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赵华奎的头像

赵华奎

网站用户

诗歌
201812/23
分享

纸上江山(组诗)

◇江水长


将想象,还原于一页宣纸

画笔旋风,挥就一江春水

在自西向东的秩序里,清唱着晨歌暮曲


鸟鸣,亦嵌于一卷之中

落下枝头,就变成石头

蛰伏于草丛间,等待开口说话的时刻


两岸青山,掩不住怀中旖旎春光

静观扁舟横斜

一对木橹共摇江水,有位伊人在水一方


吊楼倚山而立,早被春风缀上诗意的名字

小窗轻启,似要提及一段佳话或韵事

却又迟迟不语


你收笔之际

一腔怀思堪比江水,迟缓,绵长


◇在咸淡相宜的时光中化身为水


坐下来。行走便成为一种流水姿势

被目光读成远方。只想坐下来

坐成一块黑色巨石,守着清晨的海岸

品味,身前万亩烟蓝,身后千里江山


只想坐下来。若椰影,坐进书卷

风起时,径直翻转成翩翩起舞的文字

纷纷落入我的诗句

当我在海的肌肤上收笔拓印

不知觉,体外已敷满海风舔过后的液渍


若是闭目,听觉便会马不停蹄地走

一直抵达入海口

此刻,涛声迭起,船笛更近

一条河流打着手势,与冲积平原暗语


我多想,在咸淡相宜的时光中化身为水

一脚向东是大海,一脚向西是土地


◇云深不知处


深山之深

有云雾,用缭绕的身形向你阐明

有人循水而上

向秋风,隔岸问路,问清一流飞泉的来意


山石嶙峋。或临渊峭立

或独坐高坡

又或抻开巨指,质询秋风

怎样构出飘零的红叶和某个动荡的黄昏


造物主惯于暗中造物,又惯于暗中蚀物

这些被时间遗忘的苍松翠柏

皆把寂寞举过头顶,在云雾中兀自孤立

一滴泪水,就是一件琥珀


你遗忘在秋风里的笔

经水濯洗,便能洇开一幅淡色山水

几粒果子,被秋风遗弃在题头和结尾

像是你拓下的几枚红印


◇海


倒翻天空

水倾泻下来,吞并了大地上的诸多色彩

只留下澈蓝,载驳万千物事


时光,顽强且执着

用无数个虚实相间的片段,对接着过往

整合着起伏不定的现实


我则用目光托住大地

将四季造意的山水,悉数纳入一片海

从不去探究

大潮来去时,在命运里掀起怎样的波澜

2018.12.21于海口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