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殷金来的头像

殷金来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7/09
分享

流量猪


猪有猪圈牛有牛栏鸡有鸡舍。这谁家的猪不好好呆在猪圈,胡作非为的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这孽畜背脊一线白毛,胯间至腹腰两侧是毛蹭蹭的黑毛。凹额,三角眼,髭毛粗短,一副奸诈阴险之貌。猪纹深如沟壑,黑漆如碳,看上去有四个月左右年龄。小小年纪,就带上了成年之痕,更是显得诡异。此猪浑身带着泥,像要饭的叫花子肮脏邋遢,臭烘烘的在街头哼唧哼唧的拱着烂菜叶子。路过的人不是捂着鼻子就是绕着道,只有不到几岁的孩子拿着几片菜叶子逗着这只流浪猪,和它嬉戏。这只猪让我很是纳闷,在这人群川流不息的街上,如何会有流浪猪?是谁家不小心走失了流浪猪竟不寻找?这大千世界贪财之辈比比皆是,为何都会对它视如无睹?这头流浪猪将会家归何处,还是最后跑到山林和野猪一起称兄道弟,拜把子,结山头?这头猪让我闲着的心操着蛋疼不已。万一没人要,天黑了我吆回猪圈藏起来,不也是一笔意外之喜。

这头猪引来了我的目光,当然也有别人的目光。一个穿着奇异服装的小伙子竟不怕臭,走近了细细的观察。我想这个小青年或许大发善心,要将它收容,要给它找到一个温暖的家。但是这个小伙子大明大白的把它引回家,以后这猪的东家找上门来了,会不会百忙一场。我不竟暗暗为这个小伙子感动了,暗地里竖起了大拇指。他竟冒着瞎忙的风险要把这猪收容养起来,这是一个多么有良心的小伙子。这个小伙子让我好奇的是,他拿出了手机,给这头流量猪不停地实景拍照。或许他是想把这头猪的相貌发到网上,写一则招领启事。真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小伙子啊,我又暗暗地想,同时为自己无动于衷的站在一边心怀鬼胎有些羞愧了。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我目瞪口呆。这个有爱心的小伙子不嫌脏不献臭,把这头猪翻来覆去的打量着,还掰开这头小家伙的嘴细细的瞅着。天哪,他难道是个兽医,要为他治病。接着,他打开手机,放开音乐,这首音乐怎么这么熟悉,是抖音常用的音乐,他要为这头流量猪拍抖音,他要在这里为这头流量猪搞一个现场直播呢。随着音乐响起,这头流量猪还真的把街头当做了一个舞台,随着小伙子的手势抬头,跳动,眉飞色舞的扭动了起来。这是多么一头善解人意的明星猪,它竟能配合小伙子完成各种夸张的动作。不仅如此,它扭动了一会,不停地哼唧哼唧了起来,这是猪的语言,这头猪拉风的唱起了时下流行的嘻哈歌曲。它的这些动作会为这个小伙子拉动多少的流量啊。我惊呆了,为这头冒出来的猪惊呆了。为何,随便冒出来的一头猪,都带着流量,都堪比明星的效应呢?

这小子和猪都挺能折腾的,直到夜幕降临,围观的人群逐渐的散去,小伙子才心满意足的离去。可这头猪毕竟是猪,小伙子不可能带着它住进豪华的套房,它虽然眼巴巴的看着小伙子,小伙子却看也没看它一眼,就将它扔在了黑窟窿东的黑夜里。我又为这头流量猪担心起来。为何没有民政人员留意上它呢?这猪忙了一天,没吃一点东西,哼唧哼唧的更厉害了,表达着不满和愤懑。它也在为没有民政人员找上门来愤怒。民政的敬老院不是有很多的剩菜剩饭,养了很多低保户五保户吗,为何不给自己一口饭吃。而且自己养肥了,还能为敬老院做出一些贡献,而它所渴望的只是一桶残汤剩饭。这头猪在街头遛来遛去,什么时候不见的,我竟然没有留意。

第二天天刚亮,听见桥头上人语喧哗。我纳闷不已,这么一大早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由得把头探出窗外。那个熟悉的夯货趴在桥头的一个角落里打鼾呢。也许是昨天那场直播引得四周村民纷纷来围观这头奇异的猪。“是一头天五爪!果然是一头天五爪!”人群里发出尖异的叫声。这头流量猪是一头天五爪,难怪那个小伙子拍抖音了。我不竟恍然明白了。有畸形的猪也可以成为明星,是绝对可以成为流量明星的。那头猪看见围观的人多了,睁开了一双丑陋的三角眼,露出像小女子一样妩媚的笑容。然后得意的眯眯眼,不停地卖萌,向围观的人群抛去一个个飞吻。不知谁家的小孩被吓得捂住了眼睛,直往大人怀里钻。大人不停的安慰,“一头猪嘛,有什么怕的。”这头猪似乎听懂了人类的语言,向这个孩子他妈投去了一双幽怨的眼神,抖了抖,站了起来,哼哼的撒着欢,不停地挑衅。小孩哭闹的声音更大了。

人群里议论的声音大了起来。有的说难怪这头猪没有人要,是一头天五爪。正常的人家都想牲畜兴旺,谁会养这样一头招灾惹祸的猪精。有的说这头猪哪儿来的,自家的猪都心疼,就是天五爪,也只有大着胆子养着,毕竟是一条命,谁会将它撵出家门,十有八九是政府送的弱能猪。有的说这个猪这么聪明,一定是大城市猪场送来,赚乡下人昧心钱的。众人纷纷议论,都没有人要这猪,一会儿人去桥空,只剩这头猪趴在那儿发懵。流量猪白费了一场表演,实指望能遇到饭东,最不济有人领走,却都把它当做了祸害的妖精。

2

弗一月,听乡人四处传闻,说有一头奇猪,懂人言明人意,能做其它蠢猪不能做的动作进行表演。能学电视里的俊男靓女娘炮做出各种嗲状,让人捧腹大乐,我不信会有这种猪。众人见我不信,也不以为意,说这猪走村过庄,总有你见识的一天。

到解放村入户走访了一整天,看太阳渐斜,提了资料袋走到花园小学,听到震耳欲聋的音响呲呲的,心想又是那个文艺表演队下乡来宣传新民风呢?心里想看过究竟,不禁加快了脚步。走到场地遇到一个看热闹的,问是何故,他说是来卖无名氏电磁炉的厂家搞推销呢。我钻进人群,锣鼓咣当咣当,一个赤着胳膊的人提着一面铜锣不停地吆喝,绕场一周,说唱道,今有世界知名品牌为回报父老乡亲,新老顾客,特到贵地大甩卖。本厂电磁炉配件来自欧美宇宙零件厂,蒸炖速度快,味道独特,原价一千九百九十九块九角九,现价一百九十九块九角九。说着上来抹着鲜红的几个旗袍女子,插上了电磁炉的插头,一边舞蹈一边淘米入锅,几分钟就飘出诱人的米香。那提锣的男子显出得意的神色,把锣敲了三下,说道,下面有请我们的当红花旦青青小姐上台表演。观者顿时热闹起来,纷纷引颈翘首。只见一个穿旗袍的女子走了出来。观者以为这体态妖娆的小姐就是青青小姐,立即鼓掌喝彩。哪知这女子迈着款款碎步走到一个木箱跟前,打开箱门,就从箱子内跑出来一头披红挂彩的怪物。我辨认了一会,终于看清了,又是一头猪,天哪,真的又是一头猪呢!

这头猪不要人指挥,竟自己绕场一周,不停地冲人群致意。绕场一周毕,那猪自己跑到场地中央开始等待那男子的口令。男子冲站在音响边的人喊道,“音乐。”随即音响里传出哈哈神曲。那夯货随着音乐开始摇头扭腰摆腿甩胯。观众都瞪大了惊奇的眼睛。随着动作逐渐的激烈,那猪的装饰松垮露出了半截身子。这位明星小姐怎么眼熟,她的额头怎么这么凹?背上还有一背脊白毛,该不会是那头流量猪吧!真的是街上那头没人要的弱能猪呢!你看它粗短的腿是个天五爪。那头猪似乎有感应般,怕我暴露了它的身份,朝我这边恶狠狠的投来凶恶的目光。我暗自思量这弱能猪去哪儿了呢,它投奔了一个大户人家,当起了演艺明星,为他们拉流量呢! 它这一打扮,不但神气活现,而且气质非凡,大概明星都是这样补妆画出来的。这嗲声嗲气时髦的颜值明星,不知要吸多少粉呢,为商家增收多大的效益,那它的回扣提成一定少不了。

我暗暗感叹,这头猪前途非凡。不论它出身泥稀乱坑,粪池阴沟,还是带有畸形,前途都不可限量。这猪虽然懒,不愿住农村,想住集市城里,但它能想到办法,凭这一点就不容易。所以我不竟有点佩服这头猪的智商了。一头猪,知道从事第三产业,直到脱贫致富,这猪一定不是凡猪。在猪里面一定能当领导,一定是出类拔萃的俊俏人物。

后来我好长时间没有遇见这头猪,渐渐就忘了。一天听在城里背背篓的青年说起了一件怪事。说是城里有大型活动开工剪彩,开业迎宾,必有一宠物到场。我好奇的问道,何物?那背篓青年说,有人叫麒麟,有人叫青青,反正我一个背背篓的不懂。这个宠物据说被一个女老板包养着,晚上睡觉也离不开。女老板也是有钱的当红歌手呢。我心里一动,那这个宠物你见过吗?他说我这等人哪有福分走近了看,远远的看一下就是莫大的福气了。不过那次女老板上楼,我正从楼下经过,她让我背着一个好名贵的青花瓶,我看出来了,那个宠物像一头猪。我兴奋起来,真的,你看它的爪子有什么特征?背篓青年立即说道天五爪呢。我一阵冲动,真的是一头天五爪的猪?背篓青年说,我哄你干嘛,不管那头宠物是麒麟还是青青,就它妈是一头送给我也不要的瘟神。我默想,十有八九是我预测会干出名堂的流量猪。好造化,名动县城,艳名四播。我为自己预测的先知性激动不已。这猪有才,我也有才啊!我得拉几头猪去城里吆喝,说咱村子里出过青青这样有名的流量猪。让我的猪攀上这门亲戚,对于我发家致富帮助肯定不小。不过我又暗想,这城里的流量猪会不会认乡下的穷亲戚呢?现在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啊。我又有点犹豫。

不几月, 因事情繁多,又因小镇无人提及从这小地方走出的明星,也把到县城去攀附这名人的事忘记了。我还是一老一实的把猪吆喝到桥头上的张家叫张三儿屠了卖肉算了。那天早晨,我吆着一头高腰身长的大煽猪到张三儿屠场去,路过一个污水坑时听到哼唧哼唧的声音。心想这是谁家的猪掉进了污水坑里拱着玩呢。我往坑里一瞧,以为看花了眼,这猪有点眼熟。这猪在泥坑里赖来赖去,背上的一线白毛亮了出来,抬着头,望着我直哼哼。它乞求我把它拉起来呢。大骟猪望着泥坑里的同类不停地摆头,拱着坑边的泥,充满着敌意的挑衅着。它怕我拉起了失足的同类,不停地打转。我骂道,你这夯货,马上就挨刀了,还嘚瑟个啥。我又疑惑道,这蠢笨如猪的畜生,也知道争宠?

这失足猪,一定是谁家走失的。我得趁早把它拉起来,悄悄关进圈里,不能让别人抢了先机,以防失主找上门来。这是意外之财,飞来横财啊。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啊。这么好的条子,要值几千块呢。我立即跳入泥坑,拉住猪耳巴子,往上拉。这猪很灵性呢,我一带就往上走,比大骟猪聪明多了。猪在要出坑时,我在后边搂住猪屁股往上推,猪猛的放出震天响的烂菜叶子的臭屁,震得让我连连后退。在猪跃出坑时,我看见那猪的足有些畸形,不竟让我心里一咯噔。天五爪,又是一头天五爪啊!那猪爬出坑时,得意的扭转头看了我一眼。“啊!”我不经往后一退,就是那头流量猪。凹额头,三角眼,这头流量猪又落魄的回来了。它怎么会回来呢,是不是不被饭东喜欢了,没有人接纳,又穷酸潦倒的回来了。我骂道,活该,谁让你不做猪的事,偏偏要去做流量猪。我怕沾了晦气,立即捂住鼻子,吆着大骟猪逃之夭夭到张三儿哪去了。

那头流量猪在街上没有好久就不见了影子。听人闲谈说,那头流量猪没有找到吃的,正好走到张三儿门口。大醉的张三儿在门口呕吐了一大滩,流量猪吃了呕吐物,竟也醉躺在张三儿门口。张三儿以为是意外之喜,拖出明晃晃的放血刀,一刀把它放了血。可怜曾经风光无限的流量猪,遭此毒手,送了性命。从此街上再无流量猪,但没有了流量猪,会不会有八卦猪,气功猪,神算猪之类呢?从猪群里走出一个名猪也是有的吧。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