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温皓然的头像

温皓然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小说
201811/07
分享

《红楼梦续》第一百回 青埂峰了息凡缘弃凡尘 空灵殿转破情机悟情榜


温皓然

只说李纨因得喜梦,欢欣已极,痰迷心窍,昏绝过去。宝钗、麝月、平儿几个,一发慌个不了,顾了这里,丢不开那里。正乱着,忽见小红哭得气噎喉堵的直走进来,将他才与湘云在青枫林遇着宝玉与卫若兰之事说了一遍,又泣道:“可怜宝二爷这一向在外边,庙院,马厩, 乃至连水窝子都是住过了的。”宝钗听了,轰然一声,心口疼的立不住,两肩直打起颤来。这里一并丢了宝琴与李纨,便只管执了小红的手,满眼泪滚的问:“他知道……我在这里,反自己走了?”小红流泪道:“云姑娘已和姑爷追去了,着我先回来送个信。”宝钗脚下一颤,痛极无言。行来步去,一筹莫展。眼前所有皆忘了,一个人屋内走至屋外,见那漫天雪片仍旧翩翩翻翻落纷纭,竹篱密密舞梨花,茅屋重重斗纷霏。一发情怀抑郁,神魂颠倒,不觉热病复发,只觉火气蒸心,喘息沉重。

一时,竟越喘越重,好似雪狮子投火,不觉的都化去了。眼前只觉悠悠荡荡,杳杳冥冥,身子如在云端一般。耳内,一派笙簧箫管之韵。再看时,只见漫天神池浩渺,遍处氤氲。一班仙娥美姬香风馥馥腾空踏雾而来,携了他手,共乘云骈,一起飘飘荡荡的归天去了。

那时李纨早已奄奄一息,睖睁着两眼,竟仿佛又看见自己大婚的时候,媚眼含羞,丹唇逐笑,玉琢金装,鸾带绣履,与贾珠双双立于花烛之下,美爱无限的光景……一时,又想起才刚梦里的情景儿来——自己气昂昂头戴簪缨,光灿灿胸悬金印,威赫赫爵禄高登。分明命中有诰命夫人之荣!如何目今却满眼只见四壁萧然,炉中火焰翻滚哀叹?不觉喉咙里叹息一声,登时神损气丧,溘然而逝。宝琴虽还没死,也已九分无气。麝月、平儿、小红几个哭的泪天泪地,乱窜窜忙了半日,忽不见了宝钗,一起寻出来时,只见院子西北角上,横着一个雪人儿,上去一看,竟是宝钗昏厥在地上,身子已几乎半被雪片埋了。几个登时哭的气不能转,麝月搂腰,小红托肩,平儿抱腿,不分上下,一拥齐上。不期却从他怀中跌落出几张纸来,众人那及细看究竟所系何物,只见那些纸张儿早已纷纷扬扬的飞起,都在风中飘飘忽忽的,眼看就要被裹的无迹了。麝月忙赶上去拼死抢捞,也就只抢回一张来,看时,却见上面写道是:

太姒

天地无私草木春,九州谁不是儿臣?

周宫窈窕今何在,淑女千秋只一人。

卫庄姜

君子风流每忘形,硕人之叹不曾听。

可怜清瘦如残月,岂有光辉胜小星?

班昭

女子平生万事轻,老来何故汉宫行。

千秋谁复夸良史,不与父兄争令名。

后面又写着一行小字,亦为《十独吟》。可巧这时,袭人与蒋玉菡雇了车,运送了满满一车给养过来望慰。谁知人还在院外,就听见里面哭声,摇天震地。因忙忙的走进来一望,登时唬的魂消魄灭。那袭人当即便直奔过去,搂扶着,痛哭一场。因一面与众人商议如何料理。谁知麝月、平儿、小红听见,一发嚎啕起来。袭人不摸头脑,及被带进屋里看时,才见里面同时还直挺挺的躺着两个。袭人当下便瘫于地上,直哭的奔出血来。蒋玉菡一见,慌的忙扶他炕上坐下,亲自煮了姜茶,捧上来,一面软言抚慰道:“人已辞世,伤心无益。且商议如何料理要紧。里面的事,你们且商议着裁夺,我就去置办棺材来。”因出去命人先将车上的东西发放完毕,欲去时,又走进来对袭人再三深嘱:“我去去就回,这里面少不得还要靠你,就该减些悲戚,也好料理指挥。”说着,便是深深一揖。袭人不能答一字,唯点头流泪而已。见他星驰而去,少不得强忍悲痛,与众人操持料理起来不提。

只说宝玉昏昏默默,一路信步而去,也不辨何处。满眼只见白茫茫一片,无涯无际。也不知历几何时,忽见觌面一队人马押着一辆囚车,官将吏兵,前遮后拥,一路恶狠狠鸣锣扬声,雄赳赳打鼓喝道而来。登时惊动无数百姓,把雪地塞满,俱来笑看。囚车内那名人犯,面阔口方,形丧气苶。竟是贾雨村。原来竟是那冷子兴,如今应了应天府之职,重审了当年那段葫芦案,治了雨村一个“因私废法,奸恶已极”的大罪,将他投陷牢笼。

囚车过处,雨村与宝玉四目相接。雨村脸上止不住一阵惭愧抽搐,宝玉先时神情痴木,一时,不觉便仰天大笑起来。那笑声,越来越响,射冲星斗,漫天回荡。不知不觉间,那宝玉竟又来至在荣宁街上,正遥遥的看着自己家大门前的两个大石狮子发呆,忽见漫天大火,由内向外滚来。大抵是劫数该着,俄顷天变,漫天霹雳烈风,将那火刮的乱哄哄,越发势不可挡。接二连三牵五挂四,展眼竟将一条街烧得如同火焰山一般了。彼时虽有军民百般扑救,无奈人力渺小,如何救得?众人眼睁睁看着直烧成一片瓦砾场了。

宝玉痴痴呆呆立在远处,如历幻梦一般。正不胜嗟悼之际,忽见那边走来一僧一道,口内说说谈谈,喜笑有兴。道:

金枷玉锁何时脱,蝇利蜗名镇日奔。

生恶趣,惹客尘,胶胶扰扰只贪嗔。

一个又道:

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

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

因一起上前拊掌笑道:“石兄这一番经历如何?离此方寸无家乡,因果历然,休再妄想;分明一片闲田地,受用自在,胡不归来?走罢!”遂一左一右,携肩搭背,三人便一同飘然而去。宝玉那时只闻两耳呼呼生风,身体如云似雾一般,吓得紧闭了双眼。行多时,只听一人说:“已到幻境!”宝玉睁眼看时,见面前一大石牌坊,上书四字,乃是“太虚幻境”。两边又有一副对联,道是:

假作真时真亦假

无为有处有还无

正自品度,忽闻隐隐一阵环佩之声,看时,见是一位仙姑,仙袂飞扬,袅娜翩跹。竟是可卿。宝玉喜的忙去作揖。可卿还礼毕,向那一僧一道说:“二位上仙辛苦,我奉警幻仙姑之命,在此等候神瑛使者归境。”二人遂将宝玉交与他,说说笑笑的去了。可卿乃携宝玉遍历幻境而去,满眼只见“朝啼”、“夜怨”、“秋悲”、“春感”之司,又过无数深阁琼楼,珠宫神阙,忽有一座山峰阻住,可卿笑吟吟的命他将那块通灵宝玉解下,置于峰前。宝玉依言掷去。谁知此玉一落地,登时变大,须臾竟成一块高十二丈、见方二十四丈的大碑。红光四射,瑞彩腾霄,编述历历,字迹鲜明。碑首篆着《石头记》三个大字,右下方又有《情僧录》、《风月宝鉴》、《金陵十二钗》、《红楼梦》一行小字。宝玉因从头看去,不觉痴倒。猛然想起数年之前,曾有一梦,今日碑记历历,宛然梦中所见。始知前程出处,皆由天定。一时倦极思睡,不觉倚碑而憩,恍惚入梦。复见秦可卿前引,走入一个境界。警幻仙子迎出,带他进入“空灵殿”,殿堂正面墙上高挂一面巨匾,上书“警幻情榜”。下悬数十木牌,每一木牌上,写着一个人的名字。为首的竟是“贾宝玉”,右侧有小字注曰:“情不情”。下面排序数组,每组十二人,该榜所列如下:

警幻情榜

绛洞花主 贾宝玉(情不情)

金陵十二钗正榜

林黛玉(情情) 薛宝钗(情冷) 贾元春(情殇)

贾探春(情敏) 史湘云(情憨)  玉(情圣)

贾迎春(情懦) 贾惜春(情孤) 王熙凤(情孽)

贾巧姐(情祥)  纨(情槁) 秦可卿(情淫)

金陵十二钗副榜

甄英莲(情呆) 薛宝琴(情移) 傅秋芳(情奇)

邢岫烟(情淑)  纹(情善)  绮(情怡)

张金哥(情坚) 尤二姐(情悔) 尤三姐(情耻)

 桐(情醒)  红(情祸)  杏(情侥)

金陵十二钗又副榜

 雯(情勇)  人(情贤)  鹃(情慧)

 儿(情俏)  鸯(情绝)  钏(情烈)

 红(情豪)  儿(情巧)  月(情守)

 棋(情魔) ]茜  雪(情恕) 彩  霞(情恨)

金陵十二钗三副榜

 官(情愆)  官(情痴)    官(情怪)

 官(情挚)  儿(情误)  柳五儿(情哀)

 珠(情忠)  缕(情稚)    橘(情苦)

夏金桂(情毒)  儿(情狂)    儿(不情)

后面又有诸如:秋纹、玉钏、四姐儿、喜鸾、碧痕、紫绡、媚人、可人、琥珀、翡翠、玻璃、鹦鹉、抱琴、侍书、入画、宝珠、雪雁、春纤、喜儿、同喜、同贵、素云、佳蕙、翠墨、彩云、彩屏、彩鸾、绣鸾、彩儿、碧月、春燕、葵官、蕊官、荳官、艾官、文官、茄官、宝官、玉官、慧娘、红衣女、佩凤、偕鸳、檀云、绮霰、靛儿、良儿、丰儿、银蝶、莲花儿、蝉姐儿、炒豆儿、宝蟾、小鹊、小螺、臻儿、篆儿、小霞、小吉祥儿、小鸩儿、小舍儿、二丫头、青儿、傻大姐、善姐、智善、智能、云儿、多姑娘等,不过都是些“真、和、美、恶、清、浊、切、空、昧、损、狭、隐”之类。

宝玉正不胜嗟叹,忽听见那边一个声音道:“女娲能补天,难补离恨天,天以石补,情岂能为之?天本无恨,离人心自有恨。天本无缺,离人心自有缺。顽石难补绛珠魂归之恨,石本无情,竟而为人,却又牵扯出许多幽情缠绵,伤心恨事。这情天到底是补得还是补不得?女娲补天究竟是补竟还是未补竟?也唯有情人可知了。”宝玉听见分明是黛玉声音,忙翻身过去寻时,竟一跤跌下无梁桥,淬在万丈迷津之内。大叫一声,矍然惊醒,似梦非梦,睁眼看时,竟是一座破庙,旁边坐着一个落拓僧人捕虱。宝玉便起身稽首相问:“此系何方?仙师法号?”那僧人只是洋洋不睬。宝玉再四相问,那僧方笑道:“连我也不知道此系何方,我系何人。不过暂来歇脚而已。”宝玉听了,冷然如寒冰侵骨,幡然醒觉。由此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斩断情缘,跳出迷关,从此避尘远遁,不知那里去了。正是:

说到辛酸处,荒唐愈可悲。

由来同一梦,休笑世人痴!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