主人家。有时旧年的老巢完好无缺,他们就会利用现成的。若是被小孩戳坏了,就细心修补。雌燕的孩子们就得另筑巢,他们在堂屋飞来飞去,物色最佳的位置,常利用墙上的挂钩,或者木楼板凹槽。

砌了新屋,主人会在阳台下钉块小木板,供燕子筑巢。辛辛苦苦,一口一口衔着泥巴,把软泥压紧夯实,又马不停蹄,往往要个把星期才能竣工。看着那饱满结实的巢穴,我常惊叹燕子的建筑技艺。

农民伯伯牵着老水牛走进在紫云英开满的水田,挥舞牛鞭,一声声吆喝在田野荡漾。翻转的春泥中泥鳅、沙鳅、黄鳝四处乱钻。还有各种冬眠的虫子、蚯蚓一起蠕动,惹得燕子黑压压一大片,尾追而来,欢快地啄食。我们则提着水桶,到处捉属于我们的美食。这时的田野多么欢快,热闹,牛的哞哞声,燕子的唧唧,犁耙翻动泥土的开裂声、孩子们欢呼声,形成春日里动人的交响。

黄昏,燕子回到各自的家。我们要等燕子全部归巢,才关闭堂屋大门。夜晚,我们在屋里,常能听到燕子在巢里卿卿我我,说着悄悄话。等煤油灯熄灭,乡村进入梦乡,燕子们也做着甜蜜的春梦。

插秧后,绿油油的田野是燕子战场。早晨、黄昏,害虫旺盛期,燕子也最忙碌。斜着身子,箭一般穿过葳蕤起伏的稻浪,交错的身影,令人眼花缭乱。收割时节,镰刀扫过金灿灿的稻浪,惊飞的火毛虫(二化螟)四处飞舞,燕子们会及时赶来参加饕餮大宴。那些细小的虫子飞到我们手上,怪痒痒的,我常抓挠得皮肤通红,甚至溃烂。有了燕子帮忙,我们少受多少皮肉之苦。当然,青蛙会在地面坦克似的发起攻击,空中的优势就是燕子的了。我怎能不感谢这些空中勇士们呢!

夏天,雌燕下了四五枚蛋。不久,就听到窝里柔柔嫩嫩的乳燕挤挤挨挨,不时伸出毛茸茸的小脑袋,等着妈妈衔来小虫子。老远,听到妈妈的声音,乳燕们挤到窝边,张开小嘴,接住虫子,颈脖一缩,吞进肚里。无论大些的蝗虫,小巧的飞蛾,他们一口囫囵吞下。没吃到的,拼命挤到前面,等待下次抢个先。不过,妈妈会记得那只吃了,不会饿到他们任何一个宝宝的。

有一次,,一只乳燕不小心掉到地上,被我家大白狗发现,一口咬住。这时,正好他们的妈妈赶回,妈妈拼命追赶白狗。白狗仓皇出逃,追到禾场坪的石级下,雌燕奋力俯冲,狠狠地啄白狗,吓得白狗只好放下不义之食。可乳燕奄奄一息,雌燕惊叫着,又去复仇。吓得大白狗汪汪叫。看着这惊心动魄的一幕,我被一位母亲的勇敢所折服。

后来,燕子总会提防着白狗,偶尔还会攻击白狗,直到孩子们羽翼丰满,飞向广阔天地。白狗从此也会老老实实,甚至一看到雌燕就胆战心惊。

有了燕子的陪伴,家里就热闹,他们仿佛我的亲人。他们白天筑巢,歌唱,捉虫,育儿,忙忙碌碌。只有晚上回到巢穴才悠闲,卿卿我我。

可自从年轻人远走他乡,田地荒芜,燕子越来越少。直到后来再也不来家里安家落户,这不免让我心里空落落的,加之孩子们一个个也外出读书工作,家里越来越冷清。这时,我就更加想念起燕子来。无法排遣内心的孤独时,我就只好借助文字寄托我无尽的思念。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