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温皓然的头像

温皓然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小说
201812/30
分享

《太阳是方的》第七章:命运·一支看不见的笛子

                                                        温皓然

穆般若买到那套《谛视大师》丛书时,墨麟羲正在伯牙琴馆为学生们教授古琴。

现在对古琴感兴趣的学生倒是越来越多了,只是令人可惜的却是,真正发自内心热爱,而不单是为了凑热闹、赶时髦的,总在少数

今天的课堂上,就有一位非常时髦的年轻姑娘,她不是认真地跟随老师学习指法要领,而是只管两眼水汪汪地望着墨麟羲,一再向他提出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就像那些为了应付考试的学生,自己不去读书,尽日泡在网上搜索各种名著的读后感一样,考试时,将答案胡乱复制一通,蒙对了算自己造化高,不对,也丝毫不妨碍自己日后在人前滔滔卖弄。

这名女同学名叫蓝菊,在她一连串的怪问题之下,墨麟羲禁不住走过去看了看她的笔记,见她居然将古琴的六忌、七不弹,堂而皇之地写为:大喊、大叔、大疯、大欲、薰蕾、大血;闻桑、围跃、尸容、不静声、衣冠不真、不粪香、不语知音

墨麟羲看得哭笑不得。他真为当下学生们的这种“有知识没文化,有技能没常识,有专业没思想”的现象,而焦惧愁痛。因此,他决定下次上课时,一定要把关键词都写在黑板上。但这女学生的水平居然低到如此程度,他作为授课老师,也不能不闻不问。因此下课时他叫住了她。蓝菊同学似乎很是意外,猛然转回身来,一脸惊喜地望住他

墨麟羲郑重地给她指出了她笔记上所谓的六忌、七不弹中的十三处错误时,这时髦的女学生却并无一丝愧色,柔波宛转地向他凝望了半日,冁然竟去

这时,穆般若打来了电话说,午夜图书公司邀请他主编的那套《谛视大师》读本,的确早已正式上市了。他们迟迟拖着不给作者样书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私下里做了一些见不得光的勾当。几天前,她的一个同学就在图书大厦看到了这套书,当时就打来电话说,整套书里,根本没有看到半个有关‘穆般若’的信息。起先,她还有些不能置信,而现在,她也买了一套,事实就是这样,午夜图书公司非但没有按照最起码的职业道德,在书的封面打上墨麟羲这个总主编的名字,更是把率先为他们交去了两部完整书稿的她——穆般若的名字,彻底给遗漏了。更为滑稽的是,竟然还将他们公司里的一些排版打字人员的名字,也都一起罗列进了编委方阵

说到最后,她简直愤激得有些煞不住了。墨麟羲忙问她在哪里。她说在她姐姐家。墨麟羲便说,这就过去,见面再详谈

半个小时后,墨麟羲搭乘萨向中的便车,来到了他那个富贵典雅的家。

穆般若正抱着“小粉团”,和姐姐、秦婳争抢着引逗

萨向中一见了小姨子,立即一脚赶上去满嘴直叫:“小香皂!”又一把抱起正仰着头喊“舅舅”的秦婳直问:“宝贝,小姨刚才亲你了吗?亲哪儿了?”

秦婳笑盈盈地指了指左边脸颊。

萨向中便立刻赶着那个地方使劲地亲了又亲。

顿时引得满堂哄笑。也引来穆丹和般若的一阵笑骂。

秦婳指着般若说:“舅舅,你看这个小姨长得多好看呀,比我小姑姑还要好看呢!”

萨向中满口笑道:“那是必须的。你也不看看那是谁的小姨子!”

又引发了一串大大小小的笑声之后,萨向中越发得寸进尺起来,两眼涎瞪瞪地看着般若说:“姨子,怎么样,还没有找到心上人吧?依我看,干脆你也别费那个劲了,外面那些人哪能配得上你?往你跟前一站,一个个都跟那红脖子挑脚汉似的。不如你回家收拾收拾过来和姐夫一起过得了,咱们让你姐抱着孩子出国定居去。”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我们家有一个瞎了眼的还不够啊?”般若当即圆嗔着一双凤眼骂了起来。

“骂得好!活该,他这种人就活该欠骂。” 穆丹也紧随其后助阵加油

又是一番轰笑之后,秦婳被送到了墨麟羲的怀里。

墨麟羲不觉有些吃惊道:“咦,你现在已经能清晰地叫出麟羲舅舅了呀?进步可真是不小。”

秦婳娇羞地指着穆丹说:“是舅妈教会我的。现在我都能说清楚好多以‘L’开头的字了呢,只是说的时候还不能太着急,就像刚才我差一点就把你给喊成‘应羲舅舅’了呢。”

墨麟羲于般若那里翻看了一回那套《谛视大师》之后,不由双眉紧蹙,许久无言

般若却忍不住气愤道:“这帮奸诈邪恶的商人,看看他们干出的这些龌龊的勾当,真是蓄谋已久!我早就提醒过你,跟这些人打交道,光凭着单方面的厚道是不行的。你自己也去想想,光是类似的事,你就吃过多少次亏了?”一面说,一面忙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个装着钞票的信封来,递了过去:“这是我刚从那个姓肖的书商那里要回来的,你看看吧。虽然没有按最初说好的支付,但也很能说明问题的。”

墨麟羲大为吃惊。他和那位“姓肖的书商”,在前年联合主编了一套《中小学生自我安全防范必读》,说是联合主编,其实是那位肖教授应了他的几个当书商的学生之请,大张旗鼓邀请了几个以墨麟羲为代表的颇负名望的才子,口头许以每千字四百元的重金,让他们在一个月内各自奉上十万字的书稿。并坦言,之所以付给他们这么高的酬金,就是想让他们充当幕后枪手。出版该丛书时,不会署他们的名。当时在场的几位才子迫于生计问题,又考虑到只是编书,并不是著书,对他们来说也无关大碍,便纷纷应承下来。不过可惜的却是,他们中,学历最低的都是硕士的几个大才子,居然粗心到没有一个人首先想起来去和人家签订具有法律效应的合同。结果,书都轰轰烈烈、大卖特卖地上市两年了,他们几个“地下编著者”,除了各自最初拿到的两千元预付金之外,再连半文钱都没有拿到过。他们倒是多次打电话找过那肖教授,可每每都被他的一番抢先叫苦弄得束手无策:“哎呀,你们可哪里知道,就连我也是上了弥天大当了呢!他们起先拖着不给大家结算余额,说是稿件的质量没有达标,影响了出版。可是等到书出版了,他们又都消失得踪影全无了。现在,就连派出所都在诸处冥搜,都没有办法找到他们呢。就连他们的之前公司,也都早被租给了别人。”

听说后来,有一位连房租都交不起的才子,为此还亲自到他家里去找过他,他嗒丧着脸,只管望着墙壁上那幅大书着“但存心里正,何愁眼下迟”的书法作品出神,良久,忽泫然洒涕说,那是他恩师留给他的墨宝。又惨伤彻骨地迸出一句:“我堂堂一个大学教授,不幸竟被自己的学生带累。我免不得要做这个罪人。我真恨不得把这几根烦恼丝剃去,找个清静去处眼不见心不烦,也免得上负恩师教诲、下教恶徒之罪。”说着,便背过身去,把两只手揿在脸上擤鼻涕,抹眼泪。那涉世未久的青年才俊,一见如此情形,便再也无法向前施展了。灰心木立了好半天,只有抱憾离去了。因此,时间一长,所有的人,都只有自认倒霉了

……可他万没想到,时间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般若居然还能替他将余额追回来,这可真是太令他意外了。又见那信封里面还另外附着一封那位肖教授写给他的说明信:

《中小学生自我安全防范必读》第一卷余额结算:

一、条目录用情况:共写119条,实际录用21条。包括校园篇12条,录用

5条;家庭篇41条,录用6条;自然灾害50条,录用5条;交通安全篇

16条,录用5条。二、字数计算:由于原稿进行了删除、修改、整理以及

重写,原交初稿119条计112000字左右,只剩21条,约11600字。三、

稿酬计算:11600×0.4=4640(已付2000元),实剩:4640-2000=2640元正

                                                  肖士弥

 

看罢,墨麟羲不禁摇头苦笑道:“你是怎么向他要到的?要知道,他那人有多难缠。”

般若说:“你可别忘了这是个法制社会。实话告诉你,要不是看他那么大把年纪,又长了满脸的老年斑,我追回来的肯定不止这些。亏他老先生还是个堂堂的大学教授呢,居然和那群奸诈的书商联合起来一起坑骗后学。他不是说那些书商在书出版之后,都卷款逃之夭夭了吗?喏,这些钱还不是他向那些人追要回来的吗?否则,就他那个较尽锱铢的样子,他难道会自己掏腰包把钱给还上吗?还有就是,他百般强调对原稿进行了删除、修改以及重写,原交初稿一百一十九条计十一万字左右,他们只录用了二十一条,仅一万字出头。可事实上果真如此吗?不用看,我也知道绝对不是。不信,回头你就自己再对照着原稿去核查,相信你一定会惊讶于他们的黑心和无耻。你知道这套书现在已经销售出去多少册了吗?一百二十万册。而你们这些真正为之付出心血之人,不但拿不到应得的版税,就连预先说好的酬金,也才只拿回了十分之一。而且,还是在我的锲而不舍的追讨之下,才拿回来的。所以,我称他为书商也并不算冤枉他。不过,这件事情也只能到这里了。因为,你们事先并没有和他们签订正式合同。但是,有关这次和午夜图书公司合作的这套《谛视大师》读本,因为他们的操作手段和行径太过恶劣,而且,这次是连我本人也被牵涉在里面的,所以,我可不打算再以类似的笨方法去解决问题了。也应该让那些无法无天的奸商们,好好知道一下法律的威严了!”

墨麟羲不禁吃惊道:“你是说……”

“起诉午夜图书公司,和那个鱼相礼对簿公堂。”这个鲜洁如雪的美丽女孩,有着一副与她的外貌很不相称的火爆脾气。就像她的星座天秤一样,她无法容忍这世间一切的不公正之事。她十二岁就已经看完了《说岳全传》,当读到千古英雄惨遭奸佞谗害之时,书中凡是有出现秦桧和王夫人的文字,都被她以银针施以了万箭穿身。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一个会影响她一生的人生观就此成型:对于那些无耻小人的宽容和退让,无异于是在扬恶惩善,损伤天地间的浩然之气

墨麟羲一时嘿嘿无语,希望能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劝她打消这念头。因为这样做不符合他的处世原则。他的本性是温和,容让,与人为善的。尽管他也深知,鱼相礼、肖士弥这些人,十分昏聩贪婪,反复无信。乃属“父子兄弟间,亦必较尽锱铢,及至淫博迷心,却倾囊不吝”之辈,但他也不愿意因此,就和他们彻底撕破了脸皮

这时,忽然秦婳探进一张小脸来笑道:“哎呀,舅舅小姨,你们的事到底说完了没有?我好不容易才盼到麟羲舅舅来,怎么你们就只顾着说自己的事,都不理我呢?”说“来”和“理”的时候,她显得格外的小心翼翼

墨麟羲连忙过去,把她抱了起来,连声向她致歉

秦婳挂着一脸烂漫的笑容说:“舅舅,你知道吗,昨天我跟我舅妈去雍和宫拜佛的时候,又看到那些‘飞梭’了呢!”

“哦?真的吗?雍和宫里也有‘飞梭’啊?”关于那些“飞梭”,他在去花溪的时候,就于小人儿那里听到过了。至于它们到底是些什么样的神秘之物,他却只能凭着小可爱当时发现它们时的惊喜描述,一任想象汪洋恣肆了。但他却对她的话深信不疑

秦婳极为认真地点着头说:“是真的啊,并且也有很多呢。飞得都特别快,也是除了我一个人,周围的那些人谁都看不到呢。”她因为终于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特别”,十分标准而完美地说了出来,而越发得高兴起来了

般若似乎并未留心她的话,好半天,才在她那张可爱的小脸上捏了一下说:“这小宝贝就像一尊小佛爷似的,瞧她,满身满脸尽是些可爱的小胖肉!”

 

送墨麟羲下楼时,般若见旁边的29号楼下面,黑压压站着一群人。旁边,还停着两辆警车

这时,就见一个尼姑打扮的人,骑着一辆高级赛车,目无下尘地从墨麟羲身边呼啸过去了,直带得他脸上的风呼呼作响。

接着,便又是几个穿着和尚袍子的人,一路张头探脑地四下散去了。

二人十分疑惑,走近人群一看,原来竟是那座楼里的居民,正乱滔滔地向几名警察诉苦:半年前,这楼里来了20多个出家人,竟一下子租住了两层楼去。每天一到半夜,全楼就都是一片乒乒乓乓,揭瓦翻砖的声音。出家人不住在寺院里,却长期租住在居民楼里,这真是闻所未闻的奇事。这也就算了,可作为出家人,天天搅扰得四邻不安,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因而这些受不了他们打扰的邻居,就多少次的找上门去质问,大半夜的不休息,到底在瞎折腾些什么?那些人说是在和师父学习国学还是什么传统文化的

邻居们不禁十分生气地说:“我们不管你们是学习什么的,我们就想知道,你们这么学来学去的,难道就是为了每天大半夜不顾影响的鬼哭狼嚎、惊扰四邻的吗?”那些人一听,顿时一个个凶相毕现地说:“你们可要小心了,少胡说!你们这些罪恶生死凡夫,胆敢随便诽谤我们这些修行人,小心你们将来得恶报,下刀山地狱!”为此,双方简直闹得水火不容。而今天,就更是过分了,他们居然在屋子里就替什么死人做起了法事,那纸烧的,整个楼里直到现在都还是浓烟滚滚的!大家生怕引起火灾,这才不得已报了警

几名警察一面听,一面皱着眉头直问:“据你们说来,他们既然是和尚的打扮,怎么却又天天给人烧符做法呢?同时还又教授国学?这到底是些什么人呢?”

人群中顿时便是一片冷笑:“那只有鬼才知道。反正一个个一脸的贼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也有人笑道:“呵呵,可不是,那可真是全能型人才啊!”

大家哄笑着,一面就跟着警察走进楼去了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墨麟羲不禁怅然叹息道:“这肯定不是什么真正的出家人,既然是出家人,却又如此不守清规、放不下俗世间的繁华热闹,那还不如干脆还俗好了,又何必去造作那么重的罪呢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