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张春彦的头像

张春彦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09/26
分享

黛螺顶上

那段时间,读了太多关于五台山的书籍,有了想去看一看地冲动。于是在一个料峭的冬日,从太原报名参加了一个去五台山旅游的散客团,被一辆破旧的中巴车拉着,往五台山颠簸而去。

所谓的团队,算上自己一共九个人,六个居士,一对去还愿的夫妇。大概是看我们没有疯狂购物的潜质,所以一路上导游那俊俏的脸也是冷若冰霜,如同老僧入定。到了台怀镇,才知道还愿的人、居士们是可以到相关寺庙免费住宿的。落单的我被安排在一个民居改建的旅馆里,导游无精打采地告知第二天的行程后,就随着中巴车转瞬间不见了,留下孤零零的自己。

站在旅馆门口,发现外面相当冷清,并没有想象中游人如织、熙熙攘攘的样子。风更加凛冽地刮着,地面上的积水都结成了冰。有几只觅食的麻雀一点不怕人,不知是被冻麻木了还是习惯了芸芸众生穿梭而来。极目望去,周围全是嶙峋峭立的山头。忽然,发现不远处一个山头上竟然有索道在运行着,感觉那应该是个大景点。回去问旅店的经理那是哪儿,他嘟囔着说是黛螺顶、佛顶庵,用来小朝台的。

心头一动,走了过去。到索道站,工作人员对这么晚还有人来感到愕然,告诉我说只能买单程票,因为很快他们要下班。并说如果下山,有两条路可走,一是新修的大路,叫大智路,共一千零八十个台阶,直上直下;另外一条是旧时上山的路,坡度虽不高,但因近年来少有人走而有点失修,不过小径通幽,蜿蜒曲折,沿途有不错的风景。

坐在缆车里,往下看,满目的五颜六色。青翠的松柏、干枯的灌木、尚未脱落的柿子,以及其它叫不上名字的绿植,装扮的远看略显荒凉的山体突然有了惊艳的妖娆。想起书上说这里叫做黛螺顶的由来:因为山形如大螺,加之常年的草木萋萋,云雾缭绕,暖和的季节里一片黛青,因而得名黛螺顶、青峰;而民间大、黛同音,不知不觉中也被写作大螺顶了。乾隆皇帝来过多次,钦定为黛螺顶,延续到现在。

下缆车,到了寺庙前一块宽阔的广场,看见有人在买鸽子放生。问了下,都是用磕等身头的方式从一千零八十个台阶的大智路爬上来的信徒们,他们说,这样能增添智慧,消除烦恼,一生平顺。佩服他们信仰的虔诚、追求的执着。同时,开始怀疑用来放生的鸽子是不是训练好的,呼啦啦转一圈又会飞回来,成为牟利的工具。因这念头,心里或多或少开始感觉不舒服。

进入佛顶庵,最感兴趣的是第二座大殿,叫做五方文殊殿,殿内集中供奉着五座台顶的五种文殊法像,从南到北依次为:东台聪明文殊、北台无垢文殊、中台孺童文殊、南台智慧文殊、西台狮子吼文殊,神态各异,庄严祥和。以前的时候,文殊菩萨的五个法像分布在五台山的五个山头上,人们只有转遍五座台顶,才能全部朝拜。据说当年乾隆皇帝屡欲把五个山头朝拜一遍,终因风大路险,未能如愿,于是命令寺庙的主持青云和尚,把五座台顶的五方文殊总塑在一起,以便参拜。青云和尚遵照乾隆皇帝的旨意,用了几年的时间把五方文殊合塑于一殿。乾隆皇帝十分高兴,来过许多次。大殿前左侧立着的石碑的背面,刻有他登黛螺顶御笔题诗:

峦回谷抱自重重,螺顶左邻据别峰。

云栈屈盘历霄汉,花宫独涌现芙蓉。

窗前东海初升日,阶下千年不老松。

供养五台曼殊像,阇黎疑未识真宗。

他的满足、得意从诗的字里行间流露出来。尽管贵为天子、九五之尊的皇帝在菩萨法像前要行跪拜礼的,可佛陀的信徒们,为了皇帝的祭拜,不也是想尽办法来满足帝王的要求吗?由此可见,佛教得以广泛流传,不仅仅是因为其学说本身,还在于它与中国传统文化要求的礼仪、规矩、秩序的融合与变通。

继续往后面走看见了乾隆诗歌中的“阶下千年不老松”,高耸,遒劲笔直。松树下有一年轻僧人正在闭目打坐,衣衫单薄,不知他是如何抗拒住这刺骨的寒冷的。他身前放一功德箱,用红纸写着目的是为了修缮寺庙,多寡随意。兜里掏出为数不多的现金,恭恭敬敬投进去,试探性地问师傅,能请教几个问题吗?

他睁开眼,点点头。

“外面放生的是家养的鸽子吗?放生后是不是还会飞回来?”

听了我的话,他还是一脸平静,看了看我,反问道:

“您知道那些人为什么买鸽子吗?”

“为了放生

“他们实现目的了吗?”

“实现了

“那和鸽子是否是家养的、是否还飞回来有关吗?”

听完他的话问,如同醍醐灌顶。

回去的时候,我选择了走那条旧时的老路,虽曲折逶迤,需要时时小心翼翼,但因为心里澄澈了,竟然发现了身边细微处的许多美好,特别是路旁许多沙棘,红红的果实在落了叶的枝头密密麻麻地拥簇着,十分鲜艳、醒目。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