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温皓然的头像

温皓然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小说
201812/24
分享

《太阳是方的》第一章 节选

温皓然

春节,在孩子们的眼中是多么的繁荣而又令人激动。满眼都是红彤彤和喜气盈盈的。贴在家家户户院墙外、门楣上的红对联,大门外开得莹心晖目的朱砂梅,院里屋外红簇簇的灯笼,窗棂上那些花样迭出、参灵酌妙的红窗花,满墙上满眼随风飞舞的红辣椒,锦绣辉煌巧夺天工的红织锦风神万种的红心结……一切一切都是那么铺天盖地辉光灿烂的红

三十晚上的团圆饭,是在全村此起彼伏的爆竹声中迎来的。香气扑鼻的四大碗(粉蒸肉、黄坨肉、酥肉、扣肉),油滋滋肥腻腻的炖羊排,蘸了芝麻面、豆面和焦糖汁的糯米糍粑,炸得金金黄黄的年糕,一碟碟酥脆可口、色彩缤纷的馓子,一坛坛香醇醉人的米酒……无不令人眉花眼笑,红霞如醉

爆竹声声中,锣鼓喧天。村子里自发组成的跳茶灯的队伍里,欢歌笑语直传上了天际

这时候的秦婳,宛若年画上走下来的福禄童子。乌黑秀软的头发,被大姑姑精心设计成了两个童子髻。眉心处,粘着一个红莹莹的美人痣。这便愈发衬出她那鲜洁如雪的肤色,饱满莹润的额头来。她穿一身桃光粉艳的花呢裙,领口边缘是一色藕金妆缎折枝蝴蝶刺绣。项上挂着长命锁,腕上戴着响铃。一对胖嘟嘟的小脚,藏在一双秀雅可爱的红绣靴里……现在,就是这样一个绚丽精华、红彤彤的小人儿,抱着自己满是小窝窝的胖手,带动一串叮叮当当的悦耳祥音,为众人连声送出祝福:“过年呀(啦),过年呀!我给大家拜年呀!祝福你们岁岁平安,人人都吉祥又快热(乐)!”

话音未落,满屋子的轰然大笑

咳,也真是没办法,现在的秦婳,正处于咬舌的阶段,凡以“L”开头的字,她都发音不准。可巧这时,给“红红”和牛喂完年庚饭的爷爷走进门来,把她接“红喜星”一般,一把抱在了怀里,叫了声:“爷爷的小福星!”便吩咐全家人正式开饭

一顿欢喜热闹了几个小时的年夜饭,不断增加着花絮。最令秦婳激动和兴奋的是,交子时分,由爷爷亲自带领全家人一起到神厅,在神龛前点燃香烛后,依序走出院子,此时,庭院中央早已堆好了一座小山一样的柴禾。爷爷用准备好的春草将其引燃,爸爸将家里大半的烟花爆竹四下引爆,顿时,面前便滚起一座烈焰熊熊的火焰山来。耳内,全部都是爆竹的轰鸣声了。放眼望去,左邻右舍的院子里,也都高高滚着这样的一座火焰山,此起彼伏的爆竹声,欢笑声,响彻了整个村庄。秦婳高高挥舞着手中的五彩风帽,笑声震天,一迭声喊着

年年守岁到通宵

年年跳得鸿运高

待那火势逐渐变得微弱下去之时,全家老少便开始由长至幼跳起了火盘。小孩子们就由大人抱着再跳一回。跳过火盘,依然由爷爷带领全家人从正门进入神厅,大家依序在神像前虔诚祝祷一番。再走出院子时,那堆燃烧的火焰已变得微光荧荧了,爷爷手持扁担,将那火堆往大门方向一打,那火星就四下散开了

接着,便是比拼耐力的守岁时分了

十二点刚过,罗瑞芳便和三儿一起来了

秦婳便忙得了不得,一面给她们拿最好吃的东西,一面忙问她们,跳火盘前去祭拜过村口的那株紫薇神树了吗,一面又指着罗瑞芳胸前那只金线绣的小鹿直问:“是谁绣的?真好闻。就像果糖的味道。”一面又亲自走到炉子边,去为她们炼制果糖。秦婳新近从三儿那里学会了一种糖果的新吃法——把糖果剥出来,放在糖纸上在大铁炉盖子上烧炼成汁儿,用筷子搅着吃。这可是一项技术活儿,一点不留神,糖纸也烤糊了,糖汁也渗到炉盖子上冒起了青烟,再一着急,手也被烫了,甚至于嘴角也会跟着被烫起一串子燎浆大泡来。现在,那三儿便不时以手抚摩着自己嘴边的几个燎浆大泡,满口笑嚷道:“今天我看见你们两个的姐姐,偷了大人的大褂子,在紫薇树下扮演白娘子和小青,花了那么长的时间,把脸都化成了妖精,上了台之后,一个说了句‘我、是、白……爱爱……蛇’,一个说了句‘我、是、青……嘤嘤……蛇’,然后一起说了句‘我们的戏……噫噫……演完了’,就真的谢幕了呢!”说得秦婳和罗瑞芳都笑了

秦姮在旁听见了,不好说三儿什么,就向秦婳发话道 “就属你伶俐,你什么都好!你的绕口令说得多好呀!‘一爱三,三爱一,一爱三四五又七,奇特树上七样朵,苹朵、桃、葡萄、戏子、椅子、义子、姨!’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吃人,或者是栗子的干妈和梨的外甥女呢!”

秦婳笑道:“咦,我又没说你们,你干什么说我?再说,你说的那都是以前的事了,我现在都不那样了!要不然你听听,一二三,三二一,苹果苹果,哼,怎么样?”

秦姮便也笑道:“那你再说个柿子、李子、栗子、梨给大家听听呀!”

大家便又都笑了起来。秦婳只顾着笑,手下一滑,那已然烧化了的汁糖眼看就要烫着了手,罗瑞芳急得直跳了起来,拿起一只筷子就上去搅。三儿眼见那焦黄的汁糖丝拔得老长,便忍不住伸脸去吃,谁知不小心又吃急了,嘴角连又被烫起两个泡来罗瑞芳笑得直颤,说:“该,说人笑人不如人!看你以后还再随便笑话人不笑话了

 

初一的早晨,瑞彩腾霄

秦婳心里惦记着许多尚未完成的美好事情,并没有睡得踏实。早早地就一骨碌爬了起来,笑着直问妈妈,罗瑞芳和三儿是什么时候回去的,自己昨晚明明一点也不困的,后来怎么就睡着了?一面又问:“今天还是穿舅舅给买的那套衣服吗?还是穿舀舀(姥姥)给寄来的那身?你给我买的那套裤子上用金线绣着小褥(鹿)的衣服什么时候穿?一会儿出去给人家拜年时,要不要系上姑姑给我织的那条红围脖?”等她问完了,妈妈已经将一身崭新的中式大红百蝶穿花袄套在了她的身上。那衣服的领子、袖口处都镶有紫金色的花边,右面一侧,绣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大鹓鶵。由于一夜的小心翼翼,她的发髻并没有多少的损坏,只需蘸着清水稍稍归置一下,也就完好如初了。可毕竟妈妈是了解女儿的,她麻利地拆下了别在她发髻上的一切零碎,将那秀发轻轻打散,用梳子蘸着清水一遍遍地通了又通,直到那头发顺滑成了一匹锦缎,才低下头去问她:“今天戴花帽还是系蝴蝶结?”

秦婳忽闪着眼睛,很是认真地想了一回,一时竟也难于取舍。妈妈忍不住笑道:“系蝴蝶结吧,正好配你这身衣服。”说着,将她前面的头发分成了五绺,先用小鬓卡大致固定好位置,便先挑起中间的一绺来,将其漂亮地拧了几拧,牢牢地固定好,再依次挑起其余的几绺来,或是左拧或是右拧,也都一溜固定好之后,再将后面剩余的头发全部梳起,梳成一个光溜溜的马尾,将那马尾绕着辫根盘成一个圆润的大髻,再以七八个小鬓卡隐形将之环行固定好,最后,将一只秀色夺人的大红蝴蝶结,别在了那大髻上。这样,昨晚那个福禄童子就变成了一个中西合璧、精华秀丽的小妇人了

秦婳约上了罗瑞芳。

四只粉手抬着一个用红布盖着的竹篮,满脸庄严激动地向着村口的那株紫薇神树走了去。篮子里装满了祭祀的供品,也装满了她们美妙的心愿

秦婳是花溪村最惹人喜爱的“小明星”,大家都以“小福星”或是“小洋人”称呼她。一路行来,凡遇到她的人,都会忍不住停下脚步,这样喊她一两声,或由衷夸赞几句

很快,二人便来在了紫薇树下

这株巨大的神树高约三十米,树干周长近六米,冠幅东西约二十三米,南北约十八米五。此际,正拱起一树粉红色的花骨朵来。枝干上挂满了来自各村寨朝拜者们系挽着的红绸带。据考证,它已有上千年的树龄。一年开花三次,或雪白或粉红。结子实,但落地不生,嫁接不萌芽,截枝扦插也不能活。它究竟是怎样繁殖的,多少年来,在人们的心中一直是个猜不透的谜。更为神奇的是,假若以刀砍树身,开始刀伤处呈现白色迹印,少时就会变为红色,之后便又自行愈合。它的叶子,可以煎水当药,当地百姓皆视为天降神树。一旦遇到瘟疫病灾,就纷纷来此烧香祭祀,求树神赐叶治病或乞佑一方平安。平常无事,绝无人擅动一枝一叶。也有老人们说,听祖辈相传,这里正是传说中的“金线吊葫芦”之地

据说,这里在若干年前,原本叫牛头村,只有夫妻二人居住。那男主人原是上古时周天子的姬姓后裔。先祖姬奭,当年与周公旦同负贤名,后人被封于谯地。后来便归隐于此。只说那夫妻二人闲来无事,或于虚窗静室把樽濯罍之际,看石藓堆蓝,光摇烟霞,衬着三点五点梅花,转轸拨弦;或于秋风思浩彩云神飞之日,看鸑鷟戏水、绶带飞逃、云豹潜踪、石蚌遁迹,感天地兴衰荣悴之变。可谓览尽天性野逸之趣,动静游息之态。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