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张南山的头像

张南山

网站用户

小说
202102/14
分享
《省尾国角》连载

第五章 初会张小娟

张归南转过最后一道曲,宝马一溜烟来到岭南大桥,这里就远近闻名的鬼过桥风景区,县文物保护单位——七榕成桥。张归南放缓车速至20公里/小时,突然,榕树上有一道闪光,张归南心中嘀咕,见鬼,莫非树上也有摄像头?

张归南决定把车停在榕树下一片上百平方米的空地上,下车透透气,他被眼前这座组合大桥的奇特现象所迷住。榕树下有榕树公庙,祭台,香炉。桥头竖着一块古石碑,张归南走近一看,有三个大字:

过桥

左旁还有大明永年立”等字样。

张归南正自我陶醉感叹中,也证实张春宇没有骗他,遂自言自语:

山山有灵度,处处有神话。

忽然,不远处有一个女人的声音传过来,不像哭,不像笑,不像唱,不像哼,凄凉透顶,仔细一听:“你不懂,里有鬼!你不懂,张公岭有鬼

反复如此,声音有点沙哑,像大病初愈,软弱无力……

张归南循声寻去,发现中有一个披头散发女子在慢慢过桥,见有人走近,手舞足蹈,嘻嘻哈哈傻笑不止。

张归南不敢走近十米远,他盯住眼前这个身材比例匀称的女孩,心中酸楚,叹息地劝“姑娘,回家吧!”

姑娘不应,目中无人,自言自语:“你不懂,厂里有鬼!你不懂,张公岭有鬼

张归南恍然大悟:应该是一个疯,从家里跑出来,如今回不去,父母找不到她。

天渐渐变白,榕树上突然传来高亢、凄厉的悲哀的叫声:

—虎!哥—虎!

张归南认识,这一只“冤魂鸟”。

对岸榕树,传来呼应声:

弟弟弟!弟弟弟!

张归南认识,这另一只冤魂鸟”。两只冤魂鸟,编织了一个民间神话故事。

张归南精神不振,看着疯女转头走开,他回到车上,放下刹车,挂档,启动,加油,过桥,向左拐,提速,上小坡……

这是一条四车道水泥公路,桥西有牌:

张公岭一环大道

张归南来到三公里就是岭南陶瓷厂大门口,他在古牌坊楼的右侧、土地庙的左侧停车,此时,静谧舒畅,门口的节能灯还在发光发亮,电控自动推拉铁门还没有开,张归南没有打算叫醒门卫,回笼觉,人人喜欢。他看看双超全自动劳力士金表,才五点钟刚过。张归南吁了一口气,便靠在椅背上稍为休息。

张归南刚闭眼,那个疯女的身影就在眼前转,声音在耳边喧。张归南强迫自己脱离胡思乱想的魔窟,好不容易才迷糊了一阵。过了半个钟,张归南醒过来了,揉揉双眼,无意间朝左窗玻璃往外一看,发现厂门外的土地庙门口摆放不少祭品,红壳桃,白面包,苹果,水晶梨,等等。心中纳闷:今天什么日子?旁边有一个穿短袖红T恤衫、灰色牛仔裤的姑娘在吃祭品,狼吞虎咽的样子,又悲从中来。张归南按下车窗玻璃,稍按喇叭,把吓了一跳,她朝轿车看了看,又从车左边慢慢走过,说自唱“你不懂,厂里有鬼!你不懂,张公岭有鬼

好耳熟的声音,张归南仔细辨认,原来是鬼过桥那个女,她穿着红衣白裤,赤脚,邋里邋遢,眼光呆板,疲乏忧郁,神情崩溃

“姑娘,那些东西要吃坏肚子,我给你钱,你去饮食店吃一碗面条。”张归南摸摸衣袋,忘记了自己没有现款,尴尬

“你不懂,厂里有鬼!你不懂,张公岭有鬼”女不理张归南,不厌其烦重复那句话。

张归南连连叹气,不愿意看到眼前这个情景,况且厂门还没开,他便再次启动汽车,沿张公岭一环大道走一圈,再驶上二环大道遛弯儿。二环大道跟一环大道相差坡长一千多米,坡度不陡。岭南陶瓷厂正门中轴后山梁有一平地,平地上有一座古墓,张归南在古墓前停下车,走到墓碑前。古墓气势恢宏,占地宽阔细细看着,墓室不止埋一个人,石碑有三行拳头大小的红字,中间那一行:

公超越之墓

这便是张公县鼎鼎大名的张氏祖宗张公墓,然而,张归南对此一概不知。墓前一个大平台,可以容纳千人祭奠。平台周周有很多光滑的黑色石头,有的像龟,有的像猪,有的像蛤蟆,等等。张归南欣赏、抚摸着一块大石头四个斗大行书红字:

石头东面高五米左右,后面离地则只有一米,张归南欣赏完雕刻,从后面轻易就登上去,石头顶部很平坦,直径一米以上。张归南站石头,眼眺东方,山脉连绵起伏,金色云彩,令他心潮翻滚,五味俱全

张归南心愉快,太阳马上就要上山了。

张公墓这里岭南第二个看日出的理想地方,第一个理想地方在天池望天石上。近年来,“看日出”此风盛,太阳的伟大和神秘、无私和博爱……

张归南连忙回车里拿出“D80”尼康双反照相机,架好三脚架,拍下太阳刚刚伸出脑袋而金光四射的景色,山下烟雾缭绕,若即若离。

张公岭上空,一排鱼鳞云,在阳光照射中,顿时变成了一群金鲤,摇头摆尾,游入天宫

一下子,半个太阳出来了,光芒万丈,在山坳口迅速张开。张归南全身热血沸腾,人生笫一次亲临其境,激动得把心中的郁闷一扫而光。当太阳完全升起,山下的烟雾逐渐消失菜农在田园中忙碌,白鹭飞过,张归南才开车回到岭南陶瓷厂门口,那姑娘还坐在土地庙前吃苹果,头发散乱,真的像深山野人。

这时候,岭南厂拉闸门已经打开三分之一,门卫是一个老头,前额已秃,满脸棺材斑,上两门牙奇长,似乎是装饰品,灰色衣服,看到靓车陌生人,正拿一把红色塑料扫帚赶女走开,一边教训她:“荒唐!伯爷公面前不能放肆,伯爷公会收拾你,抓你去熬药。”

瞪了他一眼,不紧不慢地反唇相讥:“这么老还骗人,伯爷公石头做的,他才不收拾人。”

门卫老头放下严肃的嘴脸,轻声细语地呵护她:“小娟最乖,最听话,吃饱了就去鬼过桥,下次我买草莓给你。

“我不是鬼,去鬼过桥干吗?”张小娟理直气壮地反问。

“看风景”门卫骗她。

“我要吃鸡腿。”张小娟讨价还价。

“好好好!”门卫老头满口答允,眼送她摆手摆脚走开,揉搓眼睛,眉头打结,无限酸痛,自言自语,“祖宗,怎么办?可怜的孩子,真没法子帮她过这一道难关?

她通过张归南车旁,四眼相对,张归南看到她一张泥土糊上似的脸,死灰色,头发粘成一块好像干死在石头上的寄生草藤,又像一只贴在水泥路面被千万辆汽车辗过的老鼠片儿,她对张归南嘻皮笑脸说:“你不懂

张归南点点头,终于记住了他叫小娟,他浑身起鸡皮疙瘩,心脏刚从醋缸里捞上来,收缩,震荡,双眼又涩又酸,居然无法控制而流下两行热泪,他百思不得其解她那双忧愤、郁闷、悲哀的眼睛,令张归南愁肠百结,心脏无力,思维夭折永生难忘。

“佛看到,也流泪。”门卫老头目送她离去,声声叹息,声音仿佛是说给陌生人听的

张归南抽两张面巾纸去泪水,目送她“幽默”地款款离开,张归南人生第一次替疯人着想:这也叫活着吗?

小娟游离的眼神中,张归南读出了的密码;从小娟生刺的眼光中,张归南明白了的渴望。他彻底抛弃了之前想离开人世、追随妻子而去的念头,收回冲动,铺开理智,暗下决心,为祖宗,为岭南陶瓷厂,为去的妻子,活下去。

同时,他也要让小娟活下去。

门卫老头把眼前反差异常的一切收入布满沧桑的三角眼睛,走近张归南车旁,彬彬有礼地问:阿兄,你找谁?我是门卫,也是张姓,贱名蛤蛄。”又指指她的背影解释,“她原是这个厂的工人,也姓张,贴花全厂第一,品貌全村第一。雅人无雅命,不知道天下还有没有好心人帮她一把?可怜的孩子。她还是优秀工人,组长。可如今领导交代,不准她进厂,我也爱莫能助。你要进厂吗?

张归南心事重重却又故装轻松地回答,“我来岭南厂看看,有没有工种适合我?”又说,“土地庙香火不错么。

“那你先把车开到车库去。土地庙,嘿,一言难尽,也是风水轮流转。”门卫老头淡定地吩咐,又自言自语,“看你这行当,岭南厂可能庙太小,水太浅。

张归南微笑一下,把车开进广场北边的车棚,然后回到门卫值班室坐下。值班室十二平方米,有一顶鸭仔铺,一套单人沙发,几张塑料椅,另一些待寄包裹……

门卫老递一根红梅香烟给张归南:阿兄,请抽烟,没好烟,我抽这种烟还赊帐,几个月没发工资。每月八百,吃自己。我说太多啦,李厂知道会不高兴。

张归南双手抱拳:“大叔,谢谢!可我没抽烟,你方便。”

门卫老自己点上烟,关心问:“你还没吃早饭吧?”

张归南笑“没有。”

“到大街对面吃早餐,岭南第一饺,那可是天下第一点心,包你百吃不厌,过口忘。汤水一流,馅肉一流,饺皮一流,卫生一流。”门卫老顺口溜似地说

“大叔,你在作广告。”张归南笑了。

门卫老也腼腆地笑,“如果说我吹牛,吃了你才下结论

张归南盯着他布满皱纹的眼睛,赏识他,怜悯他……

门卫老走近张归南,一股烟味弥漫,他悄悄地说:阿兄,看你也是正经老实人,我忠告你,那里都可以去,千万不能进这家工厂打工,这家工厂没得救济公说了,今天不倒明天倒,明天不倒后天倒,初一不倒十五倒,纵使玉祥皇帝派他儿子来管理,也难起死回生。岭南有句古话:岭南窟,易入不易出。

张归南微微一笑,对他点点头……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