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张春彦的头像

张春彦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09/27
分享

委屈邹城

花香袭人的日子,朋友从吴语软绵的江南来看我。带他游完峄山、孟府、孟庙、荒王陵后,他羡慕的对我说:这里真好!有这么好的山,这么好的水,这么好的风景,这么好的文化,这么好的历史。

我哑然失笑,无言以对。夜深人静睡不着的时候,忽然发觉,自己写了那么多热爱山川之美、赞叹文化之秀、凭吊历史之伟的涂鸦之作,却吝啬到没有用一点笔墨去描绘身边的这座城,这座令友人感动的城,这座自己已经生活了整整十五年的城。

想通后便释然了,释然后邹城大大小小的历史、掌故、人物就密密麻麻的在脑海中挤兑出来,最后却汇聚成两个字---委屈

峄山

邹城是多山的,却绝不连绵,一个挨一个地排在那儿,平平稳稳而又曲曲折折,不显眼也不直露,其中最著名的便是峄山。

也许是毗邻五岳之首的泰山太近,峄山自古以来就学会了耐得住寂寞;也许是融入了儒家内敛的气质太多,它早已习惯了在那里花开无言、孤芳自赏;也许有几段登顶的路真是太难攀登了,“难于上青天”的感觉让人退却,所以多年来来来往往穿梭于孔孟之乡的游客们并没有留下脚步,认真的瞧它一眼。因而峄山太委屈了,太寂寞了,寂寞的无言以对。尽管《诗经》里就出现过“峄阳有桐”的字眼;尽管有句“孔子登东山而小鲁”;尽管始皇来过、诗仙登过;尽管自古以来就被称为岱南奇观,如今它却仍然保留着几分平凡与平淡,俊俏而又孤零零的在邹城沉默着。

沉默的山,往往有内涵。峄山的内涵应该在文化。走到峄山脚下,遇到渔樵村夫、黄发垂髫,随便问下,他们都会眉飞色舞地为你讲述当年秦始皇羊车登临的故事,描绘李斯写下的雄浑篆字,展现它骨子里不敢不踞的傲气;他们会津津有味地为你讲述山阳五华峰镌刻的巨大“鳌”字,在绝壁上昂然挺立,隐隐约约里流露出唯我独尊的霸气;讲述通往山之极巅的羊肠小道,人家叫做仙人道,他们称为“狗爬洞”的小径,不管你是凡夫俗子,还是帝王将相,欲揽无限风光也只能从这唯一通道里手脚并用的爬,爬过去,无限风光尽收眼底,才能鲤鱼跃龙门的成为仙人,这里面有一种锲而不舍苦苦追求的舍我其谁的灵气;讲述山脚下一坐坐早已颓废而湮没在历史里书院的来世今生,如今用心去聆听里面仍有当初群儒吟哦的圣气;讲述山上那条呼风唤雨最后因为行善积德而化仙而去的大蟒和它留下的居处,里面沁人心脾的阴凉中飘逸的是不朽的仙气;讲述梁山泊与祝英台在梁祝读书洞里写下缠缠绵绵生生死死的爱情故事,故事里回荡着流传至今的生生不息地久天长的爱情志气......

但峄山还是太寂寞了,最多被称为小岱宗而已。所以登临它的人并不多,好在还有周围因为了解它而喜爱它、尊敬它的人还始终在惦记着它,因而每年农历二月二也会有几天热闹的山会。

然而峄山的寂寞也成就了它,少了许多人为的改造,少了许多世俗名利的参与,从而可以保持天然的本色,保持拒绝世俗的孤傲,保持着与生俱来灵性,拥有着泰山的雄,华山的险,庐山的俊,黄山的秀,恒山的奇,不亢不卑的屹立在鲁南这片热土上。

孟庙、孟府、孟母

孟子是大儒,他的睿智,他的博学,他惊涛骇浪、汪洋恣肆般的雄辩,让人惊叹。然而,纪念他的孟府、孟庙、孟林,却并没如我辈憧憬的那样发达与显赫。

也许,因为只是亚圣,因为距离孔圣人太近了,孟府、孟庙也就只好寂寂地隐藏在邹城一个不太引人注目的角落里;孟林躲得更远;而孟母林,则早就划归曲阜地界。

孟庙虽小,却也长满了茂茂密密的树,栖了成群结队的鸟,聚了千奇百怪的石碑,有了后人附庸风雅而所谓的“槐洞望月”、“乌龟爬树”、“紫藤绕银杏”、“侧耳听泉”等十大景观。孟府也不大,一水的青砖青瓦建筑,漆黑的门,铜红的门钉,几进院落依次开启后,远远望去,颇有“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江南风韵。如今,孟府里让人念叨最低的,却是那古老的树,密密麻麻的花;特别是春末夏初时,里面的一棵流苏怒放时,香漫全城,满园俱是看花人。

走进孟庙,看见“孟母断机处”的石碑,却更令人心动,最令人景仰。因为那里在纪念着一位伟大的母亲!这位被誉为“母教第一人”的母亲,这位三迁教子的母亲,这位断机警子的母亲,这位励子行志的母亲,这位义不去妇的母亲......她用长久地坚持,长期的教诲,把一个顽童培养成为一个“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圣人。“三迁辛苦傍书堂,始信慈亲有义方。一断机丝延圣绪,丈夫空自说刚肠”,赞美的就是这可敬可爱可亲的母亲。

在孟庙的东路,有座孟母殿,该殿原名宣献夫人殿,后改为孟母殿。殿内正中神龛内是木制主牌位,上书“邹国端范宣献夫人之位”,并没有孟母的塑像,因为那个时代里,不可能留下她的影像。所以此时,人们更愿想象一下她的模样:也许是审明大义,也许是慈眉善目,也许是侠骨豪情,也许是片片柔肠......殿的东壁有一神龛,里面存放着孟子立体石刻像一尊。据旧邹县县志记载,此石雕像为宋景祐年间,孔道辅修理孟母墓时所得,定名为“孟子自刻为母殉葬石像”。意思是说孟母去世后,孟子十分悲哀,十分愧疚,想到了自己在母爱的关怀下由一个顽童成长为一代宗师,却并没有更多的时间来报答母亲,陪伴母亲,深深的愧疚中,刻下了这尊像,埋在了母亲的坟墓里,以祈在另外一个世界,能够精心侍奉照料自己的母亲。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因此,来孟府、孟庙的人们,总会在孟母殿前请上三柱香,以求得高堂的长寿安康。

荒王陵、荒王

拜谒荒王,有一种去见老朋友的感觉。

荒王名朱檀,是明太祖朱元璋的第十子,母亲郭宁妃当时是宫中最为权贵的妃子,所以他很受宠爱。生两月即封鲁王,十五岁就藩兖州,辖四州二十三县,十九岁因“铒金石药,毒发伤目”而夭折,朱元璋厌恶他的行为,又心疼他的早夭,谥为"荒"。

这位聪慧异常、深得朱元璋厚爱的王子想象中应该是雄姿英发、羽扇纶巾吧。不然,历史中不会有“谦恭下士,博学多识,好文礼事,善诗歌”的记载。由于没有王化天下的野心,也没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谋略,就藩后在自己的天地里按照自己的梦想生活。刚开始礼贤下士,好诗书乐礼,自比孟尝的。而后就在温柔乡里,芙蓉帐中,谈玄论佛,求长生不老之方;斗酒豪饮,虚度光阴,寻欲仙欲死之妙,终于给自己的荒唐人生化上了荒唐的句号。其实这样也好,总比等他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起兵之后,同根相煎,大好头颅一抛而去强的多吧!所以虽然他早逝,但他的身后,却传续连绵,共传十代十三王,前后延续达283年,贯穿整个明代,据说是传续最长的王。

太平盛世的生活、龙种凤胎的皇家血脉,成就也委屈了他的才华,而英年早逝更让人感觉天妒其才的存在。有时会让人假设:若生在乱世,可以为一国之君,他会不会同南唐李后主一样,虽治国无能,却可以写出平平仄仄的风花雪月么?而又有多少人,会投在他的门下,整日里陪他喝酒吟诗,谈佛论道,闲坐说鬼神?

荒王终究是远去了,只抛下孤零零一个陵,寂寞地躲在邹城东北。陵是当年朱元璋派刘伯温选址,左卧青龙,右伏白虎,前有白马泉,风水极好,看上去有飘逸、俊秀和威严的气魄。山青水秀,却因长眠了荒唐的人,王陵也只好寂寂的矗立,落寞而又孤芳自赏地打量着稀稀落落的几个游客。

王陵的墓道是1969年当地群众在“深挖洞,广积粮”的号召下挖掘防空洞时无意中发现的,随后地方政府的文物部门进行了有计划的发掘,出土了大量国宝级的文物。其中为人称道的有“天风海涛琴”;有元代钱选的工笔白莲画,画上有诗一首“袅袅瑶池白玉花,往来青茑伴无瑕。幽人玉饮闲携杖,但亿清香伴月华”,清爽俊朗,一如荒王生前的风流安雅。近年来,对地宫做了保护性修复,几近原貌,拾阶而下,凉气逼人,头顶上时而会落下沁人肌骨的水滴,让人恍惚中走入梦幻的世界。

值得一提的是,陵墓西侧,是侧妃戈氏的地宫。她为荒王生下独子并抚育养大。而他的正妃,是汤和的女儿,如今没有找到任何踪迹。考证说汤妃的地宫应该在他的墓地东边。世事轮回,光阴如幻,真相都掩盖消失在历史的尘埃里。也许,等寻找到汤妃的安息之地,或许能发现,还有更多的故事和缠绵。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