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武十郎的头像

武十郎

网站用户

诗歌
201901/11
分享

见证

 

我和父亲曾一度被这个时代

命名为农民工

奶水不足啊!村庄的农业

奶水不足!我下井挖煤的时候

父亲站在井口,把一颗心

崩紧到了极限;而父亲

下井的时候,我尝试

黑色的汉字写出

另一些蹩脚的黑

十八岁离乡,整整十七年哪

从山西流离北京,自煤窑

辗转于工地。家乡

早已昨是今非了:闲散的麻雀

远比坚守故里的古稀者们热闹多了

而今,我滞留距家乡村庄

三十里的小城做个小商贩

聊以糊口;我的父亲

披星戴月,身着环卫工工服

终日清扫着

小城的晨雾和他的晚年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