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张南山的头像

张南山

网站用户

小说
202102/19
分享
《省尾国角》连载

第一十二章 岭南英雄谱

以岭南厂及张归南的名义,接到张小婵下午的通报,岭南村老人组开了紧急会议,一致决定,鉴于张归南有解决问题的诚意,又是同宗,俗话说,一笔写不出两个张字,又有本村姑娘小婵从中周旋,何况还是老人组长的外甥,今天天气万里晴空他们心情舒畅,终于在下午六点钟,等待消息,张归南冷、生硬地告知:

同意谈判,解开死结。谈判地点,张氏宗祠中厅谈判时间,当晚七点半迟到,或不到会一切后果自负。

纵使是自己热脸贴对方冷屁股张归南收到信息,喜出望外,但他对谈判前景无数,于是自己一再告诫自己,有求于人,千万小心,真诚相待,点头称是,虚心接受,求见的时间可以提前不能落后,否则前功尽弃。

正如张小婵告诉张归南所说:岭南人无脸当死,这些老大爷,更爱面子。

活到老被到老的前车可鉴,偏见也好,经验也罢,岭南老人组全体理事,百分之百认为张归南只是缓兵之计而已,说不好就是第二个李刚,拖延战术了得,否则他去哪里筹集这么大的资金他要是有这么多钱,何必来这个窟里淌混水?何况他来自一个鱼龙混杂、变无穷的城市。

为什么选择在张氏宗祠谈判明显要给张归南一个下马威,我的地盘我作主,气势压倒对手。

形势不仅没有明朗,相反,徒增几分严肃,几分畏惧,几分复杂,都不利于张归南但是,前面是悬崖峭壁,万丈深渊,他也必须去,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没有退路。

张归南带上两斤高山单丛高档茶叶,名字鸭屎香,毎斤一千五百元,另带两条中华香烟,软中,毎条七百多元。七点钟,他准时去带张小婵,她已经在路边等十分钟了,她迅速上车,不敢停留赶往张氏宗祠。

张公岭岭南岭东岭西岭北岭中,原为人名,五兄弟,都是张氏祖宗张超越的儿子。岭南张氏宗祠是全张公岭张氏共同的祠堂,毎年都有挙办一些公共宗亲活动,人头攒动,欢声笑语,炮声隆隆。

岭南老人组共有五个老大,今晚到达更早,他们五点钟就吃过晚饭,然后梳洗打扮,穿着整齐,到达祠堂,拜见祖宗,祈求力量。他们五人全部参加谈判,各有各的长处,有的能说会道,有的书水深厚,有的拳脚了得,按照他们自己的说法,共同点是面皮厚过城墙,为了岭南村的利益,冲锋陷阵,不择手段。本来,今晚张公岭县所有二十五位老大都要来相聚,以壮声势,共对方说不是话,彻底无情予痛击,勿被认为岭南今日无能人。后来其它村老大得知岭南陶瓷厂新上任厂长也姓张,五百年前是一家,就给点面子吧,不要被外地宗亲留下以多欺少、以强凌弱、牛栏底踏死牛仔的坏印象,何况今后还有很多事情要亲们帮忙,何况他来自深圳。反过来说,岭南老人讲义气的不至于以强凌弱,留下笑柄

张归南把轿车停在祠堂大门外右侧,提上礼物,跟在张小婵身后小心敬畏跨过祠堂大门里面灯光昏暗,一看就是银根紧张的形势,而非节约用电风习习,有点阴的感觉。气氛显得非常寒碜,小婵也看得出,明显是老人组故意刁难。

祠堂中厅中央,弧形的五张太师椅上,坐着五个威严的老人,像五大金刚,白发苍苍,面如霜冻

张归南从天井右侧过水处从容步上中厅,没人站起来跟他打招呼,也没有他的座位,他只能在五个老大面前站着,像接受审判的重案犯,诸如古代私奔之类触犯族法

张小婵礼物放在靠墙的公床上,然后站在一旁,背倚一石柱,一言不发,冷眼旁观。她是女流之辈,这种场合,她没有发言权,纵使她觉得老人组做得有点过分。

“各位大爷,晚上好!“张归南站在弧形中间,微微弯腰,双手抱拳,礼貌地打招呼“张氏晚辈张归南,祝各位大爷身体健康,长寿百岁

“免了,受不起!再说,整天受气,活那么长寿干吗?坐在中间的老人组长张清远冰凉地回答,表情如,言语似剑,“你就是厂长,客套话就勿说,我们是大老粗,斗大的字认不到一筐,枝叶削掉说有血有肉的,民以食为天。你是一厂之长,一二千工人的命运由你掌握,几百上千个家庭生活三餐由你发落。我希望你真诚相待,不要人前送蜜,人后提剑。

“有好多误区,真真假假,难以辨认”有一位瘦骨嶙峋的老人接着说,好像是一个老学究之类。

这时候,大门走进来三个中年妇女,行路生风,怒气冲径直向中厅走上来。

小婵连忙迎上她们,指着张归南介绍说:各位婶子,位就是新来的厂长。

指着她们向厂长介绍:厂长,这是厂里三个老职工,这次罢工的带头人,也是今晚谈判的全权代表。

“三位大婶,晚上好!”张归南连忙客气地打招呼,把她们的容貌轮廓刻入大脑中。

她们冷淡地回应,接着破竹无留目地控诉岭南陶瓷厂五年来对她们犯下的种种罪行、斑斑劣迹,简直是罄竹难书,把几年来的委屈统统吐出来,声泪俱下,仿佛张归南就是罪魁祸首,不可饶恕

十几分钟后,张清远挥手阻止女工们的指证,轻声说,“你们双方当事人都来齐,我们五老也没有太多的精力听你们嚼舌头。你们只知啼啼哭哭,头发长见识短,上不了厅堂。开门见山,长话短说,废话免谈。工人呢,也不要咒骂李刚了,他是畜生,再咒骂一万遍,也还是畜生而已,骂脏自己的口舌,工资依然拿不到。你们这些女人,不要说我嫌你们,有时候坏就坏在这张破格嘴上。他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吃亏的是你们。遇事要沉住气,不要授人以柄。何况欠你们工资,也不今晚这个厂长,我看他也是代人受过再说,他今天才上班,今晚就主动上门来解决问题,我们应该答应,应该给台阶至于张归南厂长,我只要你一句话,要解决问题,你必须从实说来,拿出诚意,才能解决问题,学娄阿鼠那一套,我也实话实说,在岭南行不通。我们也不是故钻在钱眼里,她们也要活下去。但凡粗茶淡饭能过,我们不奢望山珍海味。”张清远慢条斯理,字字如针,句句见血,谁敢相信他大老粗一个。

我既然出任岭南厂长,就一定要完成使命。大爷请尽管讲!今晚不用考虑我的感受。”张归南笑脸相迎,点头致意,有节有理,进退自如。

“还是刚才那句话,民以食为天!请问厂长,你准备什么时候发工资?”张清远见对方如此,也就直你也简明扼要勿兜圈子,说人话,更不要给我们设陷阱。就告诉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还工人的血汗钱?

“明天下午!”张归南信心十足,千金

老被这四个字镇住了,张归南坦率真诚回答,出乎他们意料之外,令他们一时无言以对。他们原来准备好一大堆可用于今晚辩论的台词,谁先打头炮,谁断后,谁点火,谁恐吓,周密计划统统作废,射出的箭落在草人上,拳头打在棉花上,于是,他们只能改弦易辙,另寻对策。

“发几个月?”一个五十多岁女工迫切地插问“发一个月还是全发?”

“先发四个月。”张归南侧过脸对她镇静自若地回答。

初中毕业生不是轻易被骗的。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又一个面生横肉女工发言

“住嘴住嘴!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来这里就必须听老人组的。静静听厂长说。”组长不高兴了。

“明天下午没发工资,我马上消失。”张归南轻轻地回答。

“年轻人,不用那么着急,想好了,有把握了,才说。只要你说话算数,一个月内还工资都没问题。我们都是善良的人,讲理的人,而不是野兽。”张清远继续说,深为感慨,“年轻人,说来惭愧,想想我们祖先做的瓷器,张公岭县志也记载,岭南瓷器‘清新、素雅、细腻、玲珑;白如玉、薄如纸、声如罄、明如镜’。看看今日岭南瓷器,人家起了一个绰号地摊瓷。惭愧死。六七十时代,我们的花瓶、花篮、像章做为礼品更是名扬四海。百年的瓷,名字掷地有声,如今连工资都发不出来,我们不伤心流泪才怪。

“各位大爷,我说话算数,所以不用改变。”张归南坚持已见,“请大爷您们相信我。

“好!”五个老人一齐鼓掌,僵持那么久,剑拔弩张,今晚的事情却这样轻而易举解决,简直是四两拔千斤,女工们感到突然,钱未到手之前,他们还是怀疑。

“年轻人,不要认为我们老人只会惩罚人,说个天大好事给你听,我们张公岭全县五村镇的二十五个老大已经初步达成一致意见,在全世界所有的岭南张氏中人筛选,从今以后,谁能振兴岭南陶瓷厂,谁就是岭南的下一个英雄,也即第十九位英雄。我们已经立字为据,按上手印放在祖嵌,我们决不是说说而已。”忽然,张清远来一个急转弯,“话说回来,听说厂长下午送小娟去医院治病,令我们所有老人大吃一惊,无地自容,痛哭流涕,愧疚难当,就差钻进地里我代表岭南的老人一万个感谢你,感你!后生可畏。你能积德,这是好事,可我们希望你能好人好事做到底,半途而废比没做还严重。小娟是个好孩子,我们老人组已经对不起她,没有尽到责任,欠她的不止一个道歉小娟这件事情,我们没有伸出手,死后是要受到祖宗惩罚的。我们下午才自省,在小娟这件事情上,我们活得万分窝囊,罪孽深重可我们昏而,居然是你的鞭笞,才使我们醒来。”张清远一边说一边擦眼睛,浊泪横流

张归南是冲着挑战而来,然而,他送小娟去医院,除了是他第一个挑战之外,完全出自他的道德驱使,是一个人最起码的良心体现,没有半点私心杂念和市场炒作。

“能发工资,我们无话可说,厂长以后不会开除我们吧?我们保证明天上午复工。罢工也是我们最痛苦的选择,不到万不得已,我们绝对不会罢工。我们是粗人,无计可施”三位女工解释并应诺。

“你们都是工厂的财富,你们能够爱憎分明,我绝对不会开除你们,请一万个放心!”张归南表态承诺,“我们岭南厂决不是血汗工厂,积极、负责、快乐和自由,将是我们岭南厂今后工人精神面貌的主旋律。

女工们似懂非懂,承诺不开除她们,她们高兴,稍微失落的是,工资有着落了,不是因为她们的罢工行动换来的,而是来了一个新厂长,这么简单

“年轻人,我佩服你。工资之事到此为止,告一段落。我们刚才统一思想,你既是岭南宗亲,一笔难写两个张,又是岭南厂长,我们五老请你参观岭南百年来的英雄谱。就在上厅,我们带你上去。”张清远转变态度,张归南深感意外,激动万分。

平时,要参观岭南英雄谱,必须等毎年的正月二十,可那天人山人海,走马观花。

顿时,上厅灯火通明,张归南跟在老大后面,小婵跟在他后面,她还没有见过这些英雄,心里也想看一看

三个女工提前回去通知大家明天复工、领工资,她们不英雄,只要工资。

岭南共有十八位英雄人物,80cm×60cm的像片在上厅一米八高的墙壁挂着,红木玻璃像框,下面还有文字注解。整整齐齐,从北向南排列。张公岭第一代、第二代都是英雄人物,父子共六位。抗日战争时期,出了十二位英雄人物,铮铮铁骨,日月可鉴。

张归南逐人认真观看肖像仔细阅读资料五个老大早已下去中厅喝茶、议事……

张归南看到第十八位英雄,己经花了一小时。看得如此缓慢,他们真后悔让张归南参观,又不能赶他走。只有小婵耐心地陪着他观看,短短一天,厂长的所作所为,令她佩服得五体投地,此时此刻,已经成了她心中的英雄。

“小婵,你叫外公上来,我要请教他老人家,我爷爷的片为什么摆在这里?”忽然,张归南惊讶地大声说,小婵觉得不可能,可她还是去叫外公他们上来。

小婵几步跑下去,大大叫:“外公,上厅怎会有我们厂长爷爷的像片?厂长请您上去解释。”

五老大吃一惊,似地,面面相觑,尔后快步上厅。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