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张南山的头像

张南山

网站用户

小说
202102/15
分享
《省尾国角》连载

第六章 岭南第一饺

岭南陶瓷厂大门外五米处是古香古色、名扬岭南的牌坊,牌坊是三尺乘三尺灰色油麻雕琢建成高柱四根,低柱四根,表面磨得锃光瓦亮,如镜照人。牌坊左中右三个门,中高左右低,中大左右小,左右对称,高低相差4米,牌坊建于岭南窑143年冬,修缮岭南窑343年冬,于13.8米,中门宽8米,旁门宽4米。整座牌坊顶部为拱形,盖顶为蓝色琉璃瓦。要进入岭南厂,必须通过牌坊楼。牌坊楼中门行车,旁门行人。

吸引人们的地方,是牌坊上面三角形处三斗大肥壮正楷书烫金字:

牌坊楼外两柱还有涂抹白灰的痕迹,似乎刻意要涂掉什么字画之类,还有琉璃瓦已经残破不全。张归南暗下决心,厂里再困难,要把牌坊楼复,祖光重现

牌坊楼进去,映入眼帘的是岭南陶瓷厂大戏台,盛极一时,红极一时,如今斑驳陆离,在风雨中叹息。

刚才门房大的广告词,张归南将信将疑,可因肚子确实饿了,便迈出脚步,向饺子店走过去。一来填饱肚子,二来验证门卫口舌,一举两得。

岭南陶瓷厂牌坊至岭南第一饺子店(也即凤凰饺子店)有两百米水泥路,这里是丁字路口,中间圆形花圃,三色菊花若干,缺水少肥,枯叶多于绿叶。凤凰饺子店,三角路口之南,两间店铺通,二十六槽七吋瓦,座西向东,L字形都是门面,东面门口为四车道水泥路——岭南大街,北面门前是张公岭一环路。凤凰饺子店装饰朴素,场地整洁,墙为白色,有匾隶书:

至如

出售食物简单,也即大众货:饺子,面条,汤粉……

凤凰饺子店北向门顶广告牌上有广告词:

凤凰饺子,皮薄馅香,汤水靓丽,清甜可口,回味无穷。顾客监督,如有假冒,自毁招牌。

凤凰饺子皮的制作:高筋面粉,每斤加水4两,纯碱1钱。用手慢慢揉搓成团,再用木槌反复辗压,增强柔韧性。辗压直到纸张一般薄片,最后切成5×5厘米正方形饺皮。每斤面粉可以制作300-320张饺皮,有规可依。

凤凰饺子肉的制作:回上等新鲜猪后腿肉,经过刀切槌打,加入适量食盐,剁成肉泥,再加入翅脯末、虾仁肉等。翅脯以一旗翅脯为上,汕头二翅次之,大小要适中,制作要精工。翅脯要木炭炉烤焙,虾仁要大鼎炒,然后石舂臼舂碎,过幼筛。饺子肉包多少要合理,少则无味,多则肉馅不熟皮已烂。

汤水制作:猪大骨、饭匙骨等长时间熬制成浅黄色,滤去油脂,甜而不腻。

佐料:海山鱼露,小叶荽,红色葱头油(猪油炸)等。

看罢。张归南被凤凰饺子店主人的自信折服,被凤凰饺子店主人的坦率感动,被凤凰饺子店主人的勇气鼓舞。他喃喃自语:山山有灵度,处处出能人。

广告牌上还公开了凤凰饺子的制作方法,如假包换,更令张归南佩服至深

白发苍苍的店主人张自然看到一个风度翩翩的年轻客人走过来,连忙迎出店门,笑容可掬地打招呼:“贵客,早上好!你是凤凰饺子店今天第一个顾客,恭喜恭喜!请问贵客吃点什么?饺粿面,口味不同,各有特色。吃得不满意,双倍赔偿。

张归南在门外微笑着,手指岭南厂值班房回答,“大爷!对面门卫大叔对我说,你的饺子,岭南第一,天下无敌,鼓动我过来尝尝。如果吃的不满意,他付钱。”

张大爷满脸堆笑,谦虚而自信地回答:“蛤蛄说的可能有点过,他也是有感而发。贵客吃了才知道,吃了才有发言权,各人有各人的口感,不能免强求同。要说岭南第一,我有把握;要说天下无敌,我不敢吹牛。

张归南不着急品尝,他要看看店主人是怎么包的饺子,怎么煮的饺子,怎么……

张大爷从一篾筛上抓起三五个刚刚由两个干净利落的少女巧手包起来的饺子,献给客人欣赏,对张归南解释阿兄你看,新包的饺子,色泽鲜活,味道纯香,简直就是一朵朵花。饺皮像宣纸纸一样整洁透明,又像水晶。这一切,都是手工制作,我们一家老少凌晨三点钟就必须起床干活,马虎不得。有人赶面,有人起火炭炉烤焙翅脯,有人炸鲜猪油制作葱头油,有人熬制猪筒骨汤水,有人捡莞荽,等等,一丝不拘。”张大爷像一个负责任老师,不厌其烦重复昨天的话题,“里边的肉,必须是刚杀的猪后腿肉,肉还会动,热乎乎的瘦肉,千万不能是病猪肉、死猪肉。老板你再等一等,汤水熬制时间还差十分钟。其中打肉最费工夫,要巧打而不是死打烂打,巧打肉有粘弹性,死打肉生硬。肉馅咸淡要适中,咸了死咸,淡了味。好,时间到了,我亲自动手煮一碗饺子让你尝尝。我六岁开始跟长辈学做凤凰饺子,一晃八十年了,勺子一挥间呵。如今饺子已经是岭南一大品牌,自古以来,每年都有关于饺子的故事发生,精彩无限,车载斗量。上世纪七十年代,有的学生为了吃一碗饺子,有的打赌不上学,有的烫舌头起泡,有的促成一桩婚姻。上世纪八十年代,张公岭年年举行制作饺子比赛,我得了五次冠军。你初来还不知道,岭南是一个好地方,岭南人热情好客,仗义执言。岭南有四宝:陶瓷,饺子,温泉,鬼过桥。岭南有八景:戏台,摩天轮,张公墓,张公岭古道,望天石,张公岭瀑布,榕树桥,双流合壁。岭南风景名胜多如牛毛,外界说什么岭南贼、岭南枭,只是个别现象。日子,你来久了就知道。闲少说,还是吃饺子吧。

张归南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只有傻笑,口水给张大爷说的几乎要流下来了,忙吞回去。

阿兄你要吃多少?”张大爷笑着询问。

“二十个饺子,两粒肉丸。”张归南马上比划回答。

“好哩!”张大爷一边动手一边默念“4520”算了饺子,放进小竹筛,然后轻轻仙女撒花一样撒进一锅开水里,盖上锅盖。一分多钟后,饺子探头探脑浮上水面。

“熟啦!”老张边呼唤边用竹笊篱迅速捞起饺子放在一个洁白七寸荷口碗上,再用大铜勺加入八分满蜡黄色汤水,撒下一小匙葱头油和一小撮荽。呼唤孙女,“阿姣,上饺子啰!”

一个少女把饺子扶到张归南的食肯上,甜言蜜语地说:叔叔,请吃饺子。还没吃,一股香喷喷的味道扑鼻而来,饺子香,人也香。

饺子晶莹剔透,色、香、味俱全。

张归南一阵深呼吸,把香味沁人心脾,看着如此漂亮的饺子,张归南舍不得把它们吃掉。正如他当夜新婚之夜,不敢对妻子动手动脚,惊怕破坏了人世间完美。

叔叔,趁热吃,风味尤佳。冷了,饺子皮了,有损形象和口感”少女一旁劝导,娇滴滴。

张归南顿时又想起那个疯妹子,真想给她一碗,看看门外,没有她的身影。

“谢谢提醒。”张归南低下头,张口来吃,口感,滋味,绝佳。

肉丸,也像饺子肉馅一样精工制作而成,有荔枝那样大,一看就知道张大爷的好客和大方。

张大爷看着张归南吃的滋滋有味,心中高兴,便走近张归南桌旁,客气地问:“阿兄,味道如何?

“大爷!我简直没办法说清楚,没办法用语言表达内心舒畅和被引诱的感觉。一个字:好!简直赛神仙。哈哈!大爷,再来十个饺子。大爷,以后我准会成为你铁杆的食客。”张归南树起大拇指,“就怕减肥又要失败了。”

“承蒙夸奖,今天我请客。凤凰饺子店的规矩,第一个食客不用还钱。”张大爷高兴“别怕,胖了爬山。”

“无功不受禄,不能白吃。”张归南极力婉拒,调侃,“白吃要肚子痛

阿兄你吃的合口,就是我的报酬,不用客气,不用客气。请问贵姓?”张大爷满脸微笑。

“免贵姓张,弓长张!”张归南坦荡地回答。

“哦!那我们是宗亲我更加义无反顾。”张大爷更高兴,打开话匣子,“何方宝地?”

“深圳。”张归南用面巾纸擦拭脑门的汗珠。

我们岭南水浅地薄林稀,只有白鹭鸶。你如此俊逸,像天鹅丹顶鹤,我就猜测,一定来自天堂。”张大爷恭维说,转而再问,“来这里走亲戚,还是生意场上谈业务?”张大爷越说越地道。

“来岭南厂上班。”张归南实话回答。

张大爷面露疑色,“看你仪表堂堂,英俊潇洒,声如洪钟,谈吐非凡,应该不是一般打工者?可惜,岭南厂就是一条咸鱼了。

“我喜欢挑战,喜欢绝地重生,试试看,如果不行,就滚回深圳去。”张归南微笑,答非所问似地

张大爷的老伴责怪丈夫:“老头子,成为查户口的?一会吹牛,一会导游,喋喋不休,仿佛世上七成话是你的。阿兄别听他的,他的行当,除了卖饺子是真的,其它全是荽。

阿婆!没事,谈得来多说几句。”张归南摆手示意,佩服之致,“谢谢你们的慷慨大方一视同仁、童叟无欺

“阿兄如此城府,老朽佩服,可实不相瞒,若不是祖宗企业,大可不必把人生宝贵时光捆绑在岭南厂这辆破车上,板上钉钉,老人组起四柱,岭南厂翻车跌下深渊粉身碎骨早已倒计时。俗话说,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看你也是四十上下,光阴似箭,一闪而过。岭南厂也有三魂七魄,可二魂六魄已经丢失。老姑婆捞了三次,都没办法把岭南厂魂魄捞回来。岭南厂孔明灯熄灭,不能怪魏延,却要怪李刚。岭南厂八百年来是何等辉煌,如今摇摇欲坠,今天不倒明天倒,明天不倒后天倒,初一不倒十五倒,真可惜。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岭南人不甘心,又能如何?岭南厂的前途,断送在小李子手中,家门不幸,老天无眼,都有定数”张大爷越说越愤慨,明显地伤感,“俗话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然而,岭南厂跟我们岭南人是砍断骨头连着筋,有一种血浓于水的关系。祖宗企业,灰飞烟灭,呜呼哀哉

张归南笑而不答,他知道小李子李刚是岭南厂现任的负责人,可对其它,张归南还一无所知,但从门卫大叔及凤凰饺子店老板的话里有话中预测到:刺瘤头。

张归南意犹未尽……

不一会,小姑娘再端半碗饺子出来,还是那样香喷喷,令张归南心旷神怡、余味无穷

张归南吃饱了,摸摸肚皮,可口里还想吃。张归南抽两张面巾纸擦拭嘴唇,肚子饱了,可嘴舌还想吃

张大爷又走过来,递上一根红壳五叶神香烟“阿兄,凑合

张归南抱手道谢:“谢谢!我一直就没抽烟。”

“没抽烟好,如今有钱人和文化人大多数都不抽烟。我这是坏习惯了,改不了也不想改。”张大爷说完点上烟,开始吞云吐雾。

张归南掏钱,这是他今天早上第二次忘了自己身上没带现金,尴尬问:大爷,你有没有刷卡?

张大爷不肯收钱,还威胁说:“再争,我生气啦!我没有刷卡器,有也不刷。

“那我天天来吃,你岂不破产!”张归南坚持还钱“那就赊账,下次一起还

“友情第一,金钱第二,快乐无价”张大爷是真的不肯收钱,他还邀请,“有空多过来吃饺子,聊天。如今,有资格能跟我老张聊到一起的人不多了,尤其年轻人。

“看你啰嗦,放眼天下,谁跟你聊?”老伴也不甘寂寞,可从她的音容笑貌中看到,她很欣赏丈夫。

大爷,阿婆,告辞!我有时间就过来,没时间也争取时间过来。今后,我就是神仙了,能吃到这么好的饺子。在深圳,我也尝过很多饺子,这里的味道就是不一样,是山鸡和凤凰的差别啊”张归南说完走出店门,挥手辞别。

太阳已上三竿,今天又将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太阳的慷慨大方,在岭南厂某些角落,也就留下阴暗面

回到大门外,门卫邀功似地问,饺子好吃吧,没骗你吧。

张归南点头回答:“大开眼界,大开胃口,我肯定从此不吃其它混饨。”

“不用客气,岭南好吃的东西很多,这只是点心而已,还有白斩鹅,鲜牛肉,大鱼头,野生鲶,手赶面,海鲜更是品种繁多,占据东南海,鱼虾蟹应有尽有。你若能住下来,山珍海味,准你大饱口福。”门卫津津乐道,说得两个大牙差点要掉下来一样令人担心,“只可惜,岭南厂好多事情事与愿违。

大叔,谢谢你指点。再说吧。”张归南敷衍,告辞了,“我开车银行取钱,回头见。

张公岭的天空,西南方有几片大云朵,洁白飘逸。

张归南一边走向停车棚一边吹着口哨:

咱们工人有力量

咱们工人有力量

……

改造的世界变呀么变了样

……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