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谭喜爱的头像

谭喜爱

网站用户

诗歌
201806/13
分享

老秤匠(外二首)

老秤匠

斜倚门旁
微闭的星子,早已暗淡
无力地眨了眨
看不清人生几两几钱

头颅耷拉着,像果树成熟的秤砣
尽力举起,生怕砸疼大地
头顶白云飘忽,流淌的岁月
牵着锱铢必较的人生

借着拐棍,老秤匠
颤巍巍,提着一丝气息
从那轮椅的秤盘抽身

压成问号的秤杆
拽着日益沉重的星月

錾碗匠

在那石板堂老屋弄堂
恒升五爷坐在石墩,笑嘻嘻
拿着一枚瘦小的钢錾,
对着那轮月碗錾去
似牛蹄在青石板路,跫然,
啄木鸟啄醒春天,清亮
渔鼓溅起朵朵欢笑,热烈
雪白的碗底,烙上青铜胎记
 
碗主人,名字清癯如蚁
沧海一粟,遁入碗底
坐禅,从此灵魂有了皈依
 
四十多年啦
清风还在故园上空飘荡,
那碗碟铸魂的圆月
仍高悬心头,熠熠生辉

雕碑人

山上寺庙的钟声敲了一下
山下雕碑人的錾子入骨三分

面前耸立一堆白骨似的石板
不甚端庄、瘦骨嶙峋
像极了雕碑人那张沧桑的脸

雕碑者握紧球磨机,
砂轮把时光逐一掏空,抛光,
冰冷的钢錾一点点刺进骨缝
在幽深而崎岖的陡崖攀登

錾子一声声,木鱼敲打
纷乱的思绪,迷雾中穿行
羊肠小道,一刹那
骨感的人生,流星划过

山上的钟声重重地敲了一下
錾子錾进了老人的命脉

化作一粒星尘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