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木东的头像

木东

网站用户

小说
201901/10
分享

原创长篇小说《留守》连载十七连载


 

(十七)

放暑假了,亮亮高兴极了。

他今年已是小学三年级的学生了,成绩在班里也算说得过去。但性格依旧内向的很,平时还是不爱说话。

刚开始的七八天里,在爷爷马运来和奶奶的监督下,哪里也不敢去,老老实实地在家写作业。暑假的作业并不是太难写,几天时间他就把它全部写完了。作业写完后就没事干了,每到下午天凉快的时候,爷爷就让他去地里给那群羊拨些草吃,其它的家务活并不让他去做。因为亮亮奶特别宠爱他,就连去地里给羊拨草,原本也是不让他去的。可爷爷马运来却有自己不同的看法,总是老句老古话溺子如同害子,劳其筋骨方成才。为此事老两口还时常拌嘴。

奶奶在大道理上说不过爷爷,听烦了就唠唠叨叨个没完。马运来最讨厌她的啰嗦,气恼了就把她训斥一顿:你个妇道人家懂个屁!

亮亮也不吭声,每当这时抓起篮子就出去了。

其实亮亮是很不情愿干这活的,他恨透了那群羊,上次还和小石头说起过这件事,诅咒过要那群羊去死,不想让爷爷马运来听见了,还揍了他一顿,到现在他心里还有怨气。

亮亮和小石头是好伙伴,别看他在爷爷奶奶面前不爱说,可见了小石头却总有说不完的话。

这天中午吃过午饭,亮亮等爷爷奶奶都午休了,就偷偷地跑了出来,找小石头玩去了。

小石头家住在大石头村的正中央,地势稍显得有点高,门前是一片大空场,左边就是那棵大柳树。这里从前是村里孩子们嬉戏玩耍的地方,如今昔日的那些孩子们早已长大成人,他们儿时在此玩过的推铁圈、打陀螺、捏泥巴人、抓石子、踢毽子,如今在这里很少看见了,唯一让村里的这群留守在家的孩子们依旧感兴趣的就是坐在大柳树的石凳上侃大山,所以,每逢假期这里依旧是这些孩子们的乐园。

小石头的家就在这里,自然能天天和这些孩子们在一起。

亮亮来到这里时,已经有七八个伙伴们聚在一起了。小石头坐在正中央,一群人围着他在讲些什么。

小石头是村中的孩子王,大家都乐意跟他玩。

小石头一看亮亮来了,就站起来高兴地叫道:亮亮,你可来了,我们正商量着要去西河边的堰潭里洗澡呢,你去不去?

在家闷极了的亮亮一听说要去洗澡,不由得嘿嘿地笑了起来,挥着胳膊说:去去去,谁不去是个小狗。

一看亮亮也同意了他们的计划,孩子们欢呼雀跃起来。

不大一会工夫,小石头就带领着他们来到了西河边的堰潭旁。

小石头冲在最前面,别看他只有八岁,可还真有点帅才呢,到堰潭边时他突然止住了步,对跟在他后面的一群小伙伴说:大家都在坑边上洗,不准里边游,里面的水深着哩!然后又用手示意不让方方、小黑妮、媛媛三个小女孩下水,理由是小姑娘不能和男孩们在一起洗,并对她们说等我们一会儿摸到大螃蟹和抓到鱼后烧烧给你们吃。让她们三个坐在堰潭旁的树荫下,看见有大人来了就赶紧叫他们。三个小姑娘显然不情愿,一个个嘟起小嘴闹脾气,但还是无奈地听了他的话。

西河边的这个堰潭并不大,和小石头家门前的空场差不多,原本只是一个下雨时被西河里的水冲积成的一个小潭窝,后来村里头为了抗旱时急用,就沿着靠河堤的一边扩大并深挖了一些,于是便成了这个堰潭。

潭边是五六棵枝根交错的大柳树,由于年代久远,许多柳树根都露在外边,形成了一道道好看的根雕来。特别是中间的那棵,突出在外的两条柳树根足有碗口粗,那样子好看极了。

东边长有大柳树的河堤是大兴水利建设时候修建的,虽然粗糙,但却很结实。西边就不同了,西边只是一道很低的长满杂草的田埂,埂的另一面连着一大片稻谷地,正值稻子长势茂盛的季节,一眼望去绿油油的一大片。

孩子们的到来,早已惊动了卧在田埂上的青蛙,一个个扑咚扑咚着跳进了堰潭里,却又从水潭中间露出来,身上的花纹一闪闪的,在水波中惬意地荡漾着。

亮亮眼尖,看到这群小青蛙就叫了起来。一群小伙伴们也跟着叫起来,刚才还在告诫小朋友们不要到深水里去的小石头,此刻早已忘记了这些,仗凭着自己会游戏,一个猛子便从水里钻了过去,他想抓着这些青蛙,送给为他们站岗放哨的方方、小黑妮和媛媛。

小石头一个猛子扎到了水中央,忽然把小脑袋从水里露出来,刚伸出一只手用力去抓,那些受了惊吓的青蛙们两腿一蹬,便又惊慌失措地潜到水里边。

小石头不停地用双手划着水,看见东边冒出了一只就游到东边,瞅见西边又冒出一只赶紧又游到西边去,这样扑通通地折腾了几个回合,便感到体力有些不支了。此刻他显得很恐惧,本能地向岸边游去,可惜已经晚了,一口水呛来,人就一下子不见了。

几个正在尽兴戏耍的孩子们谁也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还在欢天喜地的打着水仗。

亮亮更是用双手撑着地,双脚扑通扑通地砸在水面上学游泳。倒是岸上的小黑妮眼尖,看见小石头出了事,大声哭叫着喊了起来:别洗了,别洗了,石头哥哥淹着了,石头哥哥淹着了!

小黑妮的哭叫声惊呆了这群孩子们,方方和媛媛也吓得哭喊起来。亮亮和那几个男孩惊得赶紧跑上堤来,一齐张着嘴往水面上寻找着小石头,可哪里还有小石头的影子。

慌乱中孩子们就一起高声叫喊起来:小石头淹着了!小石头淹着了!可这个时候大人们都在村里午休,谁能听到他们的声音呢?

一向话不多的亮亮突然灵机一动地大叫到,你们几个先站在这儿看着,我回去叫我爷爷去!便飞也似地向村里跑去。

西河边的那个堰潭距村庄足有二里路,等亮亮回家把爷爷马运来叫来时一切都晚了。

闻讯赶来的乡亲们终于把小石头从水里打捞出来,只见他脸色乌青,小肚子胀得象鼓一样,早已停止了呼吸。一大群老头头、老婆婆们还有那些怀抱孩子的妇女们见不得这可怜的悲惨场面,一个个都哭了起来。只有亮亮、小黑妮、方方和媛媛他们几个小伙伴象做了错事似的,躲在各自的大人后边吓得一声也不敢吭。

这可怎么办呢?小石头的爷爷张十一还不知道情况,该怎么对他说呢?他的父母更不知情况,又该怎么对他们讲呢?马运来感到束手无策,急忙把一同赶来的林中虎拉到一旁,低沉着声音说:中虎哥,这事可咋办呢?

林中虎也在一旁抹着眼泪,见马运来过来拉他,方才从悲痛中缓解过来,紧走几步站在一个高坎上大声对乡亲们说:大家都不要难过了,咱们把小石头送回家去吧!说完,双手抱起小石头,一步一步地向村中走去,乡亲们跟在他的后面叹息着、哭啼着。

哎,小石头太可怜了,这娃子今年才八岁啊!这是冯二叔的声音。

真是阎王面前没老少啊,昨天我还看见小石头在大柳树下玩呢!这是张大功五叔的叹息声。

石头他爸妈要是知道了,该怎么活呀,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亮亮奶哽咽着说。

别的不说,就张十一那身体,一会儿看见孙子死了,他还咋活哩?!

人群中几个年老的老头儿你一言我一语地在议论着这个话题。

乡亲们痛心的话语,林中虎和马运来都听得清清楚楚。特别是马运来,此刻他还感到很内疚,尽管是亮亮跑回去告诉了他石头被水淹着了的消息,可自己的孙子毕竟也和他在一起,虽然亮亮没有出事,可他感到很后怕,后悔中午睡得太死,没有看好孙子,这事石头他爸妈会怪罪他们吗?

只有林中虎表情凝重,好像在想着什么沉重的心事,一开始是双手托着小石头,后来干脆把他紧紧地抱在怀里,豆大的汗珠不时地从他的脸上滚落着,几个人争着过来要抱小石头,可他说什么也不肯,一声不响地抱着小石头走在最前面。

张十一的门前站满了哭哭啼啼的人群,张十一拄着一根拐杖大张着嘴站在门口,门前的异常动静早惊动了他,当他看到林中虎双手托着小石头低沉着头站在他面前,又听到一群乡亲们悲切的痛哭声时,一下子便意识到了是自己的孙子出了事,手中的拐杖啪地一声就掉在了地下,身子晃了晃便一头栽倒在地上。

等小石头的爸爸妈妈闻此噩耗,从老远的地方赶回家来时,已是小石头去世后的第三天,一进院门就看到小石头躺在被好心的乡亲们借来的堆满冰块的水晶棺中,顷刻间如五雷轰顶,爸爸张自军大吼一声:小石头,爸爸对不起你啊!扑通一声跪倒在院子当中。

趴在地上哭了一阵子,爸爸张自军又用两个膝盖匍匐着向小石头睡着的水晶棺爬去,撕心裂肺的哭叫声颤抖着每一个人的心。众人一齐落泪,悲痛的哭声响彻一片。

最可怜的还是小石头的妈妈,她紧跟着丈夫进了院,眼前的情景使她目瞪口呆,明明是三天前的晚上她还和石头通过电话,电话中她问小石头想不想妈妈,石头说想妈妈,并天真地对妈妈说:妈妈,我们放暑假了,我要坐车去找你!怎么今天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她甩开一群赶过来拉她怕她悲伤过度的大婶,大嫂们的手,拼命地冲上前去伏在水晶棺上嘶哑着叫了一声:儿啊,我的小乖乖。喊声刚落就一下子昏了过去……

大石头村这几天沉浸在一片悲痛之中,村人们都为小石头的不幸离去而悲伤,自觉自愿地赶过来帮助料理小石头的后事,掩埋小石头的那天,晴好的天空中忽然刮起了一阵风,接着乌云也翻滚起来,不一会儿就下起了雨,闷闷的雷声象哀乐般一阵紧过一阵,大概是老天爷也为之悲伤落泪了吧!

掩埋完小石头的那天晚上,林中虎和马运来两个商量了好长一段时间,最后决定让马运来通知各户留守在家的代表们到小石头家的院子里开个会。他动情地大声对乡亲们说道:老少爷们啊,小石头的事大家都看到了,这能怪小石头吗?不能怪!因为他还是一个小玩童!这能怪他爷爷张十一吗?也不能怪,因为他体弱多病,自己尚不能自理。那么能怪他爸妈吗?更不能怪!他们辛辛苦苦地在外打工图的是个啥?不就是图能过上好光景吗?大家说这到底能怪谁呢?让我说谁都不能怪!可大家想过没有,现在咱们村里年轻娃子们、媳妇们都出去打工了,剩下我们这些老弱病残留守在家,今天是咱们的小石头出事了,那么明天呢?类似小石头这样的悲剧还会不会再发生呢?

肯定会!

林中虎就这样自问自答着讲开了,不愧他年轻时当过干部,虽然不识字,没有文化,可讲起话来句句入心,说得人们不断点头称是,许多人喊了起来:中虎二爷,中虎二伯,中虎哥,你就赶快想个好办法吧,这样下去怎么行啊!

林中虎被大家的信任和期待感染着,抬头向站在身旁的老伙计马运来看了看,信心十足地说:请大家放心,我林中虎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和乡亲们一道找出一条好办法来。这两年我和马运来没少商量这个事,钱我们还得挣,光景还得往好处过,现在国家的农村政策这么好,皇粮不交了,提留不要了,娃子们上学没有学费了,种地养牲口有补助,年老了还给发补贴,有病住院了国家还给咱们报销药费。大家说咱们大石头村人老几辈子人谁经历过?众人一起回答:没有!

林中虎接着又讲到:乡亲们,目前国家又提倡土地流转,鼓励咱们农民将承包地向专业大户,农业合作社等流转,发展农业规模经营。我们的孩子们为什么还要出去打工呢?就是因为在家挣不到钱,放着这样的好政策不用,实在太可惜啦!要挣钱,就在我们自己的地盘上挣。只有这样,小石头的悲剧才不会重演,我们大石头村的很多问题才能解决。留守老人,留守儿童,留守妇女这些困扰我们每个人的问题才能从根本上解决!

林中虎慷慨激昂的话引来一片叫好声,马运来第一个站起来鼓掌。其实有很多政策方面的问题和一些想法都是他讲给林中虎的,这一对老伙计跃跃欲试,他们发誓要为建设一个大石头新村谱写一曲壮丽的夕阳红。

林中虎的话讲完了,马运来向他伸出了大拇指。

被林中虎的讲话打动了的村民们一下子就把他俩围了起来。

林中虎和马运来会心地笑了……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