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项见闻的头像

项见闻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09/11
分享

荆岳长江大桥感记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旅行车缓缓地行驶在荆岳长江大桥上。我想,毛主席的《水调歌头.游泳》这两句,此时一定会在每一个文友的脑海中涌起。

  推开车窗极目远眺,江水共长天一色,朝霞与沙鸥齐飞。万里奔腾的长江,波浪滚滚,激流回漩。此刻,因为有了大桥巍峨身躯的负托和依靠,我们再也听不见江水的呜咽,天堑从此变得安详静谧,温馨祥和了。威武雄壮的桥身横空出世,跨越了千年亘古不变的惊涛骇浪,架起古今多少南来北往离人的梦想和希望。

  蔚蓝色的天空中,天高云淡,一群大雁正结队呈人字形悠悠飞越长江。瞭望着这秋高气爽的艳阳晴空,看着这水乳交融的自然和谐美图,此刻,我的心境也忽然变得像那悠悠雁阵,袅袅白云般的怡然自得起来。

  明媚绚丽的霞光,在直插云天的大桥主塔钢索上,折射出红宝石映射般的光芒。巍巍如长龙卧水般的大桥,此刻显得更加靓丽炫目,雄伟壮观。

  “荆岳长江大桥是目前世界排位第六大桥。在施工过程中,大桥建设者们创造性的克服了许多世界性的技术难题;新创立了三项技术专利;发表论文一百多篇;获得十多项新科技成果奖;新诞生了九项国家和省级工法;建成了世界塔高第四,主通航孔跨距达八百一十六米,堪称高低塔斜拉桥世界第一跨大桥!荆岳长江大桥的建设前后历时十年。它的建成,不仅打通了大西北与东南沿海地区的交通屏障,也是大西北至沿海一条最短的便捷通道;有效的改善了长江中下游交通滞后状况,优化了鄂湘两省的公路交通网络;整合了两省资源,促进了两地资源共享的互补性;结束了湖北湖南两岸人民隔江相望的历史,实现了天堑变通途的千年夙愿!……”

  接待我们的,是荆岳长江大桥建设指挥部的柳潇先生,此刻坐在车内前排,激昂而又自豪的给我们介绍着大桥落成的意义,与建设者们的艰辛付出。听着他铿锵有力,娓娓道来的介绍,我的思绪又陷于往事的回忆中……

  曾经多少次,我也如今天一样,坐车经过这条大江。只是车是停泊在船舶上而随着轮渡缓缓地驶向对岸的。归心似箭的我,多么想快速穿越这弥漫的江雾,飞一般抵达彼岸的故土。可是不能!雾霾阻断了归路,落潮的浅滩搁浅了游子对母亲牵挂的急迫心情。母亲在彼岸的夜风中,一次又一次的翘首期盼。而我,只能一任惊涛拍打着自己心中那“剪不断,理还乱”的无奈愁绪,黯然神伤。

  多少次,看着那满船一张张因等待而变得焦急憔悴的面容,我分明感觉到那缓慢行驶的轮渡,是承载着满船两岸人民的苦难;多少次看着那弥漫的江雾,听着那呜咽的江风,我分明感觉到那是两岸人民无奈而又深重的叹息。

  或许是柳君的话,同样勾起了车上每个人心中一段沧桑的回忆,这一刻,车上变得沉寂下来。触景生情,东坡先生那首《赤壁怀古》又萦绕在我心头。我想起了母亲晚年的回忆:上世纪三十年代初,外祖父中年落发,在岳阳楼寺出家为僧。母亲想要看望他老人家时,在江边要盘桓好些日子,最后等到一拨过江的人聚拢时,船家才肯摆渡。那个年代,还没有轮渡什么的。一只木船要在水流喘急的江中摇橹到对岸,着实不是件容易的事。一定要选好风平浪静的日子才敢起航。途中如果遇上汹涌回漩的激流,全船人都要努力的共同拼搏,船才得以勉强地过得江来。尽管如此,船靠岸时,还是与预定的码头偏离好远了。但能上得对面的江岸,母亲心里还是分外的欣喜。回程经过白螺渡口时,运气不好,碰上了阴霾天气,好在无风。但船家好说歹说就是不肯摆渡,母亲忍痛拿出全部的盘缠,费尽口舌,船家才皱着眉头答应试试。行至中途时,风大浪急,暗流汹涌,木船在浪花的漩涡中颠簸不前。母亲自幼在洪湖渔船中长大,沉着冷静的和船家奋力摆脱回流的缠绕,才侥幸得以脱险。

  经此一役,母亲后来再也没有心情去过岳阳了。外祖父什么时候去世的,母亲已无法得知。此事一直成为母亲心中挥之不去的深深遗憾。

  可惜的是,母亲她没能目睹今日荆岳长江大桥的落成便已驾鹤西去。如果她能看到今天的天堑变通途,该会是多么的高兴!想到这,我的心情又无端沉重起来。同伴们什么时候下的车,我心中早已模糊。

  同伴们邀我一起到江边大桥底下观赏风景,我回过神来。未至江边,耳中就传来涛声阵阵。千年的涛声依旧,可人间早已今非昔比。仰望索塔直插云天,宛若巨龙扶摇直上九天。远山含黛,沙鸥在江面翩翩翔舞,真是万里江山如画!钢索沿着雄壮矗立的高塔呈扇形两边排列,宛若两把硕大的琴弦迎风而抚。曾经的一水相依,如今一桥相连。我恍惚听到琴韵的婉转悠扬,那可是湘鄂两省人民共同携手舒心的弹唱?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古往今来,勤劳勇敢的监利人民从不乏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为改变这贫穷落后,交通闭塞的状况,他们敢下沧海缚蛟龙, 敢教日月换新天 。在被人质疑为“监利造桥,天方夜谭” 的不可能中,上下奔走呼吁,数十次往返于荆州、长沙、武汉、北京,请示汇报游说动员。每一次的游说和汇报,该催落多少细胞和白发?每一次精心策划的行程,该倾注多少心血和汗水?

  没有人知道,也无需人知道。 彩龙腾空飞江越, 晚来风轻江照月。建设者们的精神将随着桥的存在而存在,历史将在桥身永远镌刻上他们的姓名。

  伫立桥底,水烟袅茫,遐思无限。远处,又有两艘巨大的轮船从桥底通过,汽笛长鸣。我听出汽笛是在吹奏着对那些不畏艰难,默默奉献的建设者们崇高的敬礼和高昂的赞歌!


                              写于2011年9月12日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