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张南山的头像

张南山

网站用户

小说
202102/19
分享
《省尾国角》连载

第一十五章 食堂风波

张归南到岭南陶瓷厂就任的第九天,他对工厂的感觉,除了遍体鳞伤、奄奄一息,还有一些事扰乱了张归南的正常思维,致使工厂的运转负荷重压如山,老牛拉破车,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所谓琐事,解决不好,也是压死骆驼的一根根稻草。

其中之一,那就是岭南厂近年来,工人对于厂里食堂的伙食状况,越来越不满,调侃美其名曰“猪食”,怨声截道,意见纷飞,怒气冲天,传染到工作情绪,三心两意,马虎应付,故意伤害,质量下降,出现了一些客户索赔的案工厂名誉,一损再损。如果把损失赔偿给工人加菜,那将顿顿山珍海味,茅台任由喝。

张归南来了,情况半点也没有改观,如何处理食堂问题,张归南也犹豫过:拨出萝卜带出泥,一个萝卜一个坑,牵一发动全身。

然而,一个企业工人的伙食问题非解决不可,人是铁,饭是钢。

今天午餐,工人私下开会约好似地,怒气冲冲,阴阳怪气,牢骚怪话,不绝于耳。工人表面是冲着食堂,其实演戏给张归南看,逼他迅速有效解决问题。仿佛厂里的大小事,有了依赖,必须张归南干预,否则无法解决运转,就像厂房后面的高大风,有风也有水,为什么态度蛮横,就是不转?有老人预言,风车不转,预示岭南厂寿终正寝。食堂都要停摆了,风车罢转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象征。

有的工人说:“这样的饭菜如何吃得下?米又老又,肯定是发霉变质的陈米加工加油泡光做手脚。赤脚医生华同志证实,吃这种米要生癌。厂长为什么不吃这种米而要我们吃这种毒米黑心肝!

有的工人说:“油水本来就缺乏,菜炒得又黄又少,刚吃一碗饭,就得浇酱油,酱油是小贩自己生产,也含致癌物。

有的工人说:“什么肉啊?死猪肉,冰冻几年,走私入境,有的已经变味发臭,就下大把的辣椒掩盖。明明白白定的是肉一盘,却百分之九十九是菜,烂菜,下脚料。

有的工人说:“菜又老又硬,有牙也咬不动,猪也不吃。”

有的工人说:“说到鱼,什么鱼?昨晚刚生的鱼,今天就买回来煮,连猫也不吃不闻。平常说的比唱的还好听。看来不得不再罢工新官上任三把火,看似正经,是为了不正经。

过话脏话……

一个矮仔工人怒气冲冲,说着骂着,干脆把饭菜倒在饭桌上,拂袖而去,让苍蝇会餐,以示抗议。有的结伴去外面小店吃小炒,一边吃一边骂,给外人留下极其恶劣的影响。

近日生产比较紧张,还要加夜班,尤其体力劳动者,油气不足,脚酸手软,更显出精疲力尽的现象。如果不加班,赶不上船期,越拖损失越惨重。

工人们中午所作所为、满腹牢骚如期传进厂长的耳朵,厂长顿觉蹊跷,可他还是压下火气,打电话把后勤部主管买菜的食堂副主任张胡途叫上办公室询问

张归南从工人们的抱恨声中,力求寻找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法和最好方式。好像发射卫星,寻找最佳发射窗口。

民以食为天,自古而然。

张胡途高高瘦瘦,那种油炸也不肥的类型,酒糟脸皮,络腮胡子,鹰钩鼻子,岭南有句俗话说:一糟二胡三钩鼻。

张归南心里警觉:此人必须用泻药,才能挽救。

“厂长!你找我?”张胡途皱眉头,他的眉毛本来是剑眉,一皱成了一条蜈蚣。

“张副主任,请坐。”张胡途扭捏着坐下来,三角眼骨碌碌转,“我问一声,如今工人午餐、晚餐的伙食费是多少?”张归南先发制人,单刀直入,可他尽力压低音,但还是火药味十足。

张胡途坐在厂长对面,觉得风声不对,话中有话,连忙掐息烟头。他对这个厂长的脾气一无所知,所以他必须小心谨慎,故而诚惶诚恐地回答:一贯以来,前老李厂长定下来的规则和福利,每人每天每餐六元,其中厂方补助四元,工人自掏二元。早餐每人二元,全部由厂方垫付。我认为,工人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按你这样说,已经仁至义尽。”张归南皱眉说。

“正是如此。”张胡途斜着眼角观看,看不出厂长的葫芦里要卖什么药“张公岭县所有陶瓷厂,我们厂的伙食费是佼佼者,比六七十年代的大年三十晚餐还强

“你不用斜眼看我,我不是老虎,你实话实说就行。”张归南一边泡茶一边说,“正是如此的话,工人们为什么不卖帐?怨气冲天。解释一下,我听听。

“厂长,食堂跟工人的矛盾,由来已久。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就像锣对鼓、婆媳之间、针尖对麦芒,很难调和三餐煮山珍海味,美酒佳肴,吃上三天,他们也会腻和挑剔的。人性的弱点,得寸进尺,得陇望蜀。俗话说,人心肝牛屎肚。岭南村有一个故事的顺口溜:天高不算高,人心第一高;有了水做酒,还说猪无糟。我说都是面生毛,只有把剃刀磨得锋利,毫不留情剃个干净。”张胡途轻描淡写,也道出他的难言之隐。

“那好,以前的历史问题往后靠一靠接下来,我找你讨教张归南有备而我先来问你一个简单的事情,厝边阿姨也能回答的,现在五花肉多少钱一斤?

张胡途不知厂长什么意图,只能如实回答:“每斤十二元,去年八元

张归南:“罗非鱼一斤多少钱?”

张胡途:“四个半(四点五元)。”

张归南:“豆腐干一块多少钱?”

张胡途:“五角。”

张归南:“菜芯一斤多少钱?”

张胡途:“个半(一点五元)。”

张归南:“豆芽菜一斤多少钱?”

张胡途:“个二。”

张归南:“冬瓜一斤多少钱?”

张胡途:“个八。”

张归南建议“好我就先问这几种常用菜,接下来,我们来做一个现场试验。我们食堂,每桌八人吃饭,八六四十八元每桌每餐伙食费四十八元,没错吧。

“是的。”原来如此,张胡途恍然大悟,额头焖出了汗珠

张归南伸手掐指一算,张胡途点点头,满眼疑虑,张归南继续说,“五花肉豆干,加腐乳汁,算一个菜。你算帐,半斤五花肉加两块豆干,大概多少钱这个菜?

张归南来个鸭子只只掠,只只过关,弄得张胡途心惊胆颤,手脚无措

张胡途如实回答:“大概八元成本。”

张归南再说“一条罗非鱼一斤半六块多元,一斤半豆芽一块八元,两斤菜芯三元,加上五花肉焖豆干刚好四个菜。总共十九元,加一个冬瓜骨头汤十块钱够不够?

张胡途:“够!”

张归南:“那好,加起来多少钱?”

张胡途:“二十九元。”

张归南:“四十八减去二十九还剩十九,油盐酱醋柴米火等等,够吧?”

张归南问罢,自己先笑,靠在沙发背上,心情愉快。

张胡途低头不语,心惊肉跳,眼冒金星,手脚冒起一阵阵蛤蟆皮,漫延全身。

张归南穷追不舍:“那你们后勤部门和食堂平常煮的是什么伙食呢?我代表工人告诉你,那是猪食,猪食!懂吗?

张胡途脸色骤变,死灰色,好像浑身细胞突然死亡率高达80%来到悬崖绝壁

张归南缓慢口气:“我们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了,你们却把他们以猪看待,你们扪心自问,还有良心没有?鱼肉价涨了无假,可工厂每月给你们食堂几万元的薪贴和补充哪里去了?工厂已经面临倒闭,你们还拚命地克扣伙食费,火上浇油工人有意见,工作就吊儿郎当,蓄意报复,致使工厂损失惨重。你们岁数都比我大,将心比心,应该匡扶我一把才对。岭南厂不是我自己的,是大家的,你也有一份,而且比我大得多。我来了,看我是门外汉,变本加厉,想把我卖掉,把我当傻瓜是不是?

张胡途比张归南大几岁,偷吃鸡肝脏心内知,此时已经泪流满面,惭愧难当。

张归南摇头叹息道:“你不用担心,我不炒你鱿鱼,更不会捅马蜂窝。我是在帮你重捡羞耻之心,人一旦丢掉羞耻之心,面子都不要,何异行尸走肉?在张公岭县,据说岭南村人最注重保护面皮,还有一句名言,岭南人无脸当死。我都知道,难道你会不知道?我心在滴血,你们一旁撒盐取乐。

“厂长!我一定改,给我机会吧。”张胡途捶胸顿足“我是财迷心窍

自救是人类文明,机会在你自己手里。从今天做起,为时不晚!”张归南安慰他“解铃还需系铃人我相信,你们都是善良的人,乡里乡亲,彼此间是可以沟通的。钱要赚,但不能昧良心。有时候,赚掌声比赚钱重要。

“是!谢谢厂长。”张胡途擦去泪水。

“我给你一个补救的办法,改善的伙食清单列出来贴上墙,白纸黑字,明明白白,让工人有目共睹,物有所值,清清楚楚,吃得放心。定当立竿见影,皆大欢喜。”张归南支招。

“我知道了。”张胡途如释重负。

“你下去吧。我希望今后的上,彼此再见面的时候,工人满脸堆笑,你则心安理得。大哥,古话说,心中无私天地宽啊。心情愉快,吃了才会长肉。不要以为私营企业贪污受贿无人管,大错特错!”张归南循循善诱,颇费苦心。

“谢谢厂长教诲,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将永远记住今天。”张胡途沉重而来,轻松出去。

张归南目送张胡途出去,摇摇头,叹一口粗气。

胡途胡途,其实他不“糊涂”。

第二天,张胡途就把每天每餐的菜谱公开上墙,白纸黑字,丁是丁,卯是卯,人人会懂,引来工人们热烈的掌声。

食堂临时菜谱

早餐:粥,杂咸(鸡蛋、干鱼、酸菜、榄、咸腌贝壳类等);面条汤;汤粉,等等。早餐的定量为毎人2元,工厂补贴。

午餐:2个青菜(空气菜、苦瓜等)共10元以上,1盘鱼(以淡水鱼为主)10元以上,1盘肉(五花肉或卤味为主)10元以上,1个汤(骨头冬瓜汤等)8元以上。

晚餐:2个青菜(茄子、油菜等)共10元以上,1盘鱼(以淡水鱼为主)10元以上,1盘肉(五花肉或卤味)10元以上,1个汤(苦瓜车白汤等)8元以上。

食堂保证早餐和晚餐的菜式不重复,星期二和星期一的菜式不重复,毎星期三中午加餐,毎星期有2餐炒面条或炒河粉的搭配。

以上公示,请大家监督。

岭南陶瓷厂后勤部食

                           岭南窑八0六年七月二十九日

张归南双手背在身后,抬头看过后勤部所属食堂公开贴上墙的三餐菜谱,点头微笑,感触至深,眉头舒展,高兴地说:“这才叫做回归人的本性。”

同时,在张归南提议下,办公室、人事部、后勤部公开对昨天中午那个倒掉饭菜的工人进行严肃批评教育,并且罚款一百元。

矮个子不服,凭着李刚小妻舅身份,有恃无恐,大闹食堂,被保卫部门制伏,鉴于其情节恶劣,影响极坏,目中无人,张归南为了扼制不正之风,杀鸡给猴看,让工厂尽快恢复元气和正气,毫不犹豫把他开除出厂,永不录用。

至此,岭南陶瓷厂这盘残局,张归南通过拱卒过河,终于又走活了一步……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