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温皓然的头像

温皓然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文学评论
201901/07
分享

论高鹗《红楼梦续》与温皓然《红楼梦续》的差异

曾凤凰

    作为中国古典小说的巅峰之作,《红楼梦》的结局一直是学界争论不休的话题。到当代为止,它的续书已逾百种。民国前的续书有描写贾府如何重整家业的,如《红楼梦补》;有描写红楼女子得道成仙的,如《续红楼梦》。而这段时期的续书尤以高鹗的《红楼梦续》为广泛学者所认同和欣赏。它打破了传统的中国喜剧团圆式结尾,营造了虚无荒茫的悲剧环境,全文带着一种如影随形的幻灭感。新时期《红楼梦》续书也不曾间断,出现了《红楼梦新补》、《红楼梦新续》等一大批作品,表现了当代人对《红楼梦》的一种释读。温皓然的《红楼梦续》紧接着曹雪芹未写完的结局,运用诗意的语言,形象生动地揭示了“红楼”中各人物结局,亦不失为一部经典续书之作。一个是清代文人,一个是当代学者,两人皆是直接对曹雪芹《红楼梦》八十回本进行续写,作品虽存在共通之处,但还是有许多不同之处,包含着作者个人对于《红楼梦》独特的审美思想和艺术概括

一、主题解读接受的差异

(一)高鹗《红楼梦续》的主题

学者对于高鹗《红楼梦续》的主题一直存在多种看法。总的来说,有代表性的主要有以下三个观点

1. 反映宝黛的爱情悲剧。高鹗通过展现林黛玉、贾宝玉、薛宝钗之间复杂的感情纠葛,表现一场关于爱情与婚姻之间的悲剧。“木石前盟”终究抵不过“金玉良缘”,林黛玉含恨而终,贾宝玉出家为僧,薛宝钗带着孩子守活寡,三个人最终死的死、散的散,演出了一场悲欢离合的儿女情

2. 表现以贾府为代表的家族兴亡史。高鹗描写了贾府如何如何一步一步走向衰亡,更附带着提及了薛家、王家、史家的落寞,从而对封建家庭的腐败作了深刻的批判,让我们看到了沉滞的封建统治阶级逐渐日落西山的命运。在高鹗的《红楼梦续》中,还是存在着大量统治阶级奴役甚至害死下层劳动人民的情节,且用大量的篇幅描写了贾府的衰败,因此众多评论家认为这是一部“家族兴亡史”

3. 贾宝玉的叛逆道路说。贾宝玉与贾政之间是新兴势力与封建顽固的对抗。贾宝玉在封建泥泞中不断地挣扎抗争就是想逃出贾府的牢笼,所以他一切的行为都是他在叛逆道路上行走留下的脚印,为贾府留了香火博得功名是他对贾府的回报。最后,对家人的深深一躬是对父子之情的了断。他最终看破一切,出家远离俗世,完成了叛逆的转变

在高鹗《红楼梦续》三个主题之中,“家族兴亡史”是其中的主线,其余副线相互交叉。贾、史、王、薛四大家族无论是身居高位的贾母贾政等人,还是第二层的公子千金,亦或是最下层的丫鬟小厮都落得个心酸的悲惨结局。最后,虽然宝玉夺得功名却又和僧道出家,贾府只留得贾兰这一独苗,凄惨之景可想而知。
   (二)温皓然《红楼梦续》的主题
    温皓然,名温冰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天津人。她是享有“缔造中国纯粹古典主义小说文本”之名的“70后”女作家,出版了大量的长篇小说、散文以及诗歌,《红楼梦续》是她的代表作之一。这本续书也包含了上面所说的几个方面的主题,但是她的侧重点与高鹗的有所不同。在她的续书中,更多的是一种因果佛道思想。《红楼梦》是一部包含着深刻哲理的艺术大作,“它不仅从总体艺术框架审视、构制世态人生,升腾出超然静观,跳出局外的富有哲理性的人生品味,而且从人物群体与个体形象的生命历程上,把握人物悲剧趋向,寄寓着哲理化的人生追求,烘托出浑厚多义的哲理意蕴”[1]。温皓然认识到原作的思想,更多的把它归结为佛道思想。她从小向往佛学,号称以佛学来续写《红楼梦》。确实,作者是以佛道中因果报应、人生如梦的观念来描写故事情节的。贾雨村是由贾政提携上去的,却又是导致贾府抄家的凶手之一;冷子兴是开篇为贾雨村讲解贾府关系的中间人,却又是治理葫芦案审判贾雨村的执法人。温皓然的《红楼梦续》出现一处木石盟,此既是宝黛二人情感升华之处,却又是黛玉死亡之处。黛玉葬在花里,宝钗埋在雪中,宝玉避尘远遁,三人之间的爱情悲剧到头来不过是“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2]罢了。温皓然的《红楼梦续》中还出现了大量鬼魂报复之事。如妙玉的鬼魂杀死忠顺王爷和王妃,王夫人的鬼魂杀死赵姨娘,等等。温皓然将情节环环相扣,一个接着一个娓娓道来,一切一切造成了贾府的衰败,造成了金陵女子的“千红一哭”、“万艳同悲”。故事结尾部分,贾府被大火烧毁得一干二净,荣宁街也烧得“如同火焰山一般”[2]。宝玉由一僧一道带入太虚幻境,见到秦可卿和林黛玉,通过“空灵殿”中的“警幻情榜”才将红楼女子地位和小注一一看清楚,“始知前程出处,皆由天定”[2]最后宝玉醒来发现自己身在一破庙中,却原来又是一场梦。人生匆匆,仿佛身在梦中,“四维上下皆空”正是佛家思想之体现。要获得超脱就必须消除人对这个世界的一切执念。最后宝玉出家正是对佛家虚空思想的最好诠释

一、人物发展结局的差异

   (一)人物结局不同

宝钗结局高鹗续写的是宝玉出家之后独自带着孩子。温皓然却给宝钗安排了一个死亡的结局,“只见院子西北角上,横着一个雪人儿,上去看时,竟是宝钗昏厥在地上,身子几乎半被雪片埋了”[2]。史湘云是《红楼梦》中一个重要角色,她是跳入凡间的精灵,给死气沉沉的贾家注入了一丝清新之气。可是这位有着魏晋风度的人,高鹗后四十回对其描写甚少,第一百一十回交代“史湘云因他女婿病着,贾母死后,只来得一次……又想着自己命苦,刚配了一个才貌双全的男人,性情又好,偏偏的得了冤孽症候,不过捱日子罢了……”[3]到一百一十八回又交代一下她丈夫死了,她立志守寡。由此可见,史湘云嫁了人却又没过多久就守寡了。而在温皓然的续书中,对于史湘云的描写明显要多得多。在温皓然的续书中,史湘云嫁给了卫若兰,夫妻之间琴瑟和鸣,后卫若兰出征史湘云寻夫,以至后来史湘云坠江幸得未死,终于与卫若兰相见“白首双星”。李纨在高鹗的笔下结局算是比较好的,其子贾兰中举做了高官,她也得到了封号。温皓然却给李纨安排了一个死亡的结局:白杨村里,李纨梦见自己儿子中了状元,痰迷心窍,与现实产生的强烈反差让她明白自己做的不过是一场最不真实的梦,“不觉喉咙里叹息一声,登时神损气丧,溘然而逝”。薛蟠的结局也有所不同。两本书虽然都有写到薛蟠打死人而蹲监牢,然高鹗还是让其得以出来获得新生。然而,温皓然并没有放过这个纨绔子弟,让其得到惩罚,行刑而死。

二百多年之后,温皓然对高鹗续书中一些人物结局模糊的地方给予了明显的答案。在贾府抄家之后,贾赦被斩首;贾珍被判充军边地,终身苦役;贾政被收监。王夫人被赵姨娘害死,后赵姨娘自己也被鬼魂害死。彩霞被许配给来旺之子,不愿意在花轿里抹死了。贾琏之妾秋桐怀孕却又流产,后改邪归正吃斋念佛。宝琴和梅问鹤在一起后,因遭难丈夫不堪忍受流离之苦,抛弃宝琴,自己一个人另娶千金享受荣华富贵,宝琴过度悲伤而死。万儿和忠顺王爷的儿子在一起,后被吓成狂疾而死。贾芸和小红在一起,二人后成为救贾府的得力助手。
  (二)人物结局相同,原因不同

贾宝玉在高鹗的《红楼梦续》和温皓然的《红楼梦续》中虽然都是出家,但是温皓然并没有让贾宝玉考取功名,而是身边的人接二连三的死去,让他看破一切,因而出家。他更没有给贾府留了香火。林黛玉虽然结局都是死亡,但是高鹗给她安排的结局是在宝钗和宝玉结婚的那一刹那含恨而终,温皓然却让她死在宝玉给探春送亲回来途中遭遇强盗之时。紫鹃出来寻黛玉,“却一眼看见黛玉倒在地上,身体已半被落花掩埋,不禁吓得魂胆俱碎,忙上去扶起,千呼万唤,直舞了半日,那黛玉才昏昏惨惨吐出一口气来” [2]。贾元春虽然都是死亡,但是高鹗认为其是自然死亡,而温皓然把她的死亡归结为党派斗争。元春生下小皇子,晋升为皇贵妃,招到其他人记恨,被奸人内外凌逼做害,屈死宫中。妙玉作为金陵十二钗之一,永远那么高洁又孤僻,在高鹗的续书中,她是被强盗劫走,还被人发现她受了侮辱的身子弃置道旁。然而到了温皓然续书中,虽然同样是死,故事情节却曲折得多。贾府被抄家时,她为了救宝玉,不惜嫁给一个枯木之人,后从刘姥姥处得知,忠顺王爷并没有将宝玉放出,便纵身向江心跳下。王熙凤是封建地主阶级的代表人物,“她既是一个香艳标致的少妇,又是一个心机深细的管家”[4]。高鹗给她的结局是在贾府抄家之后病死。而在温皓然书里,她是被贾琏休掉,后回金陵在落凤村中感叹人生不公待遇,骂天地一个晴天霹雳被其直直劈死。香菱的结局在高鹗《红楼梦续》和温皓然《红楼梦续》中也存在着很大差距。高鹗认为她是死在夏金桂之后的,夏金桂想毒死她,反而毒死了自己,夏金桂死后香菱得以扶正,给薛蟠留了一个儿子之后难产而死。在温皓然的续书中,香菱是活活被夏金桂折磨致死的,凄凉之情在第八十一回详细地叙述。

二、叙事艺术手法的差异
   (一)诗化环境描写的差异

“《红楼梦》中有很多诗情画意的章节,如人所共知的宝玉读曲,黛玉葬花,宝钗扑蝶,宝琴立雪,等等,都是艺术意境高超的绝妙文字。读这些片段,使人如赏佳景,如观名花,如饮醇醪,如品佳茗,得到充分的艺术享受。”[5]确实,作为一位文学巨匠,曹雪芹通过《红楼梦》给我们带来的不只是精彩的故事情节,更让我们走进一个又一个如诗般美丽的意境,感受一个又一个鲜活又有魅力的人物。高鹗的《红楼梦续》和温皓然的《红楼梦续》在一定程度上都继承了这种描写手法。在高鹗的《红楼梦续》中,出现了“四美钓游鱼”,黛玉“抚琴”等,尤以“黛玉焚稿”写得最为真挚感人。知道自己与宝玉无望后,心如死灰,把自己以前写过的诗篇全都烧掉,泪尽而逝。然而,像这样的情节高鹗描写的很少,在后四十回中就出现三四章节而已。但是在温皓然的续书中,却出现了大量优美如诗般的画面。如宝玉到贾母处,就有一大段优美的文字描写,“只见瑞雾迷珠箔,祥烟绕画栏。屏开云母萤,帘卷水晶寒。一层层琼楼贝阙,散宝花,喷真香,声奏玄歌雅乐,舞蹈霓裳蹁跹” [2]。而回到园中又是另一番景象,“只见梅畦行径只见,满眼悲凉之雾,树上花瓣均已离枝坠落。枝干虬屈槎枒,多已断折劈皴。曲径通幽处石隙下,孤波徘徊,长天茫茫。沁芳亭上,烟霞尽绝,花草摇落” [2]。两种不同的环境描写给人造成强烈的视觉反差,更加凸显贾府外荣内衰的惨败之相。此外,书中还出现了一大段描写皇城之景,富丽堂皇与雍容华贵都在温皓然的笔下显现出来。人物结局在温皓然的续书中也极具诗化感。黛玉死在漫天花雨中,宝钗埋在飘飞雪片下。让我们感受到两位如花似玉的女子死亡是多么凄美的事。

用诗来表现人物性格和人物命运也是《红楼梦》的一大特点。高鹗和温皓然都沿袭了这种写法。高鹗的《红楼梦续》中,第八十三回出现“宁国府,荣国府,金银财宝如烘土。吃不穷,穿不穷,算来总是一场空” [3] ,预示着贾府富贵的日子马上到头了。第八十七回黛玉弹琴时做的琴曲四章极其悲凉,符合人物感怀伤时的个性。惜春听说妙玉坐禅“走火入魔”,有《悟禅偈》一首,从此首诗既见惜春对妙玉的叹息之感,也可见惜春此刻已萌发想要出家的念头。在第九十一回,宝玉答黛玉禅话“禅心已作沾泥絮,莫向春风舞鹧鸪” [3],前句源于宋代高僧释道潜的名句,表明了贾宝玉决心皈依佛门,后句是指不要向鹧鸪一样劝阻我。相对于高鹗,温皓然在《红楼梦续》中诗就运用得多了。在第八十二回,宝玉这些人竞作“诗钟”,就有21首诗,且每首诗极为符合人物性格。第九十回,黛玉所写《十独吟》,极尽凄婉悲凉,为后章“魂归离恨天”埋下伏笔。在故事发展过程中,人物在各种场合下创作的诗句,或者写景,或者抒情,都极为符合人物性格,赵建忠评为“古典唯美,深闳简约”[6]。
高鹗认识到曹雪芹的诗歌都有预示命运的作用,所以他的诗歌描写多为展现人物命运结局,而温皓然更倾向于表达书中人物作诗时的情感倾向。高鹗《红楼梦续》中对于环境的描写比较少,主要倾向于情节的发展,而温皓然在《红楼梦续》中,对于环境的描写却多得多,她善于用骈文的笔法写环境,创造出特定条件下具有特殊含义的意境。
  (二)叙事结构形式的差异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构建了三个世界:太虚幻境般的神话世界,大观园的理想世界,贾府及整个社会这个现实世界。“三个世界构成了一个立体的交叉重叠的宏大结构。《红楼梦》众多人物与事件都组织在这个宏大的结构中,互相影响,互相制约,筋络连接,纵横交错,层次分明,有条不紊。”[7]《红楼梦》续书多承接了这种叙述方法。高鹗的《红楼梦续》和温皓然的《红楼梦续》的共同之处,在于抄捡大观园之后多描写现实世界,而神话世界主要在末尾出现,虽然在小说中也有一些穿插,但是所占篇幅极少。高鹗的《红楼梦续》和温皓然的《红楼梦续》的差异在于对现实世界描写的侧重点不同。高鹗的《红楼梦续》在一开始还不甚悲伤,从第九十五回元妃死才开始描述个人的结局。前十五回章节多为描写琐碎事,总的来说,情节不够紧凑,零零散散,凸显不出中心内容,抓不住故事真正表达的中心所在,前几章贾政要宝玉读书就占了较大部分。温皓然的《红楼梦续》从一开始便是悲伤的基调,从香菱被折磨致死然后一个接一个地默然死去,接着贾府被抄,再到宝玉出家,全书都透出一股无法言喻的悲伤感,故事相对集中得多。温皓然的《红楼梦续》对于元春在宫中的生活叙述的多,并不单单局限于宝黛钗三人之间的感情纠葛,在文章中对于茜雪、小红等人都做了比较细致的描述。温皓然的《红楼梦续》多处使用梦的形式来展现贾府的辉煌不过是过往云烟,让读者在梦幻与真实之中感受红楼女子之悲、世间繁华之虚无。

四、结语

高鹗的《红楼梦续》和温皓然的《红楼梦续》是生活在两个完全不同时代的作家对《红楼梦》的不同解读,因此在本质上完全不同。高鹗生于清代乾隆时期一个家道不彰的普通旗人家庭,他一心追求功名,怎奈几次都名落孙山,后终于中了举人并一路攀升,甚至得到乾隆的重视。清代是一个文化强权、思想禁锢的朝代。从高鹗的续书中我们可以看到作品或多或少打上了时代的烙印,贾宝玉后虽出家却也是先参加功名。高鹗从男性的角度分析红楼小姐丫鬟们的命运不可避免地出现这样那样的偏差,但是他在处理宝玉的最终归宿上还是得到大家的赞赏。

而温皓然是生活在当代的女作家,此时的红学研究历经百多年,硕果累累,因此,温皓然所写的续书必然是基于前人大量的研究成果上完成的。从她的续书中可以发现她汲取了众多红学研究成果,其中也包括了高鹗的续作。从温皓然《红楼梦续》我们可以看到,书中的情节多处存在对高鹗的《红楼梦续》的继承关系,如迎春之死,探春之嫁,惜春出家,等等。但是,与高鹗的《红楼梦续》不同的是,温皓然以一个女性的眼光来看待红楼女子的命运与结局,从续书中可见作者发自肺腑的性情流露,作者以一种细腻梦幻的风格来进行创作。同时,作为后现代古典主义文学流派的奠基人之一,温皓然十分注意将深厚的文史功力与奇异变幻的表现手法相结合。在这种情况下,她所写出的《红楼梦续》,被称为是“两百年来《红楼梦》续书史上最优秀的一部”[6]。当然,我们不能以现在的眼光来要求百年之前的古人,因此,要以一种历史的眼光,从古代小说演变的角度来看待、评价高续《红楼梦》。

 

 

作者简介:曾凤凰(1992-- ),女,湖南邵阳人,硕士在读,主要从事元明清文学研究。

参考文献:

[1] 段春旭.中国古代长篇续书研究.上海:三联书店,2009:38.

[2] 曹雪芹,温皓然.红楼梦 .北京:九州出版社,2013:720-900.

[3] 曹雪芹,高鹗.脂本汇校石头记:下 .郑庆山,校.北京:作家出版社,2003:943-1339.

[4] 曹立波.红楼十二钗评传 .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7:122.

[5] 陈诏.红楼梦谈艺录 .宁夏:宁夏人民出版社,1985:168.

[6] 赵建忠.古典唯美 深闳简约:评著名女作家温皓然的《红楼梦续》.河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1(5):1-4.

[7] 袁行霈.中国文学史 .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9:369.


我也说几句1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
最新评论

红楼情深终作古,贾府缘浅未成梦。怜香惜玉有曹公,春花秋月几人颂?

巴石   2019-01-14 0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