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张春彦的头像

张春彦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10/10
分享

望江楼下

四月的成都,柳绿桃红。一夜的雨后,原本就清新异常的空气里更平添了如蜜的芬芳。登临那并不巍峨的望江楼,凭栏远望,锦江宛若碧绿的玉带,在缥缈的雾气里辗转腾挪;江边千朵万朵压枝低的红红白白,争先恐后地堆砌起来,倒映在澄澈如镜的江水里,果真有“芳草有情皆碍马,好云无处不遮楼”的样子。

不远处,是成片的茂密竹林。幽篁森森,翠筠拂拂,风吹过去,簌簌作响,让人顿生几许“滚滚蜀江水,不尽是声名” 的幽幽情思。而竹林深处,就是薛涛的汉白玉石像。

雍容华贵、面目清秀的薛涛,端坐在修竹下,正极目眺望,目光尽头,是那口她取水制笺的井。当年,她用自己制成的粉红颜色、清雅别致的笺,给远方的元稹写下“水国蒹葭夜有霜,月寒山色共苍苍。谁言千里自今夕,离梦杳如关塞长”的相思。元稹收到后,哀叹几声,落下了几滴并不纯洁的泪,用“别后相思隔烟水,葛蒲花发五云高”的诗句,追思了与她在蜀中双宿双飞的岁月,却并没有把诗寄给她。此时,他早已忘却当初“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山盟海誓,正在与另一个貌美年轻的女子,演绎着同样的缠缠绵绵。他用这种方式,轻佻地挥别了往昔的浪漫,毫不犹豫地斩断当年的无赖情丝,选择了终生的不见。收不到回信的薛涛,却无时无刻不在幻想着元稹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两人再次携手游走于锦江边,像永结同心的鸳鸯那样,“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但这不过是她一厢情愿的渴望,不过是一场寥若无痕的美丽的梦!

岁月经不起太多地等待,盼望终究会沉寂于伤透的心田。梦幻破灭后,她终于醒悟过来,一切都变得凄苦。也许本不该有这样的曾经,这样的梦。怪就怪在相遇太美,相伴太美,追求真爱的人太沉醉!42岁时,岁月的沧桑开始爬到额头上、眼角边,但天生丽质的她仍然貌美如花;她的文采,更是华丽到了响彻天下,剑南节度使韦皋甚至为她向朝廷奏请了校书郎官职;她的身边,也不缺乏诸如白居易、刘禹锡、裴度等翩翩公子,哪个不是名满天下,名动天下?可不知为何,她一见倾心地喜欢上了那个小她十一岁的元稹。人家是风华正茂、春风得意的朝廷大员,她不过是个即将老去、身份卑微的幕府歌伎;人家有骨子里无法改变的浪子心性、风流本色,她却幻想着可以用一生的时光耳鬓厮磨、不弃不离。短暂的相伴相恋的日子,元稹把它当做一次逢场作戏的邂逅,因为他在内心里排斥如同菟丝一样长期的依倚、厮守;因为远方还有更多未知的风流。而薛涛没有担心不能朝朝暮暮,没有畏惧烟花易逝,深沉执着、不顾一切地投入,发出“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的豪言,认认真真、石破惊天地去爱,在这昙花一现的幸福里,忘了自己。她追求的,是一场真正的爱情,只要能够真爱一场,管什么地老天荒。这一生中唯一一次的爱,也影响、改变了她的一生。甚至到后来回望这段过眼云烟时,她还是念念不忘地写下“绿英满香砌,两两鸳鸯小。但娱春日长,不管秋风早”的恋歌。

梦醒之后,痛定思痛。她叹息这是一场错爱,这是一场孽缘,她用柳絮来嘲讽那个她一生中唯一爱过的人:“二月杨花轻复微,春风摇荡惹人衣。他家本是无情物,一任南飞又北飞”。嘲讽过后,选择了用回忆打发光阴。美人迟暮的日子,脱了乐籍的她,独自一人,在锦江江畔,过着真实、自我、自持的生活。平日里,看花开花谢,流水寂寂,有时也写下抒情的诗句,自己诵读。她在居住的地方种植了茂密的竹子,“蓊郁新栽四五行,常将劲节负秋霜”,表明自己的"苍苍劲节奇,虚心能自持"。她学会了制造薛涛笺,时常在笺上抄写“去年零落暮春时,泪湿红笺怨别离。常恐便同巫峡散,因何重有武陵期”的诗句,投放到锦江里,任它慢慢飘去,慢慢散去,直到再也看不见了。

尽管还有不少惦记着她的人,想着在团团簇簇的枇杷花香里,她美丽如故的模样,写下“万里桥边女校书,枇杷花里闭门居。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的诗句送给她,表达羡慕与爱恋。对于这样的惦记与爱慕,她默默地感激,无言的婉拒。真爱过一次后,她已经心满意足、此生足矣;真爱过一次后,她被伤害得太深,不敢不能也不愿再投入进去。就这样,在无奈的逃避中,在无尽的思念里,她用自我安慰的精神寄托,极力摒弃不堪回首的往昔,寞寞走完了剩下的人生路。

后人敬重她的才华,她的真实,所以修了这样的楼、这样的井、这样的建筑群来怀念她。但后人又画蛇添足地臆造了那幢呈船形的濯锦楼,再现当年她为元稹送行的情景。握不住的沙,不如扬弃它。展现这样的片段,其实是一种亵渎,一种伤害。她的人生与爱情,或许如同那副没有下联的千古绝对:“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上望江流,江流千古,江楼千古”,惟其残缺,反而显得更加真实,澄澈。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