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张南山的头像

张南山

网站用户

小说
202102/19
分享
《省尾国角》连载

第一十一章 清洗

张归南慢慢开着车在小婵小娟她俩后面跟着,岭南大街两旁无数好奇的眼光,还有窃窃私议,大热天,张归南却感到后背飕飕发凉。

门卫老头张蛤蛄横刀立马,坚决不让张小婵带着张小,而且叱骂张小婵“荒唐!谁让你带她进去,吃了豹子胆。”

张小婵努努嘴,指着后面款款而来的宝马车。

“他?还不知道‘阿头’同不同意他来上班,他有什么权力带疯子进来?他现在还是一个外人,他这么快被传染疯癫,你一个好姑娘不做,也跟着疯癫,自作主张,不知天高地厚。”张蛤蛄怒骂张小婵。

张归南停下开车门出来,严肃认真地对张蛤蛄坚定地说:“大叔,让她们进去,请你无条件服从。”

“你说进去就进去,你是仙是道?还无条件,我不是战败国。你能不能进去,还不一定这件事情,我只听阿头的指挥。吃了一碗饺子,就上西天,不把自己当外人,就以为是岭南人了?在岭南厂,反正我只听阿头的。”张蛤蛄反目无情,认人不认车,不仅不开门,还来了脾气。

张归南疑问:“阿头是谁?”

门卫有恃无恐似地,“李刚李厂长!”

哦,是他!如果李厂今天不来上班,你就不开门让进是不是?”张归南耐着性子问。

李厂天天来上班,生病也来。退一步,你和小婵可以进,疯子她不能进我问你,她还能活几天?当然,退一万步说,如果李厂打电话来也可以,他让进我放行。但这是不可能的。”张蛤蛄固执己见,口水从几个黑牙缝喷出来了。

刚好办公室主任张永勤去对面诚兴堂买香烟返回,张小婵稍稍告诉张归南此人是谁

张归南叫住他:“张主任,太好了!你过来,跟门卫说,让小婵带小娟进去洗澡。

张小婵在张永勤身边耳语一阵,主任先是惊讶,尔后走近门卫,对他耳语几句,门卫脸色骤变,慌忙按电纽开门,又走到张归南身边陪礼道歉:“不知道是厂长亲自来上班,怪我死心眼。其实一直以来我都可怜小娟这孩子,救死护伤也是我所坚持,心有余力不足啊。

张归南轻松而微笑地回答:“大叔,你没错。你责职所在么。有你这样的门卫,厂放心,我放心。我还忙,改日我们再详细谈。

张小婵又拖又拽,把张小娟拖向女宿舍,张小娟老大不情愿,仿佛拉她去刣掉一样,嚷嚷着跟张小婵作对,扭头扭身,脚不迈步,又似乎前面是悬崖绝壁,她像小黄牛往后扭。

张蛤蛄点头哈腰,额冒豆汗,如释重负地回答:“厂长你忙吧,人命关天,你先处理,我是小人小事。”看着张归南上车,他又自言自语,“小娟应该是魂魄走远了,回不来。你应该真正才是那个捞魂的人,命中注定。

张归南把轿车开进车库,外面日猛。然后来到女职工宿舍活动室,张小娟已经被拉进浴室洗刷,十几个女工在等着看热闹,交头接耳,见有生人进来,眼神古怪。

说也奇怪,张小娟变了一个人似的,没有反抗,任凭五个姐妹摆布。张小婵三五下扯掉张小娟的衣服,按她坐在水龙头下的椅子上,水哗哗流下来,有一个女工把海飞丝洗发露大把搓在张小娟头上,使劲抓搓,张小娟似乎是很舒服地闭上眼睛。黑色的脏水流下脖子,流下胸脯,流下地板。五个姐妹不怕脏,不怕臭,你来我往,互相配合,像是洗一个娃娃,刚从粪坑捞上来

小婵摸着小娟锈迹斑斑的皮肤泪水汪汪

一个女工叹惜说:“如今的虱子,只能感谢小娟姐。”

张小娟的头发被洗了七遍才洗干净,头发也掉下来不少。张小婵用大毛巾把她头发擦干,罩上,又把小娟拉起来站立,吩咐姐妹们:“把沐浴露拿过来,帮她洗一遍身子,也让她香喷喷。小娟病了一年多,身材还这么好,谢天谢地!

变黑了,变软了,而且伤痕累累。”一个女工一边帮她洗一边说。挠到双腋窝,小娟还知道痒,嘻嘻哈哈笑个不停,只是笑声刺耳,如果在半夜三更,准会吓

“只要小娟能活下来,其它都是小事。”张小婵积极地回答“张公岭有灵,祖宗有灵

五个姐妹整整忙碌了一个多小时,才把张小娟的外表刷洗干净,而她们的衣服都淋湿了。

有一个女工拿来一套衣服,黑色的齐膝束腰百褶短裙,黑色短袖圆领套衣,她说:“以前小娟穿过我的衣服。

鬼迷心窍,我们以前居然没想到帮小娟洗头洗澡”张小婵自我责备,“小娟心肠好,她应该能好起来。”

大家惭愧得低下头一言不发,像做了坏事的女孩,欠着小娟的债赖掉

张小娟穿着干净整齐的衣服,被姐妹们推着来到张归南面前,张归南仔细一看,张小娟比张小婵高一点,不足,上唇燕子形,下唇月儿形。完完全全变了一个人,二尺秀发,长长的脖子,尖尖的下巴,棕色的皮肤,优美的身材,张归南心中一震,眼睛一亮

张归南递给张小娟一罐打开盖子的王老吉,“喝吧。”

张小娟毫不犹豫,抢过去,贪婪地喝起来,仿佛三天没喝水了

“厂长,你吩咐!接下来我们该做什么?”张小婵神气活现地问,仿佛打扫战场刚回来。

姐妹们大吃一惊,不免多看几眼,原来他是厂长,难过长的这般英俊,这般魄力,比刘德华强多了!同时,内心顿时充满种种期待。

张小婵又转问张小娟,“小娟,你记得我吗?”

“你是谁?”张小娟摇头晃脑,语音不清。

“姑娘们,别怪她,她还是一个病人。”张归南劝解,仿佛他是病人的家长,刚刚捡回亲人。

“厂长,我叫小云。你是大好人,帮人帮到底,你救救小娟姐吧,她原来是我的组长。”一个女孩哽咽地哀求,擦拭流泪的眼睛,“小娟姐太苦啦。她把一辈子的苦难串起来,背在自己身上,她才十八周岁,怎么受得了。厂长,你一定要救她,你不救她,她只能等死。小娟姐还不到死的年龄,她的人生刚刚开始

张小婵安慰她“大家放心,我们厂长一定有办法。

“真的!”小云破涕为笑,欢天喜地地说,“我去告诉大家,给大家一个惊喜。”

张小云情绪低落地走回来,张归南见她闷闷不乐,心中有数,逗她:“她们不相信你说的话对吧,换成我也不相信,为什么要相信呢?除非马上拿回工资。然而,不管她们相信不相信,不影响我做出正确的判断的计划。姑娘们,现在我宣布岭南陶瓷厂将为张小娟的健康负责到底。本来么,她就是厂里工人,我应该道歉。张小云你再找两个女工一起去护理张小娟,由工厂支付你们的公工。我们先带小娟去医院检查,医治她的杂病后,再转去汕头精神病医院医治。我同时决定,张小娟病愈后,如果她愿意,可以随时随地回厂工作,也可以去深圳咱们的公司上班。

张小云脸上云转晴,拍手叫好,“太好了!小娟姐有救了!去护理小娟姐,我不要工资。”

“我载你们去医院,小婵,小云,还有你(瘦瘦高高),你(矮矮胖胖),什么名字?”张归南点将。

“她叫张小依,她叫张小青,原来我们都是小娟的部下。”张小婵指着她们,得意地介绍。

“上阵父子兵,患难姐妹情。好!我去开车,你们扶着小娟在门口等我。”张归南获得安慰,高兴地吩咐。

几十个女工虽然不相信,但还是出门来看热闹,猜测他们接下来能走多远

有人说:“也许是真的,神经有问题。”

有人说:“他能把咱们工资发了,那才叫真本事。”

……

张归南已经把车开出大门,让张小娟她们上车后,立刻开动,很快消失在看热闹人的视野。

张小娟不再吵闹,迷迷糊糊,一上车居然睡着了,看着她睡得如此香甜,如此沉醉,如此安逸,仿佛经历了一百万公里的马拉松长跑,又宛如一年没睡够,如此疲惫,姐妹们心酸又微笑着抱着她,看着她,护着她,害怕她再次飞走了。

医院年长女大夫帮张小娟检查了半小时,冲出来对张归南劈头盖脑破口大骂:“虐待狂!你当什么丈夫?”

张归南被咒骂的哭笑不得,尴尬问:“医生,她患上什么病?”

医生怒目而视:“什么病!凡妇科病,她都有。还有脸问我,刮不知耻。”

围观十几个其她病人家属看热闹,探究竟,向张归南投去厌恶、鄙视、愤怒的眼光。

有人感叹:有钱人都这样。

张小婵连忙拉着医生到楼梯口,跟她解释:“医生,他不是病人丈夫,是我们厂长,今天刚上任,我们是岭南厂的。

“包老二更肮脏。”医生更生气,“岭南厂,经常罢工那个厂,不是倒闭了吗?”

张小婵焦急地打断医生的话:别胡说!也不是老二。她是厂里原来的工人张小娟,去年生病,今天是我们厂长第一天上班,就她。岭南厂罢工不假,没有倒闭。

医生恍然大悟,“这样说,是我错了。”

“正是。你大错特错!”张小婵如释重负,又央求,“医生,麻烦你弄点药治治小娟头上的虱子,这么多虱子虱子卵白花花,肯定痒死她了。

医生答应,可满脸胀红,小跑到张归南面前道歉:“厂长,对不起!怪我臭嘴巴,可我切实被病人的病情震惊,深感悲哀,义愤填膺,才那么破口大骂。”

“没事。救人要紧!医生,病人以后还要多多麻烦你。”张归南岔开话题岭南厂一定重谢!

不用谢!救死扶伤,是我的责任。你放心!”医生连忙打包票,态度九十度转弯,“你如果工作忙,可以回去。我再去帮病人检查一下,看看有其它病没有。我提议病人先在这里医妇科疾病再转汕头神经病院,当然不能拖延太久。

“医生,按你的专业来,谢谢你!”张归南真诚地感谢。

“应该的!应该的!”女医生顿时恢复慈祥,令人感到温暖。

张归南留下张小云、小依和小青三人轮流护理张小娟,自己带着张小婵回工厂,工厂还有很多焦头烂额的大事等着他去碰,他早已做好头破血流的准备,诸如晚上张氏宗祠另类“鸿门宴”,唇枪舌战在所难免,连小婵也明白,那将是凶多吉少。

小婵警告他务必小心,正是,神仙难过张公岭。然而,张归南不信,说她“黄毛丫头”,夸大其词。

小婵左右为难:一边是外公的老人组,一边是刚认识的偶像孰是孰非,小婵暗自为张归南担心,内心矛盾,又想不到一个解决问题的万全之策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