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袁波的头像

袁波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08/08
分享

蒲公英

           蒲公英

            

写下题目,就觉得耳生悱怨之声。仔细分辨是我的老乡,是我儿时的伙伴的声音。他们纷纷迁怒于我,大意是,为啥把婆婆丁说成蒲公英啊?你离家才多长时间呀,就忘了咱们叫惯了的名字啦?你写文章得接地气,别说拽文啊;叫婆婆丁有什么不好啊,——婆婆丁,说起来顺口、听起来多顺耳……

的确,在我的家乡——有谁不了解婆婆丁?有谁能离得开婆婆丁的恩泽呢?在不知物流为何物的时代,在东北的一个小山村,在田野尚末复苏的春天。我们的饭桌除了干菜就是咸菜。土豆白菜搁不到这暂儿,没啥菜吃的日子苦楚难挨;挨得孩子们嘴唇干裂,挨得大人们眼睛发花。老乡无奈说,这苦春头子里,只能捧空饭碗(指没有菜)熬,“熬到出婆婆丁就好了。”听听,还没破土而生呢,这里便指望上了;指望它给饭桌带来绿色,指望它能多吃几口寡味的米粥,指望它补充体内的多种维生素。

不用算节气,只要村前小河的冰凌说话了——河面的冰化得薄了断裂了形成无数碎快,便拥挤起来,如同儿时的伙伴重逢“叽叽喳喳”吵个不停。大概是蒲公英的耳朵灵性,听到吵声便探出头来;也就是说其它草木尚在做着春秋大梦,冰雪还没化尽蒲公英已经舒筋展臂昭示它的诞生。这时的河边、田畔、路旁就有了色彩、有了歌声;有了村姑和媳妇的身影,大地凭添了几分生机,她们当然是冲着蒲公英而来。唱着“我是个小小的蒲公英的种子,出发要到远方旅行……”不过她们的行动可没有歌声甜美,甚至有些残忍或是霸道。她们弯下腰,扒拉开干草,一只手抓住蒲公英,另一只手攥刀打着斜向泥土里剜去——就这样诛杀着一颗颗刚刚破土诞生的绿色生命、蒲公英便蔫蔫的惨兮兮落到篮子里。

蒲公英好像不太在意任人宰割,原因是它有无数颗种子在大地蕴育着呢。大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气概和惠及一方儿女的胸怀。瞧,本来已经蔫塔塔的蒲公英,被摘掉草屑洗掉泥土,放到清水盆里它立马精神起来。在餐桌亦不见萎靡,依然青葱的给了我们殷实的享受啊。仰仗它的恩赐,才使这方土地的儿女丰姿体健么。

本来我要从今年的夏天讲起,只是老乡们跟我叫真,才绕出一堆婆婆丁来。即然采摘啦,那就收下好了。

初夏的一天我回了一趟家乡,来到老屋前我惊诧于眼前的景象:呵,好繁茂的一片蒿草,看样子刚下过雨不久,虽然不足盈尺,但各个精神,把我昔日干净的院落搞的荒芜不堪;不可思议的是蒿草是从红砖铺就的庭院的砖缝隙拱出来的,显示了极强的生长欲望——面对它们的姿肆我的心情糟糕透顶。这会儿我的脑子都是撂荒二字,是一个农民承担不起的撂荒,是昭示一个农民羞耻的撂荒,是一个农民无可奈何的撂荒。撂荒之前它是多么光亮和鲜活啊——马达轰鸣、鸡鸣犬吠的庭院,变得如此杂陈荒芜,它的主人怎能不黯然神伤呢!

野草怎么会在乎人的思想呢,它只管卯足劲儿的展现自己。我在夹杂着几株兰花的野草间,努力的寻找着与我有因缘的那株小草,寻找能够排解忧戚的契机。终于,在一团白花上留住了我的眼睛,这白花呈球状,大小也跟乒乓球差不太多,若不是那些极其可爱的长茸融汇,真会以为是谁家淘气的孩子把乒乓球丢在了草丛呢。——这是一株蒲公英,无数茸絮组成的白球花,由一支笔直的细茎擎着,极不协调,显得头重脚轻;往下看就知道担心是多余的,它选择了三块砖的交缝处安家,土壤稍微宽敞些,有了蓬勃的叶子就有足够的能量让茎坚挺,让花丰满。说蒲公英的种子像茸絮也不够准确,那茸多呆板、那絮多纷乱啊!它清秀灵动惹人爱恋。给人一种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上怕吓着的怜惜。

这时蒲公英说话了,你干嘛嗫嚅不前啊?我多么希望你能带来一阵风,好放飞我的梦想!咦,我听出了它的弦外之音:你既然放飞了梦想,于这小小的荒芜还有什么可纠结的呢。

啊,蒲公英,你不择土壤,是因为你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吗?抑或你就是有远飞的梦想。无论飘落那里都能安静地生根发芽,谦卑地繁衍生息,一旦东风齐备便是新一轮的自由飞翔。这是多么宽阔的胸襟,对世界是多么彻底的爱呢!

仿佛倍受蒲公英的启迪和鼓舞,脑袋愈发清晰的梳理掉了我的郁闷、忧虑、惆怅……

我实在不愿意与它匆匆而别,把它拍了下来存在手机里,时常看一看,也谓释放一下思乡情结么。不过它给我带来更多的是记忆,如同它的味道带有几分苦涩。印象较深的是上中学的时候,和伙伴们挖蒲公英的情形。确切说每年春天最早发现蒲公英拱土的,是我们这些孩子。我们村离镇上的中学有四五里地的路,路边的雪化尽了,不安份的脚丫子便踏上黄焦焦的枯草,开始寻找酣睡一冬的梦——那星星点点的绿——蒲公英。我们挣抢挖到的蒲公英没有上自家的饭桌。不是不想吃,而是舍不得。头茬蒲公英格外鲜嫩可口,拿到镇上一斤能卖到一毛钱,两斤就能买来一本小人书,谁能舍得吃呢!这份节俭有点类似过年的时候,妈妈为了哄我们说:咱不吃糖球,买张画;糖进嘴化没了,画挂墙上看一年。

上学啦,知道了婆婆丁还有学名——蒲公英。放学回来就问妈妈咱这儿为啥叫它婆婆丁呢?妈妈没空儿理我,就问奶奶,奶奶用了三天做晚饭的空当,给我讲了一个传说。大意是有位婆婆脚底长了疔毒,孝顺贤惠的媳妇就用蒲公英,精心医治她婆婆脚病,而婆婆却说她用草叶糊弄她,百般刁难她的儿媳妇,儿媳妇忍辱负重想方设法地感化和说服婆婆,结果真就医好了婆婆脚上的疔毒。

婆婆丁——是为了弘扬那位媳妇的善良和贤惠?是为了记住蒲公英能治疔毒?抑或兼而有之。总之,婆婆丁叫得山响。

在我的家乡,关于蒲公英不管是精神上还是物质上,于情于理……都是抹不去、挥不掉的感激!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