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张南山的头像

张南山

网站用户

小说
202103/01
分享
《省尾国角》连载

第二十三章 出花园

初六下午两点半钟,包装车间女工王芳踏进财务室要求三百元急用,财务室出纳员小张他不同意:老支老支,我们工厂几天前才发工资人人像你这样,叫我们财务室怎么工作?

“你中午才吃,为什么晚上又吃。”王芳针锋相对,说的潮州话不太标准,但能够让人听明白。

句来句去,话带话,话带刺,各不相让。小张和王芳吵了起来,王芳不急小张急,王芳慢吞吞发音的节奏有点大舌头口吃的味道,几乎令小张窒息。小张刚大学毕业,来这里上班也就个把月,认识的人也就几个。

当然,财务室的人都帮小张,因为小张说的有道理,按厂里规章制度办事。支工资,必须有厂长批条,或者厂长指定人的签名。可王芳便不害怕,她身材矮墩墩,像一节千年出土松柏,额高目陡,眉毛粗大,肌肉结实,肤色黝黑,上身比下身略长就像一个野战的强悍韧劲十足,力大无比

王芳,是她来到岭南村后改的名字。张云去年因肺癌去世,留给王芳的,除了膝下一双儿女,还有一串数目可观的债务。

“我找厂长!我找厂长!”王芳身体虽强壮,胆子大,可对方人多势众,辩驳不过他们,居然哭哭啼啼上楼梯,声明要找厂长评理,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自言自语“欺负人,七八个人欺负我一个

张小婵在楼道碰到她,便把王芳引进厂长办公室,并作了介绍。

王芳快步走到张归南的办公桌前,一边擦泪一边哭诉:“厂长,你要为我做主,为弱势群体作主,为岭南寡妇做主。”

张小婵扑哧一声暗笑,连忙用手捂盖嘴巴,假装咳嗽,但还是被王芳觉察到了

“姑娘,你这么漂亮,不能笑我,岭南有一句俗话,寡妇门前是非多。等你当上寡妇,你才真正知道我真正的悲哀。”王芳牛头不对马嘴,责怪小婵,她的机灵让张归南吃惊。可她比喻小禅当寡妇,心中不是滋味。

张小婵欲言又止,明显很不高兴。

张归南发现话不投机,小婵明显已经中伤,马上介入解围:“王芳,你找我有事吗?事归事,一码归一码,你不能推小禅落水,她不会游泳,淹死了就是你的责任。何况我也不高兴,你这样张嘴乱咬,我会站在你的对立面考虑和解决问题。看来你还不懂岭南文化,无知者也就大怪。你到沙发坐下,我们好好谈,不要伤心了,岭南厂没人欺负你如果欺负你,你早就没办法在岭南厂立足了。再怎么说,不能诅咒小婵也当寡妇,从今以后,入乡随俗,你可要心用好中文,学好岭南乡土文化凡事往好方面想,天大问题也会解决,我猜测,你的事,只不过几个钱的区区小事。

张小婵耐着性子给王芳倒了一杯开水,下一包板蓝根,向她解释:“王芳大嫂,我怎会笑话你呢?绝对不会。你有什么事,跟厂长慢慢说。什么事到厂长手里,都是小事一桩。”

“厂长!对不起!”王芳喝了一口水,愁眉苦脸,面对小婵说“姑娘,错怪你,对不住!我也是打一个比方,绝对不敢咒你。我能长你十分之一的美丽,我也就满足了,用不着今天这般凄凉,受人白眼,受人刁难。我就想不到,长得又黑又丑,还被人贩子卖了一万二,张云那个大傻瓜,居然上当。我嫁给他,一万二的债务,我打工还了八千。

王芳,水热,慢慢喝。我认为,你长得特殊而已,不属于丑陋范畴。”张归南提醒她,一旁观察着她,她的警惕性、自卫性特别高,轻易不会相信别人。

“厂长,财务室他们欺负人。不肯支工资,大声母喉以多压少。”王芳捋捋头发,控诉。

“大嫂,几天前刚发工资呀。”张小婵禁不住说。

“还债了!”王芳叹气回答,“张云死后,留下一屁股债,猴年马月,也许还还不清。十几年没回家,不知道母亲是死是活。爸爸已在三十多,广西边境跟你们打仗,失踪了

“哦。你要坚强。不愉快的事情就勿提了。你要支多少工资财务室为什么不同意呢,你要支工资办什么事?”张归南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

“谢谢厂长支持。我有找过办公室主任签支条,他县城开会了。我要支百元,明天女儿‘出花园’,她十五岁。幸好,姑娘长得像她爸,白白净净。”王芳此时嘴角才露出一丝笑容她接下说,“过一个星期又是鬼节,张云那死鬼又该花钱,否则,在地狱没钱,又要被欺负

“出花园?”张归南感兴趣地问。

“岭南这里的孩子每到十五虚岁的七月初七就要出花园,是一种象征仪式,说明人一旦出花园,就告别少年时代,进入大人时代。”张小婵代为回答。

“本来,缺钱,我不同意她出花园,可她长得像林妹妹,弱不禁风,多灾多难。我想借出花园这种民俗去除她的杂病,让她可以健康成长。”王芳慢吞吞地解释。

哦,人生一个划时代的分水岭,值得纪念和期待。王芳,这样吧,你女儿明天出花园的费用由我来出,但有一个条件,你明天必须请我去参加你女儿的出花园仪式,也等于我出一次花园,来一个脱胎换骨,好不好?”张归南来了精神,征求王芳的意见。

王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认为听错了,张小婵连忙催促她:大嫂,还不赶快谢谢厂长。

王芳才返回神来道谢:“谢谢厂长,也替我女儿谢谢厂长。”一边道谢一边点头“也谢谢小婵姑娘

张归南吩咐:“小婵,你去财务处替我支出一千元现金。王芳,明天你女儿出花园几点钟举行?

“厂长,你明天十一点钟就可以过来,十一点半开始出花园。叫小婵姑娘带你过来,她知道我家的猪窝狗窝在那里。”

张归南转问,“王芳,想不想回去看看亲人?”

“日思夜想,可想也白想,不如不想。”王芳唉声叹气地回答,回去?下辈子吧!我也会李白的诗,女儿告诉我的。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王芳,别下辈子,太遥远了!你准备一下,下个月回去吧,给孩子拍一些像片,带回去给亲人看。我吩咐办公室来替你安排路费和证件。”张归南平静地说。

王芳激动得满脸充血,又黑又,呈猪肝色的脸皮,冒出两只鼓出来的眼睛,泪水奔涌而出,把小婵吓得脸色发青。王芳仿佛骨鲠在喉,说不出一句话来。

“小婵,带王芳,喝一杯凉茶”张归南挥挥手。

张小婵带王芳出去,王芳一步三回头,十几年来对岭南厂的所有恩恩怨怨,踏出这个门,那些怨恨就一笔勾销了。

生活,从头再来。

张归南还不知道什么是出花园和鬼节,他打开网络“岭南在线”,点上搜索。 
   ……

翌日,张归南处理好几件事后,十点半,他对小婵说:“我们一起去参加王芳女儿的出花园仪式,这是孩子的人生转折点,宜早不宜,只能我们去等,不能让王芳一家等我们。

厂长!真的去啊?”小婵惊讶地问,她似乎是已经忘记了。要去,她当然乐意,心中有一点酸溜溜而已,因为她十五岁的时候,没有出花园。

“人,虽只撇捺两画,却顶天立地,岂能言而无信。”张归南坚定地回答,我们去,是麻烦人家,可从她们的角度看,她们喜欢这种麻烦,而且越多越好。

小婵只能点点头,她不知道厂长的良苦用心,有时候认为是怪论,一路上,真替厂长难过。一个工人的女儿出花园,连这一点小事也要自己管,早晚不累才怪。

张归南把车停在一个四点金老屋巷口,已经有几个孩子围过来看热闹。有一个孩子边说边指点:我认识村长新厝那里走,我帮你们带路。

张归南摸摸他的小光头回答:小朋友,谢谢你指路,可是,我们不去村长家。

小婵责骂他:“鱼龙鸟精!”

孩子猜测出错,红着脸,尴尬地走开了。

小婵带着张归南走了一百来米,一片废墟的边界,有两间四五米高的瓦平房,显得古老而孤独,荒芜冷清。要不是从房屋里传出清脆的笑声,而张归南却想回头。刚到门口,小婵就大声呼唤:“王芳大嫂,厂长来了!”孩子先跑出来迎接,女大男小。女的已经长得绿叶红花,偏瘦但不影响她别样的美丽和鲜亮。张归南连忙掏出两个红包送给她们姐弟俩,小婵也是。

谢谢叔叔!姑姑!”两个孩子甜蜜地叫唤,引客人进屋。厅中央,摆好一块圆形胶掠,有年代了,布满包浆,直径一米五左右,以前岭南人家家户户都有,晒谷、豆、花生等农作物之用。

厂长一到,王芳吩咐女儿坐到胶掠的中央,胶掠也是竹制品,直径比簸箕大一二尺,王芳女儿早已沐浴好,穿上新衣,时间不早,直奔主题,她们已提前拜祭了公婆。女儿打扮得花枝招展,红衣红裤红鞋红头绳,擦粉化妆,头发刚洗过,又香又软又顺……

张归南和小婵正在好奇中,王芳忙着往女儿周围摆放菜肴……

王芳每替女儿夹一道菜就“说四句”,诸如摆上韭菜、白菜

韭菜韭菜,灾难离开;

白菜白菜,幸福快来。

……

张归南心血来潮,念诵了清· 温应广《南澳竹枝词·出花园》:

花开花落漫同论, 

雨露栽培在本根

预卜春风红杏好, 

一枝今已出花园。

这回事不是那回事,可小婵已经带头鼓掌。

“小青,许愿吧!”王芳对女儿吩咐,“菜凉了。”

小青闭上眼睛,煞有介事地口中念念有词……

小婵发觉,小青今天换了新发型,昨天的长发披肩,已经精心梳妆打扮,束发上像一个大人了。

半个小时后,仪式结束,王芳把十大碗菜肴搬上圆桌。王芳客客气气请厂长和小婵上桌吃饭。这时候,张归南却说:王芳,你们吃吧,我的时间只允许到现在为止,我还有很多事要办,就告辞了!

王芳把身体挡住柴门,脸色黑黑,打架似地,气哼哼地说:“要走,没那么容易,除非把我撂倒。”

张归南吓了一跳,但他笑着解释:王芳,厂里,我真的有事要回去处理。

“是人都有事,吃饭更是大事,不吃饭就没办法办大事。”王芳不让门出,眼眶发红,“要是厂长嫌我们房屋太小,嫌我们太脏,嫌我们没修养,嫌我们太穷,你就走吧,我不拦你们。”

“叔叔,留下来吧,我还想去瓷厂打工呢。”小青拉住张归南的左手不放。

“好吧!”张归南思量再三,是走不开,不如答应留下来,小青高兴得抱着厂长的脖子,亲了厂长一口。

“小孩子没礼貌。”王芳责怪她。

“我已经是大人了。”小青辩解。

也是!把大家都逗乐了。

张归南的左边是张小婵,右边是张小青,张小青自己独当一面

小青帮厂长和小婵倒了啤酒,用自己的健力宝跟他们碰杯,并祝词:“祝厂长身体健康,祝姑永远美丽,祝工厂早日冲出重围。干杯!

“谢谢小青,小青真懂事。”张归南高兴地回答,“叔叔祝你学习进步,考上好大学。“

“叔叔,我不读大学,也不读高中。”小青认真平静地说。

今日鸡头必须向着她,今天她坐东一位。王芳自顾自己自言自语:鸡头鸡头,幸福到老!鸡翼翼,道路毕直……

张归南很吃惊,连忙关切地问:小青,为什么?

“我读高中,我妈妈会很辛苦。爸爸没了,既然我长大了,我就应该替家庭分忧解难。”小青说得头头是道,“读书的任务,由弟弟去完成。”

“时过境迁,如今岭南厂不接受童工呀,一个也不行。你还是读书吧。”张归南脸色暗淡下来,似有心事。

“叔叔,你还不知道吧,我有十年工龄啦,不信你问小婵姑姑。”小青坚定地回答。

小婵点头证实。

“这样吧,我问你,你说实话,你喜不喜欢读书?”张归南坐直腰杆问。

“喜欢!但事出有因。”小青回答,满脸红晕,她像一条年轻的彩虹。

他们边吃边谈,又解决了王芳家不少困难,并说服小青以后专心读书。

张归南特别喜欢韭菜炒猪肝那道菜,韭菜只有香线骨那么大,韭菜炒熟了,还是那么绿,跟生的色彩一样,吃起来脆而不硬,香气扑鼻,猪肝是粉肝,泡的没有铁锈味。这道菜出自一个越南女人的手,令张归南感慨万千:这就是热爱生活、融入生活的结果。

张归南询问:“什么油炒的?”

小青问:“叔叔,你在香港吃什么油?”

张归南回答:茶籽油

小婵皱眉说:“这个茶籽油是外婆擦头发的!

小青接着问:“叔叔,你在深圳吃什么油?”

张归南回答:“橄榄油!”

小婵皱眉说:“橄榄也有油啊?”

张归南回答:“此橄榄不是那橄榄。你说,菜韭是什么油炒的?”

小婵用手半遮嘴巴:“我当然知道,自小吃到大——猪油!”

张归南恍然大悟:“原来这么香,是猪油!猪油可是潮汕一宝。”

小婵回应:“特别十几年来,跌落神坛了!厂里也改吃菜籽油。菜籽油炒的菜,硬梆梆地。”

张归南点点头,再挟一筷韭菜,慢慢咀嚼。

……

返回工厂的途中,张归南禁不住问:小婵,王芳能不能胜任一个组长?

“绰绰有余。”小婵不假思索回答。

“那就安排她当一个组长,有一份比较稳定的工资,不至于日子过得太艰难。”张归南提议。

小婵点点头,又提醒,不过,厂长,我们厂百废待兴,用钱的地方多过牛毛。每一个工人都有被照顾的理由,我认为行政干部超员了

张归南轻松地说,“放心。我相信岭南人的素质。既然我来了,我就要千方百计把工厂办好,纵使我倾家荡产,也在所不辞。

“有的工人说,工厂不是你的,你何必如此卖命?还倾家荡产!”小婵有心事“今后喝西北风谁会跟你?

“是啊,工厂不是我的,然而,自古以来,士为知己者死。我若不如古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张归南得意地哈哈大笑,“你也觉得奇怪吧。再说,你不是说不嫁吗?

小婵的脸红到耳根,她就是不服,为什么总说不过厂长?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