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温皓然的头像

温皓然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小说
201812/15
分享

《陪嫁山庄》第七章 巫超风的白日梦

                                                            温皓然

段日子,诗坛接连发生着振聋发聩的事件

首先便是由苟洞悉等人一手策划发起的那个《新诗歌公约》事件。再就是一件耸人听闻、笑破千人口的“某诗人当众脱裤”事件——据说,此人是苟洞悉的至交,在一次诗歌朗诵会上,他朗诵到满身沸腾,情不可遏之时,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就霍然脱下了自己的裤子,把自己一丝不挂地晾在众目睽睽之下,以此来显示自己的赤子情怀,率真本质

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让苟洞悉遭到无数的攻击和唾弃

巫超风借此机会,鼓动三寸不烂之舌,硬是把这些所有的过患,全部牵强附会地嫁祸在了秦观石的身上

这样,她便可以名正言顺地坐进苟洞悉的办公室去了。她每天用他的办公电脑,公然在网上疯狂地传播、扩大着“秦观石抄袭”事件,就可以领到每个月几千元的薪水

仅仅这样,她犹觉不足。于是,她把自己从前的秘密经历,精心地改头换面一番,那故事里的龌龊女主角便再次成了秦观石夫人。她心底那股子邪恶的力量滔滔汩汩地翻滚上来,简直泱泱不尽,层出不穷。看着自己惊人的杰作,有时,连她自己都要为之神魂颠倒了。尽管如此,她犹觉不满意,一想起秦观石只把一双深情的眼睛盯在他自己夫人身上的情形,她简直恨得骨头都要碎裂了!她咬牙切齿,切齿仇恨,仇恨满怀地在心里痛骂着秦观石变态!有病!是社会的畸形儿,是猪油蒙了心的青光眼!于是,她又开始用秦观石夫人的名字注册后,到处和人在QQ上聊天,说自己实在是孤寂难耐,长夜难眠,太想找个人来倾诉了。然后,再把秦观石家的电话给对方留下,想要恶狠狠地给秦观石冠上一顶绿帽子

结果,短短几天之内,秦观石的家里就接到了100多个骚扰电话。她知道了消息后,简直就是大喜若狂,狂喜难遏了

可是让她和苟洞悉万万没有想到和大失所望的却是,秦观石和他夫人不但没有中此恶计秦观石甚至十分鄙夷地放出话来说他知道这是谁的恶搞,简直就是无耻之极,滑稽之至!因为他和他的夫人根本不会使用QQ这道程序,何谈什么与人QQ聊天!他们甚至双双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向警方报了警。不仅如此,原来一直保持沉默的秦观石,在谤书盈箧的情形下,竟也终于用他的一首《捕杀金枪鱼》的杰作,做出了有力的回击

我是不是菩萨转世,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金枪鱼没有金

这个大海中的乞丐

尾巴摇晃个不停

偶尔口吐白沫,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当然,金枪鱼也没有枪

它的歇斯底里

它的鳍

它的死鱼眼

它的抽搐

实际上是因果链在起作用

周围的海水,涌来涌去,既隐匿了

它诸多的丑陋,也为它吹响了葬身海底的哀乐……

龙榔看到这首诗时,忍俊不禁之下,越发暗暗钦佩秦观石的才华了。同时,他也忽然想起了曾经和苟洞悉的那个约定。于是,他分别给秦观石和苟洞悉打了电话,约他们出来相聚

苟洞悉一接到电话,立即喜气扬声地一口答应下来。他旁边的巫超风一听到是龙大公子请客,也立刻耸肩缩脖地嚷嚷着要一起参加。

秦观石接到电话,先问了句:“都有谁?”当听到还有巫超风在内时,斩钉截铁地说:“不参加。以后,凡是有巫超风那个女人出现的场合我都拒绝出席。

龙榔连忙笑着说:“既然这样,那我就跟洞悉兄说一声,不要让她一起过来了。本来,我也并没有邀请她的,只是恰好她人在洞悉兄那里,听到了,就要一起过来。观石兄,出来吧,带着嫂夫人一起来,就当给我一个面子好吗?

就这样,半个小时后,他们在一家气氛幽雅的茶楼里会面了

秦观石如约带着自己的夫人来了。苟洞悉虽然没有带着巫超风来,但还是带着一个肥头大耳,满脸庸俗的助手来了。他现在已经不习惯一个人独行,无论走到哪里,都至少带着自己办公室的一个职员在身边,以随时充当他的保镖或者仆人

“哈哈!龙老弟!秦老弟!好久不见,你们可把老哥哥我给想死了!我那最最美丽端庄、不食人间烟火的秦弟妹,你今天,终于下凡了?”苟洞悉满面红光,像是迎着了玉皇王母的圣驾

不一时,朱奇也匆匆赶来了。他和苟洞悉尽管面上都是客气的,五步之内,个人心里,也是各怀心事

朱奇为人直爽,没有苟洞悉那么多新鲜花样和手段。此时,他一看到苟洞悉把自己洗刷得没事人一般,心里就忍不住生气,一杯茶水下肚后,冲口说了句:“别说是我们这些文化人,我想,就是那些一般的粗人,做事情,也总该有个底限的。我总觉得,对观石老弟的那场恶搞事件,实在太过分了!

苟洞悉大窘之下,当即指天誓日地叫嚷起来:“老兄,老兄!今天当着你们所有人的面,我敢对天发誓!一直以来,我都是从这里,”他把手握成拳头,梆梆地在自己的心口上捶着说,“我都是从这里,把观石老弟当成是我自己的亲兄弟看的,对此,我敢拿我的爸妈起誓!如果,没有当初他引领我走进诗坛,就没有今天的我!我苟洞悉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才华和能耐,但我也知道什么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现在,连我自己也说不清,弄不明白,这件事情究竟是从何而起,又是怎么竟无缘无故地把我也给扯了进去!

朱奇有些不屑一顾,暗含讽刺地说:“那个巫超风,就此事都跳出身来用真名字发表过好几篇言论了!你和她现在不是走得很近吗?怎么会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好像完全是被蒙在鼓里一样呢?

苟洞悉立即说:“这可不是又是一场大误会么,绝对的大误会!这又是那些嫉妒小人们趁机捕风捉影给闹的,简直就是莫名其妙!这个社会的人心真是太坏,太阴险了!巫超风是巫超风,我是我,我和她可有什么关系呢?不瞒各位,就是我和巫超风认识,都是通过观石老弟介绍的。我怎么会和她……呵呵,还是什么‘联手恶搞’,这可真是太滑稽了!就拿今天来说吧,她跑到我的办公室去,苦哈哈地说她又失业了,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就是想要留在我那里,有一份安定的工作。我却坚决对她说不行!我说,你要来我这里上班也可以,但你必须先给秦观石道歉,把你们之间的矛盾恩怨解开了,只有他原谅你了,你才能来我这里上班。我说这话的时候,正好,龙老弟给我打来电话,相信,他也应该是听到了的,你们要是不信,不妨就去问问他嘛。”顿了顿,眼圈一红,又说,“总之,我绝不是那种能干出对不起朋友对不起兄弟之事的人!观石你现在受了别人的蛊惑和蒙蔽,心里对我有意见,我也绝对不会怪你!日久见人心,总有一天,你们会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说着话,便站起身来,和在座的所有的人狠狠地碰着杯,之后,就把那盏热气腾腾的香茶当成烈酒,一饮而尽了

龙榔虽然听到他让自己给佐证的话,心里有些好笑。他只是隔着电话听到那巫超风一片声地嚷嚷着要来参加这次的聚会,怎么就能证明他们之前的一番对话呢?可尽管如此,他仍然觉得,苟洞悉并不是一个很坏的人,甚至,他还有些天真。于是,便说:“我相信洞悉兄和观石兄都不会为了一些捕风捉影的小事,而影响了真正的朋友情谊!是不是?现在,就请大家抛开那些不快,痛饮杯中茶吧 

苟洞悉听不得这一句,这时,立即扭过头去,紧紧抱住秦观石的肩,哈哈笑着说:“我们的朋友情谊从来就没有受到过影响的,是不是啊兄弟!”之后,便拿起面前的茶碗来,和秦观石使劲地,意味深长风情万种地碰着杯

大家都被他那滑稽的怪模样逗得笑了起来

正在这时,秦观石的手机响了。那手机这时恰好在他夫人的手包里。刚才来的路上,她的心情不太好,秦观石就把自己手机上的一个十分有趣的短信拿给她看,以解宽心。而秦观石现在正被苟洞悉紧紧抱着,所以,她就代接了电话

不料,她只“喂”了一声,立刻变色道:“你这个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电话是巫超风打来的,她低三下四到近乎乞求地说:“请你不要误会,把电话给秦观石好吗?我找他,是要和他把一个误会说开。”

秦夫人看着满桌子的朋友,实在不好和她翻脸,也实在不愿意与她交涉。于是,就把手机递给了秦观石

秦观石接过去只听了两个字,就立刻按了关机

苟洞悉这时大笑着问:“是不是巫超风?”又说,“兄弟,你现在,总该相信我的话了吧?她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找你?她是想到我那里上班!没有你的原谅,她是万万去不了的!她去不了我那里,以她的那副尊容,那个学历,她只能再乖乖地回到她的老家去了!其实,这话不应该我说,她这个人固然有相当的可恨之处,但是,也确实可怜得很。秦弟妹你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她之所以处处和你寻隙过不去,那完全是因为你太出色太优秀了,你让她太受打击太嫉妒的缘故。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女人,总是爱嫉妒的,而一个不让人嫉妒的女人,肯定是一个无才无德,又老又丑的丑八怪!”

说得大家都忍不住为之一笑

苟洞悉又说:“你们大概还不知道,她现在新找了一个男朋友,那男孩子是北京当地人,又是个没有过婚史的。咱先不研究她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迷惑了那人,我就听说那男孩子因为热爱诗歌,自己倒没什么,可他老娘却嫌这嫌那的。用老人家的话说,自己儿子简直是有眼无珠,是瞎了狗眼

大家听了,忍不住又是一阵轰笑

苟洞悉接着说:“那男孩的妈妈说了,近期,巫超风要是在北京找不到固定工作的话,要想和她儿子在一起,那简直没门……”

他的话音未落,巫超风的电话再次追踪了过来。她在电话那端简直就要哭了出来,请秦观石无论如何,一定要给她一个赔罪和解释的机会。如果可以,她马上就赶过来,向他当面道歉

秦观石这个时候,大概想到她因为找不到工作,就要四处漂泊的情形,便心一软,抬眼看了看自己的妻子

只听妻子说:“就让她过来吧。”

苟洞悉立即对着她大竖拇指大称大赞地说:“秦弟妹你这才是真正的大家风范,巫超风和你比起来,简直要羞死!”

不久,巫超风果然带着她所谓的新男朋友匆匆赶

众人一眼看见那人时,只见他一窝刺毛枯发,麻脸烂眼,歪腿跛脚的,都不约而同地在内心里感叹起来

尽管,秦观石因为心存芥蒂,并没去握巫超风那只几次递上来的手,但他还是没等她怎么认真道歉,就原谅了她。趁着众人不注意,悄悄转过脸去对苟洞悉说:“明天,就让她到你那里去上班吧!”

秦夫人更是在听说他们竟是以如此两副尊容,刚刚从登记处回来,而心下大软,竟把自己腕上的一只白金手镯摘了下来,作为他们的新婚贺礼,送给了巫超风

龙榔一见竟有这样惊人的局面,甚是高兴。不免起身赞了几句,说了些当代诗人本来就很不容易,诗人内部更应该团结互助的话。

话音未落,身后响起一阵掌声。大家回头看时,竟是花渡和她的同学“飞毛嘴”

起先,花渡本是端得很好,尽管她内心深恨龙榔对她的薄情寡义和不闻不问。但她却也并不想把他们的矛盾在这里公开,尤其是在巫超风这种天生见不得同性好的女人面前。可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龙榔当着众人,竟然至少都不和她表演一下表面的和谐与恩爱。而是怔忡着一双眼睛向她直问:“你怎么来了?你怎么也在这里?”

她忍而又忍,终于还是没能忍住,忿忿地说:“我怎么就不能来了?我怎么为什么就不能在来这里了!”

这样一来,他们小夫妻的矛盾,在众人面前就再也无法加以隐瞒了

尽管后来大家都尽量嘻嘻哈哈地为他们调解着,转移着话题,可是,此时,巫超风再看花美人的时候,眼神就不像从前那样四下里乱躲了。甚至,简直就是一种幸灾乐祸的逼视了。那情形,仿佛是她自己把龙榔从她花小姐的怀抱里夺了去一般,仿佛她一个曾经在她花小姐眼里猪狗不如的人,现在,正在侵夺着她花小姐的万里江山,无限风光一般

慢慢的,甚至就连巫超风自己也开始意淫起来。仿佛龙榔真的成了她的情人爱人,曾经和她缠绵缱绻,无所不至,为了她,生生抛弃了面前这个九尾狐狸精一般!这时,正在无限得意中的她又一眼瞥见了花渡身边的“飞毛嘴”,看着她在花渡面前那副讨好的媚相,简直就像一个小跟班儿,一只哈巴狗一样,她不觉越发斗志冲天起来。她想起前不久苟洞悉曾经告诉过她,那天宴会上那个被她勾引而不得的非儒非农的大胖子,竟然就是这“飞毛嘴”的男朋友,她听了,真是恨啊!她连她花渡面前的一个小跟班儿,一只哈巴狗的男朋友都诱惑不了,她还有什么脸面再叫巫超风?而现在看来,老天爷今天真是有意成全,要让她把新仇旧恨和这九尾精一起清算了!为此,她甚至不顾眼前一切的人,竟向龙榔投去意味深长的一瞥。啊!难怪,就连曹雪芹都要大赞这意淫的妙处呢!原来,它真的竟是这般神奇美妙——来无影去无踪,不着一字,尽享风流!任凭你情人小蜜,就是正牌的妻子在场,又能所奈我何

花渡看了,简直恶心欲绝,伤心欲绝。可是,遇到这种根本意想不到的情况,她也是忙中无计。幸而“飞毛嘴”还算灵敏,借着打岔,硬是把花渡小姐的那份尴尬给掩饰了过去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