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余继泽的头像

余继泽

网站用户

小说
201806/08
分享

谁能和我说说话

谁能和我说说话

 

都市里,街道宽阔,纵横交错。街道上,车如水一样来往。街道旁,人行道上,人也一样穿梭哦哦哦,往来。树木林立,花草成荫,高楼林立,让城市显得热闹、精彩。

可是,李乐子行走在街道上,却感到那样的孤独,就像浪子一样,在漂泊者,找不到内心的踏实、温暖,寻找不到自己的家园。

李乐子来这个都市居住,有一年多了,最初的新鲜,来到大城市生活后的兴奋,和对这个城市的梦想,伴随着对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一点点的熟悉起来,渐渐的,那份新鲜不见了,兴奋也消退了。面对都市林立的高楼,纵横交错的街道。如水的车流、行人。面对都市的精彩、热闹、繁华,却让李林子感到越发的失落、孤独。

一年多了,李乐子对这个城市的外表是熟悉的,闭上眼睛,都知道她的样子。也能知道那些大街小巷。知道这个都市,哪里精彩,哪里热闹。也知道这个都市哪有名胜古迹。可是,一年多,在这个城市里除了认识房东,住进了新房后,认识物业,其他的,不认识什么人。也没有他能做的,融入的事情。虽然是居住在这个城市里,却又是这个城市之外的人。

李乐子一直想着,一年前,是带着多么激动的心情,和内心的希望,来到这个都市的。也是在家乡村庄里,乡下再寻找不到希望的生活,才让他走进这个都市,把希望寄托在这个都市里。

记忆里,李乐子感到,家乡村庄,是那样的美丽,是他儿时的乐土,是内心的家园。

家乡村庄,山水美丽,村庄里,人也充盈。老人坐在屋檐下,看着蓝天、群山,那样的安详。青壮年人,内心里对未来的生活,充满梦想,用双手开辟着生活。少年、儿童背着书包,去村庄的学校里读书。孩子,在母亲的怀里,吃着奶。村庄里的人,就像山上的树木一样,充满生机,有序生长。

一年里,在一些节日里,或者哪家有了喜庆的事情,村庄里的人,就因此热闹了起来。

只是,李乐子随着读书,离家乡村庄,越来越远。

后来,从学校里工作了,多年来,一直就在家乡之外的村庄里,漂泊着,工作着。

李乐子总感到,仿佛昨天,背着简单的行囊,几床被子,一些生活用品,去往他乡的村庄工作。一晃,怎么就过去了几十年,人就到了不惑之年了。

到了不惑之年了,李乐子忽然感到,不再想年轻时一样,一心只想着远方,人也在朝气和青春里,充满活力,迈着通往远方的脚步。

而人到中年之后,李乐子面对镜子里的自己,不再年轻,曾经的青春、朝气不见了。额头发亮,脸上满是岁月的痕迹,身体不成比例。

人在这时,也走了许多地方,见识了太多的人和事情,经历了坎坷、风雨,心里,也变得宁静、平和了下来。

面对未来的人生路,似乎就是渴望家庭平稳,孩子平安长大,有他的生活,和人生路。对于他来说,除了死亡之外,再没有更多的内容。

李乐子的心里,这时,最喜欢的,不是像年轻时一样,脑子里充满梦想,人的心里,满是躁动,是活力。此时,脑子里,没有梦想,夜里能有睡觉的地方,白天有吃饭的地方,不为生活所累,就是幸福。李乐子的内心里,时常都是平静的,最喜欢的生活,就是静静的坐着,小口的喝着水,看天、看山,然后,脑子里,涌上回忆。

那些回忆涌上心头,让李乐子想到了上学的时光,想到了成长的时光,而最后,当想到了在家乡村庄的岁月时,心里就激动起来。感到家乡村庄是那样的美,家乡村庄的生活,是那样美好。对那地方熟悉,对那人和事情熟悉,和他们待在一块,心里就会感到温暖、踏实。

这么多年,在许多地方工作,见识了许多的人和事情。李乐子忽然感到,不管待在哪儿,除了对那地方的山水熟悉,对人和事情,永远熟悉不起来,似乎都是作着笑容,带着面具而生活着,外表熟悉,内心里是陌生的。而渐渐的,待的单位,都修了高高的围墙,大大的铁门。工作时,就待在高墙下的小院里,只能看见四方的天空,人就像被囚禁了一样,与生活隔离。

李乐子就带着人到中年后,平和内心里,唯一的冲动,挣扎着,回到家乡,渴望能寻找到他记忆里的温暖、踏实的感觉,就落叶归根,寻找到内心的家园,在温暖、踏实里,一直生活下去,直到终老。

可是,回去后,还没有待够一年,让李乐子感到深重的失望,再没有地方,可以寄托他的内心,让他寻找到那份温暖、踏实的感觉,意外的来到了都市,在都市里,找到了那份感觉,就渴望着落脚都市,寻找到内心的家园了。

李乐子的爷爷、奶奶,父亲已经去世了。兄弟因为找不到媳妇,已经去外边,当了上门女婿,母亲跟着一块去了。村庄里,只有空荡荡的老屋,时常关着门,场院里,落满了枯枝败叶。记忆里,一家人在一块温暖生活的情景,再找不回来了。

村庄里,已经没有了青壮年人。只有稀少的老人,和孩子,坚守着村庄。村庄里,许多人家的房屋,时常关闭着门。村庄里,空荡荡的,看着,让人感到凄凉。

而那仅有的坚守的人,也因为各种原因,有的即将要离开了。在不久的日子,家乡村庄的山水依旧,天空依旧,可是,家乡村庄里,再找不到记忆里,那些人,那些事情,只有那些土墙黑瓦的老屋,孤零零的,在风雨和岁月里,斑驳、破败。

李乐子感到,这样的村庄,再找不到记忆里的生活,寄托不了内心,心里一下,涌上的是失望。

李乐子面对村庄,感到他宛若做了一个黄粱一梦的人,从梦里醒来,现实中,家乡村庄里,那些人,那些事情,都不见了。带给他的是失望、凄凉。

可是,李乐子又没有退路,没有地方可以去。未来抚慰内心里,涌上的失望、凄凉,正好在假期里,李乐子就翻越了茫茫秦岭山,和妻子一块,到了都市里游玩。

都市里,有许多名胜古迹。都市里,街道宽阔,纵横交错。都市里,高楼林立。街道上,人和车子,像水一样流淌。都市里,有许多热闹、繁华、精彩的地方。

李乐子儿时,跟着父亲一块到都市来过,父亲去世了,而都市里,那些名胜古迹还在。李乐子看着都市的名胜古迹,脑子里就回到和父亲一块,来都市里的情景,就感到父亲仿佛没有去世,与他在一块。

都市,尽管有很大的变化,变得大了。楼房变得高了。可是,都市大体的样子依旧。那些街道,和名胜古迹依旧,是和父亲一块来时,记忆里的样子。让李乐子仿佛找到了记忆里的人,或者回到了家乡一样,感到是那样的熟悉,心里就被这样的感觉,瞬间温暖了。

李乐子和妻子,在都市里,玩了许多天。逛大街,也走小巷子。也逛名胜古迹。累了,就坐下歇会儿,都市里,街道边,有花草树木,也随处放的有椅子。饿了就吃。都市里,有许多的小吃城,也有许多的小巷子里,有各种小吃的。而且,依旧是记忆里的味道,也不贵。在都市里,一些小巷子里,还有一些旅店,旅店里,铺了地板,墙面雪白,有沙发床,沙发椅子,干净、整洁,价钱也不贵。

李乐子被都市,给予的这样的感觉陶醉了,感到有找到了家园般的感觉,心里感到那样的温暖、踏实。

李乐子回到家乡村庄,找不到记忆里的感觉,寻找到的是失望、凄凉,也没有退路,其他可以寻找到内心寄托的地方,在都市里,忽然找到了这样的感觉,李乐子就想着,在周末的时候,或者长长的假期里,就在都市居住着,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带着这样的想法,李乐子在都市里,一个小巷子里,租了便宜的房子。心里想着,将来再慢慢在都市里,打听面积小,能买得起的房子,以后,就居住在都市,成为都市里,然后,在都市里,寻找到家园般的感觉,寄托内心,知道老去。

刚租住在都市里,李乐子和妻子,都一样感到新鲜,人因此而兴奋着,感到找到了内心的归宿,自己的家园。每天,就在城市里逛。逛名胜古迹,也窜大街小巷。也去那些热闹、精彩、繁华的地方。

孩子一天长大,在离他们比较远的地方读书。陪伴李乐子的,只有妻子。妻子脑子有些问题,常年吃药,吃了药之后,虽然病情控制,能正常生活,可是,人却显得木讷,目光呆滞,就像个木偶人一样生活着,能做一些现成的事情,和李乐子在一块,李乐子不说话,她也不说话。李乐子说一句,她就答一句,一切都像程式。李乐子也怕给她说话的,每天就默默的和妻子在一块。

可是,面对都市的新鲜,李乐子和妻子,一样都兴奋着,脸上都有了笑容,也有了许多,许多的话语,仿佛回到了初恋时一样,寻找初恋的感觉。

再过了些日子,李乐子在都市里,打听了一套小房子,价钱也不贵。就在激动中,签了协议,付了款。

李乐子更加的激动、兴奋了。想着,将来,房子交了,在这个城市了,就有了家了,然后,就是这个城市的人了,在这样温暖、踏实的感觉里,一直生活着,直到老去,可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一年之后,李乐子入住了都市里的家。

一年里,李乐子因为有车,虽然工作不能到都市里,要在乡下工作,每个礼拜,都开车回都市,假期里,也在都市。

随着在都市待的时间久了,对都市越来越熟悉。熟悉了都市的名胜古迹,熟悉了都市里的大街小巷,也熟悉了都市里,哪热闹、精彩、繁华。只是,随着对城市的外表,越来越熟悉,可是,在这都市里,却没有熟悉的人,和能融入的事情,人虽然居住在城市,心却在城市之外。再在都市里游荡时,面对那些名胜古迹,热闹、精彩,却让李乐子感到孤独、寂寞。

李乐子行走在都市里,面对来往的车流,熙攘的人群,却没有一个熟悉的人,就感到自己就像水滴,被海水吞没,感到恐惧、害怕,怕被吞没。再面对那些名胜古迹,除了他们依旧古朴典雅之外,却再没有了最初来时,感到那样的温暖。

渐渐的,李乐子就不怎样喜欢去都市里,没有目的的逛了。只想待在租住的屋子里,懒洋洋的躺在床上,看电视。妻子也一样,对都市渐渐的失去了兴趣,不想逛了,也默默的待在屋子里,在吃了药之后的木讷里,呆呆的看着电视。

是电视里,播放的窗外的新闻,是那些垃圾剧,安慰、温暖了内心。

房东,是一对中年夫妇,人很热,这是李乐子在这个都市里,仅仅认识的人。上楼下楼的时候,见到他们,他们就给他微笑,打个招呼,说个话儿。这让李乐子感到,他的嘴巴,除了说话之外,还会说话。

再过了些日子,有个年轻的女孩子,租住在对面。

女孩子不像租住在旁边的其他男孩子,或者女孩子,穿着时髦,见了人,漠然着脸,一副高傲的样子,和谁都不说话。女孩子穿着普通,对人很热情,见到人主动问好。先是和李乐子的妻子说上了话,再和李乐子说上了话。问李乐子是做什么的,也给李乐子说着,她是哪的人,来这个都市里不久,在什么地方做什么活儿。虽然,一些话儿,都是闲话,她什么时候 来都市,在哪做什么,都与李乐子没有什么关系。可是,就是这些闲话,让李乐子的嘴巴,开始张开说话,耳朵也开始倾听人说话。这些话,就像与家乡村庄里的人在一块一样,听着心里暖暖的。

于是,有了房东夫妇,和租住在对面的女孩子给说话,让李乐子有了人和他说话,嘴巴有了用途,能说话了。

再过些日子,跟着妻子,下楼去小巷子里买菜的时候,又和买菜的大妈,说上了话。虽然都是客套话,程序式一样的话语,听老大妈说着,什么菜好吃,什么菜什么价格。但是,在这样世俗的柴米油盐的话语里,让李乐子的心里感到暖,有了人和他说话。

在离开的时候,老大妈还给拿了一小把葱,说刚来的,新鲜的,给他们吃。这让李乐子的心里,暖了好一阵子。

是这样的温暖,慰藉了李乐子的心。让李乐子面对都市,忽然感到孤独时,涌上心里的暖意。

这份暖意,支撑着李乐子,在这感到孤独、寂寞的都市里,居住下去,梦想下去,想着入住了新房子,能找到内心的归宿,精神的家园,像走回记忆里一样,那样温暖、幸福的生活下去。

新房没有过多久,就交付了。李乐子简单装修了下,就退了租住的房子,搬了东西,入住了。

不知道,在搬离的时候,对租住的屋子,小巷子,竟然有了无尽的依恋,反而对那高楼丛林里,自己那鸽子笼一般的屋子,没有了暖意。

李乐子的新房子,在一个小区里,小区都是高层,像竹林一样林立,阴森森的让人感到害怕。李乐子的房子,在楼的高层,虽然有电梯,上下楼方便,可是,一旦进入房子里,就让人感到,钻进了钢筋丛林里,关在了鸽子笼里一样,与窗外的蓝天,阳光远了,与尘世中,人的生活远了。

房子不大,就一间房子,不过有卫生间、卧室、厨房、小客厅,能满足人生活的需要。待在屋子里,唯一能看到窗外世界的,是那窗户,让李乐子感到,真的就像在鸽子笼里一样。

李乐子对都市,已经太过熟悉,可是,因为没有熟悉的人和事情,没有目的的游荡在人群里,让他感到孤独、寂寞,已经不想再去城市里逛,害怕像滴水汇入大海,瞬间被吞没一样的恐惧。而待在高楼上,与窗外的蓝天、阳光远了。与地面上人的生活远了,像被关在笼子里的鸟儿一样,没有人来屋子里,更没有人说话。像房东那样,或者租住在旁边的热情女孩子一样,和他们说话,打招呼的人都没有了。除了妻子,唯一认识的人,就是门口物业保安,不过,穿着制服,一脸漠然,没有表情。在最初问询过他们住在几楼几号之后,每次进出,不再问询他们什么,只是,那双眼睛,贼一样看他们,让李乐子感到后背发凉。

李乐子这样熬着,过了些日子,忽然感到,来到这都市里,买了新房子后,没有找到内心的归宿,也没有找到梦想的家园,也没有那份温暖、踏实的感觉,就像自己给自己买了个笼子,关进了牢狱一样。

李乐子煎熬了些日子,受不了了。心里就在回忆乡下,想念记忆里家乡的村庄。也想念工作时,那高墙下的小院,起码待在那里,有事情做,有人说话。

可是,在长长的假期里,工作单位空荡荡的,没有人。家乡村庄,也一样空荡、苍老、凄凉,回不去了,唯一的,只能待在这栖身的都市小屋里。妻子吃了药之后,就像木偶一样,木表情,也没有话语,就那样呆呆的,傻子一样静静坐着。

李乐子熬到心疼了,头晕了。夜里睡不着,白天吃不好。心里忽然就有一种渴望,渴望有个人,能和他说说话,就像和家乡村庄的人在一块,说闲话、废话,哪怕是下流的话。

李乐子每天的愿望,就是下楼,能找到说话的人。

李乐子和妻子一块去卖菜,想和买菜的说上话。可是,小区门口,那卖菜的,是个漂亮的女孩子,去了之后,再没有了那份热情,而是漂亮女孩子,那份冷漠、高傲。就像面对她的漂亮,一样高傲、仔细一样,她对她的菜,也一样高傲、自信,来人买了买,不买了不买。来了来,走了走,对他来说,没有一点儿表情。而且,在买菜的时候,也没有一点儿语言,想买什么了,自己去挑、去选。挑选好了之后,自己装袋、过称,付钱。没有一句语言,脸上没有一点儿表情。有时,遇到买菜的,要问话,她并不回答,而是以行动,代为回答。李乐子去买菜,问了话,她也一样像木偶,程式一样的,没有一句语言,以行动,回答了李乐子的语言。

小区楼下,就这一家菜店。李乐子知道,他和女孩子说不上话,从这以后,就不去买菜了,让妻子自己去,以沉默,面对沉默,不让的话,让他去,他感到越发的煎熬,想抽那卖菜的女孩子,告诉她,我想说说话,和我说句话,你能死啊!

李乐子就去街上,依旧没有目的的游荡,内心的想法是,能遇到和他说话,哪怕不说内心话语,能和他随意的说些话语,哪怕骂人的话语,下流的话语都行,让他的嘴巴,有了说话的功能,让他的脑袋,不那样晕沉,人不那样的孤独。

李乐子就依着街道,没有目的的走着。街道边,楼房高低错落,林立着。人行道上,人来来往往。都是陌生人,擦家而过,过往的人,各种表情,各种动作,李乐子与他们,没有说话的机会。

人行道旁,树木高大,枝叶茂盛,静静立着。一些花坛里,也长着花草。街道上,车来来往往,机器轰鸣着。李乐子只能静静的欣赏路旁的景色,看街道上来往的车,也没有和人说话的机会。

走不多远,遇到街道边,有一个小吃摊,小吃摊,只有很小的有个店面,门没有对着街道,在侧边。开阔的门口,放着锅、炉子,里边是操作间。在门前,有一片开阔的地方,摆放了桌子,桌子中间,插着遮阳伞。在这个开阔的场院旁边,花草树木。李乐子感到这个地方,环境雅致,那小吃摊上,从牌子上,能看到有许多好吃的小吃。

李乐子就去小吃摊上,想点小吃的吃,也想着,能和小吃摊的摊主说上话。

开小吃摊的,是也对中年的夫妇。男人有些瘦。女人微胖,脸很富态。

男人在操作间里忙碌,女人在收拾桌子,招呼客人。

李乐子去了,女人就冲他微笑,李乐子孤独、寂寞的心,就被女人的富态,那温暖的微笑,融化了,立刻感到暖暖的。就给女人说,他想吃什么。李乐子以为,女人还要给他说话,可是,女人就进了操作间里,李乐子只有找了也张桌子,坐了下来。没有多久,女人就给他把东西端来了。李乐子还想着,女人会给他说话,可是,女人把他点的东西,给放在桌子上之后,就走了。李乐子忽然感到有些失落,还想和女人说话,可是,不知道怎样说话,就对女人说,我要辣子。女人没有说任何的话,把也个装了辣子的小碗,放在他面前,就走了。李乐子感到失落,还想和女人说话,就问,这饭多少钱一碗。女人冲他微笑一下,给他指了指那挂在门口的价目表。然后,女人就离开了。李乐子还想找什么话说,可是,却不知道还能找到什么话了。又来了客人,女人去招呼其他的客人了。操作间里的瘦瘦的男人,抬头看了李乐子一眼,目光犀利,让李乐子感到害怕,赶忙低头吃东西。

城市里,高楼林立,街道上,车来来往往。人行道上,人也来来往往。在李乐子的周围,还坐着许多吃东西的人。有像他一样,有个人默默吃的。也有年轻的情侣,坐在一块,小声说话,默默吃东西的,让李乐子好羡慕。也有一家人,一块来吃的,领着孩子,夫妻间,虽然没有多少话语,可是,孩子吵闹着,一会儿要吃这,一会儿要吃哪。女人和男人,就哄着孩子,因此有了话语。一家人,很是亲热的样子。让李乐子一样羡慕。

可是,都一样坐在这场院里,坐在遮阳下的桌子旁吃着饭,可是,彼此之间,谁也不认识谁,没有了话语。

李乐子匆匆吃过了饭,把钱放在桌子上,就起身走了。他本来想把钱给女人,然后和女人说话,可是,李乐子知道,女人不会和他有任何话说的,他是食客,女人是卖餐的,他吃过了饭,给了钱,就没有了关系了,就更没有话语了。而李乐子更怕男人,那犀利的目光。

李乐子依旧感到孤独、寂寞。只是,那小吃,的确很像,和女人那富态的长相一样,温暖了他的心。

走不远,是个十字路口,路口是红灯,站着许多人。李乐子也汇入人群中间。在人群间,让李乐子有找到了同类的温暖,李乐子好想说话,可是,放眼身旁,都是静静的站着,手插在兜儿里,脸上没有表情,目光齐刷刷的盯着对面路口红灯的人,一个个,就像企鹅。

李乐子正想着要找人说话时,绿灯亮了,人群就齐刷刷,像水一样,往对面流动。李乐子也赶忙往前走,像被人潮的洪流,带到了对面路口。到了对面路口,人群就像退潮的水一样,各自散开了。

李乐子也不知道该往哪走,去哪,做什么?他的心里,只有一个愿望,能找个人说说话,他不奢求能说温暖内心的话语,只要有人和他说话就行,哪怕说废话,说下流的话都行,让他的嘴巴,在吃饭之外,还有说话的功能。

李乐子依旧依着街道,没有目的的往前走。街道上,人来车往。街道旁,高楼林立。人行道旁,有高高的树木。有和他一块往前走的,也有对着他走的,人潮汹涌,他就像一滴水,裹挟在水流里,没有人在意他往哪去,渴求什么,想什么。也更没有人能停下来,如他心里的愿望一样,和他说说话。

正在这时,有个人不小心,踩着了他的脚。李乐子扭头一看,是个漂亮的女孩子,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女孩子就冲他微笑着,说了一声:不好意思!李乐子的心好暖,正想说:没关系。以为因此而找到了说话的人。却没有想到,女孩子看都没有再看他,匆匆的往前走了。女孩子刚才的话语,似乎不是对他说的,而是对着空气说的。

李乐子的心里,看着女孩子远去的背影,感到有些失落。

走不远,李乐子的心里,一直忘不了刚才那一幕,想着女孩子的话语,忽然心里生了个想法,也想去踩了别人的鞋子,然后,像女孩子一样微笑着,说着:不好意思,然后,因此说不定能找到说话的人。

而就在李乐子这样想的时候,他的脚,真的就踩到了别人的脚。李乐子赶忙微笑着,说了声:不好意思!

却没有想到,踩到的,是个身体胖,脸肥,留着光头的男人,冲他就骂了一句:他妈的,眼睛瞎了。

李乐子窃喜,总算是找到说话的人了。李乐子还想着,男人会和他骂下去,哪怕是打了他,然后,因此有了人说话,也有了事情了。却没有想到,男人拉上鞋子,掸了掸鞋子上的灰尘,看都没有看他,一副高傲的样子,往前走去了。李乐子的心里,忽然又一样的失落,那份强烈的孤独、寂寞,向他袭击而来。就像潮水一样,要把他吞没。

走了一会儿,李乐子看到街道旁,有个公交站牌,有公交车在这停靠,站牌前,站着许多人。李乐子怕被人群吞没,就想逃离,走到公交站牌下。站牌下,站了许多人,可是,也都像刚才在过十字路口一样,人们手插在兜儿里,脸上没有表情,目光高傲,一样看着公交车的方向。

李乐子感到,就想过马路一样,此时,和这些人,目的是一样的,要坐车。心里就有了和有一样目标,内心有一样想法的人,待在一块的温暖。

可是,李乐子想说话。却人们都面无表情,目光高傲,都不认识,没有和他说话的人。

李乐子也不知道去哪。来了一辆公交车,李乐子就爬了上去。心里只想找到说话的人,逃离这让他感到恐惧,要吞没他的人流。

上了公交车,李乐子看着司机,立刻就来了兴致,感到和司机,一定能说上话。就冲司机问,票价多少钱。司机眼睛看着前方,右手往投币口一点,理都没有理他。李乐子就看到了投币口贴着的票价,赶忙掏了钱,投进去。李乐子还想找话和司机说,却不想被后边上来的人一推,就被推到了车厢里,黑压压的人群里。坐着的人,脸上没有表情,或者玩着手机,或者双眼看着车窗外。站着的人,一手抓着把手,一手插在兜儿里,也一样脸上没有表情,目光傲然。李乐子被裹挟在人群里,不但找不到说话的人,而且,被各种气味包围,有些窒息。

坐了一站,李乐子就又匆忙的下车。

下车后,街道旁,有一座很高的楼房,楼房全部都是蓝色的玻璃幕墙,很是奢华。大门口,人如炽一样,进进出出,好不奢华、热闹。

李乐子就混杂在人群里,走了进去。

里边,是偌大的厅,地面泛着光泽,电梯上上下下,好不奢华、热闹。

李乐子也不知道往哪去,做什么,就在这时,在他身旁,有个店铺,他就走了进去,立刻就有穿着时尚,脸白皙,长相漂亮的女孩子,朝他走来,微笑着,一脸热情,问候他:欢迎光临。

李乐子宛若感到双脚离地,脑袋在云里、雾里一般。见到这漂亮的女孩子,看着女孩子脸上灿烂的笑容,和那亲切问候的话语,心里一下就激动、温暖起来,以为找到了内心的归宿,说话的人。

女孩子就一脸微笑的问他:请问先生,需要什么?

李乐子说:我不需要什么。

女孩子脸上的笑容,立刻不见了,那份热情也不见了,木然了脸,迎接其他进入店里的人了,李乐子的心里,一下感到那样的虚空,就赶忙往店外走,到了店外,李乐子看着那女孩子冲着他骂:神经病。

李乐子忽然感到,这熙熙攘攘的人流,这豪奢的楼房,都与他没有关系,就赶忙走了出来。

到了街道上,街道依旧,街道旁林立的高楼依旧。街道上车来来往往。人行道上,人也来来往往。李乐子依旧不知道去哪,做什么。他内心里,迫切的希望找到人说话,却不知道能和他说话的人,在什么地方。

李乐子忽然感到那样虚空,又被人骂了,心里冰凉,冰凉的。

街道边,高楼林立,店铺一家接着一家,李乐子却不再想着进去了,怕被人骂。

李乐子就像没有脑袋的苍蝇一样,依着街道,没有目的的飘着。

李乐子不知道,人来来往往,为什么就找不到一个,能和他说说话的人。

李乐子就这样走着,走到一个造型很是古典的建筑物前,抬头看了看,是个图书馆。图书馆前,有个很大的场院,但是,场院空荡荡的,不像商厦前,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图书馆的大门开着,偶尔有人进出,人也并不怎样多。虽然街道上,车机器轰鸣,来来往往,可是,这个地方,人却忽然少了,显得清净。

李乐子在曾经喜欢读书,也喜欢过写作。可是,那都是年轻时的梦想,那梦虽然美,很是遥远,此时,对那梦,渐渐的远了,淡了。但是,李乐子还是被图书馆里,面对都市的喧嚣,独有的清净吸引,虽然并不想看什么书,心里也不再有梦,就走进了图书馆。

图书馆有好几层,里边桌凳摆放整齐,书报也整齐的摆放着,窗户硕大,宽敞明亮。

有几层,只有稀落的老人,显得空荡。而在有几层,桌子前黑压压的坐着人,都是年轻人居多,是学生怕,在静心看书。

图书馆里,进门要安检,进去后,到处都挂着大大的:静。管理人员,也睁大了眼睛,目光冷淡,扫视着众人,发现有说话的人,立刻厉声制止。李乐子就想,这图书馆里,是禁止人说话的,他的内心,虽然憋闷,感到孤独、寂寞、煎熬,渴望找到人说话,可是,在这外表热闹、精彩、繁华的城市里,他找不到和他说话的人,进入图书馆之后,索性也就熄灭了内心的渴望,不再想着找人说话了。就感受着图书馆里的宁静,找了喜欢的书看。渐渐的,李乐子的心,融入在了文字里,仿佛回到了青春岁月,找到了那时的梦,感到心里那样的温暖、踏实。阳光,从硕大的玻璃窗户落进来,外边街道上,车来来往往,人行道人,人也像蚂蚁一样。可是,李乐子忽然不再感到孤独、寂寞、憋闷,心里忽然仿佛被阳光照亮,回到了青春岁月一样,那样的踏实、激动。

李乐子从图书馆出来,心里在被文字抚慰的踏实、温暖中,不再渴望与人说话,就这样依着街道,又默默的走着。任凭身外,高楼林立,人来车往。

走不远,遇到远条并不宽阔,街道两旁,没有高楼,街道上,人和车也不多的幽僻的街道,就信步走去。

走不多远,见到也个寺庙。大门敞开,里边房屋,飞檐峭壁,花草树木成荫,有香烟缭绕。给人有种清净的感觉,李乐子就走了进去。

这是个很大,也很古老的寺庙。进去有几个场院,场院里,生长着花草树木,树木枝叶茂盛,很是古老。场院旁边,是飞檐峭壁的古朴的房屋。房屋里,是各个神佛的像。香烟缭绕,梵音阵阵。

不知道为什么,李乐子感受着寺庙里的清净,闻着香的气味,听着那梵音,感到心里,依旧像阳光一样,抚慰着,那样温暖、踏实。宛若时光倒流,他回到儿时,找到了儿时的家园一样。

从寺庙出来,李乐子的心里,特别温暖、踏实。脑子里,仿佛在梦境里一样,兴奋着、激动着,就穿过熙攘的街道,想着赶快回去,把他找到的这样两个地方,告诉妻子,将来,在这都市里,感到孤独、寂寞了,没有人说话了,就去这样两个地方,寻求内心的寄托、慰藉。虽然用嘴巴交流,可是,用心交流了,说话了,内心里,就得到了抚慰,获得了温暖、幸福,不再那样孤独、寂寞、煎熬。

李乐子知道,梦里儿时的家乡,依旧成了记忆,再回不来了。工作的小院,也那样孤独,为了生活,不得不像鸟儿一样,被囚禁着。而在这外表精彩、热闹、繁华的都市,也找不到内心的家园。也许,那静静的图书馆、寺庙,是这个让他感到孤独、寂寞的都市里,唯有的精神寄托,和灵魂的归宿吧!


者简介:余继泽,男,汉族,1975年出生,陕西宁陕人。已在《阳光》发表中篇小说《山花儿》,《延河》绿色文学发表短篇小说《红梅花儿开》,在市级报刊发表短篇小说《城市生活》,《汉江边的吊脚楼》,《村里婚姻》,《幻觉》,《坐绿皮火车》及散文若干篇。现供职乡村学校。

 




我也说几句2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
最新评论

挺好!

崔澔东   2018-07-03 23:48

平淡的叙述,像潺潺的流水,叮咚的水声叩问着人们的心灵,交流为什么这样难?打开心扉,温暖,祥和充满亲情的世界消失了,这是社会发展的悲哀,值得人们深思!

王现民   2018-06-24 1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