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张南山的头像

张南山

网站用户

小说
202102/23
分享
《省尾国角》连载

第二十章 “好人”张仁义

张归南“杯茶释债务”,在厂内引起轰动,工人们终于真正对他刮目相看,口服心服,从此也就经常把厂长挂在嘴边,对工厂的未来充满希望,庆幸自已能坚持下来,也许有机会目睹工厂百年一遇的兴旺发达,光辉前景

一时间,岭南大地,街谈巷议,津津乐道,茶余饭后,岭南厂总有新闻让大家品尝。

接下来,有一宗事出乎张归南的意料。

张仁义,祖籍是岭中人,十三岁子承父职开始私人放贷业务,二十五岁注册成立“张公岭县仁德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一天下午,张仁义身穿高档丝绸白色T恤衫,宽松高档丝绸红色短裤,青耳白底拖鞋。T恤衫前面,方方正正,印有六寸大“好人”两个红字,后背则有“好报”两个黑字对称,非常醒目。

张仁义把车停在门外,大摇大摆进门,从岭南厂广场走过,门卫从桂花树下走过来叫住他:“阎王,找谁?也不打声招呼,简直目中无我。我可是门卫,我不允许,你就必须出去!”

张仁义抽一根软中给门卫:“大叔,找你们厂长办件事。” 

门卫警告他:“我们厂长很忙,小事不要随便找他。”

张仁义帮门卫点上烟:“我知道,我知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半小时就解决问题。”

门卫抽了一口:“若骗我,你下次就进不了这个门了。”

有一个认识他的搬运工人拖着平板车路过问他:“阎王,今天为什么没有带保镖?你两个保镖是不是人?倒像两头驴。

“枉费你在这里上班,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岭南厂是我表哥的地盘,我何用带保镖。”张仁义笑着回答,右手旋转着车钥匙,乜斜着眼睛,斜刁着香烟“是不是人?吃他们一拳就知道

“如今岭南厂已经不是你表哥的地盘了,今年番薯不比去年芋,你以后走路要睁大眼睛,以免左脚碰到眼镜蛇还以为运气到。那个搬运工人反击说。

“老鹰不跟乌鸦斗。”张仁义不跟他计较,独自“咚咚咚”上楼梯,直闯厂长办公室。

那个搬运工人把他在广场碰到张仁义的经过上报给保卫部主任,张居安立即叫两个队员面授机宜,带上赶面槌尾随张仁义,在张厂长的隔壁电脑室潜伏,如此这般,以防不测。

张仁义不请自来,来者不善

张归南不认识他。

张小婵认识他,她拉张归南进房间。张归南进房间后,她小声说:他是放高利贷的,绰号阎王,兼地下银行行长,李刚副厂长的表弟。厂长你小心点。

小婵说完出去,忙着去请办公室主任过来。

“丫头,知道了!”张归南感觉新奇镇定自若走出房间招待客人,说来的都是客,但不能出格。

张仁义跷起二郎腿,右腿压左腿,右腿摇个不停,像多动症,笑面虎,做了自我介绍“厂长,我叫张仁义,张公岭张氏排行三十二世

张归南诚恳地问:“不知你今天来厂有何赐教?

“我斗大的字不识半筐,那敢赐教。”张仁义连忙抱拳说,“只不过岭南厂和本人有一些资金往来的账目,却来而不往,听说张厂长一上任就大刀阔斧解决债务问题,故我今天下午百忙之中特意过来看看,贵厂长还债计划有没有我的贱名?我可以提前打算。钱么,在我手里,用途特别大。

张归南微微一笑:一条毒蛇。

张归南反过来镇静自若地问:是吗,岭南厂也欠你的货款?

厂长,我纠正一字,不是货款,是贷款,竖弯钩和斜弯钩,火候不同,半笔之差,天地之别”张仁义傲慢地说“条子在这里。”说完从后裤袋摸出一张纸递给张归南,“张厂长你过目,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不过这是一张彩印件,正件放在我的保险箱,以免丢失。

这时候,张永勤走进来坐下,也不和张仁义打招呼,静静地听,警惕地看。

张归南接过张仁义递交的纸张,小心翼翼展开,是一份民间借贷合同。

借款合同书

贷款方:岭南陶瓷厂

地址:张公岭一环大道

邮编:5555555电话:66666666

借款方:张公岭县仁德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地址:张公岭县岭中镇中山路18号

邮编:5555555电话:88888888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规定,经贷款方、借款方、

担保方协商一致,签订本合同,共同信守。

第一条  贷款种类:民间借贷

第二条  借款金额(大写):伍拾万元。

第三条  借款用途:生产。

第四条  借款利率:借款利率为月度息5%,按月度收息。

        第五名  借款期限: 借款期限自2006年6月1日起,至

2007年6月1日止。

第六条 违约责任: 到期未还,日罚款5000元

:岭南陶瓷厂

:仁德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借方法人代表签字:李刚

贷方法人代表签字:张仁义

保证方签字:张三弯

2006年5月31日  

张归南看了一遍,递给办公室主任,办公室主任看后交还张仁义,张归南一本正经叮嘱说:原来如此,适当时机,向李刚要回这笔钱。我必须声明,在这份合同中,李刚不代表岭南厂,只代表他自己。

“现在岭南厂是你说了算呀。”张仁义有点意外,李刚昨天晚上已经对他交底。

“喝茶。是有这回事,可岭南厂欠你钱这件事我说了不算。对不起。”张归南拒绝解决、解释这个问题,把球毫不犹豫地踢回去“其中为什么,也许你比我更清楚。”

张仁义也不再二话,他从张归南的眼光中,看到了一个男子汉的坚毅、刚强和威力。眼光相碰,他立刻败下阵来。今天来,他是做过详细调查的。他不得不起身告辞,连茶也不喝,淡漠而狡黠地说:“后会有期。”

“不送,走好。”张归南应答。

张永勤开口说:厂长,这些人少惹为佳。

“看得出来,半个瘟神。”张归南微笑地回答“我那有时间,是他惹我

“小心为上,可以得罪君子,不能得罪小人。”张永勤有点胆怯,心有余悸。

“难道你没有看出来?这张欠条,没有盖工厂的公章,他们又是表兄弟。”张归南轻蔑地说,“有些事情,只有他们自己说得清楚。那就让他们兄弟去说清楚吧,我们当看客。

“也没有听说过工厂借了高利贷,是可疑。再说,借钱应该财务出条。”张永勤表态。他又说,“大家都知道,张公岭不少的钱都寄存张仁义他那里钱生钱,才助长了他的嚣张气焰。他总认为自己活在云雾之上,没想到总有一天会跌死。

“原来如此!”张归南又一次吃惊。不过,张归南又天真地说,“但我肯定,敢来闹事。厂内任何一个石头,都足以把他压瘪。

厂长你刚来,岭南的事,好事多磨。”张永勤提醒,“以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天下太平!”

“太猖狂!”张归南怒不可遏,“偏偏是李刚的表弟。”

张永勤不再言语。

过了一会儿,张归南淡化地说,“工厂如果真实借贷,给张仁义一条底线,按银行利率还息清本。

“他不接受怎么办?”张永勤担心问。

“张公岭还不是他的天下,不是他的地盘,我们有能力送他该去的地方。”张归南强调说,“把这件事通报李刚,不管他知道不知道。借五十万一年还四十万利息,就是杀人放火,强盗所为。但我估计,三天内张仁义若静悄悄,这份借条就是假的,至于如何假,就不是我们操心的事情了。

“好吧。”张永勤同意,但还是不放心“可我还是要有备无患凤凰不能被山鸡盯上,那就吃亏了。

这时候,张小婵回来关心地问,“厂长,阎王来干什么?”

“除了要命,他还能干什么?”张归南微笑回答。

“厂长,不能跟阎王来往。”张小婵又提醒,皱紧眉头。

真是一个傻姑娘!谁会主动去找阎王?”张归南说着,自己先哈哈大笑。

张小婵双颊粉红,她双手轻轻捂住胸口,为自己的天真和单纯,也跟着笑逐颜开,能跟厂长在一起,总能收获不少惊喜,令她心花怒放,浑身发热,满怀激情,梦寐以求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