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张天柱的头像

张天柱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11/08
分享

书里书外忆爷爷


小时候,我家的院子很大,所以父母总会把隔壁的空房子租凭出去。

有年,院子里来了一对老夫妻,我们都叫这家的男主人孙爷爷。老爷子一天笑呵呵的,整天就呆在家里,起初我很好奇,不敢进去,总会踮着脚伸长脖子朝里面瞧,结果这样的举动被老人发现了,于是他把我拉进屋子,我这才知道,孙爷爷呆在屋子里是在读书。原来这是一个藏书丰厚的老人。

满满的一大柜书,使我幼小的心灵着实震撼,在孙爷爷的带领之下,我开始了最早期的读书生涯,起初,我先看连环画,小人书之类浅显易懂的,慢慢的孙爷爷又让我看各种读本,再后来我接触了中外名著,在这个不知不觉的过程中,我读了很多的书。可以说,孙爷爷算是我最早的启蒙之人。

渐渐的,随着我看书的增多,孙爷爷对我的要求逐渐严格起来,每次看完一本书,老人总要让我从书中谈出一些道理,否则这本书就算白读了。起初,我也没有这样的阅读能力,于是我总会抱怨几句,这时候,老人总会笑眯眯地摸摸我的头,并不对我说什么,这样的读书生活久了,我也逐渐能悟出书中的一些内涵,而且我发现我的语文成绩却在潜移默化中渐渐有了质的飞跃。每逢这时,老人笑得很开心。

因为书的缘故,我与老人越来越亲密,孙爷爷的儿子孙子都在外地,常年不在,所以老人对我格外疼爱。

有次,和以往一样,我拿起了小人书津津有味的看起来,其中的一幅孙悟空的画像真是太好看了,于是我动了私藏之心,悄悄地把那一页撕了下来,放进了口袋,没有想到,这一幕被老人发现了,于是老人严肃的教育了我几句,“我小的时候,连一本书都读不起,你现在这么好的条件,怎么一点都不爱惜书,你应该把书当成你的良师利益友。你想要这本,爷爷可以给你,撕书是不对的。”我一听,不就一张画么,至于么,要是我亲爷爷才不会这样呢,没有受过委屈的我,于是回了一句,“你凭什么教育我。”

老人听了我的话,呆了良久,泛红的脸颊一下子白了,一双干瘪的老手或许是想摸我的头,瞬间又收回去了,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揪了揪衣角,张了张嘴似乎要说些什么,终究还是没有说话。看着这位局促不安似乎又有点陌生的老人,我有点后悔了,咋能对一个老人说出如此的话呢?

因为这件事情,我好几天没有去孙爷爷家,放学看见老人,也是远远的就躲开了。紧接着学校放寒假,正好给我找了个躲避的时间,于是我去了姥姥家,和小伙伴们疯玩着,就把这件事情给淡忘了。

一个月后,等我快开学回去的时候,孙爷爷的屋子已经没有人了,我傻眼了,着急的问母亲,母亲说孙爷爷两口子被儿子接走了。母亲拿出好几套书来,说道,“你孙爷爷走的匆忙,这是他临走前给你留的书,让你好好读书。”

我从母亲手中接过了书,好似接过了我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孙爷爷送我的书全是中外名著,有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海明威的《老人与海》、王国维的《人间词话》……

望着这些一部又一部的经典名著,我心里悔之晚矣,我无心的话语伤了老人的心,老人就那么急匆匆的走了,恐怕今生也没有给老人一个认错的机会了

                   

山西静乐作协:张天柱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