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雁鸣湖》的头像

《雁鸣湖》

内刊会员

小说
201907/22
分享

离婚

离婚

我要离婚。

我不是真的要离婚,说起来,还是为了房子的事儿。

1

我的老婆,不好意思,我不会告诉你们她的真实姓名,就用小七来代替吧。因为她在大学时候,七个姐妹义结金兰,说是组成新时代七仙女,恰好她排行老七,我那时常去她们宿舍,那些姑娘们就老七老七地喊她,到我这就不能喊老七了,于是老七变成小七,十八九岁的时候,就这么叫她,现在都快三十八九了,还是叫她小七。

言归正传,我跟小七的婚姻,其实还是比较和谐的,我们的婚姻一不犯法,二没有出轨,但是要终止这段婚姻的原因,我开头说了,是因为房子:虽然我们的婚姻在生活和情感上已经互相填补了对方的空白,但是一个结婚证会让我们再买第二套房子的时候多缴税,出于省钱的考虑,我们商量了一下,离婚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毕竟,身边不少的朋友,都是这么干的——成本不高,收益不少。

婚姻登记处的那位女士,就叫她A罩杯小姐吧,她说,你们离婚,我出于工作需要和情意,需要对你们俩做调解,拆婚破庙这种事,还是比较有损阴德。这样,你俩既然是协议离婚,那么,请告诉我你俩因为什么离婚?

我说,感情不和。小七点头。

A罩杯问,具体一点呢?这个理由太笼统。

我说,我俩结婚十年了,七年之痒你听过没有?感情早就没了。

A罩杯问,你俩谁出轨了么?

我跟小七摇摇头,A罩杯看着我俩,说,你俩离婚不是不可以,但是,我需要一份书面上的离婚协议,重点是,离婚的原因。她说的言之凿凿,诚意满满,使得我马上拿起纸笔,起草离婚协议,在离婚原因那里,我是这样写的:

我和小七同志,属于自由恋爱,恋爱的过程大概有将近十年。后结婚,婚龄又十年。也就是说,我俩已经在一起将近二十年了。二十年对于一个人来说并不短,二十年的时间足够把感情磨灭的鸡毛不剩。既然已经鸡毛不剩,就没有必要再为了一纸结婚证而身陷囹圄。毕竟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骚气的情诗和远方的自由田野。为了不让我俩整日活在如同行尸走肉的婚姻生活里,我和小七在进行了友好的磋商和商议之后,和平分手,协议离婚,从此一分两散,各自欢喜,分道扬镳,各找各妈,各回各家。

然后我给小七看了一眼,小七说,你这个文笔,写离婚协议书真是白瞎了。我说,你别说那些,看看我的这个理由行不行?小七说,绝对行,不行就是那个小娘们瞎了眼睛了。于是我俩签上字,递上去,两分钟后,A罩杯把协议书退回来说,你俩这不是在闹着玩呢么?这玩意是啥?你写的是啥?还行尸走肉,还身陷囹圄,你在这儿跟我写电视剧呢?重写,具体一点,感情怎么不合,要写的让人信服。明白么?这是要装进档案的。

我黑着脸,拿回协议书,问小七,咱俩怎么不合?小七说,我哪知道,我这也是头一回离婚,没有经验,怎么这么麻烦呢?哎呀你别看了,快点写吧。我说,这玩意也不是在兜里揣着,说写就写的,我得慢慢构思构思。

于是我又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坐在那开始胡编,期间抽了五六支烟,喝了两瓶矿泉水,终于一个字没动,把纸一推说,去他娘的,写不出来。A罩杯说,我马上就下班了啊,你俩要不拿回去写吧。小七说好,咱俩先回去吧,回去慢慢写。

2

其实我跟小七,说起来挺阴差阳错的,我们之间,并没有多么深的感情基础,我俩这二十年,基本上开始于一个玩笑,前些年在大学里流行一种游戏,叫真心话大冒险,我输了,大冒险,惩罚就是给一个姑娘写一封情真意切的情书,然后随便打一个女生宿舍的电话,念给对方。我写情书的时候,心里想的是王祖贤,自认为是写的苦大仇深,文采飞扬!电话拨出去时,恰好就是小七她们宿舍。当时接电话的是她们老大,江湖人送绰号叫“二百弄”,这个绰号既代表了那个姑娘们的决心也代表了她在大学里的生活,二百弄,就是要立志在大学生涯,弄二百个帅哥!虽然这个目标有点不切合实际,但是绰号倒是叫开了。

电话接起,我清清嗓子,说,亲爱的。二百弄在那边问,卖菜的?

我说,不是卖菜的,是亲爱的。

送外卖的?我们没点外卖呀?你谁呀?小七,是不是你点的外卖?

于是我就跟小七通上电话了,说实话,小七的声音特别好听,就是那种你听她说话,下半身就会有反应的嗲嗲的声儿,我一开始时候还是特别小心,但是后来越说越大声,什么“假如我是一条狗,那每次见你面就会摇起尾巴”,或者“我还是很爱你,就像风走了八千里,不问归期”或者“虽然隔着两座楼,但我还是会想念你胸前的两颗球”之类的话,都被我骚气满满的念出来。后来我才知道,她们宿舍的电话扩音效果很好,基本相当于外放了,(二百弄开始没听清,第一是因为我说话声音小,第二是她当时在弄面膜,也正是因为她没听清,我才免除了做她二百分之一面首的危险),我把情书念完了,两边都沉默不语,原来骚浪这种事,真的会传染。

后来我俩真的就在电话里换了各自的手机号,说实话,我这么做,是为了不让小七太尴尬,她说,她活了十六七年,第一次有人跟她说那些不要脸的情话,宿舍的姐妹们都笑话她,所以,我就只好勉为其难的跟她交往。毕竟是因为我,才让她被别人耻笑,而且,大学生活如果不谈个异性朋友,会被认为是不完整的大学生涯。为了彼此的完整,我们开始了形式大于内容的恋爱。

其实小七人长得不丑,学习成绩还好,在大学里属于一三五自习室,二四六图书馆,礼拜天做家教那种门门功课不挂科的好孩子,我呢,虽然长得一般,偶尔旷课,但鄙人在学生会里也是风云人物,每每到了学生聚会,我抱着吉他唱情歌的一副文艺青年的模样,还是很有群众基础的。所以我俩结合在一起,在外人看来还算是登对。

小七后来问我,那封情书,是写给谁的?机智如我,怎能说实话?于是我告诉她,其实,就是写给你的。但是我不敢交给你,你知道,越是在乎的,越害怕失去。我怕,我们连做朋友的机会都没有。毕竟你那么优秀,而我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屌丝。小七说,真的么?我说,若是假的,让我一辈子阳痿早泄。

我们并没有风花雪月,花前月下,我第一次拉她的手,都是四个月以后的事,我们百分之九十五的感情交流,基本上都跟学习有关,我辅导她文史,她辅导我高数,她教我英语语法,我给她讲国际金融,自习室,图书馆,都留下了我俩孜孜不倦学习的身影,一个学期过后,我俩的成绩都有了大幅提升,我却不由得反思,我他娘的这是在谈俩爱还是在组建了一个学习小组?

我跟小七探讨过这个问题,小七说,爱情最后都要落到实处,风花雪月只是辅助,学习进步才是根本。我希望你能戒骄戒躁,为了我们的将来做考虑。Wuli乖乖,她想的可真够长远的。

这段学习和爱情齐飞,自习室和图书馆成一线的恋爱生涯,是我和小七在大学阶段唯一的感情生活,相比于其他同学万花筒一样的俩爱历程,我俩简直是大学恋爱的模范,这不是我说的,是我们周围所有人都这么说,包括导师,包括学长,甚至包括了食堂大妈和看门的保安!我们毕业好多年,学校里都还流传着我俩傻逼一样的恋爱经过。结果是,我失去了和更多女孩谈人生和理想的机会,换来了一个相当不错的事业单位编制,小七则继续读书,读完学士读硕士,读完硕士读博士,终于在留校任教的那年读成了黄金圣斗士!比较悲催的是,将近十年的光景,我俩只上过三次床:读博一次,读硕一次,留校一次。后来我想,我根本就不是她男朋友,我只是她的肉体奖学金而已,有可能连奖学金都不配。

3

回到家,我还是要写这个离婚协议,A罩杯在我们临走的时候说,你们虽然是老夫老妻的成年人,但是离婚这种事,还是要慎重,协议书要写的情真意切,不能夸大,不能随意的抹黑,不能把自己和对方都描述成感情的受害者,最好还要深刻的反省。

我日他娘。

小七提了一个建议,不如这样,为了让你更好的酝酿离婚的气氛,我还是回娘家住一段时间吧。我问小七,你是不是打算跟我真离婚了?这怎么还分居了呢?小七说,江小白,你要以大局为重,想一想房子,想一想契税。

我说,那好,如果你不是真的想离婚,那么,你临走之前,咱俩能不能来一发分居炮?小七说,我来大姨妈了。

我恨大姨妈!我很A罩杯!我恨限购!

一晚上的辗转反侧,我仔细回想了一下我们的婚姻,基本上可以用八个字来形容:平淡如尿,相敬如宾。说是感情不和,其实真的还没什么感情可言。但我不能把这几个字写上去,我得深刻,得反省,长夜漫漫,蚊子肆虐,小七也没告诉我蚊香在哪,我只能不住的抽烟,没想到蚊子的烟瘾比我还大,半包烟下去,蚊子从一两只变成了十多只,嗡嗡嗡的叫,好像在说,大家快来呀,这有个孤单的二货,乡亲们,咱们团建啦!

我给小七打电话,睡了么?

没有。什么事?

没事,我想你了。咱家蚊香在哪?

左边第三个抽屉。还有什么事?

我明早换洗的内裤在哪?

左边第三个抽屉。

……咱家电视遥控器没电了,电池放哪了?

左边第三个抽屉。

我有点失眠,那个,安神补脑液还有么?

左边第三个抽屉!

电话挂断,妈的,左边第三个抽屉里是不是养了一个哆啦A梦?

我打开抽屉,好家伙,整整齐齐的摆放了袜子,内裤,内衣,电池,感冒药,蚊香,一支钢笔,两个手机电池,一盒安神补脑液,两盒过期的杜蕾斯。最下面还有一个小盒子,这个盒子我没见过,抽出来,居然还有锁!

这是新大陆哇!

点上蚊香,熏死这帮该死的蚊子!

打开灯,打开电视,我捧着盒子,上下打量,密码锁,打不开。

八位数密码,我得挨个试,估计能试到下礼拜一。小七肯定是背着我藏了什么秘密。

我绞尽脑汁,我的生日,不对,她的生日,不对,结婚纪念日,不对,北京奥运纪念日,不对,达芬奇密码,不对,银行卡密码,妈的银行卡密码我不知道。

我崩溃了。

还是写离婚协议吧。可是,那个盒子里,到底是什么呢?

4

第二天,我和小七又去了婚姻登记处,递上我昨晚上写的离婚协议,鉴于我熬夜熬的两眼发黑,A罩杯倒是没说什么,看着我洋洋洒洒将近三千字的离婚协议,A罩杯问我,您是写小说的么?我说不是,我是抡大锤的。A罩杯哦了一声,接着看,过会问我,您真是抡大锤的么?我说,您想说啥,直接说就行。她说,你这篇离婚协议,看着眼熟,是从网上抄的吧?

完了,被发现了。

重写。妈的。

小七又回了娘家,临走之前跟我说,江小白,你怎么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呢?能不能好好写?你那些花花肠子和胡说八道都哪去了?

我说,不是我不想写,是昨晚上蚊子太多。这样,我今天回去,一定好好写。

回到家,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思来想去,到底写什么好,电话忽然响了,我拿起电话,是程程。

程程是我单位的同事,我并不是抡大锤的,A罩杯说的没错,我的工作虽然不是写小说的,但是跟小说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我就职在一家国有出版社,而程程是新来的大学生,在我的科室实习。

这个程程啊,是个闲不住的丫头,每天第一个到单位,把单位打扫的窗明几净,给每个人的茶杯里都冲好茶水,接着喂鱼,浇花。我们上班的时候,她就在办公室门口跟每个人问好:早李哥,早柳叔叔,早江哥,早,王姐……

层层特别喜欢听我给她讲那些作者的故事。我跟她说,那些作者,就跟精神分裂差不多,自己分裂出好几个人格来,然后自己跟自己打架,自己跟自己过日子,自己一会演将军,一会演叛徒,一会成仙,一会自杀,除了自己不能生孩子,剩下啥都能干,可有意思了。我还跟她说,作为编辑,得应对各种各样的文章,你就什么都得懂,什么都得知道一点。比如星座呀,属相呀,数理化呀,五行八卦呀,太空秘密呀,说学逗唱呀,诗词歌赋呀,煎炒烹炸五郎八卦棍什么的,你要是不懂,就肯定会被作者骗了。程程说,江哥,你懂得真多,我说那是,我这么多年能坐上副主编的位置,很不容易呢。

程程说江哥,其实说到星座算命,她也挺喜欢研究这个的。要不我给你算算吧。我说好,她说,伸手,我给你看手相。

她抓着我的手,看了半天,说,江哥,你能长寿,你的生命线特别长,能活到一百岁。

她又说,但是,你的感情线,不是很顺利,中年以后,乱七八糟的。江哥,你大概会出轨,你能结好几次婚。

轨我倒是真得出过,不过那都好几年以前的事了。结好几次婚,还是不太靠谱。

我说,真的假的?那我这一辈还挺丰富多彩的。来,江哥给你看看,我对手相也比较有研究。

于是我拉着她的手,看了半天说,程程,你这个人,嗯,对人太热心,但是容易上当受骗,而且很容易就相信别人,你是个好孩子,值得温柔相待。程程说对呀对呀,我总是被别人骗。江哥你说的太对了。我又说,但是,你生命中会有贵人相助。程程问,那什么时候有贵人呢?我说,大概就是这一两年吧。

程程说,江哥,我觉得你就是我的贵人。哎呀,你再给我看看,我的感情线。我说,其实手相吧,看得并不完全,要想知道的完全一些,那得是摸骨。程程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说,江哥,你坏,你就是变着法的欺负我。

哪能呢?你江哥是那种人嘛?

可是,摸骨不是要脱衣服么?

摸骨相面是从武王伐纣时候就流传下来的,几千年以来,经过后人不断的探索完善,已经形成了一套具有科学依据的学术,结合了命理学、解剖学、统计学、心理学等,这是一项很严肃的学科,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程程说,对不起,江哥,我误会你了。不过这是在白天,又是在单位,总归是不太方便。这样,后天,礼拜天,我在家预备好酒菜,你来我家,好不好?

姑娘,你这是在玩火。

不,我相信江哥,我有分寸,不会引火烧身。程程一边说,大眼睛一边闪烁。

……

今天就是礼拜天。

可是我现在没有经精力和心情理会程程,我现在满脑子都是离婚协议,我得深刻,我得反省,我很烦躁,烦躁的生不如死。

我在离婚协议上写,没有感情的婚姻,让人很烦躁。

我自己下了一碗方便面,一边吃一边感受,蹲在阳台,吃着面,我心里想的是程程那鲜活多汁的肉体。这不禁让我有了一种罪恶感。

于是我又在协议书上写,没有感情的婚姻,让人有罪恶感。

我吃完面,抽了一颗烟,大概是肚子里有了食物,我的精神头又足了一些。程程又发来一条短信:江哥,我酒菜都预备好了,你什么时候到?我家没人。看完短信,我好像又回到了那个自由自在的没认识小七之前的大学生涯,这感觉居然有一丝的甜蜜,让一个花季少女等待一个男人,这事在任何时候都能让这个男人充满成就感。

我又在协议书上写,对于自由的渴望,是充满了罪恶感的甜蜜之花。

我还是比较有良知的,毕竟我在没离婚之前,我是有家的人,于是我又开始自责,并且动手扇了自己一个嘴巴,我得清醒一点。

我在协议书上又写,感情不和的婚姻,是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很疼。我要保持清醒,要认识错误。

于是,一份崭新的离婚协议诞生了:

我和小七的婚姻,出现了裂缝,这是我们一开始并没有料到的。虽然在结婚的时候,我们都是奔着白头偕老的目标使劲,但是,时间会打磨掉我们的棱角,会带走我们的激情,我们就像两只在囚笼里等死的年老的野狗,早就没有了对骨头和屎的向往。而失去希望的婚姻,就更没有感情可言。对于这种混吃等死的婚姻,让人无时无刻都在烦躁,我们在一个屋檐下相敬如宾,其实这对于我和小七来说,就相当于浪费彼此的生命,浪费生命就是犯罪,这让我我每时每刻都有一种可耻的罪恶感,于是我更加的向往自由,对于自由的无限渴望,久而久之,在我心里就形成一朵娇艳的罪恶之花。我觉得,我和小七同志,都已经深深的认识到了这一点,在我们还在清醒的时候,我们打算结束这场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之旅。以上,敬礼。

我给小七打电话,念过去,小七听完后,我问,可以不?小七说,我觉得还行,应该差不多。挺深刻的,而且还挺打动人的。这些是你的心里话吧?

我说,你说什么呢?我这不是为了能快点离婚吗?售楼处催我快点去交钱呢。

那就这样吧,咱俩收拾收拾,赶紧去民政局。

在民政局门口,我俩激动的说,一定要成功!

A罩杯说,不行。要具体,不要口号。

我蛋都要碎了。

5

小七说,我不回娘家了,咱俩回家,咱俩写,一定要写的能过关。我说好,我的脑细胞都死的差不多了。你回来咱俩一块研究。

小七不在这几天,家里被我弄得跟入室抢劫的现场差不多,满地都是碎纸,厨房放着四五个空的碗面桶,衣服都堆在洗衣机里,倒是挺标准的单身狗之家。

小七说,你怎么弄的跟租房子似的?你看看你把家里弄成了什么样子?

我说,老婆,怪我,你不在的日子,我就像没了娘的孩子一样。看来,我的生活不能没有你呀。我都好几天没洗澡了。

小七说,抓紧吧,先写协议,写完了待会再一块收拾,洗澡。

我说好。小七说,我一会还有个会,抓紧,我还有两个小时,就得回学校。说完就摊开纸,在上面写了个开头:

尊敬的领导,感谢您能在百忙之中阅读我们夫妻的离婚协议。这是我们本着自愿,自由,平等,认真负责的原则,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拟定的一份离婚协议书。此协议书对于我们夫妻的失败的感情生活,是一个总结,同时,也是一份新的开始。我们对这份失败的婚姻有了极其深刻的认识,对于我们曾经的年少无知而走错的人生路感到无比后悔。

她写完给我看,我说,写的很正式,像外交辞令。

小七说,好了,剩下你写。

我说,得有具体的细节啊。咱俩有什么细节啊?比如,家暴?你揍我一顿?

小七说,别闹,一顿不算家暴。得报警才行。咱俩还是得说感情不和的事。

我深深的沉思,我俩结婚十年,一直相敬如宾,可这婚姻就如同温开水,喝下去不解渴,扔掉了还可惜。有一个很严峻的事实是,我俩已经有小半年都没有同房了,这大概算是一个理由吧?

小七说,算。但是不同房的原因,是什么呢?嗯,要不这样,你就说,你有性功能障碍。对,性功能障碍,这个理由特别好。

我说,我他妈为了离个婚,还得阳痿?

小七说,想想房子,江小白,你要顾全大局,再说,性功能障碍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毛病。写吧,就这么写。

我一咬牙说好,就这么写。于是在协议书上写道,由于男方工作过于劳累,精神压力过大,导致男方的身体出现了让人接受不了的问题,这种问题使得双方不能同房。

这个毛病是去年发现的,那一天,我们刚吃完晚饭,小七换上了新买的内衣,并且在背后抱住了我,她吻我的脖子,我也回头亲吻她,但是,十分钟过后,除了口干舌燥嘴发麻之外,我的身体并没有产生一个男人应该有的反应。专家说,夫妻生活是促进感情的催化剂,我们的催化剂出了问题,感情自然而然就出现了问题。

我问小七,咱俩有多久没有拥抱了?小七想了想,说,不记得了。我说,那我能抱抱你么?小七说好,于是站起来,从背后抱住了她。过了一会,我又开始亲她的脖子,然后吻了一下她的耳垂,紧接着我的手自然而然的从后边环住了她的胸部。

小七有些慌乱,推开我说,江小白,现在不是干这个时候,抓紧写离婚协议。

我说,我知道。

小七说,写完协议,你好好的洗个澡。

我说,好。

我忽然有些忧伤,在没有离婚之前,小七还是我的老婆,我还是她男人,我们还是合法夫妻,可是,为什么我们的就不能好好坐下来,深入浅出的云雨一番呢?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呢?哎,伤脑筋。

具体的细节已经有了,接下来就好写多了,小七去收拾屋子,烧洗澡水,做饭,我在电脑前龙蛇飞舞,创作属于我俩的离婚协议,我之前写过好几份协议,唯独这份协议写的最流畅,最快。

写完之后,我给小七看,小七说,写得好。这份协议又深刻,又有细节,情节不拖沓,文笔流畅,内涵丰富。简直是离婚协议的模板。这份协议如果再不行,那就只能去法院起诉了。你真棒,去洗澡吧。洗完澡吃饭。

我欢天喜地的把自己脱了个精光,赤条条的进了浴室,哇塞,小七还在浴缸里放了精油,这小娘们,一定是也跟我一样饥渴了。因为事情已经有了着落,我仿佛看见新房子在想我挥手,说,江小白,你快来呀,我等你好久了。

哼着歌,洗完澡,我浑身白里透红,像一只成了精的人参娃娃。小七面色平静,丝毫不为我的裸体所动。不过没关系,我甚至喝了一点红酒,打算待会儿大战三百回合!小七说,虽然咱们是假离婚,但是这顿饭,也当是离婚前的散伙饭吧。

你别说的那么悲观,咱们只是假离婚,这不是为了买房子嘛。老婆,你也喝点嘛。

不了,我等下马上就去学校,时间来不及了。

我忽然放下筷子爆了一句粗口,说好的生命大和谐呢?

6

我和小七,离婚了。

我们的离婚协议,被纳入了民政局的协议书范本之列,A罩杯看完之后,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跟我说,江小白先生,生理上有问题,并不是多大的问题,你们要是一开始就写明白,也不至于走了这么久的弯路。

我说,你大爷才生理有问题。

照相,签字,上交结婚证,复印身份证,等待。

十分钟后,我和小七一人一本离婚证。

小七说,江小白,你是一个好人。

我说,你什么意思?

小七说,咱俩现在可真就是离婚了。你怕不怕我不跟你复婚?

我说,别闹,别吓唬我。

没吓唬。

小七说,其实,这么多年以来,她其实一直都在惯着我的毛病,说实话,她从我第一次阴差阳错的给她打电话那时候起,就觉得我这人不靠谱,但是,出于种种理由,又觉得我这个人未来潜力无限,而且,本质上,并不坏。所以,她打算一直跟我交往下去。事实证明,她的眼光还算不错,我成功的毕业,找到好工作,结了婚,买了房,买了车,有了存款,但是,我的毛病却一直没改:到处沾花惹草,到处调戏小女生,她其实一直都知道。

我说,小七,你误会我了。

小七说,别打岔,我接着说。江小白,其实你很有才华,这对于那些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来说,确实很有吸引力,但是,能跟你过日子的,是我。我并不是胡说,早在好几年前,我就知道了你跟别人上床的事。不过我并没有揭穿,而是选择跟你过日子。毕竟,离婚女人的日子,并不好过。但是,昨天,在你洗澡的时候,你的手机里,又来了一条别的短信。就是那个短信,让我下了决心,要跟你离婚。不是假离婚,是真离婚。

我掏出手机,看到了那条程程发的短信:

江哥,我知道我这样做不对,但是,我在家做好了饭菜,等你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习惯了有你在我身边跟我说笑的日子。我平生第一次等一个男人,我是如此的激动,而你的爽约,让我明白,我大概是真的爱上了一个已婚男人,江哥,我不要名分,我只想跟你在一起谈人生,谈理想,谈诗词歌赋。就这样,江哥,我等你。

我草,卧槽,握草!

这小丫头胡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小七,你听我说……

小七平静的说,不用解释了,江小白,其实,我明白你的心里想法。毕竟咱俩认识了二十年,我太了解你了。你很聪明,但是有时候,太聪明了反而不好。我知道像你这个年纪和这个地位的的男人,外面如果没有别的女孩,反倒会别人看不起。不过我现在不想说这些。我要说的,是下面这段心里话,江小白,其实这么多年,我从来都没跟你说我喜欢你、我爱你等等这样的话,但是,我自己清楚,我是爱你的,在我眼里,你的那些小聪明,小伎俩,配上你的嬉皮笑脸,是那么的让人心动,我从来没有后悔跟你相识相知,也从来都没后悔跟你结婚。我想要谢谢你,因为,你,曾经,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但是,从此之后,咱俩各自天涯,再无相欠。临走之前,我送你一件礼物。

说完,她递给我一个小盒子——没错,就是那个在左边第三个抽屉里的小盒子。

小七说,密码是,19990507。就这样吧,再见,我曾经的爱人。

说完小七起身就走,留下目瞪口呆的我,留在风中。

好半天,我打开那个盒子,19990507,我想起来了,这是我俩第一次约会的日子!

盒子里面,是一张发黄的纸,像一只受伤的蝴蝶,在我手里哗啦哗啦直响,似乎要振翅高飞离我而去,又似乎要寿终正寝化为灰烬。

这是一封情书。

我写的情书。

原本写给陌生人,却骗了小七二十年的情书。

我手一撒,情书终于脱离了我的魔爪,欢快的奔向了街边的垃圾桶。站在马路上,车来车往,人潮涌动,我却异常孤独。

我掏出电话,给小七拨过去,话筒里传来盲音,再拨,还是盲音,再拨,还是盲音。

我给程程拨过去,问,你在家么?

在家呀。

那好,等我,我这就过去。

啊?现在吗?

对呀,怎么了?不方便么?

嘻嘻嘻,我和好几个大学同学在这呢。原本打算介绍给你认识,但是你一直都不来。啊对了,江哥,我们刚刚玩真心话大冒险,我输了,所以……给你发了那两条短信,嘿嘿嘿嘿。嫂子不能生气吧?

我忽然莫名想哭。

于是我就真哭了。

(完)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