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殷金来的头像

殷金来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8/11
分享

小气的妻子


我和妻子总是话不对路,有点拧。我特别瞧不起她斤斤计较,自以为精明的样子,似乎她才是这个小家庭的当家人。男子汉大丈夫和这种人争讲较真没多大意思,得让且让。她喜欢在网上买东西,她说便宜。我说这大概质量无法保证,还是实体店好。她说京东淘宝都是有信誉度的,争来讲去,只得由了她。

妻子摆了个小摊子,平时进货回来,要拆好大一堆纸壳子。我嫌难得处理,劝她扔了或者送给收纸壳子的。她根本不听,把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收在一起,和要扔掉的废电视机废铁码在一个地方。不但她自己这样,她还教唆儿子,快来帮妈拾掇,等攒多了,好买好吃的。儿子贪吃,高高兴兴的帮着他妈。看我抄着手说,卖的钱买东西不给爸吃。我训斥着说你跟你妈学嘛,长大了就是个捡纸壳子的,有啥出息。为了推拉方便,她特意买了一辆推拉车让我驾驶。她把纸壳子一条一条的理好,用皮子一捆一捆扎起来,套在车上。把一米多长的小车装成了一座一座小山,高高的耸起。我一落板凳,就把绳子套在我的肩上,然后她在后面扶着。这纸壳子妻子把她当做宝一样,放在娘家的地下室。

每次我干完活,都气愤难平,觉得太丢自己面子了。自己好歹一个干部,那是做苦力的料。我一干完,把车往旁边一扔,不理不睬,支使儿子倒茶,吆喝妻子端水来洗手,显摆自己的功劳。更让我难堪的是镇上街道整治,不准街外面摆摊子。妻子为了好销售一点,常在门口摆上长长的一线。包书的纸擦鞋子的油,防臭的垫子下河的游泳圈应有尽有。太阳大了,就打开遮阳伞。一把不够就添一把,把门口摆得十分凌乱。回到家,我没有好脸色的说,把店子关了,反正也赚不到好多钱,还把人丢尽了。我气哼哼的道,这个大街上,那能由着自己摆。人家不说,自己也不好意思。我想妻子关了店子,这店子开在政府的门口,我免不了要下一些难堪的苦力,让人笑话。

妻子是个捂住钱袋子过日子的女人。买米一小口袋一小口袋的,生怕多买一点虫子吃了。买菜东挑西拣半天,捏在手里的也只有几根葱蒜。更让我有苦说不出来的是在城里买衣服鞋子,为了省十几块钱,能跑半座城。常让我两腿酸软两脚无力,窝一肚子闷气,恨恨不已。她还洋洋得意,兴冲冲的,回家的路上叽叽喳喳说过不停。又是比又是划,说家家福的大米比爱家的便宜二角,但是大蒜又贵了二分五。最后惊叹一声,现在的月饼好便宜,中秋节二块五的红星月饼只要五角了。她每次买东西我都十分害怕,找着各种借口溜掉。

我为了让妻子少到超市,下乡时买了二百斤刚出来的大米。赶集时,她竟把大米拿出来放在门口出售。看见我立即兴奋的说,这口袋米赚了五块多呢。她不但卖米,还把平时买的用来炖肉打汤的调料和菜放在摊子上卖。妻子有个钱罐。那个钱罐是鸡年在超市买东西做活动商家送的。妻子想要一提餐巾纸,儿子不要。儿子非要这个钱罐,妻子也很喜欢,就搬回家做了一个储蓄罐。妻子每天往里面塞一些零钱,说一直这样存下去,儿子读大学了,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呢。妻子说这话一脸的期待,似乎儿子已经读上了大学。妻子往里存,儿子小老鼠偷油一样悄悄不时往出取。不知妻子发现没发现,妻子一直往里存着,儿子一直往出取。有一次我竟发现小老鼠当着他妈的面摇出了几块硬币,一溜烟就不见了。可是妻子就是假装没看见。

妻子用钱很是小气。那次我和她去城里办事,看见街角有卖茄子辣椒的,立即上去问价钱。得知价后连连说道,可惜不方便,还要去安康,不然买点带回去下面条多好。说着还咂咂嘴,似乎嘴里吃着了美味。我说街上又不是没得卖的。她说这里每斤要便宜几角呢,而且鲜嫩饱满。后来从安康回来,中途在客运站歇车。她立即下了车,司机以为她去吃蒸面,说让她快点。车子冒着烟等她五分钟后,她提着一蔸大白菜急匆匆的来了。车上有人说,这么远买一蔸白菜,还难得提,咱们超市又不是没有。司机也说,以为你去吃蒸面,哪想到买了一蔸白菜,只有我窃笑不已。

妻子在商店里舍不得烧电,煤车过路时,就接几袋煤,用来生火。因为生火煤烟把脸熏得乌花,但她毫不在意,笑嘻嘻的。妻子节省,却喜欢买牛奶。在发零担的车上一买就是几件。她自己不喝,给儿子。现在儿子从一个瘦小的小不点到一个肥呆呆的小胖子,就是这牛奶滋润出来的。她还喜欢买鸡蛋,每次煮饭都要不厌其烦再三的问我要不要鸡蛋。鸡蛋我实在吃烦了,想换口味,说不要。她似乎每次都没有听见一样,每顿都要给我打两个。我看她啰里啰嗦的样子就说,黄瓜打鸡蛋我不吃,没有这样做饭的。苦瓜炒鸡蛋我不吃,要炒苦瓜就炒苦瓜。死面疙瘩馍馍不吃,不然就去街上买。妻子听了,不再问我。我不几天下班回来,发现楼上咣当咣当直响。爬到楼上,看见妻子正大汗淋漓的在学着发老面,一时愣住。

小气的妻子有时又让我吃惊。在超市给我买衣服,舍不得花钱的妻子见我看上了一件大衣,竟毫不吝啬的掏了一千多元给我买下了。我劝也没劝住,让我气得直哼,家有败妻,怎么能富裕起来。她还眉飞色舞,一脸得意的说,这件衣服穿着多气派。她这样子,倒让我怀疑她背地里存了私款。

妻子并不是一个谦谦君子,经常使用暴力。她生气的时候,会像蛮兽一样惊爆出巨大的破坏能量,把家什弄得发出激烈的吵闹声。在她全武行时,我一般尽量避着,让她挥出的拳头像打在棉花上一样没有四两力道,让她的愤怒消化于无形之中。夜里她从店子里回来,看到屋里一片狼藉,瞬间会爆发出雷霆之怒,把地板蹬得欲翻欲裂,把屋里的器具弄得叮叮当当响成一片。这个时候不能回嘴,不然更会引发她的万丈怒气。她见用在我身上的招数没有多大效果,立即就转移到儿子身上。大怒着让儿子把家庭作业拿出来,对着老师布置的作业一点一点检查,看有没有落下。然后又每道题每道题检查有没有错误,每一个字笔画是否正确。如有一点错误,就揪住儿子耳朵把他拧得小猪一样嗷嗷叫。

儿子挺聪明的,看见他妈晚上敲门的声音,总是在我前面迅速的跑过去打开门,送上一副阿谀谄媚的笑脸。这样做错了题,会少很多皮肉之苦。并且儿子还向他妈打我的小报告,说我又偷偷抽烟了。还表功说,把烟藏起来了。最后还说看见爸吸一次烟就藏一次,让我吸不成,以讨他妈的欢心。我说我最近的烟去哪了,打火机也不见了,是这小子在暗地里作怪。更让我可气的是,儿子形成了这样一种惯常的思维,在我吸烟的时候,竟跑过来要取出我嘴里的烟嘴,还振振有词的说,爸爸,你不能吸烟。我竖着眉毛说,臭小子,你妈说那是你妈,你还能管我!儿子这个怪样子,妻子还表扬似的,扑哧扑哧直笑,让我更加无语。

有一次妻子对我小心翼翼的说,咱们把儿子送到高新去上学吧,人家好多孩子都去高新了。我说这不但要考试,还要万多块钱呢,就这,还不一定得收。事情的发展果然到我的话路上来了。说在那块没得房子的不行,有房子没缴水电费的不行。我的房子刚买,还是半截楼,在哪儿去缴水电费。妻子说,无论如何得让儿子去高新。她急着说,你总有点办法。你去找熟人。妻子又说,这几天我老操心,你倒好,像没事,他还是不是你儿子。为了我家小老鼠,我只有拼了,苦着脸提着心逼着给人打电话。

妻子是个细发的人。有一次发烧,尿黄。妻子惊诧道,你尿怎么这么黄?我心里一惊,小便过后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啊,而且查看了又查看,确保没有线索后才离开的,她如何发现的?我睡在床上侧着身子,皱着眉,假装寐着,没有听见。妻子说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得去检查。这不就是肝火重,吃点祛火的药的小事嘛,让她这样疑神疑鬼。我十分恼火妻子的小题大做,一惊一诧的神经。妻子拉灭了灯,拿着手机,在我脸上照来照去,你的牙齿好像有血呢,到底怎么回事?我真的服了妻子,她的眼神真比侦探还厉害啊!在朦胧的光线里,竟能看到我嘴里的异状。

我住进了医院。事情发生有点突然,正在路途上,让人猝不及防。妻子风尘仆仆赶到时,我已经挂上了点滴。妻子一脸担忧的坐在床边,心焦不已。我吃喝拉撒都成了问题,什么都要靠着妻子。起身要妻子扶着,上厕所要妻子拉着,吃饭要妻子喂,让我十分的焦躁。妻子哄小孩一样,不停地说着逗我开心的话。又怕灯光刺了我的眼睛,拉灭了灯。我见妻子坐在那儿憔悴的样子,我承认她常让我十分的丢脸难堪,有时让我羞愧的抬不起头,觉得妻子有小市民的市侩。这时才感觉妻子就是我的一双手,是能扛起重担的肩。

她是把这个家当做了一副担子挑在了肩上。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