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侯耀宁的头像

侯耀宁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07/04
分享

增喜婆

增喜婆      

 

  我的家乡在铜川耀州东塬上,村里有位饱经风霜的老人,今年已九十八了。 儿子名增喜,在村里辈份也高,自然而然的叫起了增喜婆,在我很小的时候,印象仍是老人,村里人也叫亚春妈,缘于一个女儿名。  

老人夫君已过世多年,是个满脸白须的驼背老者,其它全无了印象。老人在方圆是出了名的巧子,尤以扎花刺绣出名,用家乡的话说,做的活齐整得很,细密得很!      

是的,以前村里人虽然穷,讲究倒不少,儿子结婚,女儿出嫁,碎娃满月,都要扎花鞋、绣门帘、枕头,甚至单子、被子都要比别人多,而样样离不开老人的参与,不是拿到她家去做,就是邀请到主人家里,她没有一次推让的,总是乐呵呵的戴上老花镜穿针引线后,静下心来,一针一线的描绘起来,最终一件唯妙唯肖的图案在她手里完成了,脸上会露出付有成就的微笑。  

这样的生活,她不知度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甚至多半生。她的确算上名艺人,她爱艺术,胜过了一切。

还会捏面人,当地风俗人过世了,要紧亲戚须摆饭,这些细活大多都是老人做的,无论人物、动物、花草捏的唯妙唯肖,生动活泼。且是免费的,不会收一分一文。      

以前村里有三个巧子,老人外,还有亮晴老姑,另一个便是我的母亲了,母亲时常到老人家去切磋技艺,有什么不满意的,请教于她,她总是细心的一一道来,直到母亲会意为止,那时我也小,总跟着母亲去的,不操心大人的事,只是羡慕的把老人炕上的单子摸了又摸,弄不懂,咋这么平整好看?...  

近几年,老人年事己高,仍精神硬朗,还可出门走动,老人爱热闹,邻村孙家塬每年的二日二古庙会她都会去看一看,在孙塬的女儿家住上几日,场场大戏看个淋漓尽致。

记得一次回家,我在涧沟桥上碰见了老人,她拄个拐杖行走,迈步如风,一看,真不敢相信,岗得很木,她见我就热火的打招呼,孙塬逛会去!       

老人有两儿五女,小儿小女是双胞胎。女儿(我叫姑)个个身材高大,说话嗓门高,走路风风火火,干活有力气,嫁到外村个个日子过得富裕。         

唯有小儿增喜(我叫叔)身体单薄,但并不影响他的勤快。虽没整出惊天动地的事情,却凭锲而不舍的劳作,也让孩子有了出息,也照样盖起了水泥平房,从背馍布袋上山搞副业,到给人家盖房当土工,再到进水泥厂当岗位工,几乎没有一天闲着的。还有业余爱好,女人会做的活,除了生娃,他全会,打毛衣、纳鞋垫、绣花、缝衣样样赛过女人,村人便叫他假婆娘了。

更是位热心人,村里红白喜事,必少不了他。结婚端碟子洗碗、扫地抹桌子、倒泔水样样争着干;丧事提马灯配合门上(民间乐队)请王、家祭,灵前引导孝子烧纸、磕头、奠酒,家乡风俗一样不落下。村里盖房打顶了,就他拆水泥袋次数多。          增喜叔还是个戏曲爱好者,唱歌跳舞不在话下,这不,家乡的秧歌队,还当上了领队,为庙会添加了不少色彩。      

当然,增喜叔还有一个勤劳持家、孝敬老人的好媳妇。庄稼活里没有难住她的,麦场上算个扬场把式,对待老人更是体贴周到,人人称赞好媳妇,这才有了老人幸福的晚年。

祝愿老人健康长寿,也祝增喜叔家庭幸福!


微信图片_20180704101629.jpg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