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萧雨风的头像

萧雨风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12/05
分享

夫 夷 潮 歌

瓦屋油茶基地

 

夫夷水岸,楚风摇曳。茶油之都,山丘红壤,葱翠焕蔚。

瓦屋只不过是浸淫夫夷文化多年的一个院落缩影。从羊古,经冷水,入白仓,瓦屋常是过客铭心的地标之符。

绵延起伏的荒山曾让瓦屋人跺脚抱怨不已!起泡的脚板踩痛了荒的边缘却挺不直山和瓦屋人的腰杆!

垦荒,垦荒!千万次内心的骚动,终于被暖心的春风吹拂着浮出了水面!

超万亩梯土委蛇山岗,数十万株新娘般的油茶树,从此,在这落户,开花结果。她们站成标准化的队列对参股的瓦屋人恭敬有加,虔诚地邀请迎丰、塘仁的兄弟姐妹,羊古油茶套种的牡丹,一起分享阳光雨露,月色霓虹!

根,扎入融汇瓦屋人骨骼的红壤内核!绿,与瓦屋人同绿,荣,与瓦屋人同荣!花,不只为你而花,艳,亦不只为你而艳!

果,硕于瓦屋人眉宇和唇齿的高处!实,与瓦屋人同实,香,与瓦屋人同香!丰,不只为你而丰,盈,亦不只为你而盈!

日夜陪伴我的鸵鸟先生,牡丹姑娘呵,请先收藏你对我仰视的目光,待我来日分娩芬芳馥郁时,向世人,为我兑现承诺做个见证!

吕振羽故居

从听说你开始,便试图在历史版图之上寻找自己的落脚点,然微弱的砖瓦在那张诺大的纸上找不出丁点儿蛛丝马迹,放大不出丝毫可觅的信息!

真真实实伫立在你的屋檐,仰慕你曾经和现在抑或未来的高度之中才感觉到一种傾心的存在。于你散发的泥香里,我依稀摸着了你手心紧握乡村百年岁月的痕脉!

夫夷山川,路,同样漫漫!风,同样冽冽!

吕继先,你的曾祖,或许未曾栖息于此屋之枝头末梢,但在你堂侄拄着拐杖的自豪述说中荣耀着你的族谱!渲染着这座老屋出类拔萃的辉光!

我在想:不管你风光过的曾祖是否激荡过你的心海湛亮过你的行程?但我大可猜出几分曾经安身这座屋子的那位豪迈少年,为何会投身到当时那股祈求改变世界的洪流之中去的缘由!

难道不是么?夫夷河流经这里的水响中足可过滤出那段时光的成色!浸淫百年的这座老屋足可稀释出那段时光冷暖的韵律!

时间可以淘洗一切真理和谎言!与沉淀在此的其它老屋并无别致的这间居室,最终因你而充满传奇的底色!

夫夷山川的颜值,同样因你厚实的打底而更赋世人向往的神秘色彩!

金称市书写史页的墨香,同样因溪田村这间瓦舍走出过你这样义无反顾的少年而日趋生动,永恒,飘远!

塘田水西

塘田市以北五里就是你水西的地盘,你的辖地,东邻白伏,南接向荣,西连谢塘,北靠花石。

进入你的腹地,唐家、杨家、小塘冲、寨脚下四个院落悠然于莲花、老祖、虎形、唐际、凤形、毛列六座山岭的怀抱,从村西沿毛列东坡脚下入境自南而北流进花石的夫夷河,从白仓划船坝流入经寨脚下汇入夫夷河的杨梓桥小溪,满含深情的流动中润泽着你的肌肤。传说中可以治疗中暑的龙井,依然汨汨而清澈,正浓缩为一方津津乐道的乡愁。

深入你的腹地,翻阅唐姓始迁祖应隆公、李姓始迁祖镦公、张姓始迁祖维孝公从明代一路传承的族谱,自有一腔热血涌动;沿着昔日那条南可抵塘田北可达宝庆的石板大道,试图仿效先辈分从唐家、杨家两个渡口泛舟夫夷河心打鱼捕虾的空隙,闲情逸致地赏识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存下来的那些通体磨光的斧、凿、矛等石器,那些夹砂红陶、夹砂黑陶、泥质红陶等陶片,以及那些壶、碗等绳纹陶罐,如同仰望一种被岁月浸淫依旧熠熠的星辉!

    塘田水西,尽管不可与江南水乡的千年古镇西塘相媲美,但每次身临其境时,下意识里自然就会联想起古镇西塘。或许自己这种愿景,说不定哪天就会落地塘田的水西。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