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远航的头像

远航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09/08
分享

童趣记

有一些关于堂弟童年的故事,或长或短。尽管时间如同流沙般,悄然无声地从指缝间流走,如今握在手心里的,仍有一些或深或浅的记忆。 

爬狗洞 

我称呼爷爷的弟弟为满公。堂弟文君和武君是满公的孙子。武君长得很胖,浑身肉嘟嘟的。  

我们经常在房子前面的一块空地上玩耍,比如跳田、跳绳、打陀螺、用泥巴做枪做汽车等等。有一次,我、堂姐(伯父的女儿)和文君以及邻居的小孩正玩得高兴,忽然听见满公家里有小孩在哭。我们赶过去,才知道武君被满公锁在家里了。文君说:“我弟弟在睡懒觉,爸妈干农活去了,爷爷去摘菜了。” 

武君醒来,听见我们在外面玩,打不开门,急得哭了。他边哭边说:“我要出去!”听他哭得伤心,我们都很着急。堂姐心细:“从狗洞爬出来吧!”农村房子门口旁大都开有狗洞。满公家虽然没有养狗,门口旁也开着一个狗洞。狗洞口被堆放着的扁担、锄头、洋锹、耙子等农具挡住了。武君说:“出不去,挡住了。”我说:“把东西全部搬开,放在一边。” 

过了一会儿,东西被搬开了,洞口露出一个圆圆的脑袋,满脸泪痕却面带笑容。可由于武君实在太胖了,身子在洞口里有点挤。我们费了好大劲,才把他拽出来。就在这时,满公回来了,大家都笑了。 

psb.jpg

歪打正着 

文君长得瘦瘦高高,很是好动,像一匹野马。农村小孩爱在一起玩耍,有时候也会打架。 

有一回,同村小孩先德,在玩耍时踩坏了武君的泥巴汽车。武君要先德赔,先德不赔,因此两人便打了起来。武君人胖力气大,瞬间就将先德摔倒在地上,便将整个身子压在了先德的身上。先德的哥哥先华一看弟弟要吃亏,就来帮忙。农村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小孩打架,双方各凭本事,要是一方有人帮忙,另一方也会去帮。眼看着武君落了下风,文君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冲上去也不拉扯,对着先华额头上的疖子就一拳头下去,只听见先华:“啊呀!”大叫一声,抱着头往家里跑去,先德也跟随着跑了。 

文君很喜欢吃红薯。第二天早上,先华的母亲拿来一个刚蒸好的大红薯给文君吃,文君不敢接。先华的母亲笑着说:“吃,没事,你昨天把先华的疖子打好了。”听见这样一说,我们都大笑起来,笑得文君怪不好意思的。 

夏秋时节,农村小孩头上很容易长疖子。那时,先华头上刚好有一个大疖子,因为怕痛,没敢把里面的脓挤出来,文君刚好一拳头下去,把先华头上的疖子打破,里面的脓流了出来,抹干净之后,第二天就好了。

psb(3).jpg 

打发叫花子 

正月里。有一天,吃完早餐,大家聚集在房前空地上晒太阳。有叫花子在村里讨米。家家大都是大人或者小孩用手抓一小把米,就把叫花子给打发了。那讨米的是个老者,会打渔鼓筒子,边打边唱,很是好听。其时,叫花子在隔壁一家讨米的时候,文君跑过去看热闹,并对那人说:“来来来,来我家吧!”那叫花子很是奇怪:竟然还有主动要叫花子上门的。我们要求那人唱一段,说要唱一个好听的。 

这时,文君端着一个量米的竹筒出来,满满的一筒米。那叫花子一见,便眉开眼笑,边打渔鼓边唱道:“这个奶仔好聪啊明,年年考试得第一名;考了初中考高中,读了高中读大学;读了大学分工作,之后讨个好老婆......”那叫花子看见文君将米倒进他的布口袋时愣了一下,随后哈哈大笑起来:“聪明,聪明,果然聪明!”大家也都哄笑起来。 

原来量米的竹筒子不是平底的,底部也可以装两三把米的。文君是将竹筒子倒过来装米给那叫花子的,虽说是倒过来,也比别人家多出好多米来。 

捉麻雀 

房前屋后,麻雀鸟成群。晒谷场和制种的稻田都要人工赶鸟。最烦人的是早晨起来喂鸡鸭,撒上谷米,鸡鸭还没来吃,早就在房檐上、树上等着的一大群麻雀“叽叽喳喳”叫着,飞落下来,不停地抢食。人不停地驱赶,只要人一走,鸟又来了。这样,每天都会浪费不少粮食。 

满公家有一间用来关锁鸡鸭的偏房,前后各有一个窗户,门也是用尼龙布做成的推拉门。平时都是在这间房里喂鸡鸭,喂完之后才放出去。就算这样,麻雀们肆无忌惮,从窗户飞进来吃那些剩下的食物。文君硬是请爷爷教捉麻雀。于是,文君和我便按照满公教的办法捉麻雀。我们将捉鱼的竹笼进行改装,将一个大尼龙网袋套在竹笼的尾端,用布条扎紧,在窗外将竹笼的入口紧紧地扣在窗户上面,固定好,封好另一扇窗户。我们把门打开,在房里撒上一些谷米,便躲在门口的柴草后面。

不一会儿,一大群麻雀“叽叽喳喳”叫着,争先恐后飞进来,好像在说:“有大量的食物,而且很安全。”等房子外面大部分的麻雀进入到房子里面之后,武君突然将门关上,受到惊吓的麻雀纷纷从装了竹笼的窗口飞去,竹笼入口只能进不能出,进了竹笼之后从后面出来,就进入了大网兜。等鸟儿全部进入网兜后,我们便将网口用布条扎好,成群的麻雀就这样被捉住了。 

炸鱼 

暑假闲来无事,除了到河中游泳,偶尔也去河边钓鱼。有一天,家族中的一个弟弟叫六仔。他说已经搞到一支雷管和一小包炸药,约我和武君去河里炸鱼。 

我们到山上的树枝上找到三四个如拳头般大小的蚂蚁窝,连同树枝一起砍下来,用小火熏烤一会,香气扑鼻。这就是鱼饵料。傍晚,我们去河里游泳时就选择好要炸鱼的地方,将蚂蚁窝绑在石头上,然后将其沉到河中。 

第二天吃过早餐,大人们都外出做工了。我们来到六仔家。六仔拿出雷管、引线和炸药。我将炸药装在塑料袋中,把袋捆绑结实,接着给雷管插上引线,将雷管无引线的一端插到炸药里,再在外面包上一层薄膜,只露出引线。武君找来一个小石头,绑在炸药上配重。六仔把做好的炸药包放在桶底,他把背心脱了盖在上面。我们便偷偷地溜到了河边。 

六仔将炸药包引线点着后,准确地投放到放鱼饵的地方。入水后冒着白烟气泡的炸药包慢慢地浮了上来,也许是石头没有绑好脱落了,或许是石头太小重力不够。这时,我大喊一声:“快趴倒!”只听见“轰”地一声巨响。我趴在地上心想:坏了!我头脑一片空白。我们都被水淋得像落汤鸡似的。瞬间,六仔和武君爬起来。六仔一边激动地说着:“鱼!鱼!”一边跳到了河里。我和武君也下到了河里去捞鱼。这次炸的地方,水太浅了,因此收获不大,巴掌大的鲤鱼有六七条,其余都是两三指宽的小鱼。 

此次炸鱼也算是有惊无险,逃过一劫。六仔的母亲告诉我们,炸药包爆炸时,她正在井边担水,正要起肩,猛然一声巨响,被吓得跌坐在地上,水桶也打翻了一个。后来知道是我们所为,她狠狠地把我们教训了一顿。(马路虾蒋) 

psb(2).jpg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