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张南山的头像

张南山

网站用户

小说
202102/14
分享
《省尾国角》连载

第三章 零点出发

张归南虽然和唐山人签下合同,可他一看到妻子的遗像,就精神恍惚,情绪低落,食不甘味,辗转反侧。

可张归南还是为之上任准备着,有一天上午十点钟,开回一辆黑色崭新顶级配置豪华宝马轿车,临时车牌号:粤B·C3141

父亲看到,皱着眉头,不晓得儿子的葫芦里又要装什么药,内心怦怦直跳,却沉默不语,思量对策。

一天,张归南在午餐桌上对父亲汇报“爸,我换了一个手机号码,以后就打这个。”

“号码多少?”父亲慈祥地问。

张归南毫不思索地回答“很好记,我已经发给你短信,回头你查一下

现在我就查。”父亲放下碗筷,拿起手机查看,然后表态,“这号码好,能够时时刻刻提醒人,尊守交通规则,宁停三分,不争一秒。”父亲表面赞叹,内心煎熬,仿佛万千的蚂蚁噬吃他的心脏,又痒又痛。

“爸,还有,家族短号也改了。”张归南喝一口冇鱼汤,再告诉父亲。

“也叫3344?”父亲耐心而调侃地反问。

“不是。”张归南被父亲逗乐,笑答,“是4433。”

“一个样,颠来倒去而已,生生死死,死死生生。不过,这号码容易记住。”父亲也笑着说,却有木槌在敲他似地,心碎。

……

去厨房倒酱汁出来的阿姨,不知道怎么回事,满脸微笑地叮嘱“归南,一旦到了目的地,不论什么时间,必须打电话回来告个平安,以免你爸挂念。那里人生地不熟,我是从韩愈的诗知道有那么一个偏僻地区,古来瘴雨蛮烟之地,省尾国角,凡事要处处小心,切切要照顾好自己。你什么时候起行?还要准备什么东西?你告诉我。

“知道了,阿姨!我晚上零点出发。万事俱备,不用带什么。现在交通发达,商品流通很快,这里有的,潮汕当然也有的。”张归南热情地回答,不敢勉强,他不敢直视阿姨的眼睛,因为妻子的眼睛,百分之八十是从阿姨的脸上复制过来的。

随后,张归南意味深长,特地把妻子穿着红色旗袍的那张像片摆放在车头上面,那一年,十八岁,即将从一个保姆上升到女主人,含情脉脉,含苞待放

是夜零点,张归南辞别父亲及阿姨,阿姨目送他启动汽车,开出车库,消失在视线内。一会儿,他驶过五光十色的深南大道,驶出熙熙攘攘的布吉关,转沙湾东竹头,几分钟后,骏马奔驰,开上深汕高速公路入口。

张归南以前只有走广州、珠海等地,偶尔也去过惠州,潮汕方向完全陌生。上高速公路不久,呈现眼前,有一叉口警示牌,右边箭头去惠州,左边箭头走汕头张归南从左边走,深汕高速公路有超车道、主车道及紧急停靠线。只有二车道和紧急停靠道,在高速公路大家庭中略显苗条与寒碜。

来到坳口收费站,张归南利用粤卡通走自动缴费通道,不仅节省时间,方便得多。

过了收费站,进入惠州地界,刚好看见右边有一家工厂着火,火光冲天,浓烟滚滚,警笛刺耳

张归南自言自语:水火无情。

十分钟后,张归南了进入海陆丰。

张归南没有走过这么窄的高速公路,如果超四十呎货柜车,就感觉浑身不舒服,仿佛一胖子走入二尺巷,有劲无处使一样憋气……

好在半夜三更归程不多,可以高速行驶。路况虽然不十分好,但对宝马车来说,没有大碍。

当张归南把车速提到180公里/小时,汽车警报器发出女低音:

先生,你已经超速行驶,此段路速为110公里/小时,请你减速,注意安全。

张归南不予理睬,把车速增到220公里/小时,汽车警报器发出女中音:

先生,你已经严重超速行驶,此段路速为80公里/小时,请减速行驶。

警报器女声仿佛从车头妻子那张像片传出来,太像妻子的声音,温柔之中富有磁性,张归南感到惊讶,昏昏沉沉之中,仿佛有一只抓住了他的方向盘,他本能地松脚减速。

一会儿,他又故态复萌,飞奔而去。

夜深人静,张归南一路狂奔,苍茫大地,只有天上星星作伴,路边蚯蚓蟋蟀伴奏看不到,听不

一个多小时后,张归南看着妻子像片,纵使妻子对他微笑,他还是感到心中郁闷,异常焦躁,便减速驶进惠来服务区休息,洗手洗脸,喝水吃糖,妻子生前送给他的榴莲糖还没有吃完,他触景生情,一边吃边流泪。

十分钟后,张归南恢复精神,开车离开惠来服务区,继续前进

突然,油表警报器红灯亮,张归南看前后左右没车,退车返回,警报器女低音:“倒车,请注意!倒车,请注意!”

个交通警察走近车窗,敲了敲,对按下车窗玻璃的张归南问:“先生,你好!为何倒车,需要我帮忙吗?

张归南微笑回答:“加油!”

警察连忙提醒:“小心驾驶。”然后指挥他顺利倒车。

张归南把车倒回3号加油机旁,加油小妹甜言蜜语地问:“先生,加几#,加多少升?”一边开油箱盖。

“97#,加满。”张归南心情略好,把中石化的加油卡交给她。

加油小妹把卡插进加油机卡座,拿过油枪插进汽车油箱,按下开关,一阵阵油香扑鼻而来

油表数字迅速增加……

币表数字迅速减少……

一会儿,油加满。加油小妹拔出加油卡。

“老板,还你卡。”加油小妹又问,“要不要发票?”

“要!”张归南回答。

加油小妹去开来发票,不停赞美说:“老板,你的车真漂亮,黑光闪闪

“你更漂亮浑身上下,金光闪闪”张归南反过来赞美她。

她乐了,“再见!”

张归南用潮汕话回礼:“回见!”

加油小妹举手敬礼:“祝你一路平安!”

……

加满油的汽车一踩油门,速度迅速提升,爽!

汽车一溜烟跑出加油站,越跑越快,向头方向疾驰奔去。

警报器女高音:

先生,你已经严重超速,请减速!请减速!请减速!!!

张归南玩得兴起,对警告不予理睬。

一会儿,宝马狂奔到山门收费站,高速中,汽车来个急刹。

静悄悄,只有路边草丛里的虫鸣,告诉张归南,地球还在转

山头收费站的粤卡通车道打着红“×”,醒目地显示在张归南的视野内。一条横杆挡住去路,他不得不把车拐进左角唯一有人上班的绿色什么标兵之类的收费车道。

张归南把车慢慢驶近收费窗口,按下车窗玻璃,把挡风玻璃卡座上的粤卡通拿下来,伸出左手把卡递给收费员

收费员看是卡,生硬地提示:今晚收现金!

排在后面的司机帮张归南付了款,令他尴尬,生气……

张归南猛踩油门,迅速离开收费站,穿过海湾大桥。穿过山头界,进入岭南市境,在四车道水泥公路的七八米高上空,有一块发亮的铁架大横幅:

欢迎你来到新瓷都——岭南市

张归南沿江进入岭南市区,榕江边的景色,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中,朦胧如诗,恍若仙境,张归南决定停车欣赏一番

张归南跨出驾驶室,伸伸手,踢踢腿,弯弯腰,扭扭头,做了十分钟广播体操,然后来到江边,在走廊榕树脚一石凳坐下,青翠的榕叶,随风飘动,沙沙声响。不一会儿,他站起来走几步,双手按在不锈钢护栏,欣赏着江里幽蓝的波澜,呼吸着一阵阵芳香的空气,发自内心赞叹:真美!又自问:不知道去的地方有没有这么美

月亮早已下山,繁星密布,摇头晃脑,似在争睹岭南风情,似醉非醉。

张归南突发奇思,应该把这宁静而漂亮的城市在网络上介绍给“外星人”,就不知道阳光下的岭南市如何,内心就有点憧憬起来。

灯光泻在江面上,激起江水如胸脯起伏向前滚翻

张归南没有上车离开,而是坐到大理石凳去,仰望星空,看着发亮的北斗星,对银河两岸的牛郎星、织女星恭贺说:“再过一月,你们就可以相会。真羡慕你们。”

一颗流星,从西往南飞泻,瞬息即逝。

十五分钟后,张归南站起来,步下七仙亭石阶,蹲在水边,双手捧起江水洗脸,凉爽沁人肺腑感觉真舒服。有几条长长的小鱼在他面前跳起来,不知道它们要传达什么信息。

一枝榕叶垂下来,张归南采下一叶,卷成喇叭状,把小的端口捏瘪,含在唇口上吹,居然吹出了歌声

秦砖汉瓦,

 ——有我说不清的爱;

    晨钟暮鼓,

 ——有我断不了的情。

树高千丈哟,

叶落归根;

浪迹天涯哟,

魂归故里。

天上众星看着这一幕,眼睛睁得更大了!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