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张南山的头像

张南山

网站用户

小说
202102/15
分享
《省尾国角》连载

第七章 戏台

张归南停好车,准备去办公室看一下,转头看到广场北边有几个民工大张旗鼓、吆五喝六、粗脚重手拆戏台,而且已经有两人爬上戏台顶,并把古毯一叠叠毫不留情地丢下来,碰击水泥地面,发出“噼噼啪啪”的碎响声,地面上,顿时一片狼藉,散发出一团团白色烟雾。

张归南见状,迅猛冲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大声叫唤:“手下留台,手下留台!快给我停手,师傅!你们真糊涂还是假糊涂,这是犯罪。这个戏台,比你们爷爷还老啊!

门卫大叔愕然,看着张归南急匆匆的背影,摇摇头自问自答“关于戏台,说来话长,那是历史的杰作,也是历史的伤痕。总的来说,一块伤心地,留它干吗?连工厂早晚都是别人的,留戏台给别人作戏,我们看了难受。这个人真奇怪。什么来头?一定有来头,走着瞧!我断定,岭南厂有好戏开锣了。活这么老,我至少不知道岭南厂如今的水这么深。

岭南陶瓷厂大门内,是一个长1000米、宽600米东西走向水泥广场。边是工厂食堂,北边是车库。戏台跟牌坊可以说浑然一体,遥相呼应,交相辉映,相得影彰,缺一失色。纵使历史上演出这样那样戏剧阳春白雪,下里巴人,秦皇汉武,杨乃武与小白菜,不管足与不足,悲剧与喜剧,从另一个角度观察,台上台下,又不失为一道特殊的风景线。

张归南迅速跑到戏台下,来到三个民工身边,紧张得满脸猪肝色,气喘吁吁地劝阻“我说乡亲们,锤下留台,手下留情。”

张归南头望着戏台顶的两个工人大声招呼:“兄弟们,手下留瓦。下来吧,既然戏台生存了这么多年,我们又何必拆台?外人会笑话我们心胸狭隘,鼠目寸光。拆台,祖宗在天有灵,会做何感想呢?何况戏台已经成为一个历史的见证,这是岭南之宝啊戏台几十根古木柱,寸木寸金。戏台有笑声,也有哭声;有喜剧,也有悲剧。不该拆,还给历史本来面目,也是对我们的子孙后代负责。下来吧,兄弟们!这台拆不得。

一个民工说:“一年没演出了,还留戏台干吗?”

“戏台在,戏就永远存在。”张归南越说越激动,眼睛发红,苦口婆心,声嘶力竭

地面上,站着一个老工人毫不留情地顶撞张归南:岭南厂马上就保不住了,既然没戏了,还想要戏台干什么?我们只管赚钱,演不演戏,跟我们无关,又不能当饭吃,当衣穿,当女人睡。演戏,那是你们书呆子的游戏,如果没米下锅儿女嗷嗷待哺,看你们还会不会今日出门无洗面,这个破厂,究竟谁说了算?还有这木雕你还留恋他干什么?他是以前我们岭南陶瓷大师张子牛的作品,物是人非。张子牛连后代都保佑不了,还寸木寸金,骗谁呢?我们不是傻子,我们是现实主义者,拒绝浪漫。往事不提,我再问一句,你做得了主吗?明天若叫我们再来拆台,要加倍工钱。虽做苦力,我们也是人,也有尊严”他寸头,灰白头发,酒糟鼻子,夹烟的左手只有四指。

张归南心情沉痛自古以来,墙倒众人推,莫非如此

“我做主,我说话算数。”张归南拍着胸脯回答,“至于雕刻作品,本身没有错。”

“可我们只知道是李刚做主,我们拿他的工钱,我们五人是他请来的技术工人。”九指继续说“你要明白,我们做的是技术工

“从今天起,我是李刚的上级领导,他归我管。”张归南不得不用这些他原来认为浮澡、庸俗和可笑的语言来镇住这些头脑单纯、心态扭曲、原本善良的工。

“一个破戏台,下一个台风来准倒,现在家家有电视,留它干吗,有什么鸟用?说不定倒下还会砸死人。现在又不开斗争大会、审判大会、动员大会,更不演潮剧和放电影。我看这个岭南厂危在旦夕,什么都没有了。这个戏台纵使不拆,也活不了多久。”一个小个子工人笑着说,左手三指,右手只有拇指,炸鱼炸掉四指。如今,他还经常去炸鱼,一种嗜好吧。看其表情,有一天,把自己炸死,他也心甘情愿。

“留着有用,有用!工厂里的每一件东西都有用,就是一块古代小瓷片,也是古董呀。”张归南笑哈哈地解释,“我没抽烟,没烟给你们抽。你们下来,不要拆台,你们今天的工钱,我私人来付。

“我们只管要钱,不管你私人的公家的、清洁的肮脏的。再说,现在这社会,私人的公家的谁说得清,很多部门,公家的也是私人的,没有我们老百姓的份。千句五百双,你要我们不拆台也不难。可以接受谈判,我们今天工钱是天经地仪,有劳有得么,《劳动法》规定,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不,还要罚款。”小个子工人提出条件,“本来,我们计划在这里干一个星期,把其它工作都推开了,你要给工钱就得给一个星期七天乘以五人,每人一天六十元,六五三千元,不多。”原来小个子是一只笑面虎,吃起人来毫不含糊。

“只要你们不拆台,听你们的,全听你们的!”张归南不愿意跟他们再罗嗦和纠缠,拿出一叠钱,数出三千元给笑面虎,“说话算话!我还有其它事情要办,先走一步。”说后扬长而去。

个工人愕然,被镇住一样站着,你看我,我看你,还是老工人胆大,他从笑面虎手里抽过钱,吐口沫数了两遍,又拿到眼前照一照,幸灾乐祸地说:“没差,没假,有金线,也有水印。想不到在这个白面书生身上发点小财,今天六合,好日子。来,大家来分钱,每人四百二。买码又有钱啦,古人说话纸好包,瞌睡鸟自有飞来虫。台顶二个工人见钱就乐,连忙溜下来分钱。

给同事分完钱,老工人诧异:“还剩这么多,多出九百。哦,六指算多了人家九百元。怎么办?”

“这小子像我,也不懂数。多出也分掉,每人一百八。”六指主张,这一次,他没数错,“哈哈,晚上又可以去食品站找老熟人、老相好

……

明亮的蓝天,几朵白云像浸过水的白木耳一样,白得耀眼,已经从南边移到西边。

一旁“看戏”的门卫大叔再也看不下去了,他口出恶言:“你们敢这样做,像五只乌鸦有何不同,泯灭自己良心不说,对得起祖宗百年清吗?敲诈人家不算,还吞掉这笔多出的钱。总有一天,难道你们忘了那句古话:吃铁丁吐耙头。

五个工人对门卫反唇相讥,老工人说:“大家都光棍一条,何必龟笑鳖无毛。放心,蛤蛄,买烟有你的份。你那点心思,不就见人见份么。”

门卫大叔气得哆嗦:“强盗行劲,不得好死。我才不抽,抽了生癌。”说完转身走开。

笑话,不抽就不会生癌吗?村里那些不抽烟的,生癌更快更早。老傻瓜!这就像我们没娶老婆又早死,你知道为什么吗?”笑面虎嘲笑他的后背,吐口水“你聪明你说,说对了我给你叩头。”

门卫不服,转回头对骂。

笑面虎比划着回答:“憋死!”

几个人放肆地笑,却笑得心虚

门卫气得扭头就走,并且诅咒着:举头三尺有神明,我绝不跟你们同流合污。

“啥东西?你也是假冒伪劣产品。”十一指毫不留情。

这时候,太阳已升五竿高,金光闪闪,却没办法照射进岭南一些阴暗的角落,而尚有霉气的味道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