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富遐的头像

富遐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鲁迅文学院学员

散文
201901/18
分享

天车的手臂有多长


 

凡世间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随着水电厂改革的推进,让我工作和生活了几十年的大型水电厂变成了属地电厂,由于工作需要,人员从先前的近千人,分流到现在的二三百人,清寂之余总会想起那些繁茂的陈年往事。在双向选择时,年轻人选择了到省城水电公司本部工作,而我则喜欢东江小镇,选择了属地。属地,人生最后的归属地,让我感觉心安。

属地的树和人一样,无私奉献出所有的绿荫,让共处一地的人心生依赖,那粗大树干上的绿苔让人感到既环保又亲切,那些岁月留下的痕迹透着风景,透着安详。

而我却时常忆起在小东江坝顶工作的那些年。因为爱情,从四川乐山调到湖南东江,因服从安排,工作由原来的办公室来到了班组,且在坝顶。我在东江水电厂的第一个专业就是操作坝顶的100吨门机,俗称“天车”。我先是去培训,拿上岗操作证,学的是室内起重机的起吊,而实际上要操作室外的天车。好在操作天车的机会并不多,机组大修时需要吊出进水口闸门,进水口清渣,闸门喷锌等。我所操作的天车是在坝顶的最高处,大东江坝高157米,小东江34米,我最初在小东江工作了6年,而后到大东江工作了2年,更多的记忆留在了小东江。

记忆犹新的是每年的不定期进水口清渣。有时是炎炎夏日,有时是寒风凛冽的冬日,只要进水口拦污栅前出现了一大片残渣,就必须清理。不曾想,天车驾驶室在半空中的一个玻璃房内,仅能容两个人的空间,每次上去,我总要师姐陪着,那怕不说话,也有一种安全感。在清渣时,要把进水口拦污栅前从上游流下来的大小木头、缠绕水草等杂物清理掉。天车手臂上挂一个吊篮,到水面把浮渣捞起来,再举过河岸,放至坝顶,师兄师姐们一点点倒出来,再一铲一铲装车运到指定的地点。我的工作是负责把吊篮一次次送到水里捞取杂物,再一次次带到岸边。遇到大块的木头,吊篮装不了,就得先把师兄吊到河里帮忙捆绑木头,把师兄吊上来后再去吊木头。令人吃惊的是偶尔会从浮渣里捞出一头死猪或一只死羊,大家会惊叫着跑过去处理,我却只能在天车上发呆。那也是一个生命啊,谁会在意过动物们不小心掉进了河里呢,它们在被江水吞噬的那一刻,一定也发出过撕心裂肺的呼救,一定很痛苦地挣扎过。是不是动物们的生死也有注定的地方?被淹死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不被及时发现,几天便肿胀起来,若是夏天就腐臭刺鼻,惨不忍睹。据说,有的地方还清理出死人呢,好在这样的恐怖事件在我工作时不曾遇到过,否则回忆里就不尽是美好,会多些无法排遣的忧伤了。人或动物,大抵总有一场等待吧,但那时年轻的我们,上下互动,总能听到欢快的笑声,简单而知足,不知道谁又为谁而等待。

记得起吊重达80余吨的进水口闸门时,两大块闸门要分两次起吊,先把闸门从水里一点点吊出来,当闸门吊离门槽时,出水的刹那,闸门和天车晃动的厉害,自己也跟着摇晃,感觉心也悬起来了,像是在百米高空中晃动着,没有着落。吊出来还算好,等机组检修好后两大块闸门再吊回去则更难,人在半空中只能听口哨声,点动、移动、一点点靠近,慢慢移到门槽内,对准后再一点点往下落。时常是闸门吊进去了,人却虚脱了一样,半天回不过神来。此时,我会在高高的玻璃驾驶室里多呆一会,除了平息心情,更多的是放松地看看远处的风景。

透过天车驾驶室的玻璃,前方看到的是我实习时曾住过的小红楼,几十年过去了,她依旧挺立在河岸边,笑迎春风,成了游人们途径的心灵驿站。身后则是那条江水,日夜流淌着,由于常年8度左右的水温,造就了“雾漫小东江”“梦里水乡”的景观,成为远近闻名的旅游胜地,引得游人们云想衣裳花想容。回头一想,一生似乎与江河结下了不解之缘,工作过的地方先后经历了四川乐山的大渡河,资阳的资江,铜梁的沱江和身后的东江,她们或多或少都润泽过我的记忆。水乃生命之源,滋润着江河两岸的花草树木。因为水的滋养,山间也呈现不同的景观,夏日山顶云雾缭绕,那些树并肩站在一起,相互抚慰和温暖,不知何时,它们已高过了天车,直入云霄。春天杜鹃花开满山头,我站在天车上,仿佛被群山包围,人在画中立,能看到平时在地面看不到的风景。那些行走的游人时快时慢,骑车的骑车,徒步的徒步,都在一条河流旁擦肩而过。心头会忍不住吟出一句:红杜鹃燃亮山间岁月时,人已退回到时间深处......

之后,工作变动,我离开了奋战8年的工地和坝顶。随着时代变迁,旅游业的发展,东江湖已成为令人瞩目的5A景区,小东江的河道已被治理,浮渣也几乎绝迹,天车的清渣功能逐渐减退,闲置时的天车依然是坝顶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但我时常怀念那些在天车上惊心动魄的日子,并常常想,天车的手臂究竟有多长呢,她可以深入水底,打捞一些往事,在太阳下翻晒出经年的味道,也可以举过头顶,与绿树云朵相握,把山河间的未知岁月紧紧握在一起。

山依旧青着,水像从前绿着,但时间才是真正的主角,我们都回不到从前,在各自的轨道上渐行渐远。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