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熊道正的头像

熊道正

网站用户

小说
201901/07
分享

金口玉言(小小说)

时雨自幼就是孩子头,整天邀着一帮小子疯闹嗨玩。树上掏鸟,洞里扒蛇,蚌壳煎鱼,青蛙剥皮。至于上塞烟囱下堵水道等恶作剧更是无师自通。在父母的挙脚下勉强读到高小,一直混到十八岁顶了父亲的职,才在县机械厂正正规规地当上工人。

时雨尽管生得膀大腰圆铁塔样的一条汉子,但技术活没文化,精细活没耐心,只好安排他开吊车,默默地当一名吊司机。在厂领导的眼里是个有他不多无他不少的角色。

哪知时雨咸鱼翻身走大运。县工业局为机械厂争取了一个外资项目,这天局长马武率团来厂里考察,全厂上下紧急行动,清理环境,打扫卫生,擦拭机器,张贴标语。时雨也奉命往斑驳的吊车上涂漆刷新,正在全神贯注的时候,考察团一行在厂领导的陪同下向他缓缓走来。突然一只手轻轻地放在时雨的肩上,“表弟”耳边有人在亲切地叫他。“哎”听见有人拍着肩膀叫,时雨条件反射地答应着。待他转过身来顿时楞住了,眼前这位西装革履文质彬彬的局长,站在他的面前满面春风地伸着手。时雨顾不得多想,双手赶紧在工作服上擦了擦,一把抓住局长的手。

热情厚道的马局长,从侧影上看出眼前这位职工酷似自己的表弟。生怕别人说他为官托大,就主动上前打招呼。待对方一转身,发现自己认错人时,话已出口手已伸出。马局长到底见过面,尽管场面尴尬,旋即面不改色将错就错地认了这门亲戚。并非常关心地问起时雨的生活和工作情况,弄得时雨受宠若惊。分手时马局长谦和地说:“好好干,哪天有空到你家去我们好好喝两杯。”

“好,欢迎欢迎,我买上等的好酒随时恭候。”时雨高兴地爽快答应。

马局长说:“来。”两人像亲戚一般恋恋不舍地道别。

这一幕恰巧被机械厂陪同的领导看在眼里,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既兴奋又诧异。时雨这个家伙,别看他五大三粗憨憨厚厚,原来上面有这么一个硬脚色,却不显山露水地藏着,真是人不可貌相。我说哟,那么好的一个外资项目,怎么会和我们这样的企业合作,原来是有这么一层关系。马局长今天当众认亲,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高!高!实在是高。

时雨被马局长莫名其妙地强认官亲,回家后从上五代下三代,从大姑细叔三舅四姨搜肠刮肚地想了个遍,这个表兄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硬是对不上号。他既然说来喝酒,酒菜自然不能一般,说不定哪天他突然来了呢,还是及早准备的好。就在他糊思乱想不得要领的时候,厂长趁着暮色突然到他家造访。

从来不拿正眼看他的厂长不晓得被哪阵风吹来?慌得时雨手忙脚乱,端凳倒茶敬烟整套动作一气哈成。宾主落座,厂长和颜悦色地直奔主题:“经厂党委研究,决定任你为后勤股股长。”边说边掏出一串钥匙:“这是你办公室的钥匙,明天报到,中午在得意餐馆聚聚,跟班子成员见见面。

厂长走后时雨好长时间都沒有回过神来。是哪路的神仙临凡,使他时来运转一步登天。谁说稀泥糊不上墙?上任伊始,在厂长亲自教诲指导下,他也能尽职尽责,后勤工作干得风生水起。年终向主管局上报优秀中层干部的名单里,也有他时雨的鼎鼎大名。

半年以后马武局长一行又来机械厂检查验收。时雨急忙上前握着马局长的手,咧开大嘴唾沫乱飞地说:“哈哈,老表,你怎么说话不算数,真不够意思吧?我买的好酒你再不去喝都快变成水了。”边说边用一双大手在马局长的笔挺的西服上乱抹乱拍。

马局长虽然心中不悦,但还是极有修养地咧咧嘴沒有任何流露。刚好有人找时雨有事,他才嘻嘻哈哈地走了。马局长理了理着被时雨拍乱的西服,用餐巾纸擦了擦时雨喷在脸上的唾沫问厂长:“刚才那人是谁?”

厂长说:“你不认识?时雨呀!你们不是亲戚吗?”

“什么亲戚?基本道理都不懂。唾沫星子喷我一脸,真像是时雨啊。”马局长苦笑着幽默地说。

半个月后,厂里招开职工代表大会,宣布时雨任后勤股长期间少买多报,涉嫌贪污。念其数额不大,又积极退赃。经厂委会研究,决定免去后现有的职务,仍回车间开吊车。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