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汪小君的头像

汪小君

网站用户

小说
202101/15
分享

瀑布上的婚礼连载

一、

君兰从挂衣柜里拿出那件紫灰色羽绒长大衣,迅速穿上,粉红色的围巾披在肩头,她看了看时间,似乎还可以,就从衣柜里拉出穿衣镜,她习惯在出门之前,看看自己的面容和着装。

镜中的女人三十出头,微卷的半肩秀发高高束在头顶,眼眉略微修剪过,现出整齐的眉梢,一双眼睛清纯明亮,扑闪着聪慧之光,一张苹果般略带圆形的脸,下巴轮廓分明,嘴角有几个细小的酒窝,面带微笑时有点神秘的美。适中的身材被羽绒长大衣罩住,内里是一套粉色毛线套裙,一双紧腿黑色长统皮靴,一直拉到膝盖之上,显得秀气又精神。今晚要出远门,君兰又略施粉黛,眉眼里透出些妩媚,她要去寻找她的未婚夫老贵。

老贵的家乡在千里之外的一个古老的小镇上,君兰二十年前跟随父亲去过那个小镇,她当时还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父亲是去那里采风,她便跟着父亲去写生。

那里的景色一直留在君兰的记忆中,她有好几次动过念头,去故地重游,可是终未成行,直到最近做了老贵的未婚妻之后,又怀念起跟随父亲的古镇之行,便对老贵说要去他家乡隐居,做专业画家。老贵却说“大隐于朝,小隐于野,中隐于市,咱们取其中吧。”君兰又未成行。

君兰本可以乘坐高速大巴的,又快捷又舒适,从省城出发到这个古镇,只要五个小时左右的车程。但是君兰依然像二十年前父亲带着自己那样,先坐火车,然后坐船,从酉水河走一个多小时的水路,到达古镇。

这一段水路是在群山环绕的悬崖峭壁下行舟,靠古镇这一边的群山,从船上抬头望去,崖壁陡峭,高耸入云,是连绵不间断的一纵山脉,古镇就在山顶的那一端。行船的另一边,也是群山环绕,但山势比较舒缓,也低矮了许多,河水漫游在一座座小山之间,形成许多个山涧湖泊,绿水青山,山水一色,有时刚刚还是尚好的晴天,太阳朗照,转眼就下起了濛濛细雨,是真正的“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的美景。又时常有彩虹从这些山涧中升起,那不止是七彩,若在晚霞的映衬中,便是万紫千红,溢彩流光。若是春天,岸边桃花盛开,那世外桃源的美轮美奂,也不过如此。

君兰坐的火车是夕发朝至,下了火车已是早晨。晨曦在远处的山巅背后发出金色的光亮,有微微的跳动在那一片天际间闪烁,喷簿的日出正在酝酿之中。小船上大概有七八人,君兰坐在船仓靠近船头的位置,把脸几乎贴在玻璃窗上,静静地看着外面模糊不清的景色,也不着急,她估算着太阳就快要爬出远山的那堵围墙了。

终于,在快要到达古镇山脚的时候,太阳迈过了远处的山尖,向君兰的船上移来,君兰感到一阵温暖,雾气升腾白茫茫的河面上,有了稍许的阳光,有了一些通透感。冬季虽然没有夏天那些热情欢快的色彩,但河面四周的宁静肃穆,与现在的君兰在心境上更为融洽,仿佛在天边行走一般。君兰走出船舱,站在甲板上呼吸新鲜空气,冬日里走水路有寒风拂面,君兰用粉红色围巾把头包住,屹立在甲板上看四周的景色。

这一路到了码头,就到了古镇的山脚,再拾阶而上,有几里地的青石板路,水位较低的时候,从河码头到古镇的最上端,足足有五里路程,因此古镇最上头的地方,就叫五里牌。但古镇最繁华的地段,却是有瀑布悬挂着的这一段险隘之处。

一条小河,从五里牌上游很远的地方,往古镇的下游奔流,到古镇最繁华的这一段,没有了河床,只有悬崖峭壁,河水没有回旋的余地,只能顺着山势,从一个个绝壁上,直接往山脚的酉水河飞奔。这些绝壁又被重重阻隔,奔腾的河水形成多级跳,每级都有上十层楼的落差,这便形成了古镇最为壮观的飞天般的瀑布美景,“挂在瀑布上的千年古镇”也因此而得名。

这古镇便是湘西明珠芙蓉镇。

君兰和律师选中了一家本地人开的私家客栈,这家客栈在古镇最繁华的那一段险隘处,门前是那条拾级而上的青石板路,门后便是直落到酉水河底的一整壁悬崖。客栈的位置是在古镇的半山腰处,之上还有几处高耸的崖壁。所以这个客栈就像一个观景台,从后排房间的阳台上,抬头可见山顶的瀑布飞奔而来,低头目送那滚滚流水跳落而去。

“先生,你要订哪一层楼的房间?”客栈老板娘问律师。

“四楼,几个套间都需要。”

“有两个套间已经住了客人,只剩两个套间了,一个套间是河景房,可以看到瀑布,一个套间是街景房,比较热闹。”老板娘很细致地介绍着客房的情况。

“去年我来住过,知道的。”律师又问:“套间的厨房可以用吗?”

老板娘抬头看了看律师,似乎想从记忆里辨认出他来。

“可以用。你们自己可以买菜做饭,也可以包餐,也可以你们自己买菜,我们来帮你们做。”

这个客栈有四层楼房,四楼是套房,一厨一卫,两房一厅,是比较豪华的。三楼是十二个单间,一房一卫,干净整洁。二楼左边是茶室和餐厅,右边是博物室和娱乐室,摆放有本民族特色的物件,还有一些报刊书籍。一楼左边是接待室,配有沙发座椅,右边是老板娘自己住的套间,后门外有一个小院落。老板娘的女儿在北京一所音乐学院学习声乐,需要很多的学费,老板娘就把自家的房子改造成这个客栈,请了两个十六七岁小姑娘做帮手。客栈位置好,老板娘又厚道,所以经营得很顺利。

君兰挑了河景房,她喜欢看瀑布。

君兰进了房间,放下行李,便往阳台走。冬天的上午湿气很重,在刚刚升起的阳光下,从酉水河面升腾而起的雾罩,把整个窗外的景色变得朦朦胧胧的。白雾飘忽在半空中,半透出周围的景致来,绿水、青山、房屋、果树、就连那一串串的瀑布,都被笼罩在一起,若隐若现,若即若离。又有阳光初照,光束在薄雾里温柔地闪烁,便有了一圈一圈的光晕。此情此景,扑朔迷离,亦真亦幻,就像小时候看过的电影里的人间仙境。

”这景色里应该有仙女。”君兰这样想着。

“唉哟!”君兰忽然想起父亲的那幅画来,就是二十年前父亲带着君兰来这里画的那幅画。父亲在瀑布飞落之处,画了一条美人鱼,鱼的身下便是酉水河,整个画面也是云雾缭绕的。君兰当时还小,只是觉得美人鱼好看,还能随瀑布一起飞,像童话一样好玩。现在一想,父亲的童话里,有没有藏着什么秘密呢?君兰又觉好笑在心里说自己:成人的思维就是这般的深邃而无趣。

君兰痴痴地看了一会窗外的景色,感觉有些倦意,便洗了个澡,睡下了。她是坐晚间的火车早上下车的,又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船,这会已是上午,她想着先睡一会,等下起床吃午饭,律师说了他来准备午餐。

律师看君兰休息了,就去附近的菜市场转悠。这条街上有好几家菜店,还有一个大型菜市场,来买菜的不仅仅有本地的居民,饭店老板娘,也有外地的游客。一般而言,外地游客会买些土特产带回去,也会买一些山药材什么的。本地商贩之间都认识,经常彼此照应,偶尔也有山里来的卖自家东西的,也有外地来赶转转场的,把手头的东西运到各处去贩卖,把收益最大化。

律师买了十个小鸡子,好回去煮着给君兰吃。又买了一只老母鸡,怕自己认不出到底是不是土鸡,就提着活鸡回客栈,要老板娘去辨认,然后炖汤给君兰吃。

君兰醒来的时候,已是中午十二点了,足足睡了好几个小时。君兰起了床,敲了敲律师的门,无动静,便下到二楼去找。正是严冬季节,气温在零度左右,房间里有空调,但过道上还是寒气逼人,君兰赶紧用围巾把脸捂住,快速下到二楼。

律师已经把母鸡炖好,正等着君兰下楼来吃,见君兰来到二楼,便招呼她坐下,先盛一碗鸡汤她喝,暖暖身子,挑了一只小鸡腿,又挑了一只大鸡腿,非常慈祥地看着君兰一口口地吃。君兰不抬头看律师,她怕律师眼睛里有泪光,也怕自己柔弱的心脏经不起再折腾。

这是两人分别之后,律师第一次给君兰做饭吃。这好不容易把君兰找到,律师又欣喜又心疼,所以他下定决心,要好好照顾君兰,即使她现在是别人的未婚妻,也要好好地疼,并且世事难料,君兰最终情归何处,谁知道呢?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