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张南山的头像

张南山

网站用户

小说
202102/16
分享
《省尾国角》连载

第十章 再会张小娟

岭南村坐落在张公岭南部山区张公岭南面山脚,、凰溪两岸,从内到外,从南到北,辖下岭心、南方、前景、程三、掌背、屋力、之元、己卯、人中、风车洞、向日葵、盘锦十二个自然村,占地三十多平方公里(包括田地,不包括山头),东与岭东、西与岭西、北与岭北村为邻。村道大小不一,纵横交错,房屋高低不平,新旧不一,色彩斑斓、龙眼杨桃等果树星罗棋布。

全村除了人中自然村九十九人姓罗,后全部姓张。百年来,原来有十几个姓氏,由于种种原因,为了活着,为了传宗接代,搬走的搬走,改姓的改姓,传下来至今的只有“张罗”两张罗能够和睦相处,也是有故事的,有高人说,若消失,张氏唇亡齿寒啊

张小婵的家在岭南村西部之元自然村,门口一株参天酸杨桃树,要过凤溪两车道钢筋混凝土之元大桥才能到达

张归南和小婵没有原路返回,轿过处,这是岭南村最宽大、最繁华、最文化的街道——岭南大街。

张归南开着他的黑色宝马,悠悠而行,旁边副驾驶座坐着岭南姑娘张小婵,心情荡漾,缓慢地、轻松地、骄傲地从张氏宗祠门口驶过。

张归南看见宗祠门口十几个背着书包的孩子起哄……

张归南刹车,好奇地往窗外仔细观看,依稀看得,孩子们围观,门墩坐着一个,孩子们对她高声大叫

“看什么?有什么好看,没什么好看。你又无能为力解决她的未来生。走吧!经常这样。辱衰乡里,辱没祖宗。”张小婵埋怨说,生气了

“你认识她吗?”张归南心中掠过阵阵不安,感叹生命的脆弱、荒诞和无奈。

张小婵叹惜回答:“还不是小娟,我小学同学,岭南厂同事,我最要好的朋友。自从她发疯,祖宗不管,土地爷也不管。刚来还不知道,小娟她爷爷就是岭南厂雕刻大师张子牛。

我今天第三次看见她了。”张归南今天已经多次叹息,“你们姐妹一场同一个祖宗,流着同样的血,也不管”张归南手足无措,情到急处,盲目责备

“管过,没用。”张小婵哽咽说,红着眼睛,委屈万分,“小娟十三岁那年八月半,她母亲王爽婶马戏团一个驯狮的跑了,奶奶光夜气死,父亲气瞎。小娟辍学进厂贴花,帮家里还债。后来,父亲不同意她跟张归天谈恋爱张归天殉情,小娟便疯了。去年底,小娟父亲也死了,他死的好!半年内,他把小娟‘卖’了三次,我们对他恨入骨髓。今年清明前,小娟一把火,把家烧了小娟无家可归,经常住土地庙。我几次努力过,一点作用也没用。于是,能够做到的,日夜祈祷,希望小娟能早点死,怎么死都好,解脱!解脱!!解脱!!!

张小婵说完用拳头擂打车窗,又紧紧抓住自己的头发,头往车窗上撞击,以此发泄心中的无能和痛苦。

张归南听着着,用力拍打方向盘,强迫自己必须冷静,要想出一个万全之策

孩子们的笑声……

张归南慷慨激昂对小婵说:“疯了疯了今天我碰到了,就要管。

“你不知道,在我们岭南,人若疯,一切都完蛋,包括什么遥远的尊严。你要管,我给你想办法。”张小婵拉住张归南的袖子献计,“你决心要管,我叫孩子们走

张归南盯着张小婵,点点头,看着她如何办,心存疑虑。

岭南的上空,早上的白云已经变成了黑云。

只见张小婵开门下车,向一个较大孩子招手:“创头,过来,过来!”

胖墩墩的创头跳下台阶,冲了过来,余兴未尽问:“什么事?叫我。”

张小婵拿出一张二十元,扇,认真地说:“你们去学校读书不要欺负小娟姑姑,给这张钱去买糖。

“真的?”创头拍着胸脯保证,像江湖中人。

张小婵把钱递给他,。创头高兴得鼠窜回去,在伙伴们耳边说明了,孩子们欢呼雀跃。随后,他们冲着小娟不叫“白虎星,害人精;害人精,白虎星!”

张小婵站在车窗边,气得眼泪直流,无计可施又急又气地骂:兔崽子,小娟不是白虎星。

张小婵颠簸着走过去,把孩子们叱“去学校,迟到了。”

孩子们走下门楼,创头还是忘不了说:“婵姑,我们明天再来。”

张小娟拍打他的屁股,责备他:“来你个狗头,找呀。

孩子们走到宝马车旁,摸摸车尾,敲敲车头,异口同声说:“好车,马牯!长大了就买这牌子

张小婵走上门楼,在张小娟身边蹲下来,张小娟像吃不饱,朝张小婵嚷嚷:“你是谁?”

“我是小婵。”张小婵边说边拉开小娟右手。

”张小娟嘻皮笑脸地骂,眼光呆滞,疲惫不堪。

“呸!乌鸦嘴。”张小婵故装生气,又哄她,“乖,小娟最乖,跟我去买糖吃。”张小娟连忙夹紧双腿,不愿意。

张小婵耐心地劝导:“小娟最乖。”

张小娟忽然起来,打了张小婵一巴掌,真打,打得张小婵眼冒金星。

孩子们离开宝马车,散蜂般一边跑一边欢呼:有钱了!去上网了,去上网了

张小娟蓝色衬衣大小,结上钮扣,束得胸脯大鼓。短裤则太大,不得不捡一节红绳捆绑。张小婵从自己头上拉下红色橡皮圈,束起张小娟的头发,让她的脸露出来。

张小娟被张小婵拉起来,她们俩并排站在门楼上。面对小娟这个丑八怪,张归南越看越心酸,想到自己昨晚以前还在寻找自杀的机会,禁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张小婵走回张归南身边,目光炯炯,却忐忑不安地问:“怎么办?弄不好身败名裂。你要想好,冲动是魔鬼。

张归南擦去泪水,似乎早已深思熟虑,成竹在胸,他镇静地回答:没想那么多!拉她上车,带她进厂,你叫两个工,帮她洗头发、洗身体,洗干干净净,找两件衣服给她穿

“合适吗?”张小婵疑问,其实她内心很激动,可担忧占上风,“李他会同意吗?

张归南斩钉截铁地说,“小婵啊,从今日起,凡是做好事善事,不用理他同意不同意。我们岭南厂的产品是缶烧的,我们的心不能是缶烧的。从今天起,岭南陶瓷厂是我当家作主。救死护伤,是人道主义精神,我们该做。恐怕接下来很多事情要麻烦你,到时候,你不能埋怨我呵。

“厂长,我哪敢?!我先替小娟谢谢你!如今好了,苍天有眼啊!”张小婵喜极而泣,连忙走过去把还在摇头晃脑的张小娟拉过来。

“上车!”张归南已经开了右边后车门。

“反正离厂不远,我拉她走路回厂。”张小婵说完,紧紧拖拉着张小娟向工厂大门去。

毕直的岭南大道,地面坚硬无比,街边站着好多看热闹的商人。接下来,他们准会把这一则新闻,和着店里的商品一起出售。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