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张南山的头像

张南山

网站用户

小说
202103/01
分享
《省尾国角》连载

第二十六章 杨高借车

星期六,张归南一大早就接到老同学杨高一本正经打来的电话喂!喂!老同学,借你宝马用半天,外加一个司机。

“老同学,一大清早,开什么玩笑?”张归南不以为真,堂堂县委书记,县委县政府一个小车班,一开口,一指示,那个司机马上开车送上门,巴结都来不及。

没和你开玩笑,真的!老婆和女儿要来岭南玩几天,十点半到达外机场。骗你干吗?我们同学四年,我说过谎话吗?到今天,无论什么场合,我都没说过谎话,也是我的底线。”老同学杨高委屈似地说。

“老同学,时过境迁。”张归南开玩笑地说,“你这么寒酸,这么顽固,我万万没有料到。不谎不假,等着下台倒计时吧。”

我早已做好准备,回家吃老米,管它倒计时。话说回来,我以后还会缠住你,谁叫你天堂有路偏不走”老同学戏说。

“你不也一样,彼此彼此。”张归南哈哈大笑,“地狱也好,天堂也罢,都是我故乡,没法改变了。”

“哦!恭喜你找到故乡,言词冲撞,不好意思。”老同学表白。

“老同学—场,希望你越冲越向前,我可以借你一把东风。”张归南切入实际。

“现实生活,我似乎越变越麻木了。”老同学喘气着说,“说实话,除了累还是累,不知道是不是身体出了问题

越说越离谱,雷都打不死你。了,废话少说。不跟你啰嗦,你也别发牢骚。我自己开车去机场接嫂子,你放心,包你不会丢人。”张归南收起笑容说。

“我早已丢人。”杨高调侃,“有劳你了。”

张公岭县委县政府所在地岭中镇,常住人口接近三十万,外来人口五万左右。从北奔腾而来的凰溪,却平静进入县城溪段,经过水闸外出与凤溪汇合流入浩翰万顷的凤凰水库。县城内溪段长约三公里,呈弧形环绕县城,宽四百左右米,水面生长碧绿的水浮莲,开着幽蓝的小花

张公岭县委和县政府办公地点相距三公里,如今县委书记和县长会议上碰头多,一对好搭档,令邻县羡慕不已

杨高今春上任后,硬性规定公务员及事业单位私事不得公车私用,这就是他今天向张归南借车的原因。

台风肆无忌惮,过后满地东歪西倒。杨高苦恼的时候,妻女要来探亲,杨高正求之不得,亲情可以消除烦恼,抚慰受伤的心灵。

……

张归南一边开车一边回想往事,时光有如白驹过隙,大学生时候,杨高最喜欢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他真的希望杨高能自始至终出污泥而不染。

同行的还有张小婵,因为她还没有近距离看过飞机,故吵闹着要去看飞机,如此一个低级别要求,张归南只得同意。

今天,上面来视察检查灾区灾情,杨高陪同下乡去了。

有一件事情,他正准备找个时间跟杨高理论理论,机会却送上门来,故他一路上很开心,吹着《红湖赤卫队》:

洪湖水,浪打浪……

张小婵坐在副驾驶座,一边曲子一边观赏着窗外风光,心情荡漾。

花了一个半小时,终于来到外砂机场,张小婵下车看看四周,异常兴奋,“原来飞机这么大,这么漂亮。这么笨重,为什么能飞上天呢?飞行员力气真大,真佩服。以前佩服司机,司机和飞行员比起来,小人见大人。”

“小婵,现在你只能在这里看飞机起落。你喜欢乘坐飞机吗?我以后带你去坐飞机,秋交会的时候。”张归南许诺,他特别喜欢小婵无头无脑的憨态

“好啊!”张小婵憧憬着问,“坐飞机是不是很舒服和浪漫?”

“很辛苦很无聊,除非你跟恋人一起。去机场和回又要花很长时间,浪费,焦虑,沉闷。”张归南介绍经验,“当然,一旦摔下来,粉身碎骨也就一刹那间。”

“有飞机坐,我不会烦的!和你在一起,我不怕粉身碎骨,吓不倒我”张小婵自言自语,眼睛专注地看着又一架737飞机降落,连绵提醒,“厂长,书记的妻子和女儿会不会坐这个飞机

“有可能!”张归南回答,“我们到出口处等她们吧。”

二十分钟后,杨高的女儿在出口处跑了出来,高兴地呼唤:“南叔,南叔!我是杨羊!

杨羊冲到张归南身边,立即抱着张归南不放,她妈妈李凤走过来,责备她:“只能拥抱三秒钟,我们在飞机上不是已经说好了吗。”

“妈,情不自禁就超时了,南叔他不会责怪我的。”杨羊辩护,“是不是,南叔?”

“当然不会,谁叫我们杨羊长得这么漂亮,这么聪明。才两年没见,杨羊已经完成从丑小鸭到天鹅的转变,该奖励。”张归南支持她,赞美她。

杨羊高兴得拍手庆祝‘战胜’妈妈,口中却说:“南叔,我要纠正,我以前也不是丑小鸭呀。

这时候,小婵过来打招呼:“阿姨好,妹妹好!”

杨羊盯着小婵,却不领情,叔,这是你女秘书吧,她长得这么青春,我嫉妒。我已经警告你不能招女秘书,危险!

张归南劝杨羊上车,冷不防被她的话逗的腿软,“你小婵姐姐再漂亮也比不上杨羊漂亮呀!女秘书怕什么,男秘书才可怕。

“我要坐车头副驾室。你骗人,她比我漂亮。哼!你见色忘友。”杨羊坐上车头还是愤愤不平。

小婵乐得不敢出声,看她们俩“斗智斗勇”。

“你才十五岁,人生路漫漫,社会日新月异,让你嫉妒的东西还多着呢。”妈妈批评她,“社会是一个万花筒。南叔招女秘书关你什么事?

“我就不喜欢南叔身边有漂亮姑娘,我要替哥哥盯梢。”杨羊一紧张就说漏了口风。

“原来杨羊你是个间谍,重任在身啊。”张归南启动汽车,哈哈大笑。

“间谍,我也是红的,不是白的。不得已,也是白皮红心。”杨羊默认又强调。

宝马在水泥公路飞奔,平稳又舒适。

“嫂子,去凤凰吃午饭吧。”张归南礼貌地问。

“随你方便。”李凤回答,端庄大方。

“吃海鲜还是吃山味?”张归南又问。

“吃山味!”杨羊建议“凤凰海鲜,那不是海在山上吹风?”

张归南右手摸摸杨羊头顶,回答:“听你的。”

“南叔,辉哥哥有没有来信他两个月没给我写信了QQ也关。我想他,却找不到”杨羊转换话题,伤心地说。

张归南逗她:“我都不想他,你想他干吗?”

“叔叔你不好,人家就想他么。”杨羊委屈。

口气好酸!想他就去找他呀!张归南指明路线。

“第一,没钱;第二,没胆量。”杨羊嘟哝。

“那就忍耐。”妈妈总是针锋相对地说“过两年,他就回来了

“给他打电话呀。”张归南把手机交给杨羊,“不然叫他回来,如今出国留学,算什么东西。”

杨羊打了越洋电话,对方关机。

杨羊不高兴,翘着小嘴巴。

“杨羊,美国现在是晚上。”张小婵提醒。

杨羊拍手,恍然大悟,又高兴起来。

凤凰,山清水秀,骄阳似火。

茶叶的梯田开到山顶,开到天边,茶香万里……

张归南带着他们走进凤凰大排档,吃了鸭肉酸菜翠竹笋丝汤,山猪胃,炒粉丝,炒麻叶,吃炸豆腐夹草仔菜,炒坑螺,烙青茄等等。

吃完饭,汽车又走三十分钟山路,到岭南厂。

张归南先把杨羊她们带到厂里招待所,安排她们住进贵宾房,对她们说:“你们就住在这里,不要住县招待所,那儿空气比这里差。这里可以游山玩水,张公岭是岭南第一山,抬头望,离天三尺三。凤凰水库更是赫赫有名,可以钓鱼,划船,游泳。要游泳,必须去凤溪,凤溪水清如镜。叫小婵姐姐带你们去,岭南的姑娘个个是游泳高手,都是美人鱼。

杨羊又了小婵一眼,鼓起小嘴巴,已经不那么“敌意”。

“叔叔,来到你的地盘你做主。”杨羊懒洋洋地回答。不过,瓷厂里的一切,她都感到新鲜。

“嫂子,你们先休息一下,待杨高来电话,晚上看他怎么安排。”张归南建议。

李凤微笑回答:“南叔,你去忙吧,不用管我们啦,又不是三岁小孩。”

“我睡不着,我去叔叔办公室。”杨羊吵着,显得精力充沛。

“去吧。”张归南同意。

张小婵已经先行一步到办公室开了空调冷气。杨羊一进门,她连忙问:“杨羊,你喝什么饮料?”

“冰红茶!”杨羊一进门就扑在电脑上,头也不抬就回答,她已经把张小婵的位子和电脑强行霸占了。

张小婵开了冰箱拿出一瓶冰红茶,扭开盖子,送给杨羊。

张归南在沙发上下座,对坐在小婵办公桌前的杨羊说:“杨羊,你除了没有手机,还缺什么,叔叔给你买。”

“真的?”杨羊兴奋地问。

“真的!”张归南重复一遍。

“唉!”杨羊叹气,“恐怕不行,爸爸会训人的。你买一部,他没收一部;你买十部,他没收五双。算了,上高中才买。

我买的,他不敢没收”张归南替她壮胆。

杨羊咬着下唇,突然建议说:南叔,我认你为干爹,爸爸就没办法。叔叔,我要进附中重点中学读书。

“好事么。”张归南很高兴。

“可爸爸说没有赞助费。我很奇怪,有的同学的爸爸还没有科长大,为什么有那么多钱?”杨羊不解地问。

人家可能撞了狗屎运。那是他人的事情,我们不管。”张归南告诉她,“你爸爸没钱就对,他每个月才二工资,但他是一个好爸爸。他没钱给你,叔叔我给你,都一样。多少赞助费?

“不多,十二万!”杨羊回答,眼睛盯住显示器,“我以后还要去美国读书。”

张小婵心中吓了一跳:十二万,还说不多。又嘀咕:美国有啥好,这些孩子们真不懂事,等到上当受骗,后悔莫及。

杨羊似乎完成了任务,离开电脑,喝了一口冰红茶就不喝了,走到张小婵身边,突然要求:“小婵姐姐,我要吃奶!”

小婵急得满脸通红,无言以对。

张归南也吓一跳,可他很快知道这是杨羊的“恶作剧”。

“小婵姐姐,你想歪了,我要喝的是酸奶。”看着小婵满脸尴尬,杨羊才纠正说。

“没有酸奶。”张小婵回答,“但我可以带你去买。”

“谢谢姐姐。”杨羊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去吧,叫司机带你们去金龙商场,拿卡去。”张归南吩咐,“杨羊,要买什么,尽管刷卡。

张小婵带着杨羊出发,张归南看着杨羊的背影,微笑地摇摇头。

半小时后,杨高来电话,“老同学,我这里又有突发事件。一个小工厂起火,三人受伤,我没办法回去吃晚饭了,她们母女,麻烦你照顾一下。

“没问题。”张归南答应,又想,假如岭南陶瓷厂发生爆炸,会怎么样,该怎么样?不免后背发凉,于是,他叫来张永勤,认真严肃地说了一通,要他在第二天实行全厂安全大检查。

下午三点钟了,岭南的天空还高温不退。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