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嘉州程川的头像

嘉州程川

网站用户

诗歌
202107/25
分享

凌晨之诗(组诗)

行路人的秋夜

 

月亮收起了冰冷的弯刀

在旷野的尽头。挂出

一枚银质的免战牌

 

蛇行的小路,飒飒的翅膀

都落入了无边的林子,温柔的包围


一片幸存的孤叶,这黄金的

战书。兀自挑在风中的草尖上


再深的夜色,也凉不了的

热血。此刻在叶脉里,汨汨作响



凌晨之诗


半夜里醒来,听虫鸣的人

是幸福的。夜色多么辽阔

好比生活


我每天用这清晨

最甘冽的空气、青草,和水

喂养和放牧心中的一群羊


是的,生活多么辽阔

我用这夜夜失眠的热爱来

拥抱。辽阔的夜色覆盖着的

或许不是青青的牧场

而是迎头扑来的荒漠


荒漠的尽头,有狼的绿眼

它和我的黎明一起到来

 


家门前

 

常常都是这样,一归家

赶紧打开前后门,让幽禁多时的风

对穿对过,自由行走

阳光、月色,和雨雪

静静地呆在门外,隔着生死这两道门


门前,一只落单的鸟飞过

恍若前世的知音,我们互致问候

后门是菜地,一茬茬的碧绿

把我们羊肠般的生活,喂养得有滋有味


门前一帘山水,是土著

好像几辈子前就占领了这方宝地

绿的树、黄的草、青黄相间的庄稼

是新来户。被时光伐倒了一些

又新长出了一些。我们相看两不厌

已有些年头。我时不时起身

又忍住请他们进屋小坐的冲动



布衣之叹


晾在商场的壁橱里

我冷冷地打量眼前

喋喋不休的

绿女红男

 

有对我指手画脚的

有对我频送秋波的

有人,供我为上宾

有人,弃我如敝帚


我成为无数个我

被占有。也占有那些

令人心醉神迷的险峰和幽谷


我们有过暖阳下春花的欢娱

也有过暗夜锁秋叶的啜泣

我与你,有着肌肤之亲

更有着切肤之痛


我是潜入这人世的

密探。而雇主,不是你们

——是我!



北门书店


城廓安好,北门也还在

那时北门一带还是幽静的城郊


一个进城分不清东西南北的少年,被一场

突如其来的细雨,赶进了

北门书店,遇到了同样在此避雨的

加西亚.马尔克思、陈忠实、路遥……

从此,十八岁的孤独在白鹿原上

游荡了六年。常常抬头张望书店外的

热电厂叼着长长的烟杆沉思的模样


乐山北门还在,只是成了

喧嚣的闹市区。北门书店当然不在了

马尔克思、陈忠实、路遥也不在了……

只是那场突如其来的雨下了三十年还在下


2021、7、22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